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后塘河的那些往事

发布日期:2010-03-12访问次数: 字号:[ ]

后塘河对我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就住在河边,喝着后塘河的水长大;它让我学会了游泳,给我的童年带来过无穷的快乐。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后塘河就是我的母亲河。后塘河起于江东大河头(现为中山东路延伸段,新江厦商城附近),流经张斌桥、下茅塘、七里垫、福明桥、盛垫桥、五乡鵟)、沙堰河头、小白河头,止于东吴镇;并连接三溪浦溪流,在五乡又与小浃江相连。漫长曲折的后塘河与前塘河、中塘河一样,都是连接鄞东的三条重要河流,但从水上运输和人文历史方面看,后塘河比后两条塘河要胜出许多。

    后塘河的兴起,与明州州治从鄞江桥搬到三江口有关。唐长庆元年(821)明州在三江口建城时,城区主要是现在的鼓楼一带。为了沟通广袤富饶的江东,只隔了两年,明州刺史应彪就在东渡门外的奉化江口,相当于现在江厦桥位置,架设了 “东津浮桥”(后向南移置到今灵桥)。东津浮桥的建成,使鄞东的海鲜、山货、农作物,可从后塘河畅通无阻地送到城里。选择后塘河作为重要的水道是有道理的,一方面因为后塘河起于江东大河头,那里最靠近市中心且商贸比较发达;另一方面后塘河经过不断地开挖,最大通航吨位有20吨级,在东乡的前、中、后三条塘河中属于第一。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突突”的船声淹没了两岸如潮的蛙鸣,许多运输船队就是通过后塘河,把无数吨的沙石、砖瓦、钢材等建筑材料运到城市里,为宁波的城市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还有来往于城乡之间的航船,从江东的杨柳道头上船可一直到达宝幢等地,成为连接城乡之间的纽带。

    后塘河除了在水运方面的贡献,两岸的一些人文历史也值得令人骄傲。东津浮桥的建成,以及后塘河发达的水运,吸引了许多大家族居住在后塘河两岸,仅张斌桥两岸,就居住着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史氏和钱氏家族。史氏为宋代显赫家族,出过 “三相二王七十二进士”,有“满朝文武,半出史门”之称。其中,有为岳飞平反的宰相史浩、连任南宋宁宗、理宗两朝的宰相史弥远、有“将相之才”之美誉的宰相史嵩之等,都是南宋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而张斌桥南的外潜龙,至今还保存着一座古老的明代建筑。三百多年前,这个院子走出过许多抗清的钱氏子弟,其中最有名的是钱肃乐。为拯救没落的南明王朝,钱肃乐和甬上另一位民族英雄张苍水一起组织抗清义军,转战于浙江、福建一带,后忧愤成疾,42岁病逝于福建的琅江船上。南明政权赐其为太保,谥号忠介。以前离故居不远的忠介街就是为纪念他而命名的。

    后塘河最热闹的是北岸,30多年前,南岸过了潜龙漕往东就是大片的田地;而北岸的东郊路则一直从张斌桥延伸到下茅塘。过了下茅塘后,后塘河两岸就没有了连绵的灯火,只有断断续续的寂寞和蓝天下广袤的绿野。北岸边的石板路上,常走着拉船的纤夫,沉重的脚步偶尔会惊起草籽田里的鹌鹑,拍着不擅飞翔的翅膀,“嘟”地越过田埂,消失在茂密的草丛里。后塘河的景色就像它沿岸发生的一个个故事,有高潮时的喧哗,也有低潮时的静默。顺流而下,过闻江岸、七里垫,就到了有名的雪菜之乡邱隘镇。邱隘有个盛垫村,村边有座横跨后塘河的盛垫桥,就是这个不大的村子,在上世纪初走出了有名的“北大五马”,分别是马裕藻、马衡、马鉴、马准、马廉。马氏五兄弟各有专长,并且个个成就斐然,他们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北大师生为之钦佩的人物,也是鄞东马氏后人引以为豪的典范。同样是上世纪初期,盛垫村还是鄞县最早中共基层党组织,“鄞东横泾支部”的所在地。

    当后塘河流到了五乡时,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的两个谜语。一个是“河鲫鱼烤葱”,谜底为 “鱼香”(五乡),宁波话“鱼”读音为“五”。还有一个是“瞎眼摇船”,谜底是“保撞”(宝幢),谜底诙谐有趣,令我至今没忘。五乡镇宝幢是阿拉宁波老底子最早的古?县县治,不过,我一听到宝幢就会想起最疼爱我的曾祖母就长眠在那里。宝幢不仅有老街和千年古刹阿育王寺,还是著名的民族工商业者乐振葆及上世纪50年代乒坛奇才傅其芳的故乡。乐振葆曾担任过上海宁绍轮船公司、振华油漆厂、大中华火柴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他参与创办的和兴钢铁厂,是我国第一家规模较大的新式钢铁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31年乐振葆及旅沪邑人建议把频发事故的灵桥 (旧是舟上铺板的浮桥),改建为坚固的钢铁大桥,并亲自到三江口进行勘测选址。灵桥于19345月破土动工,仅用了两年时间就竣工。七十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灵桥仍是往来于海曙和江东的交通要道之一。

    千百年来,后塘河不仅哺育了许多杰出的人物,还成为鄞东人民反剥削反压迫的战场。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以鄞东渔民为主体组成的黑水党,经常来往于后塘河潜入宁波城内打击英军,最后迫使英军退出宁波。最有名的是1852年,后塘河上发生了震惊江浙的“盛垫桥之战”。事件的起因是由于当时鄞县知县贪而平庸,竟下令鄞东一带近海盐产地的民众必须到官方指定的重税盐铺买盐,违者则以食私盐定罪;并不许挑担贩卖食盐,如若违者予以拘罚。这使得向来食惯轻税盐的民众,和平日里以制盐卖盐为生的盐民们群情激奋。官府不但不平民愤,反而派出一千多名官兵,有的乘船,有的沿着后塘河北岸的石板路前往五乡的石三弄村进行剿捕。为了反抗官府的镇压和保全自己家园,以邱隘人张潮清为首领的众多乡民,在官兵们必经的盛垫桥设下埋伏,经过激烈的战斗,共打死打伤官兵二百多人,其余的沿着后塘河狼狈地向宁波城跑去。此事件虽然最后以张潮清被人告发而遭捕遇害,但从中显示了鄞东人民不畏强权敢于抗争的个性。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城市东扩,后塘河两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我居住过的下茅塘也早已变成了一片高楼大厦。但我认为,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我有必要用手中的这支拙笔,记录下后塘河两岸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往事。后塘河水依然静静地流淌着,它流走的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是历史。

(原载鄞州日报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第A7版:钱湖·风情)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