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天津对近代护理事业贡献非凡

发布日期:2010-05-18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津报网-天津日报字号:[ ]

姜月平

  2008年来了,天津的护理事业也走进了百年。在近代中国看天津的历史回眸中,我们也应该看到“百年护士”这朵小花,它同样是天津历史百花园中一朵美丽的奇葩,悠远芬芳,沁人心脾。

  天津护理教育的创始人是金雅梅女士,这个史实早有记载,但其具体文字却散于零星的文献中。为纪念先人的功绩,我们《天津护理》杂志特组织人员对这段历史做了更进一步的挖掘和研究,历经7个月初步了解到金雅梅的身世和曲折经历以及她和钟茂芳对中国护理事业的特殊贡献。


  金雅梅虽体弱,却有着非凡的毅力;虽屡遭家庭不幸,却仍拥有一颗博大的爱心;她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将自己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甘愿与同胞共患难,表现出淡泊名利的崇高精神境界。

  钟茂芳女士聪慧地将英文“看护”改为“护士”,赋予了护士职业的知识性、学术性,也赋予了它神圣的责任感。她在90多年前中国第一次护士代表大会上,在外籍护士一统天下的特殊历史环境中,被选为副会长,她代表了天津,代表了中国,被永远地记载于中华护理发展史册中。

  世界第一所护校与天津医疗

  护士职业是伴随西方医学产生而发展的。中世纪欧洲的医院里就有了专门护理病人的人,那便是护士的雏形。之后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公元1836年,德国牧师弗利德纳在莱茵河畔的凯萨斯维斯城建立了第一所被世界承认的护士学校,招收年满18岁、身体健康、品德优良的妇女,给予系统正规的教育训练。课程包括理论授课、医学、药学、医院实习、家庭访视等,在当时德国乃至欧洲都颇具影响。现代护理创始人南丁格尔就曾于1850年和1851年两次前往受训,写下长达32页的论文《莱茵河畔的凯萨斯维斯学校》,并于此后开始了她为之奋斗终生的护理事业。

  当时的天津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距首都北京最近且商业发达,成为中国北方最早开放的城市,也是清王朝对外交涉和推行洋务举措的中心,在中西方文化交流方面起到突出的作用。这一时期天津出现了西方人开设的诊所和医院,如1861年英国人办的军医院及1868年以此改建的英国伦敦会施诊所(马大夫纪念医院前身),1873年由基督教卫理公会开办的妇婴医院,此时已有外籍护士出现,这在晚清时代的其他省市并不多见。

  医疗的发展为护士培养提供了可能和机会,为孕育接纳护士的诞生准备了一定的医疗基础和环境。1888年,美国护士E·Johnson在福州开办我国第一所护校,虽然第一期只招收了3名学员,然而学校采用正规教材,用英语授课,技术操作培训承袭西方等有关护士教育的方法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信息在南北传播,人员在省际流动,影响和促进了中国护理事业的发展。

  20年后的1908年,天津也诞生了第一所护校。

  金雅梅与天津第一所护校

  据史料记载,天津第一所护士学校是由金雅梅女士创办的。

  金雅梅,又名金韵梅,金雅妹。浙江宁波人,生于1864年,父亲是当地基督教教会牧师。在她3岁时,父母不幸相继死于流行瘟疫,她则被美国传教士麦加谛夫妇收养,两年后把她带到美国,开始接受启蒙教育并在那里生活。后来麦加谛又到中国驻日本公使馆助理事务,金雅梅也随义父到日本接受良好的中等教育。在此基础上,1881年她又赴美攻读医学。1885年以第一名成绩毕业于纽约医科大学女子学院,成为中国第一位留美女大学毕业生(当时被称为中华女子在海外学医第一人),其时金雅梅只有21岁。

  随后,金雅梅曾先后应聘于费城、华盛顿、纽约等地医院做医生,不仅早已融入美国社会,也习惯了美国的生活方式,但她却没有忘记自己悲苦的身世,长怀父母因缺医少药而死之恨,蓄志发展祖国医学。

  1888年,在中国已举目无亲的金雅梅,依靠基督教会的关系回到祖国,先在福建厦门从事教会系统的医务工作,也曾在成都、上海等地行医。在这时期,她因患病曾去日本医治,遇到一位欧洲音乐家,与之相爱并结婚,两年后生下一个男孩。可惜后来两人离异,她把孩子留给男方。更不幸的是后来年轻的儿子死于战争。这一段痛苦的经历并未让她消沉,1906年2月,当时的清政府开始倡兴女学,得此机缘,金雅梅于1907年来到天津,应聘出任北洋女医院院长(注:北洋女医院是1902年袁世凯时任直隶总督后建立的,院址在东门外水阁大街,即后来的水阁医院)。

