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梅山梅树亘成墟”

发布日期:2010-03-23访问次数: 字号:[ ]

王重光

  甬江东去,在西距市中心三江口约13公里处,江流拐了一个“U”字形的大弯,甬人习称为“凹澎口”。地处凹澎口南岸的梅墟,地势平坦开阔,水陆交通便捷,由于江流、海潮的冲刷,梅墟沿江5公里的岸线,皆是深水避风良港,它和镇海关一样,成为古代宁波港城的门户。

  “梅墟”这一地名,让人浮想联翩。“梅”是梅树;“墟”亦作“圩”,是农村定期市集的俗称。明代时,天一阁主人范钦在《重修梅墟塘记》中云:“环鄞东三十里而遥有墟焉,汉南昌尉梅福所栖迟也,因名梅墟。”在《梅墟庙碑记》中范司马又云:“西汉梅先生子真,以一南昌尉上书天子,欲预杜王氏(王莽)之祸。当是时,先生忠诚贯天日,言既不用,又不幸言而中,于是高蹈远举,超然尘俗之外。而其遗迹,于吾鄞尤著,大梅之山,崔魏书库,令人有问津之思;而县东梅墟,作庙以祀先生,是忠义激烈之气,感人心而通今古……兹墟以先生栖息之地而因以得名,其谁曰不宜。”

  关于梅福挂冠东游、栖居梅墟的记载,屡见于旧志。而梅福在历史上实有其人,史称“梅福,字子真,九江寿春人。成帝时为南昌尉。元始中王莽专政,福一朝弃妻子去。”梅福不满于王莽擅权篡位弃官而去,鄞县梅岭、梅墟,普陀山梅福庵等地,皆有其隐居栖迟之说。梅墟沿江一带至今遗存“梅墟庙”、“新涨浦庙”、“大新城庙”等,皆祀梅福为神。每年六月早稻成熟时,乡里举行稻花会,梅福塑像手捧稻穗出殿,巡视鄞东甬江一带,乡情习俗以此纪念这位先贤。

  清代甬上诗人袁钧在《■北杂诗》中吟咏道:“梅山梅树亘成墟,是否当年梅尉居?”诗人还自注曰:“梅墟在县东北三十里。相传大梅山有梅甚巨,称为‘梅龙’,孙权伐而三之,其一飞入江中,横亘成墟。一云梅子真隐于此,今里人有祠仍礼子真云。”

  这就更加神奇了!“大梅山者,汉梅子真旧隐也。”昔有巨大的梅树生长山中,人称“梅龙”。三国时,吴大帝孙权命人伐之,其上为绍兴会稽山禹庙之梁其下则为鄞西它山堰卧于堰体之梅梁,二梁之余,飞入定海,横亘江北,是为梅墟。

  大梅山在今鄞州区横溪镇梅岭,我们曾多次寻访,山中带“梅”字的地名颇多,惟独不见梅树踪影。是因梅树得名,还是纪念梅福而名?“梅山梅树亘成墟”显然是神话传说了。不论如何,梅墟是一风水宝地、文明古镇,始于西汉末、东汉初,则是史实。

  上世纪三十年代,水陆码头的梅墟集市,商贾云集,市井繁荣,店铺、客栈鳞次栉比。民国《鄞县通志》载:鄞县“东乡地面辽阔,跨中、后两塘河,危有旧时七乡之地……自江东循后塘河而东,即盐梅乡。沿江一带若余徐、下虞、朱桑等村,以讫梅墟。土夫结划为厂,藏冰其中,累累如团瓢,依以为生者,几比户皆是,李邺嗣《■东竹枝词》所谓‘未出洋船先贵买,几家窖得一田冰’是也。梅墟江滨又饶鱼虾及蟹,蟹味尤美,村人于新正以之饷客,渔舟争集,童子亦捕取焉。西南为姜家陇,路皆石砌,既平且宽,医院学校,莫不毕具,人称为‘模范村’。”——这一段历史记述,宛若“清明上河图”再现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甬江之畔的凹澎口。

  上世纪末,孙君约我同往梅墟访友,我们从宁波大学出发,一叶扁舟,横渡甬江。接到电话的老陈在梅墟江边等候,在参观了他的方志馆珍藏后,便陪同上街游览。饱经历史沧桑的梅墟老街,余韵犹存,百年石江塘,历历在目。当我们来到慕名已久的求精学堂时,对脚下的这片土地不禁肃然起敬。建成于清光绪三十三年的求精学堂风貌依稀,这里曾是沙孟海兄弟求学、任教之处,是当代杰出的金石书画大师、“梅墟草堂”主人朱复戡的诞生之地。

  东方风来满眼春。梅墟从甬江边一村落,发展成为鄞州一大乡镇,又以其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良好的经济基础,赢来了一个旷世未有的历史机遇——1999年,梅墟全区16.7平方公里的土地,纳入宁波城市总体规划和科技园区规划,将成为城市东扩的工、商、贸中心。

  浩浩荡荡的甬江奔向大海,涛声依旧,凹澎口依旧,南岸的广袤大地已新城崛起。我们生息的这座城市正向大海挺进。崛起的梅墟仿佛是一种启示:千百年来的神话传说和人们对先贤的景仰之情,演绎成了农耕社会对海洋文明虔诚的祝愿和祈祷,遥远的祝福到了今天,终于变成了美好的生活方式。(转载自宁波日报2010年3月20日 星期第A7版:四明笔谭·连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