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最美的宁波旧影

发布日期:2010-03-22访问次数: 字号:[ ]

■周 锐

  行走于甬城的黛瓦青墙间,搜集各式宁波的旧日影像,于我而言,可算是乐趣无边的事。在我所见过的各种记录宁波旧貌的照片中,我以为最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便在如上的这张旧照中。但至为遗憾的是,老照片中的影像,离开我们这座城市已五十余年了,而在此之前它历时百余年的繁盛而淡定的存在,早已永久地成为了这座城市茫远得都叫人难以回想起的记忆了。

  或许现今早已不会有多少宁波人能够辨识出这张老照片中的古桥、河道和老宅了,甚至我们已经完全无法将它与当今宁波的任何一个角落联系起来。也许我该把老照片中的建筑略作介绍,这样可能会激起我们对于这座城市过去的些许记忆。老照片正中的古桥为水月桥,古桥左侧为土地庙,庙边与桥垂直相交的道路为南大路。水月桥右侧的建筑为余相国祠,与祠堂比邻的层叠青瓦之后,一座歇山檐建筑的侧立面颇是醒目,那可能便是观宗寺的殿宇。余相国祠再向右,本还有吕祖殿和延庆寺,但它们并不在这张旧照的影像之中。或许这几个地名,除了南大路、观宗寺和延庆寺外,对于当今的宁波人基本是陌生的。但是,即便是知晓南大路、观宗寺和延庆寺,却也无法说出这照片中的景象究竟在哪里,毕竟如今那一带既无河道,亦无古桥。

  其实,照片中的黑白影像,与宁波旧时的名称有着莫大的关联。古时的宁波曾有过许多名字,但最为我们所熟悉的,大概要数“明州”了。“明”字实有“日”“月”二字组成,不知是天然的巧合,还是宁波城于一千余年前在三江汇流处肇建之时先民别具匠心的构划与营建,宁波罗城之内,除却稠密的河道之外,还有两处较为开阔的湖面,而这双湖之名正好使得“明州”这一名称在水网布局的地理层面上成了这座城市最为形象的表征。这城中一西一南之双湖便是“月湖”与“日湖”。现今月湖仍存于城西,而城南之日湖却已于五十余年前填河造路中消失了。

  这张摄于十九世纪中叶的老照片所反映的正是老城南日湖畔的景象。照片下部,也就是水月桥前的这片开阔水域,就是古日湖的一部分,亦称金刚河;而水月桥下的河道则一直向北,过采莲桥,直达天封塔下的三角地,城中诸内河在那里汇流,形成一个小湖,是为“细湖”,那大概是日湖的最北端了。照片左下角还隐约可见另一座石板平桥,那便是日湖桥。桥与桥之间默契的组合,乃是水城中最耐玩味的景致之一,而水月桥与日湖桥横纵相交,便是当时宁波城中“双桥相望”的一处典型,想来其景致当是不逊于现今周庄之双桥的。日湖桥下的河道沿着老城墙一直向西,可达长春门南水关,在那里和平行于镇明路的一条内河汇合,一支向南过南水关出城,另一支则沿着南城墙继续向西,最后与月湖相连通。于是这条沿城墙伸展的小河也便成了日月两湖沟通之纽带了。

  照片中的水月桥、余相国祠和原本祠堂边的吕祖殿等古建筑,现今已然踪迹无寻了,至于延庆寺,虽历经“文

  革”劫难,至今犹存,其和北侧的观宗寺一起先前都是位于日湖的湖心岛上的。据老人们说,日湖论面积确实是要远小于城西之月湖,但在当时日湖周边却是宁波寺院道观最为集中的地方,香火繁盛,北侧的天封古塔倒影于日湖之中,景色绝佳。日湖一带河道稠密,四通八达,一派水城气象。

  如今,古日湖早已淡出了宁波人的记忆了。现在宁波地图上标示的日湖,是利用江北区原姚江故道改造以后的水域。但无论如何,这记录了当年日湖淡雅的江南水乡影像的老照片,于我可谓是最美的宁波旧影了。(转载自宁波晚报2010年3月16日 星期二第C11版:副刊·连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