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方志编修
浅谈志稿的磨砺

发布日期:2010-01-07访问次数: 字号:[ ]

                                                                                           主编   刘莉莉

 

 曾经读到一段语丝:好事多磨。比如面粉是磨的,豆腐是磨的,咖啡是磨的,墨汁是磨的。磨是品味,磨是享受,磨是审美。后来,面粉、豆腐、咖啡、墨汁都变得速成,不再磨了,自然就失去了品味、享受和审美。不由联想到志书编修中的磨稿,何曾不是如此,良志贵磨。修志中的“磨”字涵义深刻,份量颇重。可以理解为磨砻淬励,意为反复琢磨、反复研讨。出自宋·李纲《与潘子贱龙图书》:“思得卓识博闻之士相与讲习,磨砻淬励,证其是黜其非,增益其所未至。”志稿的磨稿虽说只是诸多编撰工序中的一个环节,但其作用和意义不可漠视。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事倍功半还是事半功倍的磨稿,直接影响志稿总纂的成败。

 

一、磨稿的作用和意义。磨稿这道工序一般处于资料汇编之后、初稿形成之中、总纂之前。方志编纂的整个过程中,磨稿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步骤,是志稿从草成粗糙过渡到完善规范的过程,是形成初稿进入总纂的基础阶段。资料汇编初集成,就像一个大筐,捡到筐里都是菜,未经筛选、良莠混杂,与初稿的要求相差甚远。虽然说总纂的过程也包含了修改的工作内容,但作为总纂的基本元素,初稿必须是成形成熟的志稿,才能确保总纂的效率和质量,这就需要按照志稿的质量标准对资料汇编稿进行磨砺,直至成为一筐颗颗都能用得上的净菜。有道是文不厌改,不改不工,大匠不示人以璞。特别是参与城区志的编修人员,大都是新手上路,既无首轮修志的得失之鉴,又无二轮修志的实践经验,而是摸着石子过河,边学边做、边做边改,资料汇编中的问题迭出,形成初稿的过程更显得艰难,更需要好事多磨。磨稿有别于总纂中精雕琢、深加工的修改,磨稿的特点是粗线条,大刀阔斧,不求于微于细,重在对纲目修正、资料筛选、体例规范、结构调整等方面的粗加工,重在将资料汇编转化为方志初稿。如同石雕过程中的打坯工序,即先整形,再由表及里地向深层次里切剥、凿削,逐渐凸显作品的基本形态。所以说,磨稿是总纂的前奏,是基础工程。其功夫下得深浅如何、成果显微与否,直接关系到总纂的成效。

 