  金雅梅任院长后,尽心尽力,把医院办得井然有序,辛勤地为病人服务,受到妇女患者的信任,成为天津名牌医院。为了培养医护人员,她还争取到袁世凯拨银两万两,并于1908年7月创办了天津第一所护士学校(初期叫北洋女医学堂),学校附属于北洋女医院,设助产、护理两个班,招收贫寒人家读过书的优秀女孩,在学习理论的同时在医院实习,金雅梅亲任校长并亲自授课,要求严格正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招收的学生能在这里完成学业的不多,每期毕业的多则十几人,少则三四人。尽管如此,这个北洋女医学堂还是艰难地为天津培养了最早的一批护士,开启了护士教育之先河。而学校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连办数年,越办越好,金雅梅也成为了那个时期最负盛名的女大夫。

  金雅梅开办第一所护校之后,随着临床的需要,又有许多专业的护士学校建立,至1948年共建护士学校十余所,为天津培养了600多名护理人员。她们参与中国护士会的组建,制定护士工作、管理、考核制度,护理操作规范,引进先进技术,积极促进中西方交流,为推动护理事业的发展,为天津人民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金雅梅也曾于1915年因公赴美,回国后退休时选择在北京定居。但在1934年她因肺炎不治而病逝于协和医院,享年70岁。当年协和医院一位英籍医生在一篇悼念文章中这样评价金雅梅:“她是一位经历了如此之多痛苦与不幸的女性,这个世界对她似太无情,更重要的是她竟因而为这个国家的孩子和工人的利益做了很多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钟茂芳为中文“护士”命名

  19世纪初,西医随教会而入中国,西方先进的护理技术也开始在中国出现,1909年8月,数名外籍护士在中国成立护士组织,定名为“中国看护组织联合会”。“看护”是根据英文Nurse直译而得,从革命先烈秋瑾女士翻译的《看护技术》书名也可证明。基于前边所说的各种缘由,对“看护”一词,还没有人提出异议。

  1914年6月30日至7月2日,中华护士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这是历史上规模较大、程序正规的一次代表大会,来自全国8省21所公立与教会医院的护士代表共计24人出席了大会,其中外籍护士23人,中国护士代表只有一人,她就是时任天津北洋女医院护士学校校长、毕业于英国的钟茂芳女士。

  钟茂芳1884年生于南洋群岛一个华侨家庭,1909年毕业于伦敦葛氏(GUY)医院,同年回国,任职于天津北洋女医院,从事护士训练和管理工作,由她翻译的《牛津护理手册》成为当时西方护理学传入中国较早的理论书籍,亦是中国护士学校当时的专用教材。

  钟茂芳在此次大会上发言的题目为:“护士会如何协助中国”。文中对中华护士会扩大工作范围、提高护理质量提出许多见解,她建议中国毕业的护士应一律加入护士会,接受更多教育,参加更多活动,团结工作。这一发言受到与会者的赞同,认为它对中国护理现况具有最实际的指导意义。

  接下来在议案审理时,钟茂芳提出应把英文Nurse的中译文“看护”改为“护士”。

  她认为“看护”一词甚不合宜,她请教了数位知名文学家,详加审议,广阅参考,提议选用“护士”名称代表英文的Nurse,她的理由是:在中文里“护”的意思是照顾、保护,“士”是指知识分子或学者。钟茂芳认为从事护理事业的都是有科学知识和有学识的人,应称谓“士”,她说护士是指受过专业教育,经批准注册的专业技术人员,具有较高的职业意识。将Nurse译为“护士”既融合东西方含义,也准确地表达了本职业的文明与高尚,赋予护士尊重生命,护理生命的神圣职责。她的提议立即得到大会一致通过并沿用至今。

  那次会上还一并将原来的“中国看护组织联合会”正式改称为“中国护士会”。

  1915年钟茂芳被选为国际护士会荣誉副会长,由此看出,她在中国护理发展历史上贡献的巨大,同时也可证明天津当时的护理事业在全中国护理界的地位与作用。

  护士百年薪火相传

  如今,天津的护理事业已走过漫长而曲折的百年历程,队伍早已发展壮大,尤其近30年,涌现出更多护理专家,有获得国际南丁格尔奖的陈路得(1987年第31届,天津总医院),关小瑛(1997年第36届,天津一中心医院),王桂英(1999年第37届,天津护理学会),梅玉文(2003年第39届,天津三中心医院)等。而今的护理理念,护理教育也更趋向国际化,护理技术也更注重吸收中西医的多元文化因素。据了解,现在天津有注册护士24000余名,还有数千名正在学习的本专科学生。

  人类不能避免生老病死,也就离不开护士,护士的责任就是给予无助者及时之帮助,给予无望者真实之希望。人们赞誉欣赏护士的魅力,是因为她们把独特的大美与博爱和敬业、不畏辛劳的品格结合在一起,送到每一个身处病痛的人们面前。这博爱不分民族、性别、国籍,这敬业不论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不管遇到天灾还是人祸,护士们都会勇敢地走在最前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