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宁波电影百年.宁波电影,老底子的那些事

发布日期:2010-06-28访问次数: 字号:[ ]

  

  韩非在各种影片中的扮相。

  司马雪/文

  一真一假

  两个电影制片公司

  上世纪20年代中期,是中国电影制片业的一个崛起期。许多宁波籍的人士,已经在上海滩拍了不少风靡一时的片子。这就给人这样一种印象:拍电影是一项很时髦的投资,也是一项比较容易赚钱的投资。

  在本土的宁波人,也有人按捺不住,要拍电影。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叫沈辅伦,是个商人。1931年5月,沈辅伦仿效上海一些电影公司的模式,在宁波挂起了孔雀电影公司的牌子。那时候,电影公司并不是负责电影发行放映的,而是从事影片拍摄和制作的。沈辅伦在市区新街从一个姓干的人那里租了一块空场地,装棚搭架,弄了个像模像样的摄影棚;并找了一些艺人,成立影剧团,准备拍它一部影片出来。不料,警察局找上门了,说是手续不全,不能拍电影。估计商人出身的沈辅伦只弄了个“营业执照”,没办妥“治安许可证”之类的证件。那就补办吧。问题是警察局觉得被藐视了,以“城区人烟稠密,安全无保障”为由,不予准许。找人疏通,谈不拢,影剧团只好解散。这样,宁波本土上第一个电影制片公司就夭折了。

  时隔4年,宁波又冒出了一家制片公司,可惜这是一家骗子公司,假的。假的往往比真的做得煞有介事。1935年4月,宁波的《时事公报》连续几天登了这样一个广告:“宁波光明电影公司征求男女演员一二百人,薪金从丰,自三十元至三百元。欲投入者速来报名,随带报名费小洋四角。报名时间三天,地址暂寓江北岸火车站宁波旅馆内。”这个广告,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破绽的:一个堂堂的电影制片公司,怎么会连办公场所也没有?借住在旅馆里,分明是皮包公司嘛!还有,按当时的拍摄规模,一部电影是不需要这么多演员的。但是,能当电影明星的诱惑让多少人头脑发热呀。于是,一下子报名者云集,许多人打开头劈开脑争先恐后地交上钱报上名,美美地等待导演的遴选。不料,一星期后传来消息,“光明电影制片公司”老板,卷了报名费销声匿迹了。

  宁波历史上出现的两个电影制片公司,说起来,都像是笑话。

  一鳞一爪

  两次外景拍摄

  早期电影拍摄,多是在摄影棚里完成的,用了外景,算是凤毛麟角。当然,被当做电影的外景地,也就是大新闻了。

  1926年3月28日,宁波的《时事公报》有报道称:“本城府庙内,于昨日下午三时,来有上海某影片公司职员多人,携带摄影机数架摄取影片。该职员等先行化装,或坐或立,有似演剧,手舞足蹈形容尽致,并将府学内古树等物一并摄入以佐影片中之风景。男女往观者颇众。”

  这是在宁波拍电影的最早文字记录。但是,从新闻角度上来说,这不是一篇好的新闻报道,主要要素两个缺失:“来有上海某影片公司”——到底是哪个影片公司?“有似演剧”——到底是不是在拍电影?拍的电影是什么名称?都没向读者交代清楚。

  现在解读这则新闻,可以明确这样一点,当时拍电影是在县学街,地点相当于现在第一医院,那个府学的门楼现在还在。

  相比于这则新闻的含糊其辞,那么在1933年,《渔光曲》剧组来象山石浦渔港拍摄外景,所留下的史料就明晰得多了。尽管对剧组逗留的时间长短各种资料表述有所出入,但基本情况还是清楚的:1933年9月19日,上海联华影业公司二厂导演蔡楚生率演职人员王人美、韩兰根等30余人到象山石浦深入生活,拍摄外景;而聂耳作为《渔光曲》的配乐人员也一起来到石浦。为此,现在的象山石浦港畔的海滨公园里,高高地矗立着聂耳的雕像,供人瞻仰。

  当年,《渔光曲》剧组深入到象山东门岛、火炉头等渔民茅棚区,体验渔民疾苦和了解海上作业情况,使影片拍摄更接近生活原貌,演员的表演也更诚挚真切。聂耳本来没有演出任务,但有演员水土不服病倒了,他就顶了上去,演了一个遭遇海上风暴幸存的渔民,虽然算是“客串”,但也演得相当出色。

  1935年2月,《渔光曲》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荣誉奖”,成为中国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影片。作为主要外景地的象山,应该也有那么一份功劳的吧?

