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一位民间“大禹”的治水传奇——朱国选与咸祥大嵩古水利工程

发布日期:2010-03-29访问次数: 字号:[ ]

 

  杨懿纪念馆
  1973年建成的大嵩江大闸
  主讲人 朱道初  省特级教师,市名师,教授级,浙江省语言学会中等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喜好文史,其文章屡见于报刊;个人著作多种,由浙江教育出版社等正式出版。
  上世纪70年代建造大嵩江大闸的情景

光绪十六年春,鄞县咸祥朱萼亭偶然翻拣一只破旧的木板箱子,意外得到先祖朱国选生前亲笔撰写的一沓厚重的文稿,他把它交给堂侄朱沛霖(字雨畛)过目,身为咸祥著名乡绅的雨畛先生一口气阅读了全部44篇近三万字文稿,不禁激动万分,他告诉朱萼亭,这正是百年前国选公撰写的治水记录,每一篇都是珍贵的文献啊,以往有多少人踏破铁鞋无觅处!我们应该把它整理出版。不久他约了族中几位同好,把文稿誊写校对并装订成集,亲自提笔写了“跋”(后人把它改称为“序”),然后用笔力遒劲的大字题签为“朱公遗迹录”,到宁波联系印刷局,自己掏钱印行了几十本,馈赠给族内外耆旧和各宗祠。自此,朱国选这位民间“大禹”的生平与治水传奇广为人知。

  雨畛先生这项义举在当地引起了轰动,正如他所说:一百多年来,咸祥人士对朱公国选的事迹口口相传,无不心存感激,颂扬他兴修咸祥大嵩水利的大功大德,都认为他配享于杨公殿(纪念18世纪鄞县县令杨懿)是完全应该的;他不愧为出身于穷乡僻壤却建树了不朽功业的前代“硕彦”(才学出众者)。

  一

  朱国选名励治,康熙雍正年间鄞县盐场(即后来的“咸祥”)著名人士。乾隆族谱称其享年63岁,《朱公遗迹录》内《叩求城隍司主禀稿》一文中有“某受生天地,年已四十”、 “杨县主忽于本年五月间病故”句,鄞县县志和宁波府志记载杨懿逝世于雍正七年,据这些史料探查到国选应生于康熙二十九年,卒年应为乾隆十七年,享年62岁。

  诚如《鄞县通志》所述,朱国选是清代康熙雍正年间规模盛大的盐场大嵩兴修水利(开河、建闸、筑塘、筑坝)工程中一位十分杰出的人士,其人不但品行高尚,学识渊博,而且拥有多方面的特殊才能,生前身后流传着许多有关他的传闻逸事。概括地说,他是集传统文化修养、水利知识、行政管理才能与实干精神于一体的“高人”。

  康熙时代的咸祥大嵩由于自然条件恶劣,是个非常贫困落后的地区。这里背山靠海,境内既没有深溪大河可以蓄贮淡水,又没有高塘大坝可以抵御咸潮,所有农田不管地势高下,都只能靠天吃饭,抗灾害能力很差,“十岁九荒”。一旦天时不雨,或者咸潮涌进,就会酿成大灾荒,大嵩尹姓乡民曾经拦住康熙御驾,泣求免除大嵩荒年岁赋,勉强获得准许。朱国选在他的《具催元县尊词稿》中这样写道:“可怜某等边海,奇荒累遇,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数年之间,草根木实剥食殆尽,家藏什物典卖已空。父母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鸠形鹄面,尽为沟渠之鬼;老弱饿殍,多为狗彘之食。凄情惨状,天地号愁,鬼神饮泣!”

