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县最早中共基层党组织选址盛垫(横泾)村原由探究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作者:邵启龙        宁波市鄞县最早中国共产党基层党组织是在1926年4月由王嘉谟(王小曼)主持在鄞东盛垫存德小学内建立,同年11月改名为“鄞东横泾支部”,边春甫同志任书记。
    为什么鄞县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选择在鄞县东乡盛垫村,现把当时形势背景与所选的条件予以介绍。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年底成立了中共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恢复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
    1924年,鄞县高钱土豪劣绅章祥赓,不顾农民死活,从天童庄、下王、鹿山头到莫枝堰村一带近10里河塘分段时行筑簖,占为己有的河道,养起塘鱼。是年夏天连降暴雨,因河道分段有渔簖,所以稻草、水草漂到鱼塘竹篱处,水流严重受阻,使之鄞东一带河道水位迅速猛涨,使得已经成熟而未收割的早稻及晚稻都被大水淹没,造成方圆十多里的稻田成为一片汪洋,农民叫苦不迭,怨声载道。另外因鄞东大部分河道被章祥赓占为己有,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也就无处捕鱼了。当时五乡彭家漕的渔民周荣平想撤除渔簖,是时共产党员竺清旦正在五乡鄮溪任教,他与竺清旦商议,在他指导下他拟定了行动方案与组织计划,确定了具体实施步骤。6月21日,周荣平以敲锣为号,将各乡村几十名农民、渔民到盛垫羊候庙结集,遂后拦住后塘河上从宁波来的航船,从盛垫附近的后塘河开始拆除渔簖,而后沿着五乡方向逐一拆除。当出现比较难拆的渔簖时,他亲自下河潜水拆簖。当他们拆到万岭江的时候,渔霸章祥赓勾结官府,请来十来名警察守候在那里,阻碍拆簖,双方发生争执,使之冲突不断升级,混乱中竟有警察鸣枪威慑,枪声一响激怒了群众,众人一拥而上,卸了警察枪支,并砸了警察乘坐小船,并把鸣枪警察捆绑到盛垫羊候庙戏台石柱上待了一夜。
    1925年二、三月间,中国共产党派张秋人(乳名友表,学名慕翰,别号秋莼,诸暨牌头水霞张村人)到甬,在他在宁波‘祟信中学’的同班同学周天僇(周左伏)、汪维恒、杨眉山、赵济猛,之后以团中央候补委员、江浙区委兼上海地委秘书身份组建了中共宁波支部,周天僇为中共宁波支部书记,当时支部成员由许汉城、谢传茂、干书稼、竺清旦五人组成。
     此年春季,陈行达在宁波开设肥料公司,为的是想控制宁波周围农村使用的肥源。他专门雇佣打手不让农民直接向市民购买粪肥。逼迫购粪肥必须到他的公司购买,如有不从者就毁逐农民进城的肥料船只。由于他独家经营粪肥,所以他哄抬肥价,从中获利。鄞县东乡与南乡农民们强烈要求当局取缔这种肥料公司。然而当局对此呼声却置若罔闻,无动于终。另外因肥料公司的办事处设有应家弄,贮粪所建在四眼碶。四眼碶是鄞东、鄞南地区前、中、后三条塘河的汇合处,是鄞东南地区水陆交通的重要地段,那里人群云集,住宅毗连。自建贮粪所后其周围臭气冲天,广大市民深受其臭,纷纷上书要求警察厅取缔这座伤天害理贮粪所。中共宁波支部共产党员竺清旦见此情形便指导高钱、姚村、旧宅、梅湖、方桥、水门漕、下王等72保农民如何上城请愿。6月下旬一天,梅湖、下王等72保农民200余人在青山庙集会议事,同日,福明、张隘、前洋畈、七界等处农民300余人在忠嘉庙开会商议,最后两大部分农民决定联合起来,统一行动。事先确定的方案是先以和平方式向警察厅请愿,如若达不到目的,再采取强烈手段。农民要进城要捣毁肥料公司消息很快传到城里,市民个个人心惶惶,怕闹出大事,江东周藏香等23人联名致函警察厅,要求警察厅林厅长尽快作出决断,但是林厅长却无动于衷。