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纵横
历史几乎重演 蒋介石在上海差点被"活捉"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去了南京,蒋介石知道再也无法在溪口“终老是乡”了。

  四月二十五日傍晚,蒋介石和蒋经国等一行,乘轿子来到团暝村,欲乘军舰“泰康”号赴沪。正值退潮,蒋介石不得不先登上竹排,换上汽艇,在象山港上了军舰。

  蒋介石表情凝重。他是一个家乡观念颇重的人,从此以后他将抛下他

的祖坟和故居,永别他的故乡!他如同唐朝崔涤《望韩公堆》一诗所写:“孤客一身千里外,未知归日是何年?”蒋介石途中在镇海屿头停留,二十六日中午一时,“泰康”号驶抵上海。上海人心惶惶,为了安全,蒋介石避居在上海东北角黄浦江畔的小岛——复兴岛。复兴岛虽然名为“岛”,其实只是一条人工所挖的运河和杨树浦隔开而形成的,唯有一座铁桥可通岛上。这样,在桥头设了警卫,便外人莫入了。也有几天,蒋介石隐居在上海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励志社。蒋介石要为保卫大上海打气。所以他一到上海,四月二十八日《大公报》便披露他在上海的消息,并发表他的声明。蒋介石在表示“拥护李代总统暨何院长领导作战,奋斗到底”之后,强调了“剿匪”的新的内涵。

  他说:“我们当前的情势固然是险恶的……但是我们认清了今日剿匪作战是反侵略主义的民族战争,是反集权主义的民主战争。”蒋介石自元旦起不用的“匪”字,如今又冒出来了。蒋介石还说:“我们今日只有在一个政府之下,以对共的态度,为忠奸试金石。凡是反共的政策,就要力谋贯彻,凡是剿共的命令,便要绝对服从。”蒋介石到上海才一个星期,五月三日便传来杭州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消息。

  宁、沪、杭这“铁三角”,蒋介石已失去了两角。上海已危在旦夕。就在这时,蒋介石差一点被捕于上海复兴岛!说来话长,蒋介石有个秘书,名叫沙孟海。他是浙江鄞县塘溪乡沙村人氏,家乡跟蒋介石的老家溪口相距不远。他父亲沙孝能是个农村中医,受父亲感染,他喜欢书法,擅长文笔。

  沙孟海兄弟五人,他为长兄,四个弟弟均为中共党员。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因为有赤色背景,无法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供职,只得到杭州去。杭州市市长乃陈布雷之弟陈屺怀,与他有旧,他遂在浙江省政府做了个小职员。后来,中央大学校长朱家骅看中他的文章,聘他为秘书。抗战时期,沙孟海随朱家骅来到重庆。蒋介石那时正需一位起草应酬文章的秘书,把他调去。考虑到他对溪口文史极熟,蒋介石要他主修蒋氏家谱……蒋介石第三次下野时,还带着他回溪口,几次商谈修订蒋氏家谱。

  蒋介石没有想到,沙孟海的二弟沙文汉那时是中共上海局宣传部长兼统战部长,二弟媳陈修良乃中共南京市委书记!

  当蒋介石来到上海,沙文汉化名王亚文,正充任国民党中将张权的秘书。沙文汉策反了张权。张权秘密调了一艘军舰,准备炸沉于吴淞口,挡住蒋介石的退路。张权还调来自己的嫡系部队,密谋袭击复兴岛,活捉蒋介石……不料,中校参谋长张贤把张权的密谋报告了蒋介石。蒋介石听罢,把手中的杯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权立即被捕。蒋介石不便声张,就以“贩卖银元,扰乱市场”的罪名,把张权处死。沙文汉幸免于难。在一九五四年,他被毛泽东任命为浙江省省长。翌年,却受潘汉年冤案株连。一九五七年他和妻子陈修良双双被错划为右派……至于告密者张贤,获得蒋介石五千银元赏金后,则在上海隐匿下来。后来,被识破身份,于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被上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由此,蒋介石不敢在上海久留。

  五月六日清早,宁静的复兴岛畔,汽艇声不断响起。汽艇往返运送蒋介石和他的一百多名随从,登上停泊在黄浦江的招商局“江静”号客轮。据船长徐品富回忆,蒋介石穿一身玄色长袍马褂、足登圆口轻便缎鞋,右手执“司的克”登上了轮船。紧随蒋介石之后的是蒋经国,还有蒋经国那混血之子艾伦。

  蒋介石上船后,并不马上开船。汽艇仍在往返着,把大批的物品运上船。内中就连蒋介石睡觉的大铜床和所骑的大洋马,也运上了船。不言而喻,蒋介石要最后告别大上海了。虽说上海大街小巷,正贴满“誓死保卫大上海”的标语。

  这天,蒋介石在船上写下的日记,称“旧的创痕还未愈,新的创痕又深了”。他还写道:“我眼看到中华民族的危亡,怎能不挥泪前进?前进的一条路谁都知道是困难的,但是不必害怕……我们今天要前进!莫退,莫退,前进!”晚八时,蒋介石吩咐徐品富:“最好是天要亮未亮时开船,天要黑未黑时到舟山。”徐品富完全按照蒋介石的吩咐办。军舰“泰康”号护航。

  蒋介石到了舟山不久,五月十四日,在毛泽东的部署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完成对上海的三面包围。这天,徐品富看到三架巨型运输机飞抵舟山机场,内中的一架便是蒋介石的专机“美龄”号。五月十七日下午,蒋介石离开了“江静”号轮船,登上了“美龄”号飞往马公岛。一周后——二十四日,传来使蒋介石沮丧的消息:红旗插上了奉化县城,红旗飘扬在溪口!三日后——二十七日,上海外滩那座横跨于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出现长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上海人从未见过那么多的马,那么清脆的马蹄声。

  上海之役,国民党部队十五万三千多人覆没。毛泽东、朱德的画像以及五角星,成为这座中国第一大城最新标志。街头巷尾贴满署着“主任陈毅、副主任粟裕”的《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布告》。毛泽东欣然为新华社改定了社论《庆祝上海解放》,成为上海各报竞载的头条要闻……
  
  部分摘编自《毛泽东与蒋介石》广西人民出版社 2005年6月出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