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张岱笔下的宁波

发布日期:2010-12-21访问次数: 字号:[ ]

戴勤锋


    张岱的一生可说是明朝士大夫阶层由盛到衰的生活写照。他前半生过着风流浪漫的生活,清兵南下后,他深感国破家亡的沉痛和悲愤,“披发入山”,表示了对清统治者的不满与抗议。尽管布衣素食,尝尽世态炎凉,也绝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同时,张岱又是一个文学家和史学家,他的散文在同时代文人中是出类拔萃的,无论是《琅文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还是《夜航船》等,一些文章至今读来仍觉意味深长。
    在张岱的作品中,《陶庵梦忆》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本书,全书共八卷,一百二十三则,不仅题材多样,而且文字洗练。粗略地算了一下,全书共有四篇文章写到过宁波,分别是 《日月湖》、《天童寺僧》、《定海水操》和《阿育王寺舍利》,天童和阿育王寺篇让我们知晓了古代寺院法度的森严,也为今人研究宁波的佛教文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重要资料。《定海水操》则是描写驻扎在招宝山的水军在夜里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演习。镇海旧称定海,而招宝山历来是海防要塞,素有“浙东门户”之称。当时张岱站在招宝山上往下看,只见灯火通明,战船如织,整个海面就像一锅煮沸的汤水。文章最后张岱写道,“火炮轰裂,如风雨晦冥中电光翕焱,使人不敢正视;又如雷斧断崖石,下坠不测之渊,观者褫魄。”短短两句话,就生动地描写了水军惊心动魄的演习场面,看后犹如身临其境。张岱游镇海招宝山的时候正值中年,而此时崇祯后期的大明王朝已在历史风雨中摇摇欲坠,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张岱没有能力持剑杀敌,只能用手中的一支笔来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因此,他的文章背后往往充满了对国破家亡的愤慨与无奈,这也是他驾驭文字能力的高明之处。《定海水操》看似在写水军紧张激烈的演习,实则是在感叹雄关再险、官兵再勇,也阻挡不住大明王朝日益衰败的命运了。
    “宁波府城内,近南门,有日月湖。日湖圆,略小,故日之;月湖长,方广,故月之。二湖连络如环,中亘一堤,小桥纽之。”这是张岱在《日月湖》中写的第一小段,寥寥数语就为我们介绍了日月两湖名字的由来以及湖的形状,特别是最后一句,读之,脑海里立即就浮现出一幅小桥流水的江南胜景。接着张岱写到了月湖上的贺秘监祠,作为一个史学家,张岱认为贺知章八十才告老还乡,不算是急流勇退,还通过一个故事来说明贺知章只不过是一个追求富贵利禄的人,将他列入 《隐逸传》实在是不伦不类。其实张岱并不是有意诋毁贺知章,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当时的张岱早已结束了奢侈的生活,加上异族入侵,自己又不甘心当亡国奴,所以他遁入山林,心如死灰。他写贺知章这段,其实是在向世人控诉为什么追名逐利之人可以享受立祠供奉,而那些为民族大义退隐山林之人,反而不被理解。
    最后一段张岱着重写了月湖,“月湖一泓汪洋,明瑟可爱,直抵南城。城下密密植桃柳,四围湖岸,亦间植名花果木以萦带之。湖中栉比者皆士夫园亭,台榭倾圮,而松石苍老。石上凌霄藤有斗大者,率百年以上物也……”张岱的文字如同一帧照片为我们再现了三百年前月湖的美景。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波光粼粼的月湖边,种着各种名花果木。可见从古至今,月湖一直是宁波城中一道最美的风景。但接下来张岱笔锋一转,竟然写起了坍塌的楼台和老松、石头、古藤及破败的屠隆故居等,一副萧条的景象。其实仔细一想就感觉不奇怪了,张岱那天来宁波的时候是清明节,(“清明日,二湖游船甚盛,但桥小船不能大。”)他到月湖的目的不是来游玩的,眼前的美景也不过是浮云罢了。真正的原因是,宁波对张岱等这些明朝遗民来说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宁波旧称明州,日月两字合起来又是“明”字,暗合故朝国号,因此他游月湖其实是凭吊覆亡的大明王朝。此篇散文不仅是张岱宁波之行的重要之作,还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描写古代宁波风景的佳作。
    正如张岱在序中所言,《陶庵梦忆》是“余今大梦将寤,犹事雕虫,又是一番梦呓。”而他笔下的宁波,对我而言,是他“大梦”将醒前一番最为精彩的“梦呓”。(转自鄞州日报2010年12月20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