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州革命简史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鄞州有着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鄞州人民有着优良的革命传统和作风。在各个革命历史时期,无论在当时的城区宁波还是广大农村,都曾发生过轰轰烈烈的革命壮举,也涌现了一大批英雄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指引下,鄞州人民为了民族的解放而奋起抗击外来侵略者,为了人民的自由幸福而与反动派展开英勇斗争。为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多少志士仁人丹心献人民;多少革命烈士碧血洒疆场。他们为了民族的解放、国家的振兴,前仆后继,舍生忘死,浴血奋战,为夺取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作出了伟大的奉献。

      1.大革命时期
       1921年7月,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大地上诞生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1923年下半年,原崇信中学学生、共产党早期活动家、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候补委员、团上海地委委员长张秋人数次来到城区宁波,宣传马克思主义,开展工人运动,从事建团建党活动。1924年5月,城区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宁波特别支部,同年7月13日,成立青年团宁波地方执行委员会。1925年1月,宁波社会科学研究会成立,组织会员学习马克思、列宁著作,调查研究民情,开展革命运动,出版《社会科学的研究》小册子,公开宣传马克思主义。接着,成立以铁路工人为主的宁波机器工人协会。这是中国共产党影响下成立的宁波地区第一个工会组织。1925年二三月间,中共宁波支部在鄞县(鄞州)城区成立。从此,鄞县(鄞州)党团组织领导和发动群众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运动。1925年5月30日,在上海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五卅惨案,消息传来,群情激愤。中共宁波支部和团地委因势利导,一面领导青年学生和城区群众开展反帝斗争,一面组织工农群众运动,开展斗争。1925年6月30日,在党员竺清旦和农民首领周荣平的领导下,爆发了鄞东七乡农民6000余人,进城捣毁宁波资本家陈行达开办的江东肥料公司的斗争。这是共产党领导下浙东地区最早的农民运动。在竺清旦的领导下,1925年7月8日,高钱农运骨干50余人在青山庙开会成立五魁村青山庙农会。7月10日,邱隘农民数十人成立檡木庙农会。它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宁波地区最早的农会组织。1926年1月,中共宁波地委成立。在地委的领导下,城区工人和学生运动蓬勃发展,党、团和工会组织进一步壮大。同时,党组织先后派遣党员沙文求回家乡沙村、郭唤青到溪、王嘉谟到鄞东盛垫帮助建党。3月上旬,成立沙村农民协会。不久,山岩岭、湾头农民协会也相继成立。5月,中共沙村支部成立,这是宁波地区最早的农村党支部之一,它的成立起到了星火燎原的作用,在随后的半年多时间里,先后建立了四个农村党支部。7月,沙文求奉命去广州,沙文汉由党派遣接任沙村的支部和农会工作。为更好地在象山港畔的鄞奉边界地区开展建党活动和领导该地区的农民运动,中共宁波地委于1926年11月间建立了中共忠义(鄞奉)部委。1927年1月4日,竺清旦、金绍勣、沙文汉率领山岩岭、沙村农会会员、盐民和学生,缴获瞻岐缉私营枪械数支,捣毁秤放局一切物件,并在瞻岐庙召开大会,筹备成立大咸区(滨海区)农民协会。不久,大咸区(滨海区)农民协会在沙文汉的直接组织领导下成立,沙文汉任会长。大咸区(滨海区)农民协会以邹溪庙为会所,公开进行革命活动,领导大咸乡农民进行反封建斗争,打土豪、斗地主并将宝庆寺、多宝寺、大桥庵、同隐庵、三官堂、杨家桥佛堂内的佛像全部捣毁,查封耶稣教堂,毁偶像、封教堂,还捣毁了设在虾爬袋的军阀税关。自此大嵩滨海地区形成了红色革命根据地,并与奉东地区连成一片。鄞西,在崔真吾等人的领导下,樟村农民开展了与经营贝母的劣绅的斗争,并获得了胜利。
