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鄞州盐场:消失在眼前的风景

发布日期:2010-01-24访问次数: 字号:[ ]

   记者:吴海霞   通讯员:郑志光

 

      一部打磨了1200余年的史书从此合上

    2006年7月底,随着大嵩盐场和红卫盐场全面停产废转,鄞州长达1200余年的盐业生产史就此宣告结束。一部史书在被漫长岁月打磨之后缓缓合上,写在上面的关于鄞州盐业生产的盛衰、盐民们的勤劳与智慧,从此定格。


   鄞州盐业1200余年盛衰史

        鄞州产盐史始于唐代宝应至大历间(762年—779年),以煮海为盐,最早的大嵩盐场建立于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
  明州于宋宁宗开禧(1205年—1207年)进入盐政事务频繁年代。大嵩地区自宋以来,就沿用煎熬法年产盐约300—500吨。1205年,大嵩地区有锅灶14座,年产302吨。元代大嵩设司令、司丞、管勾各一名。元至正《四明志》有“大嵩盐场司在县东一百里”的记载,而在元延佑四年(1317年),官府扩田建仓,年产898吨。明洪武三年(1370年),大嵩盐场重建,改盐场司为盐课司,设盐课大使一名。康熙十八年(1679年),象山玉泉场并入大嵩场,遂改名嵩玉场,至乾隆五年(1740年)再次设立大嵩盐场。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大嵩有煎灶、荡田约3040亩。
  从宋朝走来的大嵩盐场,就这样历经变迁走过一个又一个兴盛期。进入民国,盐民们迎来的是一个混乱与艰难的时代。1918年,国家开征盐税,刚好碰到烧柴涨价,舟山私盐涌入,盐民抗税导致警、民械斗,故盐民弃盐求他业者大增,年产仅300吨。1930年1月,制盐试用板晒法,上午入卤,下午结晶。这年大嵩盐场投产晒板3000块,年产盐570吨。1934年食盐市面看好,大嵩盐场晒板增加到7000块,年产盐达1330吨,再次迎来一个高峰期。但到了1946年,内战连年,物价飞涨,盐业再次跌到谷底,晒户纷纷弃盐从农,盐政机构也同时解体。
  新中国建立之初,政府实行“限板限产”政策,大嵩盐场弃盐植棉,但少数农户业余还在晒盐。1956年,鄞县县府曾设渔盐部,1958年重建盐田110亩,年产321吨。
  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我区的盐业生产步入新的辉煌期。新大嵩盐场(2000年起分设为大嵩和红卫两个盐场)及联胜盐场相继建成投产,1992年合兴盐场诞生。至此,我区的盐业生产进入最鼎盛时期,全区三个盐田生产面积达453.59公顷,正常情况下,盐年产量达3万吨左右,是浙江省重点盐业产区。
  随着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盐场收入低的问题也逐渐暴露。为了更好地发展老盐区的经济,并带动全区工业经济的发展,鄞州区政府决定在这片浸透着咸湿的汗水和盐花的土地上,描绘一幅更恢弘更壮观的蓝图———开发建设滨海工业园区。去年4月和今年1月,联胜盐场和合兴盐场先后报请省盐务管理局和省国土资源厅批准废转,而最后的两个盐场———大嵩盐场和红卫盐场也于今年7月退出了历史舞台。
  一部长达1200余年的鄞州盐业生产史,就此画上句号。

  一望无际的滩田构成的壮观

  8月2日下午,记者一行驱车前往挨在一起的大嵩盐场和红卫盐场。烈日下的盐场一望无垠,空旷寂静,周围长满了荒草,一块块整齐的滩涂已经干裂。随行的老盐民说,这片广阔的土地,在1966年前还是大海,后来围成滩涂,成了盐场。今后,这里将为一片现代化厂区所替代。
  周志妙,1983年至2002年期间担任联胜盐场的场长,他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亲历了红卫盐场(后改名为大嵩盐场)和联胜盐场的创建。
  红卫塘位于瞻岐镇永成塘外、黄牛礁内侧,西起大嵩江口,东与合一村荒屿山交界,全长5040米,1966年7月由瞻岐、大嵩、咸祥、球山4个公社36个大队联合动土围垦,1967年4月合拢竣工。40年过去,周志妙还记得当初的情形:“因为是在文革时期,就叫红卫盐场。产盐是在1968年,用的是流滩晒盐法,开晒时,放海水入田,经蒸发至饱和,入高级卤池澄清,再灌入结晶区结晶成盐。当时,已经实现了纳潮自动化、扬水机械化。”
  周志妙不会忘记第一次晒出白花花盐时的情景。那年8月,整个盐场500多名盐民,看到晶莹的盐粒弥漫在眼前,一大片一大片地望不到边,个个激动不已。很多人不知道盐就是这样生产出来的,第一次动手制盐成功的感觉十分奇妙。
  1972年,周志妙又参加了联胜盐场的建设。联胜塘位于瞻岐镇合一村永安塘外,东起包袱山,西至北仑区印子山,1974年12月合成。1975年投产。
  当了19年的场长,周志妙说起晒盐的流程如数家珍:“制盐的环节包括纳潮、扬水、制卤、结晶、收盐、整滩等,盐场里有碶闸管理员、走水员等岗位,我那时候提出来,要特别注重整滩这个环节,滩田质量必须做到平整、坚硬、不漏,懂得常年保养。”
  联胜盐场曾经的辉煌,也是周志妙至今引以为傲的:连续多年的省、市、县级先进;“海日牌”滩晒细盐被国家轻工业部评为年度优质产品;1994年产量达17480.4吨,创造了盐场的历史纪录……
  2002年,到了退休年龄的周志妙离开了盐场,但20多年盐场工作经历已在他身上刻下深深的烙印。盐业的生产与气候息息相关,如今的周志妙依然改不了对天气的敏感,不管天气是下雨、阳光还是云层密布,他首先想到的是盐场会怎么?他忘不了1997年8月的那场台风,风、雨、潮全面进攻,造成海塘严重决堤。他记得台风肆虐的时候,两座碶闸先后倒塌,一座300平方米的码头被冲垮,870吨原盐被溶化,100台电动机及其他设备被严重破坏……
  那场台风让盐场损失258万元,是场长周志妙最惨痛的记忆。
  连续的辉煌之后,盐场也面临着不可避免的问题。周志妙说他当年在盐场的收入曾连续十年没有什么变化。经济收入低,也使盐民们有着失落感。这就是盐场昨天的记忆,那些奋斗的、希望的、失意的、挥洒汗水的日子,在社会的发展中不可避免地成为历史。

