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蒋洲的豪情

发布日期:2010-02-21访问次数: 字号:[ ]

□     戴松岳

  一个没有英雄的城市是遗憾的城市,而有了英雄但不知纪念的城市却是一个可悲的城市。那么,宁波的英雄是谁?我们还记得他吗?16世纪的蒋洲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而我们几乎忘记他了。

  16世纪的中国有着发展外贸的迫切要求,可明太祖朱元璋“片板不许入海”的六字禁咒却堵住了中国外贸的道路。尽管郑和率领的庞大船队可航行海上,大扬君威,却不许沿海居民与外商贸易。但这些禁令无法阻止生产发展的必然要求。到了明嘉靖年间,东南沿海的走私贸易已十分兴盛,这些走私商人特点是盗商合一,商民混同。宁波是明代走私活动最为猖獗的地区之一。当时有人这样说:“浙人通番,皆自宁波、定海出洋。”御史屠中律曾说:“夫海贼称乱,起于负海奸民通海互市,夷人十一,流人十二,宁绍十五,漳泉福十九。虽既称倭夷,其实多编户之齐民也”由此可知,被渲染的倭寇其成员并非倭人,而在于编户齐民的中国商民。其中最重要的首领是安徽徽州人王直,号称老船主、五峰船主、徽王,是一个能号令三十六岛日本倭寇的海上霸主,真正的“倭王”。

  面对这位霸主,同是徽州人的浙江总督胡宗宪和总督江南军事的宁波人赵文华商议决倭寇的良计。既然倭寇因商贸而起,那么顺应形势派人对倭王王直晓以利害以期改邪归正,珥兵通商,岂不两便?应该说,尽管赵文华大节有亏,但由于他生在宁波,明了当时的形势,他和胡宗宪作出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但又有谁能承担这一历史的命令?

  明宁波卫指挥万表向胡宗宪推荐了鄞县秀才蒋洲,说:“里有蒋洲者,纵横士也”。意为蒋洲是像战国时苏秦、张仪那样的说客,能说动王直归来。蒋洲平时“好游侠、爱客,高睨大谈,终日不倦”,确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何况他素怀大志,立功海疆,重开丝绸之路。他也想以书生本色平定万里海疆,立功东海,保一方平安。如此投缘,蒋洲就成了胡宗宪的幕僚。

  幕僚蒋洲果然了得,他向胡宗宪献上一计,说到了胡宗宪的心坎里,边称“此名计也”。边按计旅行。蒋洲以“假市舶提举服色,充正使”,随行的还有陈可愿,为副使,以及王直故友多人,出海招抚王直。与此同时,胡宗宪派人把关在金华监狱的王直母亲、妻子接到杭州,好生款待。几天后,要王直母亲写信劝王直归降,信中写道:进行愿意宽宥你的前罪,愿意放宽海禁,允许日本互市,今派遣蒋洲等人带信前来说明。

  公元1555年(嘉靖三十四年)8月,一腔豪情的蒋洲带着招降的队伍从定海出发,11月抵达五岛,与王直面谈,蒋洲等首先传达了胡宗宪的招安之意,又直阵利害,晓以通理。直说得王直心悦诚服,翻然觉悟。次年4月,王直派养子鄞县人毛海峰护送招降队伍归国,诚探虚实。而蒋洲留在那里由王直陪同去日本岛宣谕。半年中日本各岛的倭寇纷纷如鸟兽散。蒋洲陪同王直返回大陆。胡宗宪以隆重的典礼接受了王直的投降。这样,鄞县秀才蒋洲意气纵横,舌服倭王,终使王直欣然释兵求市,又遍谕日本各岛大扬中华国威。以一人之口胜千百雄兵,终于完命归来,化干戈为玉帛,扬国威于域外。其功大于威继光等抗倭英雄多矣!实为16世纪要求开放的东南人民的杰出代表。自汉班超以后,有几人取得过这样的外交成就?蒋洲有理由为自己的理想实现而庆功!为他的豪情挥洒而自豪!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系列悲剧。因为人世间有一种丑恶就是对于自以为能干或愿干而干不成、愿干不能干却让别人干成的事业抱有天然的嫉妒和本能的否定。如今扰乱东南沿海多年的倭患竟不费刀兵而平定,让朝中各色人等大为不平,纷言其中一定有奸,肯定是当事者受贿误国,糊弄圣君。当卑鄙的目的以正义的形式出现时就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于是功成之日便是谤满之时。流言纷起,弹劾连日。胡宗宪百口难辩,自顾不暇。王直投降的条件也否决了。归降的王直成了被俘的罪犯,被判为死刑。12月25日,王直在杭州官巷口被斩首示众,临刑前,历尽沧桑的王直不禁仰天长叹,为自己最后的选择而痛悔不已。深知以后的江浙将无宁日,凄然而言:想不到死在这里,死我一人,恐怕苦了两浙百姓。事实确实如此,王直一死,朝廷信誉尽失,倭寇复起,再难和议。更荒谬的是蒋洲不但无功,而且被御史赵孔昭诬陷为王直党羽而下诏论死。胡宗宪饱受攻讦,无力为之辩解。覆盆之下的蒋洲能向谁诉说?幸亏巡视军情、深知内幕的郎中唐顺之见不平而奋起,愤怒地指责这种功罪颠倒的判决,说:“不赦洲,将来者必以使绝域为讳,而阻宣力报效之心。”嘉靖帝这才下令放他出狱。

  当蒋洲出狱后,谭纶出任蓟辽总督,邀蒋洲为幕僚,但看透官场黑幕的蒋洲凄然拒绝,流泪而言:“洲本书生,万里航海,父衰老而待尽,妻忧怖以致死,洲皆不顾,惟欲为国家树尺寸之效,乃功成而谤兴,屈捐命之功,比赎罪之例,洲复何望哉。公休矣!”其中悲愤令人黯然神伤。

  隆庆六年(1572年),身患“寒病”的蒋洲孤独地死在北京昌平的旅舍中。坟墓不知何处?故居不知何处?后裔不知何处?我们能用连篇累牍的文章去颂扬戚继光们却为何这样吝惜对蒋洲的笔墨?而他代表的正是我们民族走向世界、国家走向富裕的希望。他的生前蒙冤、死后无名难道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