    1927年3月8日,蒋介石指派亲信王俊来宁波任宁台温防守司令,随后制造了震惊全省的“三·二O”反革命事件。次日,党组织发动城区100多个工会组织和其他人民团体数万人集会游行,举行罢工,声讨反动派的罪行。22日,鄞县农民协会组织3000余名农民和自卫军进城示威,在小校场举行集会,声援工人兄弟的斗争;乡村学校也罢课游行,声讨反动分子。“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封建反动势力纷纷活动。5月16日,同隐庵住持道梅到县城请兵,国民党鄞县县长派巡防队8名队勇,搜捕芦浦农会干部,舒阿友、舒金富在芦浦祠堂被捕,关押在同隐庵中。芦浦农会干部舒阿裕等从奉化五百岙、湖头渡请来农会会员23人,19日凌晨3时许,两地农会会员百余人携枪包围袭击同隐庵,先翻墙救出舒阿友、舒金富,然后放火烧庵。烧死队勇五人,烧伤队勇与和尚数人。这是宁波地区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武装向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史称“罗浦暴动”。20日,反动当局派省防军40人和县巡防队30余人前去镇压。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鄞县大地,革命斗争暂时处于低潮。但城区的一些党组织仍以各种方式顽强地与反动派进行斗争。
    2.土地革命时期
    1927年7月,中共宁波市委成立。9月,改称中共宁波县委。新市委(县委)深入农村重建党组织,当时全县农村恢复和重建的已有八个支部。
   1927年10月,中共宁波县委根据浙江省委《浙江农民运动决议草案》中“由经济斗争而至武装暴动”的精神,认为鄞南农民运动基础较好,决定先在石桥发动,逐步扩展,举行鄞南暴动。正当鄞南暴动的各项准备工作积极进行时,省委常委王嘉谟来宁波部署《浙东暴动计划》,将鄞南暴动纳入浙东暴动,增加鄞东、鄞西地区。11月,在杭州的浙江省委机关被破坏,王嘉谟在温州被捕,《浙东暴动计划》被搜,暴动目的暴露,省委和宁波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鄞南暴动中止。虽然鄞南暴动因目的暴露而取消,但革命火种却永播鄞南大地。12月,中共浙江省委机关在杭州无法立足迁来宁波。同月,在鄞东存德小学召开有宁波各县党组织负责人参加的省委扩大会议。省委书记夏曦传达八七会议精神,部署工作,决定工作重点从城市转向农村,准备武装暴动。同时,省委根据忠义区负责人关于发动武装暴动的报告,为加强对奉化(鄞奉)暴动的领导,决定成立中共奉化(鄞奉)区委,并派卓兰芳以省委特派员身份和沙文汉一起领导组织鄞东、奉东地区的农民暴动。1928年1月初,由于敌我力量悬殊,“鄞奉暴动”被反动派镇压下去,许多革命同志被捕牺牲。4月,中共宁波县委领导人、共产党员遭通缉,党组织活动中止。1930年8月下旬至9月间,浙东工农红军第一师(简称“红一师”)夜袭鄞西黄古林警察所,缴获长枪5支。至1930年底,中共宁波县委几度遭到破坏,鄞县(鄞州)农村党组织的活动也受到影响,至1932年4月,中共宁波市委书记杨仁梓自首叛变,中共鄞县南乡特别支部书记邬仁杨等被捕,鄞县党组织被破坏殆尽,但各地共产党员仍在坚持斗争。如1931年夏,共产党员、农运领导人赵国忠与陈秋谷发动鄞南一带雇农,进行增加工资和实行“二五”减租的斗争,并获得胜利。1934年至1937年间,寿景山、袁佐文、秦其寿等暂时与组织失去联系的共产党员在东山、韩岭举办农民夜校、发展救国会,讲解时事、宣传革命,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5年冬,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加紧侵略和国民党政府的妥协投降政策,北平爆发了“一二·九”学生运动,抗日救亡运动的浪潮迅即波及全国,鄞县(鄞州)城区各校首先奋起响应。