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老英雄回忆激情岁月 宁波大地上的浴血奋战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六十年前的宁波,烽烟四起,为了保卫宁波,老英雄们和日军展开了浴血奋战。今天,这些幸存的老英雄们再次讲述那些可歌可泣的往事。
    这批老人看上去很普通,他们乐观而健谈。如果不是事先就看过他们的有关资料,谁能想到,这此老人就是60余年前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近日,在鄞州党史办副主任裘松涛的指引下,记者有幸见到了林一新、胡寅、徐子峰、朱一松……这些当年在宁波大地上浴血奋战的英雄。英雄们已经苍老却依然坚定的声音,将我们带回到那段烽烟四起、激情飞扬的岁月。 
                  “海上狼牙山壮士”重返故地
    金报记者将全程跟踪见证其欣慰
    金报讯 黝黑的脸庞,已经布满了岁月留下的沟沟壑壑,只有在听到“大鱼山”三个字时,那略显浑浊的眼睛才会闪现出些许光芒,粗布衫加上精瘦的身材,眼前的这位老人无法让人把他与“英雄”联系起来,事实上,他确实是1944年新四军东海大鱼山岛一战的唯一幸存者———李金根老英雄。
    1944年8月25日,为配合盟军太平洋大反攻,我新四军浙东纵队海防大队在大鱼山岛面对8倍之多的日寇陆海空现代化重兵,苦战孤岛,最后坚守阵地的42名战士壮烈殉国,此战被称为“海上狼牙山之战”。昨天,李金根老人带着自己再回大鱼山去看看长眠在那里的42名战友的愿望,来到了宁波,宁波市新四军研究会将联系舟山的有关单位,帮助老人完成这个心愿。宁波市委副书记郁义康特地来看望了李金根老人,郁义康紧紧握着老人的手,听老人讲当年那场战斗,并询问了老人现在的生活情况。
    李金根老人面对大家钦佩的眼光,有点不好意思。陪同李金根老人的林先生介绍,老人一生清贫艰苦,从来不宣扬自己英雄的过去,在上海南汇区牌楼村平凡地生活,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身边住着这样一位老英雄。老人没什么要求,唯一念念不忘的就是再上一次大鱼山岛,但都因为经济、健康的原因没有成行,这次,听说愿望终于能实现了,老人不顾自己84岁高龄,执意要前往,那是老人一生唯一的心愿。
    今天,李金根老英雄将在大家的陪同下启程前往大鱼山,金报记者将全程跟踪,见证老人重返故地的欣慰和激动。记者 戴晓燕 摄影 盛高 
    
                           病榻上的传奇林大队
    想回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
    身体消瘦、声音嘶哑。杭州117医院,87岁高龄的林一新老人身上插满了氧气管。林一新同志曾是鄞县独立抗日武装的建立者、领导人。老百姓们都亲切地称之为“林大队”。他生病已有30几年了,身体不佳,从气管炎转变为肺心病再转变为肺心脑病,已经住院3年多时间了,讲话十分困难。浴血奋战林大队心情特别激动,即使讲话困难,他也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宁波是我第二故乡”、“我很高兴鄞县老区的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感谢老区人民想念我”等等。由于林一新身体状况不允许,只能从林老夫人那里,了解他当年参加的一些战事。
    1942年5月1日,以梅园、蜃蛟两乡自卫队部分人员及鄞江建岙农民20多人为基础,成立了宁波自卫总队第二支队警卫分队,后扩充为特务大队。1943年,该队伍番号改为宁波警察总队第三支队第六大队,由重机枪中队长陈炳奎任队长,林一新为副队长,后由林一新任大队长。这支队伍纪律严明、善于作战,面对顽敌,他们抛头颅、洒热血,当年立下了不朽功绩。鄞西平原上的梅山祖庙、乌岩平桥头、小灵峰、银山,处处留下了林大队抗日奋战的足迹,也留下了三五支队的威名。
    “老林平常不怎么和我们说当年的事情,但他总是说,当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一是靠党的正确领导,二是靠群众的支持。其他的很多事迹,其实我们都了解不多。但他有两个愿望:一是回一趟战斗过的鄞西革命老区,二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当年抗战情况写成书,把当年的战争客观反映出来。但因身体原因,这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林夫人说。
    
                            徐子峰老人自称赶上好时光
    一参加抗日,鬼子就投降了
    “我一参加抗日,鬼子受不了,只好投降了。”87岁高龄的徐子峰幽默地说。他1945年2月入伍,3月入党,8月鬼子投降。他一直认为自己“赶上好时光”。他曾参加过鄞江桥战斗。抗战胜利后,他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后来,他来到北京外交学院求学,毕业后在新华社担任编辑、记者5年,而后一直在杭州外国语学院担任校长一职直到退休。
    徐子峰入伍前是上海的高中生,抗日思想浓厚。受学校进步思想的熏陶和家人的鼓励,17岁的他毅然来到四明山参加革命。他说,当时游击队的条件很艰苦,但是人人都有一股热血。1944年在上海的日本鬼子败相已经显现出来了———抢东西、撤退。“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的两位女同学,当时她们年仅十七八岁,因为要到四明山参加抗日,结果在来的船上,被敌人的炸弹击中,还没来得及抗战,就已经牺牲了。那时恰好是日本宣告投降的前几天。”徐子峰感叹道,“其实,像这样付出生命的人很多很多,和他们比,我们是幸运的历史见证人。”
    
