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纵横
薛岳将军与长沙会战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 史 墨

                 (摘自《军事文摘》2006年第02期)

  据说如果按照抗战中歼敌的数量来排座次的话,众多抗日名将当中,薛岳应当名列第一。因为仅他指挥的四次长沙会战,就消灭日军十万人。1946年10月10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授予薛岳一枚自由勋章,以表彰他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张治中将军称其为“百战名将”。曾经与薛岳既是老战友也是死对头的新四军军长叶挺,则盛赞薛岳指挥的万家岭大捷,“与平型关、台儿庄三足鼎立,盛名当垂不朽。”
  薛岳,字伯陵,广东省乐昌县人,1896年生。出生时父亲给他起名叫薛仰岳,意思是仰慕岳飞。成年以后,他认为只是仰慕岳飞还不够,干脆把“仰”字去掉,改名薛岳,直接以岳飞自比。薛岳11岁便考入广东黄浦陆军小学,开始接受军事教育。14岁,他加入了孙中山的同盟会,1921年,薛岳任大总统警卫团第一营营长。次年6月,陈炯明叛变革命,炮轰越秀楼,围攻总统府,薛岳率官兵曾冒着枪林弹雨掩护孙夫人宋庆龄安全撤离,深得孙中山嘉许。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薛岳三次向蒋介石发电报,请缨出征。在请求获准的当天他就领兵出发。从此,薛岳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奋战八年,他的军事生涯也走向了巅峰。
  第一次长沙会战:精心部署,全面胜利

  1939年,随着国民政府西迁重庆,日本军部的主要进攻目标也确定于重庆。但自薛岳主持湖南及第九战区以来,政绩斐然,抗日声浪日益高涨。日军称:“第九战区方面集中了以中央直系主力部队为核心的约50个师,宣称开展夏季攻势,其活动日趋活跃。”鉴此,随枣会战一结束,日军本部便决定在夏秋之交歼灭第九战区,一则解除对武汉、南昌之威胁,二则打击国民政府抗日决心,使之归顺“大东亚共荣圈”。  

    薛岳看到了一份来自地下工作者送来的情报,情报说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准备在9月底进攻宜昌。经过周密的思考和反复的论证,薛岳认为这是敌人搞的声东击西阴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在部署兵力时,他还是作了适当的准备。湘北、鄂南、赣北都要兼顾,重点放在湘北。他的作战指导大纲定为:
  (1)湘北方向逐次抵抗,诱敌于长沙附近地区,包围歼灭之;
  (2)赣北方面及鄂南方面侧击或围攻敌军而击破之,以利于我主力方面作战。   