不过肥料公司陈行达却有动作,他听到农民要进城捣毁肥料公司消息,感到事情不妙,为维护自身利益,暗地请了拳师汪阿二来保驾,还专门预订了二百余名打手随时调用,决心将与进城的农民作一番较量。30日那天,上城请愿的农民在福明一带结集,人数达6000余人,请愿大军浩浩荡荡向城区进发。首领仍是周荣平,因为他脚有些拐,农民用小桌子翻过来当轿将他抬着,队伍中竺清旦化装成农民插在队伍中间。当先遣部队到达江东大校场时与待候在那里的中共宁波支部共产党员潘念之接上头。队伍便在潘念之指引,周荣平带头向警察厅奔去……。不一会警察厅门口黑压压的请愿农民高呼着口号,强烈要求下令取消肥料公司。警察厅里的警察一见如此势态并紧闭大门都吓得不敢出来。农民们见此情景,蜂拥到应家弄肥料公司办事处,捣毁了那里的办公用具,接着到四眼碶贮粪所、肥料公司协理傅振元的江东杏阳桥家,将那里的桌椅、板凳和办公用具全部摔坏。在捣毁四眼碶贮粪所,烧掉停在那里的肥料公司粪便船时,围观的人们与周围市民,学校师生在一旁大力声援、助阵。此时由肥料公司雇的百余名拳师、打手见这一场面早已逃之夭夭了。警察厅感到如不及时表态可能会使事态继续扩大,因此当即表态,当天下令取缔了肥料公司。
    1925年5月30日,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中共宁波支部在城里发动青年学生在城区散发传单,进行示威游行和募捐活动,同时发动民众进行罢工、罢市与罢课;在乡村指导鄞县东乡两次较大农民运动,并在东乡青山庙(石山弄)、择木庙(邱隘)、石池庙(横泾)西亭庙(高钱)等地进行演讲。7月8日高钱农民在青山庙召开会议,宣布成立五魁村农协会(简称农会);7月10日邱隘农民在择木庙召开会议,宣布成立邱隘农民协会。此后,张隘、七界桥、姚村、梅湖、前洋畈、后洋畈的农会也相继纷分成立同时建立了青山庙与择木庙的农民协会。鉴于近期的群众运动的发展态势,中共宁波地委由竺清旦起草了一份《宁波鄞县东乡农民运动计划书(1926年月月12日)》,向中共上海党组织写了一份要求建立中国共产党宁波基层党组织的报告。报告中指出了鄞县东乡农民一向具有群众斗争传统与斗争经验以及通过两次农民运动的过程中对中共党员的依赖与尊重作为建立中共基层党组织的重要条件。
     报告中提及的东乡农民一向具有群众斗争传统与斗争经验并非是无中生有或糊编乱造,历史事实确能印证这种评估。由《鄞县县志》为证:
    道光年间,鄞县知县冯翊贪而平庸,竟下令鄞东一带近海盐产地的民众必须到官方指定的重税的盐铺买盐,违者则以食私盐定罪,不许挑担贩卖食盐,如若违者予以拘罚。这一号命对于向来食惯轻税盐的民众而言极为恼火。而作为官方指定的五乡盐商汪某,却高出原来的盐价数倍。乡民曾向知府请查勘察实情,要求恢复原来的规定,虽然知府派过慈溪知府段光清到东乡进行过勘查,但并未达到乡民要求,至使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四月由东乡石山弄俞能贵领头聚众,捣毁了五乡汪某开设的盐铺。横泾村的张潮清,以肩挑贩盐维持一家生计,自从有了这个规定,他在各乡村卖盐时多次受到巡丁虐待,因此他屡次到县衙控诉巡丁欺压之事,数年冤屈得不到解决,反认定他是刁民。咸丰一年(1851)十二月石山弄与五乡民众再次捣毁汪氏盐铺。汪氏跑到县衙哭诉,冯翊为平抑东乡民众举动,压制勘盐之议,束制张潮清不羁之性。他竟下令把不曾参与过捣毁过盐铺的张潮清逮捕入狱。由于张潮清在东乡民众中口碑很好,深得民众拥戴,一致认为逮捕张潮清纯属冤枉。石山弄民众招呼四周村寨民众,结集了四万民众后,树旗入城营救张潮清。愤怒民众入城后,先焚烧了汪家祠堂及其住宅,后闯入县衙,知县冯翊见此情形,恐怕事态继续扩大,只得放了张潮清。放出张潮清后,众人拥之而归到了石山弄。张潮清回到石山弄后众人拥戴他为首领。第二年即1852年二、三月间,南乡周韩村周祥千为了民众为平钱粮带着二三个人到县衙请愿,结果冯翊下令逮捕了周祥千。众乡民知道周祥千被捕消息后,与东乡民众相仿,结集了数万群众,四月一日数万民众蜂拥到了县衙,砸毁县衙门窗,冯翊越墙而避,乡民又砸毁巡道罗镛的官轿,迫使知府放出周祥千。