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宋高宗明州避难(下)

发布日期:2010-01-24访问次数: 字号:[ ]

 

宋金蓄势待战

    1130年1月27日,就在宋高宗逃到定海 (今镇海)时,完颜兀术正好占领临安。完颜兀术以为宋高宗还在明州城里,于是,他坐镇临安,命令手下两员勇将——— 万夫长斜卯阿里和万夫长乌延蒲卢浑率精兵4000人火速赶赴明州追击宋高宗。

    金军来到越州与明州交界的余姚县。余姚知县李颖士和把隘官陈彦率领几千乡兵,在县城以东多插旗帜,布置疑兵。金军的前哨部队轮流进行试探,都被击退。金军屯兵一天之后,发现宋军已经撤退,方才进入余姚县城。斜卯阿里留下小部分兵马驻守余姚,自己则率兵杀奔明州。他探听到明州有重兵把守,就在城西广德湖南岸扎寨。

    新任浙东方面军司令张俊是陕西凤翔人,出身绿林, 《宋史》中说他“从小好骑射,负才气”。他武艺高强,一直统领张家军保护着宋高宗转战江、淮、浙地区;在苗、刘兵变后,他又积极配合吕颐浩、张浚、韩世忠等勤王,平定叛乱,成为宋高宗信得过的人。此刻张俊奉宋高宗之命,驻守在越州阻击金军。其实张俊心里并不乐意,因为他知道对手完颜兀术是一员能征善战的骁将,多次打败过宋军,让他孤军留下阻击金国的王牌部队,似乎也有点胆颤。

    张俊听到临安陷落后,就立即率张家军从越州向明州撤退,2月1日进入明州。他原指望能赶上皇家船队,随皇上一起逃难,一问才知道宋高宗已离开明州出海,明州已无海船供他使用。张俊正想派人向宋高宗申请海船,这时州官递给他一份宋高宗走时留下的手诏,上面写道: “惟卿忠勇,事朕累年,朕非卿则倡义谁先,卿非朕则前功俱废。卿宜戮力,共捍贼兵,一战成功,当封王爵。”此刻,张俊面对这份许愿似的诏书,一点也激动不起来,他明白皇上的意思是要他在明州城拖住南下的金军,掩护皇上在海上能逃得更远一点。他再次感到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被迫迎战。

    张俊在金军到来之前,在明州作了3项战斗部署:

    一、侦察敌情。他派了一个叫任存的军士潜入金军营地侦察,很快获得了金军情报,掌握了金军虚实。军情报,掌握了金军虚实。

    二、争取民众支持。张俊听取鄞县侠士刘相如的建议,由刘相如撰榜文申明抗金大义,招募明州民众组成乡兵参战,得到踊跃响应。

    三、构筑战阵。在城西高桥一带金军入侵的必经之地构筑土垒,装上威力强大的兵器万牛弩。同时,实行坚壁清野,将环城30里的草木、房舍全都烧毁,使金军难以驻足和藏身。

    明州自五代以来,已有200多年没有发生重大战事了。这200多年是明州社会、经济、文化等全面发展和繁荣的良机,是明州人民休养生息的快乐日子。到北宋末年,明州已发展为至少有三四十万人口、颇具规模的江南著名港口城市。现在,由于宋高宗的到来,金军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明州,就在这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刻,一场大战即将在明州爆发。

    这场战争,宋军的任务是为了在明州阻击金军,掩护宋高宗逃得更远、更安全。所以这是一场阻击战。宋、金双方的将领和兵力为:

    南宋方面总指挥是浙东防守司令张俊,下有两员大将杨沂中、田师中 (官衔均为统制);作战总兵力:中央军步、骑兵12000人,地方兵数千人。

    金国方面总指挥是完颜兀术,前锋是万夫长斜卯阿里、万夫长乌延蒲卢浑;作战总兵力:开始是4000骑兵,以后又增援数千骑兵。

 

古宁波城区地图

                   城西四番激战

1130年2月9日至25日的17天里,宋、金双方在明州城西共展开了4次战斗:

第一战在高桥。 “高桥”名副其实,确实是一座高高拱起的石桥,它始建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年),距明州城西门约20里。2月9日,是建炎三年的农历十二月三十,而明州城里一点过年的气氛也没有。由于连日下雨,金兵大队人马踏着泥泞从广德湖出发向明州进攻。行至高桥时,望京门城楼上的张大队人马踏着泥泞从广德湖出发向明州进攻。行至高桥时,望京门城楼上的张俊和知州刘洪道已远远望见。张俊命令统制刘宝率2000人出战。可是刘宝的人马与金军稍一接触,立即溃退,在自相践踏之中,正将党用和副将丘横死于乱军之中,宋军纷纷逃窜回城。

张俊在城上看到刚开战部下就这副狼狈样,非常恼火,于是,他一面命令统制杨沂中、田师中与统领赵密率水陆精锐部队投入战斗,命令知州刘洪道率乡兵助阵,叫刘宝重整部队再进;一面叫士兵到高桥附近老百姓家中搜集当地盛产的草席,将几千条草席一层一层铺在各要道上。