1936年春,在梅园乡宁波佛教孤儿院鄞西分院(宝岩农场)工作的金如山、严培远、江圣泗等人组织读书会,研究新社会科学和拉丁化新文字,并举办民众夜校,启发和动员石工抗日。鄞县乡村师范学校进步师生也同时成立读书会,组织青年学生和进步教师学习和研究新社会科学,传阅进步书刊,运用多种形式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这一年,被监禁7年之久的原中共宁波县委书记鲍浙潮获释,利用国民党鄞县瞻岐乡公所事务员的身份,发动当地群众,联合开明人士,与恶霸讼棍作斗争;他还组织农民疏溪开河30多公里,以劳代捐,抵制了国民党强加在农民头上的“水利捐”。

   3.抗日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号召重新燃起了埋藏在鄞县(鄞州)人民心中的革命之火,鄞县(鄞州)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积极组织城乡人民开展抗日宣传活动,恢复发展党组织。1937年秋,在鄞东观音庄成立中共宁波临时特别支部,朱镜我任书记。后经上级组织批准改为中共浙东临时特别委员会(简称浙东临特),使鄞县和宁波地区党的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有了领导核心。1937年11月,中共浙东临时特别委员会,与有抗日愿望的国民党鄞县县长陈宝麟在鄞西天王寺共同组建抗日团体——“飞鹰团游击干部训练班”,陈宝麟任团长,浙东临特委员鲍浙潮、竺扬分别担任副团长、联络股长。
    1938年5月初,在中共宁绍特委领导下,中共鄞县县委成立,朱学勉任书记。下辖鄞东、鄞南两个区委。1940年3月,中共鄞县县委重建,周飞任书记。下辖鄞东、鄞南、城区、鄞西区委。1940年8月间,中共宁属特委书记王文祥召集委员在鄞东宝幢陆家大屋开会。会议根据国民党反共和日军曾入侵镇海的形势,确定把进入鄞西沿山地区,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开展对敌斗争作为今后的任务。同年10月,中共鄞县县委根据宁属特委会议精神,决定将工作重心从城区转移到鄞西沿山地区,有计划地发动群众抗日,开辟鄞西根据地。同时,中共鄞西区委成立,周思义任书记,并以在梅溪小学任教为掩护开展工作。1941年4月20日,城区沦陷,中共鄞县县委机关迁至鄞东小(少)白村,组织全县抗日救亡活动。1941年5月,中共鄞县县委在鄞西宝岩寺召开了沦陷后的第一次县委会。鉴于城区和平原已陷落,会上决定分片负责开展工作。金如山、周思义负责鄞西;徐朗负责鄞东、鄞南和城区。
    1942年2月,鄞西、奉西合并设立鄞奉县,实行特派员制,寿文魁(陈志刚)任中共鄞奉县特派员①,并在建岙小学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4月,党组织指示林一新利用郭青白部队的番号发展组织,组建抗日武装“警卫分队”。7月,扩大为中队,林一新任中队长。8月,中共四明工委成立,书记王文祥。根据浙东区党委重划各县县界的决定,中共四明工委撤消县委。鄞县城区和鄞东、鄞南设鄞东南县,建立中共鄞东南县工委,徐朗任书记。鄞西和奉西组成的鄞奉县改特派员制为中共鄞奉县委员会①,寿文魁任书记。10月底,“警卫中队”扩编为特务大队,群众称其为“林大队”。1943年8月底,国民党顽固派郭青白以集训为名,企图缴“林大队”的枪械。9月5日拂晓,“林大队” 根据县委指示,在大队附李明的指挥下撤出驻地,到达红岭,成为共产党领导的一支公开抗日武装,史称 “九·五”事件。1943年9月23日清晨,“林大队”配合浙东游击纵队主力第三支队进攻顽军郭青白部驻地雪岙、里(李)岙,郭部随即逃窜。从此,鄞西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成为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鄞西祝家佛堂,成立了抗日民主政权鄞县六七两区联合办事处。
