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四〇一工程”建设始末

发布日期:2010-07-29访问次数: 字号:[ ]

         李玉华    收集整理

汽车离开繁华的宁波市区,出西门朝南,穿过鄞州区鄞江镇、章水镇,沿着皎口水库盘山而行,“四〇一洞天”景区就在眼前。不久前,我们几位年过七旬的老战士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这里。该景区的前身是“四〇一工程”,俗称“细岭坑道”,它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备战而建的宁波地区党政军战时指挥中心。当时,为了修筑这一地下“钢铁长城”,有多少战士付出了青春甚至生命!

“细岭坑道”如今已经解密,并被开发成“四〇一洞天”景区,成为一座颇具规模的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基地。

大家故地重游,不禁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我们睹物思人,怀念当年牺牲的战友,往日并肩战斗的情景,一幕幕涌上心头。

  

 “四〇一工程”是中央军委以编号确定的战时指挥工程。1960年上半年,我国正处在暂时经济困难时期。国际上反华势力企图发动侵华战争,并且以核武器相威胁。而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一时间,“反攻大陆”的犬吠甚嚣尘上。他们在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支持和纵容下,梦想打一场核战争,以求一逞。

在这种阵阵妖风在我国东南沿海上空肆虐之际,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及时分析研究了海峡两岸军事态势、美蒋军事力量及其部署,充分估计到在沿海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作战规模的大小,以及爆发核战的不可避免性,同时,也充分考虑如何严防小股蒋匪窜犯东南沿海各省,在我沿海实施“抓一把就走”的伎俩。

为了迎头痛击来犯之敌,南京军区遵照军委的指令,要求所属部队都作了充分准备,并借鉴我国军民在抗日战争时期对敌作战的地道战法,特别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作战时利用坑道隐蔽自己、消灭敌人的宝贵经验,大力发展深挖坑道工程。

1958年,宁波军分区下属部队已先后在镇海、象山、宁海、奉化等地的沿海、岛屿,构筑了大大小小近百座坑道工事。但如何把这些坑道协同起来,做到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战斗,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就急需构筑一个能够统辖前沿坑道工事的大型坑道,并在内设立军事指挥机构,以便指挥员在作战时发号施令之用。

构筑这样一个大型坑道选点十分重要。坑道所在地既要隐蔽自己不被发现,又要做到“三防”:防原子武器、防化学武器、防生物武器的袭击。这样的话,打起仗来,就是打不垮、炸不烂的地下钢铁长城!

于是,经相关人员多方考察,发现宁波四明山就是一个极佳的选择。一方面,四明山山脉逶迤,长达八百余里,峰峦叠嶂,道路崎岖,地形易守难攻,把指挥所设在山体内,利用其极厚实的自然岩层作防护,就能够很好地隐蔽自己,以及实现“三防”。另一方面,四明山过去是新四军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新四军在这里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斗争,无数先烈热血洒在四明山的岭岭岙岙,群众基础极好,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打起仗来能得到群众的积极支援和配合。

基于四明山独特的地理优势和群众特有的革命传统,当时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慧眼独具,多次专程来宁波考察,还两次登上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部派出的专机,在四明山上空盘旋,作实地勘察。浙江省军区司令员林维先此前多次率员深入四明山区考察,并将结果及时上报。最后许世友司令员亲自把坑道构筑点定在四明山鄞州章水镇细岭自然村与梅龙自然村之间的主将山上。这就为后来在四明山坑道施工奠定了基础。

许世友司令员定点后,军事部门根据沙盘作业推演,来到实地定点定向。随后,南京军区、浙江省军区先后下达命令,由宁波军分区奉命抽调6418部队三营的全体官兵,于19603月开赴细岭并投入施工。

但是,由于第二年东南沿海备战紧急,部队暂停施工,奉命调往温州平阳设防,严防蒋匪窜犯大陆。1971年上半年,战备结束,该部又调回四明山,继续执行施工任务,直到1975年夏,坑道全部打通,并作了部分被覆。该坑道工程前后历经五年多时间。

