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方志编修
关于区志资料汇总稿的审读

发布日期:2009-06-03访问次数: 字号:[ ]

汪嫣娜

 

目前,我们《江东区志》已进入志稿资料的总纂阶段。各承编单位对收集到的原始资料经过初步的整理、筛选,按照区志纲目的要求进行撰写,形成了志书的“初级稿本”或叫“志书雏形”。提供上来的地方志资料很丰富,但也缤纷繁杂,存在着不少问题。如果不经过仔细推敲和精心修改,不进行必要的增删、修正和加工,就成不了合格志书。在志书编纂的整个过程中,对志稿的审阅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步骤,往往影响和决定着志稿乃至整部志书的内在质量。人们常说:“文不厌改,不改不正。”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主张志稿要“剪裁笔削”。其道理就是说反复的修改可以调节文章文、意、体、言四者之间的关系。对区志资料汇总稿的修改,涉及到方方面面。从编辑的角度来讲,要努力把好审阅关口,总的原则就是要坚持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二者要有机结合,不可偏废。

 

编辑手中的区志资料汇总稿,由于各部门重视程度和撰稿人写作水平高低不同,往往五花八门,内在质量也参差不齐。但不管对哪一类稿件,编辑在修改伊始首先需要从大处着眼。

看稿件质量优劣。即在明确该供稿单位撰写要点前提下,首先通读全稿,从总体上浏览,对部门提供稿件的质量优劣获取一个总的印象:合格、基本合格、不合格。这样就可以做到心中有数、有的放矢,为下一步的修改,或者针对稿件质量采取具体应对措施打下基础。对合格稿件编辑可以多就少改,一般这类稿件所占比例较少;基本合格稿件往往在某个部分、某个方面存在比较突出的问题,或者写法不符合志体,或者该写的内容没写,或者某些内容归属不合理等这样那样的问题:对这样的稿件编辑要重点突破,这类稿件所占比例一般最大;不合格稿件一般都是应付公事,粗制滥造,丢三落四,离志稿要求太远:对这类稿件可以指出原因及要求(最好附上参考样式),全部推倒重写。

看是否符合纲目要求。纲目是志书编写的提纲,是整部志书的框架和骨髓,是资料搜集、编写的向导,从某种意义上讲,就像一幢房屋的“总体设计、工程蓝图”。一部志书的纲目设计往往都经过多方论证的,如无特殊情况,承编单位一般都要严格按照纲目设计来供稿,不得随意更改,以免影响志书的严谨性和科学性。但也不否认,我们《江东区志》的纲目设计有不成熟的地方,设计时也大多参考借鉴了其他志书作为范本,导致有些篇章、条目的设立跟现实情况不很符合,这就需要我们根据实际情况,与时俱进,对纲目进行必要的修改、补充、完善。在初稿撰写过程中,也允许根据资料收集的状况(有、无、真、伪),对篇目作局部的变动。编辑在审阅中,要仔细校对纲目,看纲目有哪些调整,变动的部分是否科学合理。

看是否符合志书体裁。志书是资料性工具书,既不同于新闻报道,也有别于文学作品。各单位的区志撰稿人基本都是本部门的笔杆子,写起工作总结和宣传报道等应用文体驾轻就熟,很容易将这种写作定式带到志书编写中。志稿不符合志书文体是一个普遍现象,也是必须引起编辑高度重视的一个问题。在审阅志稿时,必须消灭不符志书文体的三种痕迹:一是“议论文”的痕迹。志书记述事物,不能靠议论来阐明观点。对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功过是非、经验和教训、成功与失败的观点和倾向性,要通过记述表达出来,“寓褒贬于事实之中”。要以史实说话,以资料取胜,对于不必要的评说、议论,要坚决舍弃。二是“流水帐”的痕迹。有些志稿中,所记的内容一年一年地排列,一年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几行字,没有写出事物的起始发端、发展变化和当今状况,过于简单。编辑在修改审定中,一定要尽心竭力,彻底消灭志稿中“流水帐”的痕迹。三是“工作总结”的痕迹。一定要把志书编修和工作总结区别开来,坚决去掉志稿中总结性的段落、语言和文字。对于总结味道浓厚的初稿,编辑要善于由表及里,去粗取精,从“工作成绩显著”、“产量大幅提高”、“队伍逐渐壮大”等空洞语言的背后,抽取需要的具体信息,对内容重新调换梳理概括,为我所用。总之,总纂时,我们编辑要用心斟酌,尽力解决文体方面存在的问题,使整部志书文风符合志书体例的基本要求。

