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球山书院“晒”太阳——日军在鄞暴行回顾

发布日期:2010-01-22访问次数: 字号:[ ]

 球山书院“晒”太阳

         ——日军在鄞暴行回顾

 

施葩

 

大嵩咸祥滨海地区曾经是大革命时期鄞县建党较早的地方,农会活动最活跃,芦浦暴动就发生在这里。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鄞县大嵩咸祥滨海地方地下党的活动,逐转向国共合作,团结抗日方面。

咸祥大嵩地区偏离宁波一百二十余里,南与象山县隔海相望,北侧福泉山,西连横溪、金娥、南通五百岙、奉化。山峦连绵,地理险要。当时国民党鄞县政府机关遭到赤堇童夹岙,国民党军194师等部撤到咸祥躲避日寇兵锋。咸祥、塘溪、赤堇一带地方一时间热闹起来,暂时成了鄞县政治、军事的中心,变成鄞县抗日的大后方。

“九·一八”后,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金绍勣从上海回到故乡,投入抗日救亡运动。通过同学朱秀芳(当时咸祥镇镇长,开明人士)结识鄞县县长陈宝龄,开展坑日救亡工作。一九三八年的七月七日,金绍勣会同咸祥镇镇长及社会各界借座咸祥街上的朱家祠堂举行盛大的“七·七”抗日阵亡将士悼念大会。会场白布黑字挽联数幅气氛壮重。咸祥的工、农、商、学、兵各界代表及社会贤达均踊跃参加。金绍勣同志曾是中共早期宁、绍、台农民运动特派员,此时以咸祥学界的代表身份在大会上发言,沉痛悼念为民族慷慨牺牲的阵亡将士。并指出:民族兴亡、匹夫有责。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已经踏破中国大地,东北三省沦陷,卢沟桥抗日将士的鲜血决不能白流。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贫穷贵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团结一致抗日……。

从这次大会之后,咸祥大嵩地方各学校及民众夜校,都教唱《大刀向》、《义勇军进行曲》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抗战歌声响彻街头弄尾。群众发动起来,各界为了保卫家乡纷纷成立民众自卫队。农民群众发动捣毁汽车马路,拆毁公路桥梁,不让东洋人的汽车直接进入咸祥大嵩地区。国民党第194师部驻横山行宫,在外营埠头花地筑水泥碉堡,共筑大堡三个、小堡六个组成滩头机枪阵地,据朱承良先生(已故)曾说:这些水泥钢骨碉堡是请上海营造厂师傅来灌浇的,大碉堡管6000元银元一座,小碉堡化3000元银元一个。从咸祥横山花地到山岩岭筑起一人深的壕沟,在横山行宫山边还筑起了临时防空掩体,以防日寇从海里爬上来。同时,组织教育群众,日本鬼子来了要疏散粮食、坚壁清野、同仇敌忾。掀起了全民抗战的热潮。

一九四一年四月,日寇发动了宁绍战役。这一年的阴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宁波沦陷,但东洋人驻兵宁波,兵锋只到韩岑为止。因为咸祥大嵩滨海山区,地处偏辟海角,道路险要,又有国民党游击队兵活动,日本强盗一时不敢贸然进犯,虽曾多次派暗探(汉奸)秘密窥探虚实,但始终不敢盲进。一九四二年的夏天(7月25日)早稻快将收割完毕,那天,日本强盗在做了充分准备后,下决心进犯咸祥大嵩。日寇以一个排的兵力,配有“和平军”前面带路,从韩岑出发,取道管江、塘溪,一路烧杀沿大嵩江江塘袭击咸祥国民党警察局(咸祥当地老百姓称国民党公安局)咸祥军警闻讯都逃上山林隐蔽,当地伪乡镇长、保长都逃得一个不剩。老百姓青壮年、妇女有的逃上山,有的逃进棉花地里躲藏起来。咸祥街店门打烊,只剩下几个老人和小孩管管店,咸祥镇俨然成了一个空镇。日本强盗一路烧杀虏掠,赶到咸祥时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当时设在现今咸三村胡家祠堂背后的国民党咸祥警察局二十多个警察逃得精光,只剩下一幢空屋。日本强盗扑了空,气得嗷嗷叫,饿着肚皮没饭吃,又到处找伪乡保长也一个找不到。汉奸、各平军只是闯进老百姓家里四处找吃的,东洋鬼子追鸡抓狗,搞得咸祥街弄鸡飞狗跳。有几只黄狗被逼进弄堂底夹着尾巴呜呜叫,不知谁家的一只一百来斤的猪崽仔从弄堂里窜出来,一个东洋鬼子抽出雪白镫亮的指挥刀,嗨喀嚓一刀下去,劈成两半,血淋淋地拖到伪警察局里,背来老百姓的柴蓬柴,扒出肚肠,去掉头尾,带毛用火煨煨烤着吃了。

填饱肚皮之后,东洋鬼子小队长,怒气冲冲,放火示威,用燃烧弹砰!砰!将国民党警察局一拉五间二井平屋燃起熊熊烈火……。一面指挥“和平军”和日本小鬼子四面出动,将咸祥镇附近各村还留在家里的老百姓,老的、小的、中年的,不论农民、商人、小贩统统赶到球山书院(现今的大嵩区中心小学原址操场),靠西晒太阳的围墙下集中晒太阳。从下午一点半到二点共抓来集中到约二百人。当时正是六月中伏夏季,天久旱无雨,河水涸燥,毒辣的太阳晒得老百姓汗水流干,眼睛冒烟;东洋鬼子不准老百姓戴草帽和用手遮太阳。有几个小孩子晒不住了,躲在大人背后,在大人的掩护下溜到小河边,小河水已涸干,趟过河去逃走了。当时四面都有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包围着,谁也不敢逃。东洋鬼子小队长嚯喽!嚯喽!斯拉!斯拉地讲,一边由汉奸翻译说:“镇长、保长、警察都到哪里去了?在什么地方?知道的讲出来,有赏!不说出来要将咸祥街烧掉!吓得老人们跪下来求菩萨保佑,但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愿讲。日本鬼子无计可施,用枪托打人威胁也没用。傍晚将至,天色渐晚,日本兵又怕在回韩岑的路上碰到什么危险,就将学校旁边伪乡公所旧址和当时镇长朱秀芳先生的家,放枪烧着就连夜回韩岑驻地去了。

这一次日本鬼子进咸祥扫荡,共烧掉房子十余间,抓去鸡鸭(包括当天吃掉)一百余只。猪好几只,掠去商店里的老酒、香烟、点心、布匹等无数,糟蹋各种粮食数百斤。打伤老百姓数十人,晒太阳后引起中暑、生病不治死亡者已难查清,被日本鬼子强奸的妇女多人(这里不便指名道姓),给咸祥人民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咸祥人民深深地记下了这笔血泪债,留下了永远不可磨灭的仇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