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19世纪甬城天际线

发布日期:2010-03-12访问次数: 字号:[ ]

周 锐

  宁波古时亦是一座城。自公元892年明州刺史黄晟筑起明州罗城,直至1931年宁波城墙拆除完毕,除了元初隳天下诸城之外,确有一圈峻拔嵯峨之城垣拱卫这座梨形的江南水城。因而,要说古时甬城天际线之组成,大概除了城内层层叠叠、兽脊龙背般的马头墙外,便是这沿江河而筑、雉堞层列之罗城城墙了。后者寿终正寝已近八十载,而前者亦于最近的千年之交向这座城市郑重道别了,至于其零星之遗存,已绝难撑起甬城当年青墙黛瓦、比屋连甍之素雅天际了。

  古代中国有一定规模的居住群落,若是其没有像样的城墙环绕,是很难被称之为城的。城墙之于中国古代城市而言,乃是不可缺少之建筑要素。一个大型居住群落,若筑起城墙,那么便意味着其选址的大致固定以及一座城市肇建之完成,而这城墙也遂成了城市地平线最为坚实寥廓之背景了。

  宁波偏处东南,在古时并无险要之战略位置,史上之大战也少有在此发生,加之近代拆城在全国范围内来讲也相对较早,因此关于城墙的记叙以及近代以来的影像资料都十分稀少。先前流传较广的两张宁波古城墙的照片,一张是南门(长春门)及其水关的,另一张则是庆云楼(又名钟楼、八角楼)的。而无意中找到上面这张展现宁波古城远景的旧影,着实让我喜出望外,毕竟我是从未想见现今存世的老照片中竟还有记录了宁波城隔江远观之景的。

  这是一张19世纪70年代由抵甬的外国人所拍摄的照片。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张照片是由几张照片拼接起来的,毕竟在百年前摄影术刚刚面世的年代,在没有广角镜的情况下,要想拍摄全景照片,只得依靠拼接。

  老照片中的古城门无疑是最吸引人的景观。我揣测,此门当是姚江畔之和义门。宁波罗城六门,临江之门有三,即灵桥门、东渡门、和义门,南门长春门靠南塘河与北斗河的交汇处,西门望京门筑在西塘河与北斗河的汇合处,而北门永丰门虽离姚江不远,但其为罗城最北端转折之处,沿姚江的城墙过了永丰门之后,便沿北斗河折向西南,不再沿江了,而照片中城门两侧之城墙均沿江伸展,因此西、南、北三门均不再此列,即可排除。临江三门之灵桥门前因有东津浮桥,与此图不符。东渡门面临三江口,江岸有很大曲度,这与照片中平直之江岸不符,且早在1862年,东渡门北侧即已建起了连接江北岸的新江桥浮桥,而此照片中并无浮桥影像,因而其中之城门亦无可能是东渡门。六门中已然排除五门,那么相片中的城门只能是和义门了。另外,再参照晚清时的《宁波府城厢水陆舆图》,我发现在和义门西北沿城墙外侧,标有“洋房”字样,这与照片右侧临江之洋房形成了对应,进而更增强了相片中该城门为和义门之说服力。

  1870年左右甬城东北临姚江处之天际线,如同这泛黄的老相片所显示的,便应当是如下这般的吧:

  嵯峨之城墙自东南向西北沿着开阔的姚江伸展开来,高低凹凸的雉堞成了老城天际线的主轴。而这主轴的第一个制高点,便是和义门。两层歇山檐城楼,与南京城的神策门颇为相似,亦与宁波的长春门是同样的规制,一派典型的江南古城面貌。和义门的外瓮城隐藏在城墙的阴影之下,并不能辨识得很清楚,而和义门城楼边上的小楼阁可能就是瓮城之闸楼,因为据晚清的宁波地图,和义门之闸楼城门大抵是朝东南方向开的,并不直接面朝姚江。瓮城前的江面上,漂着几叶扁舟。和义门外本就是和义门渡之所在,而那几叶小舟,大概就是渡口的渡船了。

  过了和义门,继续向西北,城垣与江岸并行。城墙的顶端,仿佛还隐隐露出了一处歇山檐之大屋顶,看来这必定是一处庙宇之所在了。我大胆猜想,这极可能是府学文庙中大成殿的宏伟屋脊。宁波老城中有两处孔庙,一处为府学孔庙,为三重檐歇山顶大殿,原址在现今中山广场处;另一处为县学孔庙,在今第一医院处,县学街旁的县学牌楼即是其遗存。孔庙在古代中国城市中享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因而其建筑规格也是相当之高,市区中有如此大屋顶的歇山檐建筑,大概除了两处孔庙以及镇明路边上灵应庙外,别无其他了。而孔庙之屋脊在视觉上要高过城墙似乎也是十分自然之事,毕竟府学离城墙是很近的。

  庙宇屋脊的西北边,有一棵参天古树,它和孔庙屋顶一起成了此处甬城天际线的第二个制高点。只是不知这古树是长于城内还是城外,或者干脆就是生长在同样苍老却已颓圮的城墙之上,就像现存的南京明城墙上的那些树一样。古树枝桠的不远处,还有几处人字形的屋脊从城垛后头微微探出来,就不知道它们是何许人家之宅第了。

  就在城墙继续向西北伸展的同时,几幢与中国传统建筑风格迥异的西式洋房占据了城墙与江面间的空地,其不同于江南民居传统硬山顶的四坡屋顶,成了这一带天际线最醒目之主角。而城墙则略微向后退却,被洋房挡在了后面,仅在洋房间的空隙处才能分辨出其凹凸城垛之影像了。最右侧的洋房大概是康白渡风格的,与留存至今的江北岸甬江边的英国领事馆旧址颇有相似之处。仔细端详着照片中的西式建筑,我不禁猜想到,这难道就是百余年前北门城墙外姚江边上的大美浸礼会医院?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大致就在19世纪70年代的后五年了,因为据史载,1875年,美国传教士白保罗接替在“佑圣观”设立了西医诊所的玛高温,并把诊所从佑圣观迁到了北门城墙外的姚江边上,改名大美浸礼会医院,这便是华美医院,也就是今天宁波市第二医院之前身。历史留下的诸般痕迹,总是在不经意间给我们带来充满惊喜的契合之处。

  和义门城楼、城内庙宇的恢弘屋脊、城外江畔的近代洋房,再由这沿江铺展之嵯峨城墙连缀起来,便成就了19世纪70年代甬城东北面之天际线了。洋房遮蔽了城墙,这莫不隐喻着时代之变迁?是的,一座中古时代的江南水城,终将面临新变革之洗礼,而与此相伴随的,亦是城市形貌的重塑。再过半个世纪,枕江千年的城墙将从老城外围的天际线上消失,而宁波“城”之史话亦告终结。在随后不到百年的时间中,不断长高的摩登楼宇最终取代高拔的马头墙,撑起了拥有全新高度的城市天际之脊梁。

(原载宁波晚报2010年3月9日 星期二第A19版:副刊·连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