看立足点是否准确、要点是否齐全、事例是否典型。通过许多初稿可以看出,很多撰稿人不是站在全区的高度,通过点、线、面相结合的形式,写出本行业各个方面在断限内发展变化的基本情况;而是拘泥于本部门狭隘的小圈子,把志稿写成一份大的工作总结,主体业务工作很简略,而本部门获奖情况、机构设置却异常冗繁(缺乏取舍的标准),让人看不出此行业发展的全貌,造成初稿部门志痕迹浓厚,详略不当,要点不全,所写事例不典型。有的初稿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缺上限资料就是少下限资料,有的干脆只记现状,发展过程一片空白……这些现象带有普遍性,此类稿件往往是撰写角度过低,资料主次失衡,这就需要编辑准确提出修改意见,让撰稿人站在历史的高度,站在全区的高度,准确把握主次,并补齐缺失资料。

看横排竖写是否合理。作为志书来讲,横排竖写是其基本的特征,要求做到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横排所解决的是分类问题,分类必须科学,并且要有统一的标准,否则就要调整。竖写是志书的基本记述方式,也称“纵写”。其最大特点是以时为经,以事为纬,经纬交织,通过点、线、面相结合的形式,准确地表现某一地域范围内各个方面的基本情况。写作要领可以概括为写好“三点一线”,即要写好起点(上限)、终点(下限)、转折点和发展主线。因为这种记述方式平时少用,从而导致很多初稿的问题都出在这里。所记内容有的时间先后凌乱,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有的虽然按照时间先后记述了,却是从上限开始,一年不落地一一排列下来,写成了流水账。这样就需要编辑下功夫理出头绪,准确把握“三点一线”,合理地归并、删减、增补,以突出主题。

看三关:政治关、保密关、重大史实关。这三关不折不扣属于需要大处着眼的问题。志书将来在哪一个方面出问题,都可足以对此志书一票否决。当然这不仅仅是编辑、副主编、主编的事,这三关首先要防微杜渐,从源头把好,即编辑首先要有一个预判,查阅资料,对照已出版志书的相关内容,对各承编单位明确提出这方面要求和注意事项,有关单位特别要把好保密关,涉及到保密问题的内容,承编单位在提供初稿及形成总纂稿后,都要认真审查清楚。

稿篇幅长短。资料性是一部志书的基本属性,但并非资料越多越好,越细越好。一部志书的容量大都是匡算好的,可以有出入,但一般不得和计划差距太大,那么每个单位的初稿字数也要有个总量控制。在编辑这一环节,分管单位的初稿字数可以多一点,但对于那些超过限定很多的,在修改时,就要特别注意其详略、主次问题的处理,语言也要尽量精炼,力求文约事丰,坚决地“砍旁枝”,砍去那些“穿鞋戴帽”、无价值或价值不大的文字。对于那些编辑拿不准,觉得可改可不改,可删可不删的资料,一般不要贸然删掉,可提出自己修改意见,然后再请副主编、主编定夺。

 

修改志稿必须脚踏实地,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切忌粗枝大叶,眼高手低。如果说从大处着眼是需要编辑登高望远、总揽全局的话,那么从小处着手,就是编辑设身处地,深入一线,像刺绣工一样精细而严谨地工作。两者同等重要。