    1943年11月,浙东第二次反顽自卫战争爆发。国民党军队疯狂进攻鄞西抗日根据地,鄞西地方武装力量配合浙东游击纵队主力,运用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和依靠广大革命群众的积极支持,至1944年夏秋,取得了第二次反顽自卫战争的胜利。但这次胜利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党的优秀干部如鄞江区委书记李敏、章水区区长徐婴、梅园乡乡长陈晓云、武陵区中队副队长严培远以及袁春妍、谢用卿、胡公民等惨遭杀害。在反顽斗争中,我浙东游击纵队的同志以鲜血和生命保卫了鄞西根据地,其中最为惨烈的当数后屠桥战斗。1944年4月14日凌晨,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第五支队第二大队第四中队指战员50余人进入后屠桥村宿营。国民党军突击第一总队第五营和汪伪第十师所属约一个连的兵力共600余人分三路突袭后屠桥。在敌众我寡的情势下,我军顽强作战,战斗持续了近四个小时,我方人员伤亡惨重、弹尽粮绝,除部分突围外,教导员陈行知、中队长毛明孝、指导员肖张和古林区文教指导员秦慎之等37位同志壮烈牺牲。战斗结束后,四中队被授予 “钢铁四中队”的荣誉称号。在鄞慈交界山区,为加强领导,1943年7月,成立了中共鄞慈县委,同时,成立鄞慈县办事处。1944年1月,中共鄞慈县委和县办事处撤销。同年3月,四明地委根据反顽自卫战争需要,将鄞奉县的古林、武陵区与慈南合并,重建中共鄞慈县委,王槐秋任书记。5月,为加强行政工作,四明地区特派员办事处决定成立鄞慈县办事处,委任朱洪山为主任。二次重建后的鄞慈县委、县办以鄞西乌岩地区为中心,领导群众建立农会,开展生产自救,深入基层,建设社会教育基地,并取得了第二次反顽自卫战争的胜利。接着,发展民主政权建设和统战、群众、财政、文教等工作,巩固和扩大了鄞西抗日革命根据地。
    1945年4月,鄞奉、鄞慈两县撤销,重建鄞县,成立中共鄞县县委和县(民主)政府,朱光任书记,严式轮任县长。随后,鄞县县大队和民兵大队等武装力量成立,配合主力部队狠狠痛击在鄞西抢粮的日伪军,并攻克了鄞西各日伪军的据点。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准备接收甬、沪等大中城市,主力部队和司令部也由四明山挥师东下鄞西平原。8月下旬,谭启龙政委、何克希司令亲率司令部机关和随军服务团进驻鄞西重镇高桥。不久,浙东游击纵队主力占领望春桥,拔掉西城桥伪军据点,直逼宁波城下,鄞西全部解放。9月2日,日本天皇和政府代表以及日本大本营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抗日战争胜利结束。9月20日,中共中央电令浙东游击纵队北撤,鄞县武装和党政机关随军分批北撤,留下陈爱中等少数同志在鄞西坚持革命斗争。

   4.解放战争时期
   北撤后,在鄞县特派员陈爱中同志领导下,留在鄞县(鄞州)坚持斗争的少数共产党员和干部,贯彻执行“坚持斗争,保持党的旗帜,保存力量,等待时机”的指示,依靠群众,依靠有利地形,就地坚持隐蔽斗争。他们住草舍(“公馆”)、岩洞,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中与敌周旋,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围剿”。
    1946年9月,鄞西山区和慈南山区合并建立鄞慈县,朱洪山任中共鄞慈县特派员。12月,朱洪山根据上级党关于“要跳跃性的建立红色据点群,积极开展群众工作”的指示,到潘岙村做群众工作。由于特务告密,突遭国民党鄞县保警第一中队包围,在突围中,壮烈牺牲。不久,陈爱中任中共鄞慈县特派员。1947年1月,陈爱中为贯彻落实上海会议精神,积极发展武装力量,开展游击战争,组织人员巧妙地利用细岭村春节演戏机会,袭击了国民党大皎乡自卫队。3月11日,陈爱中率领鄞慈武装人员,又袭击了国民党窖湖乡公所。根据中共中央“一切决定战争”的指示和上海局关于恢复和发展浙东游击战争的决定,顾德欢代表上海局常驻浙东(后任中共浙东临委书记)。在他的直接领导下,1947年5月,在原慈南草茅庵重建以三支队四中队名义的四明山主力武装,并向三北地区出击,推进了浙东和四明地区革命斗争的战略转变。当年8月至宁波解放,中共四明工委委员、城工部长钱铭岐兼任中共鄞慈县工委书记、县办主任,韩毅任副书记,金声、鲍纯甫、王圣章、林山任委员、副主任。并把经历过战争锻炼坚持下来的和领导过白区学生运动、工人运动,文化素质较高的人员结合起来,逐步形成了一支彼此取长补短、和谐团结的优秀干部队伍。