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家庭“理发匠”

发布日期:2010-03-22访问次数: 字号:[ ]

                                                                                        叶宝玉

    以前收入有限,生活的理念是能省则省,什么事情最好自己做。我和老伴商量后,花十元钱去买了—套理发工具。不会理发怎么办?我就下班后晚些回家,到理发店门口隔着玻璃,偷偷地看里面的理发师的手艺。这样看了几次后心中有了些概念,于是叫来儿子做试验品。

  那时儿子还在上小学,他对我讨价还价:“你不会理发,我给你做试验品要学费,外面理每次一角,就付我五分学费算了。”我说:“好,小财迷,就五分钱”。我于是像模像样拿起理发刀,一边叫老伴站在旁边看,叫他“学习”我的“手艺”。可操起的理发刀找不到着力点,从哪里下手啊?我模仿理发师边一捏一放边向前推,却把头发一起拉过去了,儿子疼得大叫,吓得我连忙放掉理发刀,刀咬着头发吊在儿子的头上,更加痛了,慌得我不知道怎么办。还是老伴冷静,拿起理发刀用力一捏,这样刀起发落。儿子像猴子一样跳起来逃走了,他把自己关在卫生间,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出来。

  老伴看着我笨拙的样子说:“先剃我的吧!反正我又不去找对象,大胆剃好了。”还说在大学念书时同学之间互相理发的趣事。说那时头发都是互相理的,他有一次给一位同学理发,这个同学回家后他爸爸看了说:“你这个头发怎么像狗啃过一样。”我大笑说:“那我就剃狗头了。”他说:“慢,我先给儿子试试看。”于是把儿子叫来,叫我在旁边看,由他给儿子理发。

  我特别用心认真地看他操作,等他给儿子剃好,我鼓起勇气操起刀,趁热打铁马上给他剃。理完后一看,毛病不少。这个发型渐进得不好,上面的头发变成了一顶帽子。不过他还是鼓励我:“不错,不错。”我赶紧拿起吹风机吹一下,稍微掩盖些缺点。然后,我的头发也由他理,当然没有像当时运动式那样漂亮,但还可以走得出去。

  就这样,我们一家开始触摸起了理发技术。儿子有时为了要五分钱,就催我给他理发。后来,儿子逐渐长大,他有自己对美的追求了,有时拿着一本杂志,指着封面人物的发型,叫我照样子理。我虽然精雕细琢,无奈怎么也理不出儿子要求的发型来,结果经常会使两人都非常生气。偶然也有理得满意的时候,于是母子俩就会陶醉得合不拢嘴。

  我学理发的漫漫路程,随着日历一页一页地翻过去,手艺也在成熟,后来我成了老伴的专职理发匠,无论他出差、开会,还是出国,都是我给他理的发,就这样一直从黑发理到了白发。(  转载自3月21日宁波晚报A13版:老宁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