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全祖望的痴情

发布日期:2010-02-21访问次数: 字号:[ ]

戴松岳 

“全祖望是绝顶聪明的人。”这句话是胡适说的。

全祖望的聪明在他幼年时就显露了。相传他六七岁时随父亲去洞桥沙港口祖居走访,族中长辈想试试他的才华,就挡住去路要小祖望当场作诗。沙港全氏多以烧窑为业,有“十八太公”之称。祖望接题后脱口成诗。“一缕表烟上碧霄,月里嫦娥熏焦。天将差使来相问,十八太公烧瓦窑。”长辈们听了这首诗不觉呵呵大笑,当即让路放行。

全祖望精通理学、史学和文字,各笠造诣都很深厚,道德、文章冠于一时。同时代的大学者,官至总督的阮元对他的才华学问非常佩服,曾说:“经学、史才、文辞,有一种专长就足以传诸后世了。而鄞县谢山先生得而兼之,是很了不起的”。全祖望一生著作等身。《困学纪闻》三笺、《七校水经注》是他的考证力的作,《鲒奇亭集》是他的诗文总集。他以哲学家的智慧、史学家的深邃和文学家的才情熔铸成别具特色的风格,成为班(固)马(司马迁)以后第一人,跻身于清代的学术大家之列。但最让人感动的还不是他的卓越才华和丰硕成果,而是他视事业如生命、慕英雄似日月、颂节义于齐喑、发幽光于黑夜的痴情;是他为达到目的而百折不挠、披肝沥胆的痴心。

全祖望的痴情在于他对故园史事的关注和对易代之际抗清志士或隐逸之才的倾慕。全祖望生活于康乾盛世,此时离明清易代已近百年,但百年前的那一场叱咤风云、惊泣鬼神的抗清斗争及其悲壮惨烈的结局,无时不在煎熬、挤压着他的心。他的治史,不仅仅是一种学术,而且是发于情,怵于时而动于心,感于时而形诸文的寻觅。那种自觉、那种凄然,那种千悲百慨一次次地感撼着读者的心。一篇《梅花岭记》将抗清名臣史可法的精神和情操描绘得惟妙惟肖,神情毕现。读《冯京第小传》,骨销形立的抗清志士宛在眼前,其神如晴天白云,其声如黄钟大吕。全祖望的痴情在这些人物传记中等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他自己说“世更百年,宛如白发老泪之淋漓吾目前也。”方成之后,往往边流泪边诵读,一文读完长哭不已。所以他写的传记特别生动,特别感人,实现了以至情抒至性的宗旨。而即将湮灭的抗清志士的事迹,就这样被他遍搜遗集、冥钩博罗而一一发现。

全祖望的痴情还在于他对抗清志士的遗著收集整理。他说:“故国乔木,日以陵夷。而遗文与之俱剥落,征文征献,将于何所?此予之所以累唏长叹而不能自己也!”正因为如此,当他在杭州赵谷林处看到《唯扬杂记》时,不禁悲喜交加,以致泪如雨下。

为了寻找抗清志士的遗文旧著,全祖望奔波于甬江两岸,遍求于宁波大族及抗清人士后代。有的义士后代或惧文字之祸,或另有隐衷,不肯拿出先祖的遗著。于是以搜罗地方文献为使命,以为抗清人士立传为目标的全祖望低下他从不屈从的头颅,长跪于堂下,边哭边说,坚求遗文。

全祖望是心气很高的人。在绍兴蕺山书院时,仅仅因为在附祀黄宗羲老师刘宗周的死难弟子名单上与巡抚意见不一,就拂袖辞去山长之职,回到鄞县。其后虽有学生赴甬求学,绍兴太守社甲坚劝,终不为所动,坚守已愿。如今却为了一本或一篇无人知晓的文章而跪求,这一跪,直跪到那些后人羞愧难言,感叹万千地将遗文拿出。

就这样,为了探索甬上抗清史迹,全祖望不仅长跪以请,而且不顾寒冬酷暑,四处搜罗点滴史料。有一天他正在家中为无米做饭发愁时,忽闻有人拿来先人管道复的诗集,但索介4两银子。这本诗集是全祖望寻找多年未得的孤本。好书寓目无钱能买,其中滋味苦不堪言。这时又有人进来捎来杭州朋友的4两赠银,喜出望外的全祖望来不及致谢就将4两银子换来一本旧书,连饭也不想吃了。

人无癖不可交,以其无性情也;人不痴难成器,以其不尽心矣!正是这种看似怪癖的痴情,使全祖望从8岁起醉心于历史,并倾平生之力搜罗家乡的耆旧文献,以整理地方文献和研究地方人物而名传南北,光耀古今,成为清代卓越的史学大家。他以其充满激情的血泪文字传颂了一大批在天崩地解的时代中行奇识卓的人物,他也因这一批名垂青史的人物而随之不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