    在兵力使用上,将第十九、第三十两集团军,部署于赣北的高安、奉新、靖安、武宁、修水地区;将第十五、第二十七两集团军,部署在岳阳以南的新墙河和湘鄂、赣边界的幕阜山区,及汨罗江南北两岸;将第二十集团军部署在湘江以西洞庭湖以南地区;将第七十军放在长沙附近,作为战区机动部队。
  方案上报重庆,不料重庆的回电要薛岳放弃长沙。十分自信的薛岳,掂量着代表蒋介石意图的这份回电,考虑后拿起电话,与陈诚通了电话,说出自己的意见,他强调说:“我的方案部署是根据任务、敌情、我情、地点、时间五行确定的,我是有充分理论根据的。俗话说,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我还是那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叫我当第九战区司令官,我就要凭我的脑袋办事,指挥打仗。别人的脑袋毕竟是别人的,代替不了我薛岳。如果我整天用别人的脑袋说话办事,那还要我薛岳干什么呢?一个人的精华在脑袋,在灵魂,没有脑袋就没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人算什么人?长沙不守,军人的职责何在?”
  陈诚明白,重庆的这份回电,多半代表了白崇禧的意图,是他说服了蒋介石接受了他的意见才发的这份电报,于是说:“其实,你的方案也兼顾了重庆的意图嘛,兵力放在武汉以南以西,处在可东可西可南的机动位置,是以静观动,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案,我看可拭目以待。”薛岳本来就对自己的方案充满了自信,听了陈诚一番话,心如铁、意如钢的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他准备在湘北同敌人大干一场。
  9月中旬,在冈村宁次的指挥下,第一○一师团、第一○六师团由南昌附近、赣江东西岸及武宁、张公渡方向,逐次向靖安、安义、奉新集结后,向铜鼓、浏阳日夜蚕食。几乎同时,鄂南、赣北的日军配合第一○一师团、第一○六师团的进攻,积极向当面的守军攻击,造成全面开花,达到迷惑中国军队的目的。9月15日,日军第一○一师团从司公山至大路王一线,疯狂向守军第三十二军、第五十八军攻击;第一○六师团在桥下向守军攻击,第一次长沙会战首先在赣北打响了。
  为更有效歼灭日军有生力量,薛岳命令主力部队转移至汨罗江南岸第二线阵地。第五十一军、第七十军各一部分布在汨罗江南岸各处设立防线。日军乘第五十二军转移江南之机,以其一部伪装成难民,偷渡过江,占领平江、永安等地,直抵捞刀河;其主力部队则企图在江面架设三座浮桥,因我军顽强抵抗而失败。攻打第七十军阵地的日军亦毫无进展。至26日,敌军以飞机大炮为掩护,倾全部主力猛攻汨罗江南岸阵地,我军顽强抵抗使敌不能得逞,保住了主阵地。
  从18日到26日在汨罗江至新墙河之间的激战,日军遭受惨重伤亡,后援不继,无力再发起大规模进攻。薛岳在此消耗敌军的目标基本实现。在战况最紧张时,敌夺取长沙目的已经明显,蒋告知薛岳,在适当时机可以放弃长沙。被薛岳拒绝。军委会曾一夜之间九次电令薛岳退出长沙,薛岳坚决反对,迫使军委会同意其在长沙附近决战的主张。湘北各地民众则按照薛岳原来的布置,伏击敌军后勤供应队伍,破坏各地交通设施,致敌军补给和援军难以前行。
  日军虽然装备良好,但数量有限,尤其是兵力补充受限,人员伤亡后越战越少。10月5日,日军下令全线撤退,日军慌张后退。这一切,被手持望远镜的薛岳看得清清楚楚。他立即下达了全线追击的命令,首先采用大炮袭击撤退的日军。一阵阵撕破天宇的炮击,给日军致命的打击。日军后尾的部队被打得死伤大片,幸存的东逃西散,一片狼藉。中国军队奋勇直追,越战越勇,他们扫荡了长寿街、龙门厂一带残敌后,又攻占了平江县城,还渡过湘江,攻克了夏营田、湘阴、新墙、杨林街、荣家湾等地。10月9日,薛岳才鸣锣收兵,停止追击。至此,第一次长沙会战以我军全胜而结束。是役歼敌万余人,时称第一次湘南北大捷。
  第二次长沙会战:准备不及,仓促应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之后,湖南战场沉寂了大约两年。第九战区在薛岳的主张下,逐步袭击日军,阵地前推几公里到数十公里不等。为预防日军可能的进攻,不仅整训、补充了各部队,还加强了防御阵地。薛岳重视民众支援战争的能力,动员并训练了湘北民众破坏敌军交通线的能力。在军力安排方面,基本上把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敌进攻路线作为己方重点防御方向,此外,鉴于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确定了反攻方针,薛岳安排拟定了反攻作战计划。反攻与御敌均注重鄂南、赣北、湘北三面。
  1941年,日军第六师团于9月7日开始扫荡大云山地区,第九战区始料未及,命令第二十七集团军反击,经过交火,双方伤亡惨重。
  8日晨、日军发动全面攻势,以强大火力打击新墙河,整个第二十七集团军部署全被打乱,昌水以北各部不得不撤离大云山阵地,转入新墙河战场,但已贻误战机。如此,日军以大云山扫荡掩护主力进攻的企图基本得逞,以一个师团牵制了我军五个主力师,我军虽英勇苦战,牺牲惨重,但终于不敌日军强大攻势,逐次撤退。薛岳打算在汨水两岸歼灭敌军,命第二十七集团军之第四、第二十军全部渡过汨水南下,但日军已在汨水南岸击溃了第二十六、第三十七、第十、第七十四军主力,进抵长沙城下。
  薛岳命令第七十四军以先头部队两个师急速挺进黄花市,阻击南进之敌,保卫长沙城。不料此电被破译,敌军改变部署,以逸待劳主动攻击奔袭过来的第七十四军第57、58师,企图先消灭中国最精锐的第七十四军再进攻长沙。整个第七十四军都陷入苦战之中,至27日半夜,第七十四军突出敌围,撤至浏阳河南岸高地,稍事修整准备再战。
  