中军统制张宗颜率部先突破金军;杨沂中带领3000人,由望京门的水门驾船出城,然后登南岸陆战;刘洪道也领州兵射击金军侧翼。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宋、金双方都好像要在建炎三年的最后一天取得纪念性的战果。

宋军越战越勇,武经大夫夏荣身中18枪,血染战袍,仍拼杀不止。金军在3支宋军的夹攻之下,终于不支,夺路溃退。哪知铺在各要道上的草席被雨一淋,滑溜如冰,金军的骑兵一踏上去,便人仰马翻。这时,主管殿前司公事李质也率水军赶来增援。宋军这次是打了一场水陆配合战,杀伤金兵达千余人,取得了第一仗胜利。强悍的金兵连忙败退回广德湖营寨。高桥之战,让鄞西一座原本默默无闻的高桥名闻天下,并成为明州惟一一座被载入史册的石桥。

第二战在西门城下。11日 (正月初二),金军又向明州城进犯。当天刮着猛烈的西风,张俊和刘洪道依旧坐镇望京门城楼。张俊告诫部下,金军来势凶猛,不可轻敌,可待金兵疲惫后再用兵。

金军到距离护城河不远处架好炮具,准备攻城。西门一带地势在雨后特别低洼泥泞,给金军的行动带来很大不便。正在金军纷纷扰扰的时候,杨沂中乘机带兵出战,而刘洪道也再次派遣乡兵从水门驾船而出,登岸作战。疲惫的金军到已成强弩之末,很快败退。很多金兵陷在泥泞的田间,只能丢弃重甲逃命。宋军本可乘胜追击,大量歼敌,但张俊因有自己的打算,下令收兵。金军逃回大寨后,连夜退到余姚。宋军又一次大获全胜,张俊十分高兴,马上派人向宋高宗送战报。2月13日,张俊得报金军又 要 来犯 , 就 以“战守备”为名,竟下令将城西的民房全部烧毁。 《宝庆四明志》中说他 “其意亦欲赴行在也”, “行在”系指皇帝所在的地方,就是说张俊表面看起来是在搞焦土抗金,其实是在为自己追随宋高宗逃跑做准备,苦了城西的老百姓无家可归。

第三战在高桥。2月17日,斜卯阿里和乌延蒲卢浑一面请求完颜兀术迅速从临安增兵,一面又来进犯。张俊集中兵力于高桥,与金军战了几个回合后,突然接到探报,说金军正在余姚打造攻城器械,临安已经增派大批援军来明州。张俊不禁感到胆寒,马上下令返回城内。他不敢再在明州停留,对刘洪道说圣上有旨,命我前往台州护从。第二天一早,他就率所属部队撤离明州,往台州奔去。城中居民见张俊带大军逃走,知道就要大难临头了,也纷纷跟着出逃。

刘洪道明知张俊在假传圣旨,却不揭穿,因为他也要如法炮制。他下令州兵收拾库藏,准备逃跑,可在城里却遇到一个书生率领几十个市民拦住他的马,要求他留下来,带领大家共同御敌。刘洪道见状很尴尬地说: “我有克敌之计,你们自可无忧。”23日夜,刘洪道害怕再有人看见挽留,就更换衣装,同张思正一起带领守城部队从城东灵桥门出城,向天童山方向逃跑。他们担心被人发现追赶和挽留,竟狠心地将灵桥(东津浮桥)上的木板全部拆除。

知州逃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城里,大家更加惊慌失措起来,扶老携幼地向城外逃难,在过奉化江时溺死者达数千人。

第四战在西门城下。2月23日,完颜兀术增派的数千名金兵与斜卯阿里的部队一起进攻明州城。金军强迫抓来的老弱妇女搬运土木瓦砾,填塞护城河。第二天,金军在望京门下设置炮架,向城上抛射炮石,击碎了望京门城楼。

 1130年2月25日,是宁波历史上一个黑暗的日子。这一天,一二天,金军在望京门下设置炮架,向城上抛射炮石,击碎了望京门城楼。

 1130年2月25日,是宁波历史上一个黑暗的日子。这一天,一个完全有条件、有实力抗击金军的明州城,在坚守17天之后,终因贪生怕死的张俊、刘洪道等人弃守而陷落。城里抵抗的军民逃出城东南,有的抱着木头浮江而走,有的淹死在江里。

 金军入城后,才知道宋高宗已经下海逃跑。他们留小部分人驻守明州,便往定海追赶。到了定海,金军用抢到的海船驶往昌国。登上昌国,又没见宋高宗的踪影。他们顾不上在昌国岛上烧杀掳掠,就急于重新入海。这时,正值风雨大作,这些只会骑马的金军将士半数晕船,根本不能应战,又突然遭遇一支由张公裕指挥的宋朝舰队阻击,只得拨转船头,逃回了明州。

下图是西门外高桥:

 

明州惨遭屠城

    斜卯阿里和乌延蒲卢浑见抓获宋高宗无望,就向在临安坐镇指挥的完颜兀术报告,说 “搜山检海已毕”,准备撤军。完颜兀术下了一道丧心病狂的命令:如扬州例。 “如扬州例”就是按照扬州的样子屠城——— 一年前,金军袭击扬州后,在城内外烧杀了半个月,城内多数建筑物被焚毁,几乎化为废墟,全城20余万人,逃得性命的只有数千人。