“四〇一工程”是一条备战指挥坑道,专供宁波地区党政军首脑临战指挥作战所用,如情况需要,可作浙江省军区前方指挥所。坑道全长1500,高2.5-3.2,宽1.5-6.5,有四个出入口,内有近50套房间。这些房间分别可供作作战室、值班室、学习室、会议室和储藏室,另有两间水池,常年蓄水可供生活。其中最大的一间面积100平方米,可供一个连队集中在这里看电影。根据当初设计,坑道内通讯、照明、通风各项设备以及工作、生活等设施应有尽有。每个出入口处设置了三道防毒通道,同时,还安装了四道防护密闭门,不仅能有效地做到“三防”,而且对核武器的冲击波、光幅射和核辐射也能起到很好的防护作用。由于坑道在山体内,四周有厚实的自然岩层,加上采用钢筋混凝土等坚固的建筑材料浇灌,有极强的抗压能力,能承受5001500的轰炸。

构建这样的大型坑道,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在这一过程中,碰到了许许多多料想不到的困难。为了保证按时完成施工任务,宁波军分区司令员率领部分领导深入坑道,发现问题帮助解决。“六四一八”部队三营从部队党委到连队党支部,十分重视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他们根据施工特点层层动员,号召大家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和连续作战的作风,积极找窍门,提建议,人人争当开山碎石先锋战士。于是,一场要山低头、要石让路的战斗开始了。

开工前要对坑道口作准确勘察测量。当时,坑道口周边山岩陡峭,荆棘丛生,连条羊肠小道也没有。于是,测绘员们身带柴刀,披荆斩棘,硬是开辟出一条小路来。在测绘途中若是一不小心,就会和仪器一起滚下山来。脸刮破了,腰骨伤了,大家只是相视一笑,爬起身来,又继续勘察测绘,以保障掘进准时开工。

施工部队来到工地后,由于物资供应匮乏,施工条件简陋,加上山区气候恶劣,天寒地冻,干部战士生活十分艰苦。尽管如此,他们仍保持着旺盛的士气。为了搭建一座通往山地的便桥,战士们赤着双脚在溪坑冰层上行走,手脚被冻裂流血了,却仍然坚持施工。

此次施工技术含量高,标准要求高,坑道方向、高度、宽度不得误差分毫,水泥钢筋混凝土浇灌要严格按标准办事。战士们一天24小时,不分昼夜,三班倒施工,很少有节假日。为了赶时间,一日三餐饭经常会有两餐是炊事班把饭菜挑送到坑道口,大家利用施工间隙进餐。在长达五年多的日日夜夜里,战士们战寒风,斗酷暑,不知疲倦地向着山体岩石开战。由于坑道内空气流通不畅,热闷异常,硝烟迷漫,石粉飞扬,下班时大家不仅衣服被汗水湿透,而且鼻孔、眼角满是石粉,甚至有战士得了矽肺病。

施工开始阶段全靠手工作业。战士们抡起八磅铁锤,奋力向钢钎打去,连续几十下,几百下,手磨破了,臂膀麻了,咬咬牙,又抡起铁锤打下去。掌钎的战士有时被铁锤击中双手,皮破了,血流了,双眼直冒金星,只简单包扎一下,又上阵来。千千万万个炮眼,就这样一个个被凿成了。随后,战士们又在炮眼装上炸药实施爆破,粉碎岩石,使坑道一米一米向前推进。手工施工不久后,便换成了机械作业。由于八级石质硬似铁,很难打穿,打石时风机震动强烈,风机手双手双肩震痛难忍,可照样一干就是数小时,谁也不愿提早轮换别人。

在建设坑道内的房间时,为了防治房顶石块坠落,需对房顶进行被覆。战士们爬上支撑木架,伏在冰冷潮湿的混凝土上,慢慢爬着回填碎石。有时,不小心滑下来,头砸破了,腿骨折了,照样继续干。回填的石料是从洞外一担担挑进坑道内的,一般战士只能两人抬一筐,而七连副连长王忠清以身作则带头挑石子,一担足有二、三百斤,来回不断,一担担挑送。干部战士们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不肯歇息。