  日军突破我军战线后,兵临长沙城。薛岳命令从广东增援来的暂编第二军暂编第8师占领长沙东郊杨家山一带阵地,其第一旅攻击日军受挫,退往打靶场一带。28日,第七十九军暂编第6师到达岳麓山,29日渡过湘江与日军早渊支队开战,30日攻入市区构筑阵地。同日第4师团主力抵东郊金盆岭一带,第3师团突破第8师防线,并占领株州,第6师团集结于镇头市附近,第40师团集结于狮形山附近,荒木支队集结于沙市街附近,平野支队在庐林潭附近,江腾支队在关王桥附近。至此,日军基本占领长沙。
  第二次长沙会战,薛岳实际上是仓促应战。大云山之战转移了第九战区视线,牵制了第二十七集团军的主力,使日军轻易突破防线南下,而密码被日军破译而薛岳却浑然不知,导致我军处处被动。但我军顽强战斗也造成日军伤亡惨重,伤亡达16200余人,尽管攻入长沙、株州也不敢久留,更不敢扩大战果。而国民政府中央则借机调动第五、第六、第七战区发动攻势,消灭日军相当数量有生力量的同时,也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第三次长沙会战:诱敌深入,“天炉”降寇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为策应日军占领香港和南洋各地,阻止第九战区向粤桂转移兵力,日本大本营命令阿男惟几集结12万人的兵力,再次向长沙发起进攻。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后,薛岳召集第九战区高级将领认真总结上次作战的经验,集思广益,最后形成了一份新的作战计划,取名为:“天炉战法”,其含义是:在日军进攻方向上,要彻底地破坏道路,在中间地带空室清野,设置纵深伏击地区,诱敌深入,从四面八方构成一个“天然熔炉”,将敌围而歼之!在制定作战计划的同时,薛岳还加强了情报工作,能及时掌握日军的调动情况。
  12月23日,日军按计划发起进攻。他们套用的还是上次的老战术,孰不知,对手已今昔非比了。薛岳按既定计划,对日军进行逐次抵抗,即依托有利地形向下一道防线撤退。这样,既不会冲乱后面部队的防御阵地,又便于向日军外线包围,以利后续歼敌。
  12月26日,日军三个师团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强渡泊罗江,向正面第37军防线扑来,该军按计划向东侧山地转移,接连突破两道防线的阿男惟几有点得意洋洋,认为中国军队像上次长沙会战一样不堪一击,他对中国军队在长沙周围集结的重兵情况一无所知,不顾准备不足、后勤补给困难等兵家大忌,于12月29日武断地下达了“以主力向长沙方向追击”的作战命令。此举正中薛岳的下怀。然而,要想实现围歼日军的企图,守住长沙最为关键,薛岳匠心独运,知人善任,大胆启用善打防御战的第十军军长李玉堂(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被撤职留任)。李玉堂受领任务后,重新构建了长沙城的防御体系,在他的严格督导下,经过全军官兵日夜不停的奋战,终于在敌人进攻之前完成了所有防御准备,薛岳还把战区直属炮兵群配置在湘江西岸的岳麓山上,其火力能够及时压制长沙市区周围所有的交战地区。
  阿男惟几的先头部队向长沙南门扑来,防守此处的是李玉堂的预备第10师,该师顽强抵抗,使日军付出高昂代价也未能前进一步。日军又转兵猛攻长沙东门和北门,但在第十军的顽强阻击下,日军损失惨重,门外边留下了成垛的尸体。阿男惟几急得团团转,眼巴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长沙城而不能得手,兴叹不已!
  就在第十军牢牢地把日军主力牵制在长沙城的时候,担任反攻任务的部队已相继到达指定位置,薛岳惟恐失去战机,置个别部队尚未到达指定位置于不顾,在1942年1月4日晚7时,果断地下达了收网命令。
  随着三发耀眼夺目的信号弹腾空升起,数路大军向阿男惟几发起围攻。阿男惟几狗急跳墙,夺路突围,中国军队穷追不舍,经过一周苦战,阿男惟几带着残兵败将逃回新墙河北岸,但在他们的身后留下无数具尸体。至此,第三次长沙会战结束。第三次长沙大捷轰动了整个世界,薛岳以其卓越的指挥才能再次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并走向了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国民政府授予他最高战功勋章——清天白日勋章,长沙市政府也把东长路命名为“伯陵路”。
  第四次长沙会战:作战不力,城破池陷
  1944年5月27日,日军出动36万余人向长沙进攻,发动第四次长沙会战。薛岳仍坚持套用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老战法,一成不变地在长沙外围同敌人决战。日军8个师团兵分三路向第九战区中国军队发起了进攻,对中国军队形成分割包围形势,这不仅大大出乎薛岳所料,还打乱了他将第九战区主力放在正面阻击日军的计划。第九战区难以进行有效抵抗,顾此失彼,节节败退,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6月14日,浏阳陷落,敌军从西南、东南向长沙合围过来,薛岳此时才不得不承认,“天炉战法”失灵了,由于自己盲目轻敌,已造成不可挽回的大错,第九战区败局已定。在这种情况下,薛岳决定离开长沙,撤到湘东的后方指挥部去,而留下战区参谋长赵自立收拾残局。
  薛岳为什么要执意去湘东呢?这一行动的重要性,在以后的战局发展可看出。第一,薛岳将第九战区主力撤到湘东后,将九十九军、暂二军、四十四军、四军、三十军等5个军留在了粤汉线以东,缓解了该区域兵力不足的窘境,为日后保卫粤汉线(南段)和赣南保存了重要力量。第二,江西是抗日反攻的一个重要基地,也是国共争夺的焦点。将第九战区主力西调就等于将江西拱手让人,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赣江追击战和击溃八路军南下支队的战果了。由此看来,第九战区司令部撤向湘东这一决策是有战略远见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