  国选自幼聪明过人,且又胸怀“救时济世”之志,以改变家乡穷困为己任。少年时代他头角崭露,对家乡地理地貌熟谙有加,二十几岁即被推举为主持家乡公益事业的“首事”和“总首事”(各族领头人)。虽然他自家薄有田产,家丁稀少,经济负担较轻,但“人饥己饥,人溺己溺”,把自己的命运与宗族、家乡的命运连在一起,曾捐助良田二十亩作为族产。难能可贵的是,他虽然熟读诗书典籍,但对科举功名不感兴趣,他的兴趣和志向在于改造家乡水利环境,改善家乡民众的生存条件。

  他说,带盐场大嵩父老兄弟兴修水利,不但要身先士卒,忧在人先,劳在人先,还必须“规之前事,考之成迹,访之舆论,质之老成,而又酌量乎土俗之宜,揆度乎形势之中”。也就是说,他很早就在留心并研究古代中国有关水利改造的举措、设施、工程实施与管理等,了解它们的成功原因,还有资金、人力、材料的来源及其使用等情况,以及曾经遇到过的挫折、教训。周边的东钱湖、它山堰,镇海的穿山,慈溪的管山、普济,奉化的白杜、赵河,象山的瑞龙、千丈、马冈等湖泊河道工程,都是他具体深入了解和研究的对象。不过,他认为盐场的水利事业更应该因地制宜,稳妥进行。他考察研究了大嵩江流域的源流、海岸、旧塘、河流、土质,海洋咸潮和山洪的走向,并学习开浚河道、建设碶闸、构筑石塘(土塘)和水坝等技术,收集各种意见建议。当然,这一切都无法离开地方官吏的支持,因此朱国选还经常不厌其烦地向他们禀报水利情况。

  二

  康熙六十年朱国选30多岁那年,盐场大嵩遭遇了严重的旱灾,无论高地低田,所有作物都颗粒无收。鄞县知县何鉽前来视察,他对朱国选等人应允会设法调粮赈济,同时他又说,你们自己本来就应该积极筹划开河浚淘,及早预防旱灾啊。有了何知县这番表态,朱国选在度过大灾之后,召集地方各界人士“会同公议”:官塘内旧河道淤塞的一律依照旧址疏通,并且在大河边适当分开支河,这份“开河议”揭开了康雍年间盐场一带声势浩大的水利兴修史,它的总纲以及十条规划和实施细则的同时推出,显示了朱国选治水的才干。不过,尽管政策规定细致周到,组织工作十分严密,只是由于何知县忽然遭到罢免,开河之举一下就落了空。雍正二年六月,朱国选携带草拟好的上诉辞,风尘仆仆上省城向总督、巡抚呼吁“开河筑坝”,后者虽表示予以考虑,发文要鄞县知县去盐场大嵩查勘兴工,但由于当年洪潮大作,此事不能兑现。次年朱国选再次上县城、省城奔走呼号,不幸又遇洪潮,虽然总督、巡抚衙门仍旧发了文,但府、县推故没有拨款,于是开河筑坝成了泡影,盐场大嵩民众仍旧在苦难灾荒中苦苦度日。

  朱国选焦急万状,四处奔波为民请命,“千里裹粮,任劳任苦”,急急惶惶地奔走于督、抚、府、台、县各衙门,每到一处,总是在衙门口匍匐哀号,叩呈议状。在这里,他听到的多是官僚们夹杂着冷嘲热讽而又不着边际的“扯淡”,受到的都是莫名的屈辱和磨难,就这样,一次次的希望,带来的是一次次的落空。

  直到雍正五年正月,杨懿来甬就任鄞县知县,杨知县上任伊始就下乡视察灾情,当他接触到朱国选以后,可能是一种缘分吧,竟然特别信任,而且对盐场大嵩民众历年来所遭受的苦难竟然有感同身受的情怀。雍正六年,当盐场大嵩遭遇空前旱灾、民不聊生之际,杨懿采纳国选意见,向新总督李卫递交赈灾呈,请求颁发帑金,以工代赈,经李卫上报朝廷,终于在当年八月获得国帑一万余两银子,在九月间开河筑坝,正式动工。“大工”共有四项:开河,建闸,筑塘,筑坝。由于监督工程的是官府派遣的“督员”和“工房”胥吏,这些人经常做出偷工减料、欺压民工这类会使工程进度和质量都受到严重影响的丑事。朱国选得到杨懿的充分信任,充分施展他的才能,不但设计了施工方案,还就工程管理拟订了十五条章程,意在防范这些“腐败分子”,使工程的进度和质量得到保证。就这样,到雍正七年十一月,共计开河5条,造闸6座,筑石塘3500丈,最后一项开筑大坝工程方案已定,即将开工。