五月,趁机逃出县衙的冯翊跑到省城诬告鄞县民众抗粮造反,要求省衙派兵进行弹压,省抚信以为真,便调遣大军开赴宁波,同时撤去冯翊之职,调慈溪知府段光清为鄞县知县即刻上任。军队到宁波后立接派出弋兵到各乡间巡视,想在南乡周韩村逮住周祥,在东乡石山弄逮捕张潮清,结果都扑了空。在这种情况下,段光清竟然下命抓了石山弄村民13个,还烧毁了村民数栋房屋。张潮清见官兵如此穷兵黩武,在这种情况下张潮清与众民商议,为防石山弄村民的安全,为要回被抓村民,我们必须立寨于山间,并筑建防设以抵御官兵。五月十日后半夜按察史孙毓桂、盐运使庆连督率领从省里调来的一千多官兵到石山弄进行剿捕。行至盛垫桥时正值大雾,部队遭到张潮清布下伏击区,打死打伤了军官5人,士兵200人,活捉军官与士兵27名。逃出伏击区的军兵到了宁波城里后向段光清大发雷霆,斥其虚报实情,中人埋伏,要求段光清立刻归还被俘官兵。当天段光清派人到盛垫清理战场,清尸埋敛。第二天段光清带着13名石山弄村民到盛垫东面“东亭庙”与囚关在那里被俘的27名省属官兵进行交换。当众宣布这次冲突不追究民众过错,勘定盐界,恢复以前盐制。第三省派来的官兵见被俘人员已经加来即刻起程返回绍兴,回绍兴向省抚回报,强烈要求处理鄞县知府,增添兵源,赔偿行动损失。……。至此东乡的盐价平抑,民众怨气渐消,石山弄乡民也就逐渐散去。六月的一天,张潮清回到横泾家里,被人捕获,送至县衙,后解押到杭州,八月被杀。
      咸丰三年(1853)四月,南乡姜山、茅山两地农民在陈春富领导下组织了“双刀会,立局陈兵,并与上海“小刀会”取得联系,后被官兵与顾家(朝阳)的顾宏、顾康组织的团练配合不断进剿,最后兵败而溃。
     咸丰八年(1858)宁波钱业行会实行“过帐法”。所谓“过帐钱”制度就是商号收购的渔民捕获的鱼和农民所收获的谷物,只记帐不付现金,而渔民或农民上市购手、交税、付租则必须付讫现钱;如果将过帐钱兑换现钱,必须付10-20%的“贴水”,最高可达50%。东乡陶公山(东钱湖)出海渔民,到银行贷款必须先办理“过帐钱”,支付部分现金,渔民深受其害。七月九日史致芬与王文龙、曹构聪等人聚众进城请愿,要求禁止现贴,平压米价。当时知府张玉藻偏袒商号,严词拒绝,渔民见此情况,愤怒之下殴打知府人员。此时知府忙招壮勇,置备器械,作攻守准备,恰逢是时雷雨骤至,众渔民也哄然散回。史致芬回东钱湖后与众人商议,根据以往经验,决定在觉济寺立寨树旗宣称起义,以计久抗官府打算。为了能够持长久之计便向当地筹集粮、饷。筹集过程中自然得罪了当地的戴、袁两大家族。七月三十日,他们聚众入城,焚烧了教场的演武厅。后来他们遭到知府城练总李厚建所率领的团勇伏击,打死了渔民十多人。这事发生后,己升按察使的段光清又来鄞县,并声称谕减“现贴”规定,遣人赴东钱湖进行交谈安抚。与此同时李厚建却乘此机会却进攻了陶公山,史致芬知道中了其阴谋圈套,接着便仓促予以应战,双方激战在陶公山下。激战中山上的万民为之呐喊助阵,最后打得李部团勇大溃,打死了包括李厚建在内的130多人,并把李的首级割下悬挂在忻氏宗祠前面。史致芬委派王文龙坚守泗港作为留守基地,自己于九月攻占了大嵩所,收取了许多武器。十一月三十日段光清派部队围攻泗港,次日又进攻普济寺,焚烧村庄,捕获了王文龙。县衙到处悬赏抓捕史致芬布告,使之史致芬只得遁于山间,后回村被官府买通的人告密被捕,最后与王文龙一起在宁波大教场被害。
     中共上海党组织同意了这一要求。宁波地委是时考虑东乡农民运动发展形势,吸收过去东乡群众运动结集地都在盛垫。盛垫既是通向舟山、镇海及东乡各乡村的交通要道,又是连接南乡与大嵩、咸祥等地的主要隘口,(因后塘河从宁波从少白四十多里航道只有福明、盛垫与五乡三口桥梁,于是选择盛垫的存德与横泾昼锦小学作为建立鄞县中共基层党组织先例是较为合适的。同年五月,沙村的沙文求 鄮溪的郭唤青相继也成立了党支部。   参考文献   1、《中国共产党鄞县简史》第一卷   中共鄞县县委党史研究室
2、《中国共产党鄞县组织史》 鄞县地方志编辑委员会编
3、《鄞县志》   鄞县地方志编辑委员会编
4、《宁波词典》  宁波词典编委会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