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抗日战争之宁海黄坛古镇失陷始末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胡开法

 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前夕,黄坛古镇不幸失陷,历时54天。一方净土在日寇兽蹄践踏下,满目疮痍,一片凄凉。在此期间,我抗日军民不畏强敌,英勇奋斗,以殷红的鲜血,谱写了壮丽的史篇。

     六区专署进黄坛

  1941年4月,宁波、奉化相继沦陷,当地的机关单位纷纷南迁宁海,迁驻黄坛及其附近村庄的部队、机关就有十多个。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初迁前童,后迁黄坛天主堂;鄞县县政府迁驻黄坛后庙。慈云寺为宁波印刷厂厂址和《宁波日报》社社址;桥头灵源庙是俞济民部兵工厂厂房(后移横坑祠堂)。

  俞济民时任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坐镇黄坛,统领军政要务。俞济民下属的主要部队为宁波警察总队(后改名抗日自卫总队),辖四个大队(其中一个独立大队),总兵力500多人。当地老百姓把俞济民所指挥的部队统称为“俞部”。

     古镇失陷

  1945年6月下旬,日、伪军自温、台方向北犯宁海。黄坛系台州通往宁海县城的交通要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北伐战争、太平天国革命,都在黄坛发生过战事。为了避免遭受战祸,驻黄坛的文职机关已早早搬迁,黄坛的老百姓也逃往三岙、辛村等地避难。

  6月22日(农历5月13)上午9时许,日、伪部队跨越岵岫岭,沿着宁台古道,缓慢地向前蠕动,当其先头部队抵达黄公桥时,白沙山上的丛林里突然传出一阵激烈的枪声,在这里防守的俞部已向日军开火了。此时,日本的军力虽然已是强弩之末,但对那些训练无素、装备简劣的地方军还是不放在眼里。队伍稍事调整以后,即架起小钢炮进行还击。半个小时以后,俞部自知力不能支,就向西张山一带转移。

  障碍扫除以后,日、伪部队就长驱直入,日历岗联队过洋溪桥,经暗岩侵占宁海县城;日小野大队留驻黄坛,大队部设在黄坛下新屋。黄坛古镇遂于是日陷落。

    麈战凤凰山

  7月上旬,忠义救国军温台地区指挥长官郭履洲命令教导总队第10、11营经三门向宁海进发。7月7日,10营200多官兵抵达黄坛杨家,跨过白沙岭,一部占领凤凰山,营部设丁宅山庙;一部直达后沈、塘下布防,以控制洋溪桥,打算会合俞部,趁日军立足未稳收复黄坛。

  凤凰山位于大洋山东南,与黄坛牛头山隔坑对峙。日小野大队在牛头山设防布阵,大部兵力投放于牛头山一线。8日上午战斗打响,双方各据山头,相互攻击。忠义救国军全副美式装备,战斗力强,与不可一世的日军对阵,开始旗鼓相当,两小时之后,日军就渐渐不支,打算放弃阵地,撤离黄坛。

  与此同时,驻守在后沈、塘下的10营官兵,也向洋溪桥南岸的日军发起攻击,在强火力掩护下欲抢占德星桥?穴洋溪桥?雪,但被日军火力所阻,多次冲击,均未成功。

  中午,日增援部队自县城出发抵达洋溪头,防守在后沈的10营部队奉命转移。日军兵力增强以后,就开始向凤凰山反扑。下午2时,日军准备冲锋,战况到了异常激烈的程度。山上的忠义救国军以机枪、冲锋枪组成密集的火力网,封锁阵地,日军发起一次又一次冲锋,都难以越雷池一步。

  防守在筲箕山上的吴大队?穴俞部?雪为了配合友军作战,也开炮助战,但是由于目标不准确,未能做到有的放矢,反而误伤了友军。忠义救国军指挥员情知难以相继,于是放弃凤凰山阵地,向演道山转移。