二、磨稿中常见的问题剖析。以《江东区志》编修工作为例,浅谈磨稿中常见的问题。江东区志历经各承编单位的资料搜集、文稿撰写和责任编辑的整理汇编,化了两年半时间,至2009年6月,编印出了一套《江东区志资料汇编》,110万左右的字数(不包括总述、大事记和图照)。接着,耗时大半年磨稿,以期2009年底形成初稿。在磨稿中不断发现问题、归纳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主要问题有:1、文不姓“志”,体例不正。表现在材料、数据堆砌,体例不伦不类,前后文体不统一。部门工作总结汇报式、教科说明式、流水记账式、数据材料罗列式、夹叙夹议式、文学作品式等等五花八门齐上阵。如“计划生育”节,机械地用年复一年的材料堆成文稿,初看似乎涵盖了历年的主要工作情况,但细一看,则看不出计生工作的历史脉络和整体发展情况,更看不出江东计生工作的特色,使人陷入千篇一律的枯燥的行文之中;又如“民族宗教”工作一节,第一自然段“我区充分认识做好城市民族工作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把对民族工作的重要阐述放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明确要求和任务,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推进我区的民族工作。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民族知识宣传墙,民族文化长廊等形式,宣传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民族知识,使广大干部群众都充分认识到,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通过充分发挥少数民族联谊小组成员、少数民族热心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经常性开展学习与交流活动,了解我区民族工作的新情况、新问题,将城市化背景中的少数民族特色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内容加以充实,与时俱进地推动我区民族工作管理规范化、制度化,促进民族政策取得新成效。”典型的工作汇报材料,不符合志稿体例。问题的原因一是由于资料的主要来源是部门的档案,对其工作总结之类的资料采用“拿来主义”;二是编者对志书体例要求不熟悉。2、文不对题,照搬照抄。表现在对现成的历史资料不筛选、不加工,不管越境与否、不管有用无用,全盘照收。如“自然地理”这一编,江东区地域太小,仅鄞州的3%,宁波的0.4%,海拔仅2米,如照套照抄鄞县或宁波的地质史,鄞县为“浙江大陆一部分”,江东区域则未必是,而“江东盆地”更是不可能存在,所以文稿中所举地质大部分与江东区无关。气候都是抄市志的,没有凸显江东的气候特色。又如“民俗、方言”章节,以前的江东区对于宁波市和鄞县来说,依附性较强,基本上没有独立独特的民俗和方言,所以列入资料汇编的内容都是宁波或鄞州的东西,照搬过来为记述江东的民俗和方言所用,意义不大。再如“农村城市化”一章的无题小序(概述),“江东区地处城市、农村交界处,外来民工多,当地农民又缺乏文明卫生意识,脏、乱、差的一直是个大难题,与城市化很不协调。1997年对2个乡29个村进行村容村貌整治,标准是10个字:“路平、灯明、河清、地净、树绿”。全区有近6000只露天粪缸,其中福明有5000余只,大大小小的垃圾堆无数,就以消灭露天粪缸和清除垃圾为重点,从1997年开始,共消灭5500只露天粪缸,其中福明乡有4760只,东郊乡740只。新建公共厕所福明乡78座,东郊乡8座,东郊乡已有4个村垃圾袋装化,建造三格式化粪池20只,建造垃圾箱68只,建造水泥路14条,疏通清理河道5000米,砌河岸900米,种树种花木4000多平方米,共清除垃圾8100多吨。29个村共投入414万元,其中东郊乡188万元,福明乡226万元。消灭1只粪缸,村里补贴40元,建造公厕按每只1.5万元计算,乡政府贴1000元(1998年)。1998年已有11个村达到“10字标准”,1999年全部达标。至2005年面貌已焕然一新,为实现农村城市化打下良好基础。”这段文字不对标题,仅仅写了农村环境卫生改造工作,不足以概括“农村城市化”的内容。问题的原因在于编者不善于对资料进行准确的判断、精确的舍取和再创作的加工。3、文不周全,要素残缺。这个问题在各编章节中普遍存在,具体表现为断线裂层、缺苗少垄、支离破碎,不符合志稿存史的要求。如记述境内的河道,基本要素应该包括该河道的名称、位置、起讫、境内长度、宽度、功能、水质、历年来的改造情况等。但在资料汇编里对河道的记述是东一棒西一榔、或缺胳膊少腿或节外生枝。如对“中塘河”一段的记述,“中塘河 位于新河至世纪大道,全长3100米,均宽27米。据历史记载:受东钱湖莫枝堰下注之水,北迤经沙家垫、五港、鹅颈汇、中埠漕、泗港、潘火桥至横石桥与前塘河会合,通至江东新河头,长8.95公里,平均宽24.2米,平均水深1.54米。下应河、花园河、小塘河为其支流。1932年,私人捐资整砌延芳桥河段两岸2.6公里。1977年、1978年,邱隘区组织浚修莫枝至横石桥河道,长8.95公里,挖土12万立方米,整砌河岸,用石方2.69万立方米,国家投资8.95万元。1997年12月至1998年9月2日对东至中兴路,南邻新河路,全长648米,水域面积1.7万平方米,进行河道净化。共清淤1.7万余立方米,清浮泥3547立方米;河岸美化,新建河坎45.5米,河道围堰150米,安装大理石栏杆1441米,并建起宽10至20米的沿河绿地约1.5万平方米。