鄞慈新的领导集体分析了全国革命斗争的新形势,总结了坚持斗争的经验教训,充分发扬抗日战争时期根据地的强大政治基础,在这段时间着重抓了以下几方面工作:(一)在建立区级党、政领导机构和发展基层党组织的同时,公开张贴解放战争时期第一张人民政府布告,在集士港大张旗鼓镇压依附国民党反动派欺压群众、作恶多端、民愤极大的恶霸分子,鼓舞了群众,震慑了敌人;(二)所属一、二、三、四区成立了民运工作组,放手发动群众,组织了翻身会、农会、判山会、妇女会等多种活动形式的群众组织;(三)组建了县的主力武装和各区武工队,在基础较好的村庄,建立群众性的游击小组,寻找机会主动向敌人出击,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四)为了扩大党和人民政府在群众中的影响,解决四明地区资金困难,发布公告,推行二五减租和低额征粮、征税;(五)重视做好统一战线工作,县、区领导亲自动手,调查了解辖区内历史上和共产党友好、可靠并得到群众信任的著名人士及敌占区鄞县行政中心宁波的上层进步人士的情况。鄞县抗日战争时期开明士绅、进步人士李儒林、钟士康、陆品章等和在城区有社会号召力的进步人士,为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很多帮助。10月中旬,国民党反动派又一次对四明山游击根据地发动疯狂“清剿”,县区部份领导、民运工作同志始终和群众一起坚持原地斗争,生死与共,血肉相依;县中队和各区部分武工队则采取积极灵活战术,跳出山区到平原和外线开展游击战争,牵制打击敌人。年底,罂湖和东山、南山等八个乡镇建立了民主政权,姚江以北、奉化江以西直至当时的宁波近郊,国民党乡级政权已基本上为共产党掌握,鄞慈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
       1949年2月11日,县中队和三区干部在鄞奉公路鱼山头附近俘虏了向“下野”在溪口的蒋介石请示汇报的三个国民党高级军官,使蒋介石和驻宁波的国民党集团大为震惊,加紧了对鄞西根据地的封锁和“清剿”。鄞慈县各级党组织和县中队为保卫革命根据地和群众,与敌人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敌人于3月下旬被迫撤离鄞西山区,移驻城郊,“清剿”草草收兵。但在这一个多月中,朱敏、陈辉、徐角方、萧章和夏苗、陈绍发、虞洪兴等七位同志在为群众调剂粮食和掩护群众时不幸被捕,壮烈牺牲。4月23日,国民党“青救团”一部官兵800余人在鄞西石岭宣布起义,被命名为“光明部队”。5月1日,在陈布衣领导下,“洪流部队”、“光明部队”和鄞慈中队一起攻克黄古林敌据点。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突破长江防线,快速向南推进,鄞慈县委遵照浙东临委指示迅速把工作重点转移到迎接城市的解放。5月20日,解放大军进逼余姚,5月21日,为加强支前工作,鄞慈县成立了支前办事处,保障解放大军的供给。5月24日下午,鄞慈县领导得悉人民解放军向鄞县(鄞州)挺进,当即率武装和工作人员在石塘、歧阳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会师,中共四明工委城工部在西城桥设立指挥点,用电话与城区党组织和设在市区“工商联”内的“应变会”领导,进步上层人士金臻庠、沈曼卿先生等进行直接联系,及时了解和掌握敌情。同时派两位熟悉市区路径的同志作向导,引导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军64师190团指战员从西门攻入城区。此时,市区电话畅通无阻,电灯彻夜通明,秩序井然。“应变会”还为宁波解放后的解放军驻军准备了粮食、物资和经费。25日拂晓,鄞县(鄞州)解放,工人、学生上街游行,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鄞慈县办主任钱铭岐也率党政军干部进入城区。从此,鄞县(鄞州)人民获得了彻底解放,开始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历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