                             胡寅老人十几岁就跟随地下党
    银山反抢粮打得日伪四处逃
    胡寅老人讲得最多的就是银山反抢粮战斗。他回忆说,在十六七岁时跟随地下党员严式轮弃笔从戎,打入宁波自卫总队第二支队任政训室干事。他当年就在银山附近,听说并感受到了这场战斗的欢欣。
    银山反抢粮战斗发生在集士港镇双银村。 1944年9月,正是秋收季节。21日上午,日军50余人携带轻机枪两挺,伪军三十七团200余人携带重机枪一挺、轻机枪8挺和掷弹筒等武器,自高桥向鄞西沿山方向抢粮。鄞慈县武陵区委接到民兵报告后,立即一面派人将此情报迅速告知驻在山下庄的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五支队二大队五中队,一面率自卫队从上阵出发,直奔银山,并召集上阵、峧山等村民兵随后支援。当区自卫队跑近银山时,战斗已经打响。原来五中队在银山脚下与日伪军遭遇,五中队59队率先占领银山制高点,向敌军开火。敌军发现目标,想争夺银山,拼命向银山顶冲击。这时,五中队55队也随即占领银山,合成火力射向敌军,敌军军官受伤,伪军立即溃退。敌人几次冲锋被击退之后,重新调整兵力,轻重机枪和掷弹筒把银山打得飞沙走石。在强大火力掩护下,敌人又一次组织反扑,但是五中队指战员们不慌不忙,从容迎敌,把日军、伪军打得向东溃逃。
    
                              后屠桥战斗的幸存者朱一松回忆
    我经历的最残酷的战斗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85岁的朱一松老人———后屠桥战斗的幸存者说。61年前的鄞西后屠桥战斗,听得人胆战心惊。
    1944年3月底,在浙东第二次反顽自卫战中,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第五支队第二大队第四中队在二大队教导员陈行知率领下,奉命到鄞西平原敌占区执行引敌离山任务。四中队相继在十三洞桥袭击伪区公所、在姚江袭击日军炮艇、在小岙袭击顽军郭青白部搜山队后。4月14日凌晨,途经鄞西后屠桥村宿营。
    但是,四中队进入后屠桥的消息被当地保长、保丁告了密。14日中午,就在部队准备开饭时,日伪军已包围了后屠桥。下午3时许,村西的潜伏哨兵发现敌人逼近,被迫鸣枪报警。敌人开始向四中队射击。毛中队长率一小队阻击敌人过河进村;肖指导员带三小队作为机动分队;二小队占领村西竹园阻击南面敌人,另一个小组控制村东石板桥及一条木船,并掩护地方同志先转移。
    当魏区长、朱一松等人跑步过村东小石桥时,被敌人发现,小石桥当即被敌人火力封锁,紧跟在后面的区文教指导员秦慎之当即中弹牺牲。陈教导员看到部队已无法冲出,决定迎战,坚持到天黑伺机突围,便将这一决定写在纸上,交通信员送给毛中队长,自己继续在村口观察。不料,敌人的机枪突然扫射过来,陈教导员中弹牺牲。
    枪声沉寂了一会儿后,敌人再次发起了进攻,毛中队长见敌人不断过河,便下令一小队实施反击,一小队15名勇士在枪林弹雨中奋勇冲杀,8个战士当场牺牲。看到一小队反冲击受挫,毛中队长亲率三小队再向敌方阵地冲锋。冲过一段开阔地后,三小队13名战士,牺牲了7名,被迫停止冲击,在一小队右侧占领阵地阻击敌人。毛中队长头部、腿部多处负伤,但仍忍住剧痛,坚持指挥。
    暮色降临,战斗已持续3个多小时。过河的敌人越来越多,四中队战士的伤亡不断增大。敌人又发起了冲击,身负重伤的毛中队长始终忍着剧烈的伤痛和战士们一起不断打击敌人,最后壮烈牺牲。一小队长胡善坤等人趁着暮色突出重围。敌人进村后四处搜索,残忍地用刺刀捅死了未来得及隐藏的10几个伤员。后屠桥村的群众也遭受了空前的劫难。
    这次战斗,教导员陈行知等43名干部、战士壮烈牺牲。但也沉重打击了敌人,毙伤敌人50余人。战后,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及五支队首长高度评价了四中队的英勇事迹,并授予四中队“钢铁四中队”的荣誉称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