总投资289万元。2005年9月20日至年底,对西起中兴路,东至百宁街。河道全长1430米,河宽30米。建生态型河岸护堤为370米,沿线改建河坎2210米,河道疏浚及开挖为25030立方米(方量包含河道福明路至百宁街段南侧局部拓宽段开挖方量);河道围堰200米;新建岸上沿河绿地18024平方米,水面种植水生植物7580平方米(品种包括荷花、千屈菜、菖蒲、睡莲等15种),新建小区截污管道185米等内容。总投资为1481.57万元。”如果能够抓住基本要素来写,该段文稿的条理会更清晰、文字会更简约。又如,“经济结构”一节,文中只记述了产业结构。“区域生产总值、增加值系列概念从1997年起应用,数据可以追朔到1990年,一般都用现价。从1991年到2004年江东区属单位三个产业发展情况如下:生产总值增长15.03倍,年均增长21.9%。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长 0.56倍, 年均增长3.3%。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13.53倍,年均增长21.1%。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19.33倍,年均增长23.9%。各年份具体数据见下表。”这段文字仅记述了一、二、三产增加值和年均增长百分比,来说明江东区的经济结构特色,显得要素不全,文不对题。因为经济结构至少包括产业结构、技术结构、规模结构以及经济成分等。问题原因主要是搜集资料不到位,对反映事物发展脉络的要素资料、历史资料积累和掌握不足。确实,就江东区而言,各部门以前的档案工作比较薄弱,存档入馆的资料缺失,致使今日修志工作资料搜集困难。4、文不达意,繁芜杂多。主要表现在文稿的谋局布篇不科学、不合理、不准确,遣词造句上的辞不达意、以辞害意,写不清楚,看不明白。如关于记述职业技能培训一节的开篇段:“解放前,宁波手工业比较发达,近代工业较少。招收学徒培训熟练工人是企业和手工作坊补充技术型劳动力,满足生产需要的主要方式。学徒又是廉价劳动力,为降低生产成本,不少企业生产工人中经常保持比例较高的学徒工。部分从事手工业的行业业主不留用或少留用出师学徒,而是以重新招收新的学徒来补充,客观上对社会培训技术劳动者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旧社会学徒以文盲半文盲居多,他们的生产技能全靠师傅传授、指导和在生产劳动中逐渐积累经验,谋生的需要促使广大学徒刻苦努力的学习。拜师学艺,以师带徒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有行业操作技术的劳动者,造就了成千上万的能工巧匠。”本段意在记述职业培训的前身-学徒工,但划线的句子或重复累赘,或用词不当夸大其实,或表意不明。招收学徒,作为特定年代特定的劳动技能培训的手段方式,已成为历史的东西,其人员来源、特点、去向等应交代清楚,让后人看明白。又如卫生部分关于“预防接种”一节用一目记述全区接种工作医务力量配备情况:“1984年我区总人口98739人,有三个街道二个乡,41个居民组,26个行政村,拥有专职公卫医生2人,兼职3人,地段医生64人,其中高级2人,中级45人,初级17人。至2005年底,全区总人口数355986人,其中暂住证户口108828人,出生3635人,出生率为10.21‰。共有45名城镇防保医生,其中主管级7人,初级30人,未定级8人。除福明和东郊按周接种外全部开设按日接种门诊,其中按日接种服务覆盖人口数339789人,按周接种服务覆盖人口数16197人。目前全区共有七个街道六个接种门诊。2007年,明楼、百丈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门诊先后成为全市第一、二家五星级接种门诊。”记述显得杂乱无章,其中街道乡下面的居民组、行政村,地段医生及医生们的职称,暂住人口、出生率,防保医生的级别情况等都属蔓生的枝节。划线的部分语序颠倒,言不简意不赅。问题的原因主要是编者还未掌握志稿“横排竖写”的原则和技巧,没能按照“竖写”的要求,坚持记述的单一性和完整性。总之,在磨稿中发现的问题很多,诸如不按时序、先后颠倒的记事顺序,多事一记、旁逸斜出、横生枝节的记述,有现状没由来、有始无末的不完整记述,有运用长句、顾此失彼的记述,有不加概括梳理、繁琐细碎的记述,有套话、空话、虚话、废话连篇的记述等等,都有待于在磨稿的过程中逐一加以解决。

 

三、磨稿的组织工作及方法探索。在完成资料汇编至初稿的磨稿后,进一步完善至送审稿,还需要二次磨稿,完成评审稿至付印稿还需要三次、四次磨稿。可以说磨稿的工序贯穿了整个志稿撰写过程。本文主要探讨的是总纂前的磨稿,因为不同阶段的磨稿其目标和要求有所侧重。第一次磨稿的目标主要是磨成初稿的正果。要求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删繁就简、淘沙留金,查漏补缺、矫枉求正。

(一)磨稿的组织工作。磨稿是总纂基础工作,总纂的要求是磨稿的指导思想。因此,磨稿要始终贯彻总纂思想,尽早纳入总纂要求的轨道。要组织三支力量参与磨稿。首先是磨稿的主体、主力军责任编辑的自磨。应组织编辑们经常学习并掌握方志的业务知识及有关行文细则的文件规定,掌握衡量志稿质量的标尺。要求编辑们自觉在自己的责任田里,犁直垄、补上苗、除清草,把好志稿的完整性、真实性、规范性之关;其次是主编及早介入,参与共磨。主编是总纂的总操刀手,需要对初稿做深加工、精加工及合成加工,需要吃透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