看文字、词语是否准确。严谨、朴实、简洁、流畅,是志书语言文字的基本要求。避免出现错别字,准确使用词语,这是所有文字工作者的一项基本功,对方志工作人员来讲尤为重要。志书是用来存史、资治、教化的,如若错别字、不规范词语频繁出现,那么志书的严肃性、可信度就会大大降低。这就要求方志编辑既要具备扎实的文字功底,又要具有严谨的工作态度,真正树立自己的工作就是最后一道关的思想。对于编辑过程中拿不准的词语,一定要勤翻词典,另外还要熟练掌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于2002年颁布试行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的内容。当然,对于不同语境中的词语,还要注意鉴别其意义(包括原意、引伸义、比喻义等)、同义词、感情色彩与语体色彩等方面,仔细推敲锤炼,确保准确无误。

看语句表意是否简明。句子是语言最频繁的使用单位,是传递信息的重要载体。地方志是一部严谨的、科学的资料书,要求志书的每句话都要反映扎实的内容。看句子是否准确,要从语法、逻辑、修辞、志体要求等多方面考察,即看句子有无语病,是否合乎语法逻辑,表意是否具体明确,是否符合志体要求等等。要重视语句的锤炼,做到言简意赅,文约事丰。古人修志有“一字入志,九牛难拔”之说,胡乔木同志也曾指出:“应该要求地方志做到一句也不多,一句也不少。”我们编辑时,要让志稿的语句做到切实而不空洞,简洁而不含混,概括而不抽象,具体而不烦琐。

看是否存在不必要的“了”字。人人都知道,“了”字本来就是“完毕”、“结束”的意思,而志书写的即是许许多多已经“完毕”,已经“结束”了的事情。如果在志书中出现不必要的“了”字,那就无异于画蛇添足,除了人为地增加字数之外,毫无实际意义,要坚决删除。

看是否用了过多的序号。许多志稿喜欢给篇目加序号,篇、章、节、目、子目、条目,一、二、三,1、2、3,①②③,“横分到底”,叠床架屋。我们主张节以下一般不采用序号。因为,地方志本来就是靠横排竖写的方法表示排列顺序,不需要像教科书、公文那样编号;地方志的每一层次“目”都是并列关系,是同样重要的,无大小之分;本来就很繁杂的志书,再加上烦琐的数字,容易使人视觉疲劳而失去读志的耐心。

看是否正确使用数字和计量单位。数字用法要严格按照国家技术监督局于1996年6月1日起实施的相关规定来执行。对稿件中的数字,要认真核实,挤干水份,确保每个数字都真实可靠。志稿中同一个数据,有时会在不同的篇章中使用,总纂时,我们要注意整体合一、前后一致,不能相互“打架”,否则会使读者无所适从,甚至失去志书的使用价值。对于计量单位的使用,原则上,要按照国务院1984年2月27日颁布的《关于在我国统一实行计量单位的命令》,一律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计量单位。

看照片运用、表格设计是否合理。照片图表选用一定要突出一个“精”字,要与文字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作为编辑,要对各承编单位上缴图照进行鉴别,尽量分门别类地选择那些典型、新颖、资料价值高、拍摄质量好的照片,剔除那些雷同无新意或超过断限、无存史价值的图照。对于表格要检查其设计是否合理,数值计算、计量单位等有无错误。表格设计应简洁,有代表性。

看是否采用第三人称书写。我们写志书,要站在事物之外、公正的立场上,不加感情色彩。除引文和特殊情况外,应该以第三人称记述。志稿中如出现“我区”,都要一律改成“江东区”。

 

当然,编辑审阅志稿,要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二者并不是截然分开的。在编辑过程中,每一位责任编辑都要加强学习,不断提高业务能力,具有高度的责任心、使命感,精益求精,一丝不苟,把握住志稿审读的第一道关口,为编纂一部合格的《江东方志》而不懈努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