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甘棠遗泽水则碑

发布日期:2010-03-24访问次数: 字号:[ ]

                                 周东旭

        江南多雨。或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或是清明雨、梅子黄时雨,六七月要做“风水”,秋阴不散,秋雨愁煞人。意外的雨给人意外的惊喜,也给人意外的麻烦。

  在南宋淳祐二年的夏天,大雨连续下了两个月,雨水漫过了踏步石,渐渐地开始登堂入室了。老百姓们的眉头开始打结,但又无可奈何。当时的郡守陈垲说了这样的话:上天安排着旱灾洪涝、丰岁荒年给百姓,那百姓就听之任之吗?我们为什么不通过自己努力来改变这一切呢?于是就置了一块平水尺在河里。测水位的原理自然十分简单,就像插根筷子到水杯里,但怎么知道一个水位是对城里的百姓有利,怎么一个水位该放水,这都得日积月累,要细心地观察、摸索、实验、等待。陈垲每天观察河里水位的升降,长年累月就知道水位到了平水尺的哪个位置可以开闸门放水,这样防患于未然。每当发大水时,只要超过了平水尺的那个水位,看管闸门的小卒就可以自作主张把水放了,郡守则不论刮风下雨都可以安享太平了。

  几年后的宝祐年间,当时的丞相吴潜来治理明州城,用了三年的时间修复了城内的一些水利工程,并且亲自写了个“平”字,心气平和,事理通达,吴潜让人把字刻在石碑上,插在平桥河里,作为水则碑。而且“水则碑”旁边有一块空地,老百姓来来往往,都可以看到水漫到哪里了,或蓄或泄,大家都可以出谋划策,斟酌从容,吴潜自己也时刻挂在心间,并命令手下人及时汇报情况。

  明代,知府郑威在水则碑旁边的空地建了个学社,但几年后学社因为社会不安定,就荒废掉了,而且学社倒塌后,瓦砾入河把水则碑都填了。清朝初年,社会渐渐稳定了,老百姓思量着又开始挖掘平桥河,在平桥河里挖出了像手臂一样大小的韩瓶无数个,而且喜出望外地挖到了写着“平”字的水则碑。于是老百姓们合议仍旧把水则碑立回原处,并且在石碑外修了一个亭子,还建了庙宇,用来祭祀吴潜。随后改朝换代,水则碑又埋进土里。

  1999年,宁波人重修水则亭,恢复平桥河,与月湖水系相通。但因为许多河道都填平,水则碑显然成了一块纪念碑,而不能有实际作用了。清代学者全祖望在《湖语》里说水则碑:“政成民乐,半黑半丝之发,忧晴忧雨之心,觞咏其中。甘棠之蔽芾,其谁与共?”蔽芾甘棠,典自《诗经·召南·甘棠》,据《史记》载:“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歌咏之,作《甘棠》之诗。”这就是甘棠的来历了。

  想想吧,那块水则碑,它就像那棵甘棠树,因为召公在树底下关心过民生,老百姓怀念他,不忍心砍伐甘棠树,水则碑凝聚了几百年来陈垲、吴潜等历代治理宁波城的父母官的心血,老百姓怎么会忘记呢?(转载自3月23日宁波晚报星期二A23版:副刊.连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