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人文渊薮 进士大县

发布日期:2010-07-19访问次数: 字号:[ ]

 

杜建海


    我国的科举制度肇始于隋朝,至清末结束,历时1300年。历朝科举考试科目主要分常科与非常科两大类。常科指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科目有文科与武科之别。文科又分进士科和诸科、上舍、恩科等非进士科以及特奏名进士。非常科指童子科、制科、词科等,此类科目考试时间没有固定年限。一般文献所说的及第进士为文武进士,有的也专指文科进士,本书则竭力把历代鄞县文武进士尽数收录,但同时把能搜集到的科举考试其他进士层次的登第者亦予以附录,冀使读者能综览鄞县历代科举精英之概貌。
    鄞县文武进士及第,始于北宋端拱二年(989年)杨说,止于清代光绪三十年(1904年)刘春霖榜忻江明和高振霄两人登第。据本书所列,按照著者龚延明、祖慧教授的统计口径,历代文武进士及第者计 1205人,其中文进士1174人,武进士31人,按照朝代计,分别是宋代730人,其中文进士720人,武进士10人;元代文科进士7人;明代306人,其中文进士297人,武进士9人;清代162人,其中文进士150人,武进士12人。这么多的进士数量及其所占的比例,表明鄞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科举大县。据清雍正《浙江通志》和民国《重修浙江通志稿》(未含荐举、右榜进士、武进士)统计,北宋至清,宁波市境内各县进士总数2478名,第一位是鄞县1030名,第二位余姚县564人;第三位慈溪县418人。鄞县进士占到宁波市境内的41.56%,占全省14126名的7.29%,这对一个长期处于蛮荒僻壤、文化教育兴盛迟滞的县而言,确实不同凡响。
    从鄞县进士的及第层次看,宋明两朝科试名次比较显赫。三鼎甲的巍科人物(包括状元、榜眼、探花和传胪、会元)有:文状元6名,为南宋绍兴二十四年的张孝祥、淳熙五年的姚颖、嘉泰二年的傅行简、嘉定七年的袁甫,清朝顺治十二年的史大成、咸丰二年的章軻,占浙江省文状元总数71人的8.45%;另有武状元1名:明代的杨斌。元代程端学,以南士置左榜进士第二名。明代榜眼浙江20名,鄞县5名,占了四分之一,为明代成化十四年的杨守?、弘治十二年的丰熙、正德六年的余本,正德十五年的陆荙、崇祯十三年的葛世振。其他如探花1名:明代的余有丁;传胪3名:明万历十一年的周应宾,清顺治六年的范光文,康熙二十七年的范光阳(同年会元)。
    我县进士从时代分布看,宋代数量最多,尤其是南宋竟达454名,明代次之,再次是清代,元代最少。这种时代分布有其地理、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等的内在动因和历史原因。
    清代自顺治三年至光绪三十年,文科科举考试进行了112科,据厦门大学博士后毛骁阳等的考订,登第进士26849人 (《清代文进士总数考订》,2005年11月《清史研究》),鄞县进士的数量,虽然在浙江诸县中名列前茅,居宁波府第一,但及第人数、巍科人物和进士出身的朝廷、地方高官,以及全国性有影响的人物明显减少,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清朝初期,浙江特别是宁波地区反清复明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人文渊薮”的传统地位就受到了朝廷的蓄意打制。雍正四年,甚至下诏停止浙江乡试、会试达六年之久。而鄞县部分士子富有强烈的民族气节,即以布衣终生。二是清初黄宗羲讲学甬城,培养了万斯同、万斯大、郑梁和全祖望等一批学者,浙东学派经世济用的学风逐渐光大。近代鸦片战争以来,科考弊端尤为士人所认识,而且1843年(道光二十三年)宁波开埠后欧美现代教育不断输入,积极创办新学,晚清的鄞县学子迅速分化,部分转而追求西学,或辍学弃试经商,成为现代宁波商帮的先驱。三是整个清代,鄞县朝廷和地方高官屈指可数,仅十来位,比较著名的如状元、翰林学士、礼部左侍郎史大成,兵部尚书屠粹中,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仇兆鳌,历礼部右侍郎、上书房行走、国史馆副总裁、都察院左都御史童华,曾为帝师的张家骧等。进士为官多为知府县,乡邦才俊得不到有效的相继提携,致使人文教育走向边缘化、地域化。
    鄞县进士人数总量大,原因还有很多方面:从行政地理看,鄞县一直是府州的附郭县,由于城市生活优裕,教育发达,信息灵通,南宋以来,宗室、望族城居化非常明显,鄞县进士分布也就大多集中城市及其近郊。从经济条件看,举子就学、屡次应试需要丰厚的财力。鄞县水网纵横,土地肥沃,农业精耕细作,粮食产量较高,有的务工经商获利颇广,富庶起来的家族多资助子弟向学应试,追逐名利,光宗耀祖。从文化教育看,南宋以降,鄞县即为文献之邦,文教发达,藏书家甚多,勤于向学,重教重考,蔚然成风。而儒学家族,文化传统世代相承,探杏折桂,代有闻人,终成簪缨望族,这种情形在鄞县实在枚不胜举。
    古代各地方志和各种人物传记都有丰富的进士文献资料,而且国内近二十年来历代登科录、科举题名录和进士研究的著作和文献不断出现,使得进士数量有了基本的反映。我们鄞县也不例外,从宋朝乾道《四明图经》、宝庆《四明志》,到民国《鄞县通志》,历代方志文献存世相对齐备,又非常重视对本地进士名录及事迹的整理,特别是县人范钦收藏了丰富完全的明代刻本登科录,故本县进士人数统计比较详具。但由于历代科举文献的缺失、遗漏和错讹,由于进士的祖籍、本贯与徙居地异同,由于进士录取名额有限只好寄籍考试,甚至宗(族)谱中伪造进士及认宗同姓进士被方志采信等的缘故,要准确完全地确认各地包括鄞县进士的数量,无疑是十分困难的。如南宋浙东思想家杨简,出生地、青年时期就学在鄞县,迁居慈溪九年后进士及第,鄞慈两地都可列入本地进士,如此则鄞县进士便为1106人。因此即便本书的著者主要是两位致力于中国古代职官科举研究成就颇大的学者,本书的成果建立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高校古籍整理委员会重点项目《中国历代登科总录》的基础之上,本书所反映的鄞县历代进士面貌和数量最为详全,可谓基本囊括,但列举的鄞县进士数量也只是相对完全的约数而已,以至于本文上述的进士数量比较,也就只能按照引用文献的已有数据,本书还对有些进士予以存疑待考。
    进士是地域居民的精英,进士文化是地域文化的精华,搜集整理鄞县进士的事迹,实际上就是在集中研究今天鄞州璀璨文化的渊流,探究鄞州人文精神的传统,记录鄞州文明建设的历程。(摘自《鄞州日报》2010年7月19日钱湖风雅)
(注:本文为《鄞县进士录》序,有删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