  一男一女

  两个宁波籍的主演

  由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于1962年出品的喜剧影片《女理发师》是一部令人忍俊不禁的电影。

  饰演男主角贾主任的演员叫韩非,原籍宁波,出生于北京。而饰演女主角华家芳的演员祖籍也是宁波的,叫王丹凤,不过是出生于上海。两个籍贯在宁波的男女演员,在同一部影片里分别饰演男女主角,这在电影史上也算是一个难得的佳话。

  《女理发师》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贾主任的妻子华家芳喜爱理发师的工作,甚至在家里拿着鸡毛掸子练习理发技术,但贾主任却坚决反对。华家芳趁贾主任出差的机会,毅然走出家门来到三八理发室做了一名理发师。出差回来的贾主任并不知情。贾主任也够假的,口头上表示轻视服务业的思想要不得,但骨子里对女人做理发师是想不通的,希望老婆去做一名小学教师,这种假正经无疑会闹出许多笑话。一天,贾主任慕名到三八理发室,指定要有三八红旗手称号的3号理发师为他理发。华家芳伪装一番,戴着口罩为老公理发。贾主任十分满意,倍加赞赏。恰巧记者也来采访3号理发师,贾主任这才发现此人正是自己的妻子。贾主任开始感到非常尴尬,但看见大家赞美华家芳,终于转变看法,支持了妻子的工作。

  韩非是一个很有喜剧细胞的演员,早年在影片《一板之隔》中扮演洋行小职员,也是演得妙趣横生,因此于1957年在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获得个人荣誉奖。也许有天然的喜剧因子,以后有喜剧电影拍摄,导演往往会找韩非来演主角。正因为韩非成功地主演了《幸福》、《乔老爷上轿》、《女理发师》、《锦上添花》、《魔术师奇遇》等喜剧影片,而被人们赞誉为“喜剧大师”。

  而王丹凤从事电影工作,也有喜剧性的故事。王丹凤原名王玉凤,她的邻居舒丽娟是影片公司的演员。有一天,舒丽娟带着酷爱电影的邻家小阿妹到自己所在的电影公司参观。导演朱石麟发现了王玉凤,觉得是一个演员的苗子,就问她愿不愿意当一名电影演员。王玉凤听到这番话,真是又惊又喜。但是作为一名刚毕业的中学生,王玉凤还是老实地告诉导演,要先回家征求家长的意见以后再说。孰料,父母坚决反对女儿去干演员这一行。想不到王玉凤是“真主意假商量”,父母不同意,她还是跑到电影公司找到了导演朱石麟,述说心愿。朱石麟很高兴,当即让王玉凤在由他导演的影片《龙潭虎穴》的布景前,以扮演一个小丫头端茶的戏来试镜头。朱石麟发现镜头中的王玉凤不但十分上镜,而且非常抢眼,于是当即与王玉凤签订了3年的拍片合约。朱石麟还改王玉凤的名字,把中间的“玉”字换成“丹”字,寓寄“丹凤朝阳”的意思。

  想想也是,如果王丹凤当年屈从了父母的意见,那电影史上不是少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宁波籍的女演员?

  一大一小

  两座令人难忘的桥

  两座桥,小的是鄞州的鄞江桥,大的是奉化溪口的藏山大桥。这两座桥,在宁波电影观众的心中有着深刻的印象。

  鄞江桥出现在1975年拍摄的电影《难忘的战斗》里。影片是根据孙景瑞的小说《粮食采购队》改编的。故事的背景是:1949年5月,解放军解放了江南某城市。国民党反动派派遣特务陈福堂以富国粮行总经理身份潜伏下来,企图卡住我城市粮食供应来源,颠覆新生的革命政权。面对着敌人制造的粮荒,军管会组织了粮食采购工作队,深入农村,在地方党委领导下,发动群众,收购粮食,支援城市。我军骑兵团副团长田文中被任命为第一购粮工作队队长,前往主要粮区——太平集。这样,鄞江镇就成了影片中太平集的“替身”了,鄞江桥也就很自然地出现在银幕上。

  当年,《难忘的战斗》在宁波拍摄,也算是一条大新闻,很多人都见识了电影是咋拍出来的。因此宁波的电影观众对《难忘的战斗》也是青睐有加,为它编了个顺口溜:“难忘战斗,大炮轰头;鄞江桥头,秤柱(砣)拷(敲)头;要紧关头,刘副区长爬墙头……”

  溪口的藏山大桥,出现在电影《奇袭》里,时间更早,是1960年的事情。在影片里,这座桥有另外一个名字——康平桥。那是抗美援朝的时候,志愿军某部连长方勇,率领一支侦察队,接受了上级交给的深入敌后、炸毁敌人一座公路桥的任务。那座桥就是康平桥。

  《奇袭》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属于“打仗电影”,在当时也算是拍得有声有色的。影片兼顾中朝友谊、军民协力这样主旋律,也融入了在盘山公路上摩托车与吉普车追逐的惊险场面,把敌人的狡诈以及炸桥的困难通过画面都表现了出来,因此影片很有可看性。在老电影当中,《奇袭》应该算是国产经典战争片之一。

  藏山大桥位于奉化溪口通往班溪、岩头方向的咽喉位置,是1934年建造的。这座桥是上承式钢桁架结构,全长156米,只有2个主孔,跨度有52米。去年8月9日晚上10点左右,由于连续暴雨,藏山大桥在洪水的冲击下,全部坍塌。据悉,距离此桥两公里左右地方已建有一座新桥,“康平桥”被冲垮,对附近村民的生活和通行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不过,对于对影片《奇袭》有一丝感情的电影观众来说,这个影响是很大的。(转载自6月27日星期日宁波晚报A15:影.视.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