  晒盐的日子苦乐交织

  在盐场,吹来的风里也带着盐花的咸味,盐场的人早已适应了这样的风,面色黎黑也成了盐民们共同的特征。晒盐的日子有多苦?记者日前采访了三代盐民。
  在村人的指点下,记者在瞻岐镇岐化村老年活动中心找到了村里健在的最早的盐民———83岁的卢孝定老人。他从16岁起就开始晒盐,用的是板晒法,这一方法现在的盐民大多已经不知道了,村里也再难找出一块晒板来。
  因为在场的人都没见识过,老人描述起来有点费力:“晒板是杉木做的,约2平方米,先用咸水将炭灰泼湿,再一遍遍从炭灰上取卤,卤水过滤到一定浓度后,就倒到晒板里。”
  那是在上世纪40年代,像卢孝定这样的盐民,每家都有30多块晒板,到了盛夏,每天凌晨三四点钟起来入卤,下午三四点钟就能收盐,一早一晚忙下来,个个腰酸背痛。这是盐民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
  到1958年后,工艺有所改进,用A字型的毛竹丝编成的支流架来代替炭灰取卤,这需要人用手来摇动,利用立体蒸发的原理来过滤,增加卤水浓度。这一方法使用时间不长,目前早已失传。
  老人边说边示范这些旧式的晒盐方法,双手满是青筋。老人说手在卤水里浸的时间越长,身体就越好。
  今年76岁的陈齐德老人,是大嵩西城村人。上世纪70年代末,他在红卫盐场干过3年。1977年的红卫盐场已经用上了流滩晒盐法,勤快的老陈,曾创下过亩产80担盐的纪录,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
  30年后,老人说起比别人晒得多的秘诀,还掩不住一丝得意:“一靠科学,二靠勤快。首先要保证滩田不漏,这就需要整天去巡逻,同时,不能让卤池空着。”
  卤水结晶的时候,用草绳将盐粒旋细,挑盐的时候,拿半个汽车轮胎当推耙,一遍遍舀起来。那样的日子,老人至今说起来仍满心欢喜。今年5月,当合兴盐场最后150吨盐被拖拉机一车车装走,已于去年底结束盐场业务的承包人李松社说:“我是合兴盐场最后的盐民。”
  有着27年晒盐经历的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经手的滩田每一年出盐的亩产量。1994年每亩132担是他个人的最高纪录。合兴塘位于大嵩盐场和联胜盐场之间,1984年建成时,是用来养殖对虾的,后来因为连年亏损而改建成盐场,盐田面积约460余亩,是三个盐场中最小的一个。
  李松社于1977年起在红卫盐场晒盐,他说一年到头,最辛苦的是夏天,10月份到第二年的3月,日子就过得轻松快活了。2003年他与别人合伙,承包了合兴盐场,如今盐场关闭,老李并不觉得遗憾,因为这里将会有更好的前景。现在的盐场地块正处于等待开发之际,路已在修建,原先的房子也将会被拆除,更美丽的风景将在未来的建设中出现。

  我们吃的盐将从省外调入

        鄞州作为浙江省重点盐业产区,盐源除部分内销外,大部分都销往省内各地,深受用户青睐。如今,盐场消失,今后我们吃的盐将来源何方呢?
  据鄞州区盐务管理局有关人士介绍,今后我们吃的盐大部分将从省外调进来,对市民来说影响不大。而鄞州、奉化等地的一些腌制咸菜、榨菜的企业,习惯用鄞州出产的盐,因为鄞盐相对来说颗粒较粗,而省外进来的基本上是精盐,所以,盐场关闭可能会对这些企业产生一定影响。
  而在不久的将来,原先的盐场将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城,一批实力强大的高科技企业将进驻这里,未来的鄞州新兴制造业基地将在象山港畔崛起。昔日盐民们的生活,将因此变得更现代、更富裕、更美好。 (转载《宁波新闻周刊》2006年8月9日头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