  凤凰山一战,毙敌9人。我忠义救国军10营1连连长高长春,连附顾宪章等10位勇士,血洒沙场,为国捐躯。

   鲜血染红老鹰岩

  老鹰岩位于原斑竹园东首,山形险要,易守难攻。山下一条卵石古道,西通双峰、新昌,东达黄坛、县城。为了保卫迁驻横坑、榧坑的机关单位的安全,俞济民命令赵大队?穴俞部?雪在老鹰岩重兵把守。是年,军民合作社在斑竹园开设一家盐铺,此时,盐铺管理人员早已走避,仅留下好几屋食盐。为了抢走食盐,日寇早就谋划拔除老鹰岩守军的据点。
7月17日凌晨2时许,日军分两路行动,一路从杨家后门上山,衔枚前进,经李家塘,迂回至老鹰岩侧背的芦田山埋伏;一路上筲箕山经东坑抵张家山,占领制高点,以防张家山俞部增援老鹰岩。

  天刚拂晓,一颗信号弹腾空而起,埋伏在芦田岗的日军,突然进行袭击,居高临下,枪弹、炮弹一齐向老鹰岩倾泻,老鹰岩阵地开了花。赵大队士兵猝不及防,仓促应战,已是伤亡不少。尽管形势如此不利,但是战士们仍然凭借掩体工事,顽强抵抗,一直坚持到上午八时,才奉命撤退。

  这次战斗,赵大队一百来人伤亡过半,老鹰岩下狭窄的龙王坑,尸体重叠相枕。在那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根本无人收尸,五十多位战士就长眠于老鹰岩下。

  到了9时,日寇强押六十多名民夫至斑竹园挑运食盐。芦田岗的日军也顺山而下,与运盐队伍会合,顺便抢了三头肉猪,沿着卵石古道返回黄坛。

  日寇的暴行

  在黄坛失陷的日子里,日本侵略者随处抢劫掳掠,奸淫残杀,其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黄坛及其附近村庄,家禽、家畜、粮食几乎被掳掠一空,青壮妇女被蹂躏、摧残者不胜枚举。十多头牛被宰杀,近百只猪被剥皮,被抢的鸡鸭及其它食物无法计数。

  杀人是日本侵略者的本性,他们视中国人民的生命如草芥,到了哪里,就在哪里血腥屠杀,在黄坛盘踞的几十天里,就屠杀了18名无辜百姓。下溪的严开明、杨家的杨道金被日寇的刺刀活活刺死。严才昆被抓以后,先是强迫他带路,后被活埋在上宅堂屋门前的菜园里。后来其家属挖掘尸体重新安葬,发现其锁骨上还串着一根长长的棕绳。黄泥丘的严岳夫死得很可怜,他被塘坑山的日军开枪打死在田里,一直无人知晓,直至日军撤走后,尸体完全腐烂,只剩下一堆白骨。死得最痛苦的是水甽头的严圣广和杨树塘的张才金。严圣广在水甽头路上听到身后传来皮靴声,知道是日本人来了,想逃入横墙弄躲避,刚到墙弄口,枪声响了,弹入腰部,爬行了二百多米,后因流血过多而死亡。张才金在杨树塘因不愿给敌人带路被日寇刺刀戳了数刀,一时未死,剧痛难忍,两手拼命乱抓蒿草,直至咽气以后。事后人们发现一片茅草被拔光。

  经日寇残暴肆虐以后,偌大的黄坛古村见不到一丝炊烟,看不到一个人影,听不到一声鸡鸣狗吠。平日十分热闹的水圳头,此时已是阴风惨惨,青草过膝。整个黄坛古村都笼罩在恐怖的阴霾之中。

  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15日凌晨,盘踞在黄坛的日军全部撤向宁波集中,黄坛古镇从此光复。

  经过八年全民族抗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日本侵略者最终不得不在投降书上签字,为保土抗日而牺牲的英雄战士们从此含笑于九泉,同时他们的英名也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抗日斗争的丰碑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