  三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杨懿不幸在雍正七年五月底抢修长春塘时以身殉职,他的死,使朱国选丧失了最为有力的支持者,那些以前受到压抑的贪黩胥吏乘机群起而攻之。最骇人的是那些人竟决定推翻在大嵩江口建坝决议,立即重新丈量新的坝址,而且这些行动还得到了宁绍台道台、宁波知府、新任县令的支持。朱国选闻讯惊骇万分,因为原大坝之所以选定在大嵩江口,不但是为了抵御咸潮侵袭、消泄洪水的奔涌,更是意在蓄积三十里大嵩江淡水,借以灌溉两岸几十个村庄田地,从而化瘠土为膏壤,去咸涩引甘泉,使远远地超出盐场大嵩范围的人口和地域获得巨大的利益。如果这些贪官污吏的企图一旦得逞,朱国选所梦寐以求的大兴水利事业即将功亏一篑,这对他是何等重大的打击!

  经历了七年奋斗,他荡尽家产,受尽屈辱,耗尽精力,他怎能甘心就此止步?开河不容易,建闸、筑塘更不容易,但最不容易也是水利工程的最大手笔乃在于造坝。接下来的斗争十分激烈,总督李某、知府曹某、知县陈某等人与奸猾胥吏们也都铁了心,绝不向朱国选退让半步。道理不难明白:如果按当初杨、朱商定的方案造坝于江口,那么随着港口情形的变化,前者还得动用若干国帑,而这必将招来上司的不满,影响他们的既得利益。于是他们一边断然采取选新址造坝的行动,一边也散布种种江口不适合造坝的“理由”,有时候也搞搞试桩沉石一类的小动作,以标榜自己也“出自公心”,旨在乘机扳倒朱国选。

  坚强的朱国选千方百计用水利知识和打坝实验证明自己的正确主张,用一桩桩事实来批驳改址迁坝主张的荒谬,同时绝不放弃为盐场大嵩民众谋取最大利益的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些日子,他拼命写诉状,不间断地上访,大声疾呼。

  盐场大嵩的父老乡亲自然知道两种造坝方案哪一个对自家更为有利,他们坚决支持朱国选,有些父老乡亲还向督府县衙上书,建议由自己募捐钱财以弥补在江口造坝帑金的不足,他们拒绝到先是在梅树湾后改在金鸡桥的新造坝工程工地出工出力。这下,贪黩胥吏找到了所谓“把柄”,说是朱国选在“煽动民众,破坏造坝”,于是由总督出面下令将他和几名助手拘押在宁波衙门之内,时间长达七个多月之久,旨在割断他与民众的联系,强制民众在造坝新址内出工。朱国选在被拘押中的痛苦是不难想见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他针对官府的三条诬蔑不实之辞逐一作了有力的反驳。

  尽管后来朱国选被释放回家,但已回天无力。

  朱国选去世后人们没有忘记他,他为咸祥大嵩民众不顾身家性命兴修水利的举措,还有他的过人才能,得到后世民众的高度尊敬。朱国选的治水事迹在当地口口相传,他的木主被安放在咸祥纪念杨懿的杨公殿上。上世纪70年代,大嵩江口终于建起了远近闻名的大闸,朱国选当年为之奋斗了一生的理想,在两个多世纪后终于得以实现。该闸基础全长达128米多,宽达19米,闸上公路长达153米,成为甬东一道靓丽的风景。朱国选的后人景仰他,把他视为民间“大禹”、介于神与人之间的人物,一代宗师、鄞县瞻岐人杨霁园先生曾留下感言:“余行皇塘之上,辄念朱公,未尝不游心天人之际焉”,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宁波晚报3月28日星期日第A10版:讲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