    于是,金军按照完颜兀术的命令,在撤离明州前干了3件坏事:

    一是焚城屠城。1130年3月13日,金军对明州全城纵火。城内顿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大部分民居和寺庙佛塔被毁, “惟东南角数佛寺与僻巷居民偶有存者” (《宝庆四明志》)。居民们争相逃命,有的从城墙上跳下,有的浮水渡江,生死参半。

    金军为对明州军民实行血腥报复,不但在州城里烧杀抢掠,还派兵到乡村四出烧杀。据 《宝庆四明志》记载:“由是遍州之境,深山穷谷,平时人迹处,皆为虏人搜剔杀掠,不可胜数。”

    二是扶持伪地方政府。原南宋政府官员修职郎蒋安义、进武校尉张大任分别被金人任命为明州知州和同知,并授两浙转运司大印。进士出身的蒋安义曾因贪赃而被贬职。金军占据明州城,他主动投靠金军,将明州的防守情况及留在城中的官员姓名等情况全都告诉了敌人。

    三是大肆抢劫。金军在明州抢掠妇女、财宝后,装满舟船沿杭甬运河北上。为了能装载更多的东西,他们甚至将10多名无法行走的伤病员抛弃在城里而不顾。

    

金兵与宋兵明州大战

民众奋勇抗金

   

金军在明州的野蛮暴行,激起了明州及所属各县人民的强烈反抗。他们有的同官军一起参战,有的自发组织起来保卫家乡,虽然力量有限,武器落后,却比官军更加英勇顽强地抗击侵略军。

   

明州被金军攻占后,在明州下辖的慈溪县任知县的林叔豹 (浙江永嘉人),预料战火将危及慈溪,便亲自写榜招募抗金义士,很快组织起一支千余人的队伍,并昼夜训练,严明纪律,对队伍中有人听到金兵将至而惊慌逃跑的,抓获后一律斩首,因此这支队伍军容严整、斗志旺盛。林叔豹看到朝廷官员和州官逃的逃,躲的躲,明州的抗金斗争处于各自为阵的状态,就主动派人联络明州各地抗金义军,打算联合起来 “克期会战”,将金军赶出明州。可惜克期会战还没开始,计划就被内奸告密,行动未能实现。但金军得知慈溪已做好充分的抗击准奋,最终不敢侵犯。

   

金军撤出明州后,伪州官蒋安义仍为虎作伥,派人招降林叔豹,并许以高官厚禄,被林叔豹严正拒绝。林叔豹对这些丧失民族气节的败类非常痛恨,一日深夜,他悄悄地带领乡兵潜入明州的伪州衙里,诛杀了蒋安义等伪官吏10余人,夺回官印。林叔豹又发现有10多个金军伤病员留在开元寺内休养,也将他们全都杀死。林叔豹的奇袭明州行动,使其他伪职官员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宋高宗定都临安后,召林叔豹为监察御史。

   

奉化人董之邵、李佾、任戬组织了有数百名乡勇参加的抗金武装义社,分兵夺回官印。林叔豹又发现有10多个金军伤病员留在开元寺内休养,也将他们全都杀死。林叔豹的奇袭明州行动,使其他伪职官员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宋高宗定都临安后,召林叔豹为监察御史。

   

奉化人董之邵、李佾、任戬组织了有数百名乡勇参加的抗金武装义社,分兵把守通往奉化的要道口。当金兵来犯时,乡勇出其不意,给以沉重打击。此外,在明州的其他地方,人民也纷纷组织抗金队伍,同入侵的金兵展开殊死搏斗。对此,金军感叹道 “南方散民未见如此之鏖战者”。

   

1130年4月中旬,宋高宗得知金军已撤离明州,便带领流亡政府从温州北上,经明州回到临时都城越州,结束了4个月的流亡生活。当船经过定海(今镇海)时,宋高宗看到整座县城已被金军 “焚烧殆尽,死尸相枕藉”,不禁感慨地说: “朕为民父母,不能保民,使至如此!”船到明州,宋高宗看到两个月前那座美丽而繁华的明州城已不复存在,到处是残垣断壁,一派萧条而凄凉的景象。不知是他感到这座城市因他被毁而心生愧疚,还是急于去越州建都,宋高宗没有进明州城,在船上度过一夜后,匆匆向越州驶去。

   

作为惟一到过宁波的皇帝,宋高宗到明州避难,给明州城带来了创伤,给明州人民带来了苦难。当南宋朝廷在临安站稳脚跟后,歌颂的是 “明州保卫战”,将其列为南宋江南十八战之首;传说的是 “泥马渡康王”和 “村姑救康王”的故事,而湮没了明州人民为了掩护皇帝和南宋朝廷所承受的巨大牺牲。应当说,明州是宋高宗避难的转折点,明州军民对金军的阻击战,对南宋王朝建立初期的政权巩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摘自宁波晚报2007年1月3日)    

 

古明州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9295190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