炊事班人手少、任务重,每天要做五六顿饭,还要送上山,很少有休息时间。饭菜送到坑道口,他们又主动帮助整理通道,运送石渣。九连炊事班一战士因劳累过度,胃部出血,吃了几片药又上班,直到大出血,才被迫住院治病。

施工过程中,战士们不仅苦干,也很重视巧干。如何选炮眼,如何安装炸药,如何点燃炸药,如何排渣,这一系列的操作,各连都取得了经验,并在全营交流。

坑道全靠炸药爆破,把岩石一层层粉碎掉才能向前开进。可是,有时炸药没有爆炸,出现了哑炮,急需排除。这时,排除哑炮虽有安全措施,但偶然也会发生炸药爆炸,碎石铺天盖地砸来,立刻会危及生命。对此,战士们泰然处之,宁愿自己牺牲也要把哑炮排除。八连副班长朱小寿就是在一次排除哑炮时不幸牺牲,年仅21岁。

“施工不忘军训”。连队再忙,各班每天也一定要抽出一小时军训。七连一战士实弹投掷时,手榴弹投出后被右前方树枝弹了回来,落在战士面前,眼看吱吱冒烟的手榴弹就要爆炸,在这紧急时刻,连长宣金海没有想到个人的安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正当他伸手取弹想把它丢出远处时,手榴弹爆炸了,连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弹片,战士性命保住了,可是连长倒在血泊中,成为光荣的烈士。一时间,全连干部战士情绪低落。党支部及时决定,组织全连学习连长英勇事迹,化悲痛为力量,以更大的力量投入施工中。于是,部队很快掀起了 “学习连长宣金海,施工掘进更超前”的热潮,精神面貌大振,涌现了许许多多不怕苦、不怕死,争分夺秒全力施工的动人事迹。大部分干部放弃年休假,许多战士带病坚持施工。七班有一名战士患上阑尾炎,却不告诉别人,后来被发现,才强制送到医院治疗。

细岭坑道能够按时、按质、按量地完成,与细岭地区党组织和当地村民大力支持和无私援助是分不开的。部队和当地群众在长达五年的施工战斗中结下了鱼水深情,谱写了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的优美赞歌。村民们把干部战士当作亲人,需要什么,及时供给;干部战士把村民也当作亲人,有什么困难,及时帮助解决。

部队开进山村首先碰到的难题是没有房子住。各村党支部马上研究把公用仓库、制茶公房腾出来给部队住;许多村民主动把自家空房腾出来,如细岭自然村王厚生(据《中共鄞县党史大事记》:抗日战争时期,王厚生曾任宁波警察总队第三支队第六大队中队长,后因腿负重伤被锯,留驻当地)自己住简陋小房,腾出较大的客堂间给部队。就是这样,干部战士住在村民一户一家里,互相视为家人,相处十分融洽。

由于部队住地离军需供应站较远,运输十分不便,只能一周派员一次进城采购,一时小菜供应成为问题。村民们得知后,就把自家种的蔬菜、腌的咸菜送给部队;村党支部又把村前村后的小片土地划给部队种菜,初步解决了吃菜难的问题。后来,部队种的菜自己吃有多余的,又转送给有困难的村民。部队还常把节省下来的粮票、油票送给生活较为困难的村民,缓解了部分困难群众的燃眉之急。

有一次,村党支部得知部队施工器械送上山很困难,就连夜组织强劳力携带绳索棍棒,第二天一早上山,通过肩扛绳拉或多人抬,把空压机等笨重器械运上山,使部队及时顺利开工。

各个连队把给村民看病当作份内的事,并形成制度,规定每周都要到村民家中访问看病。只要村民发病了,就马上送医送药。半坑自然村的一村民因经济困难得不到医治,连部立即派卫生员多次上门给他针灸,不久就把病治好了。

半坑村一位老党员,年纪大了,生活一时发生困难。七连党支部发动党员战士为这位老党员捐款,老党员异常激动,不停地感谢共产党,感谢解放军,表示自已要当好党员,起模范作用。类似捐款给贫困村民的事例各连队还有很多。

一次,战士小赵在溪坑放鸭,因山洪爆发,水势汹涌,立足不稳,跌入水中。村民知道后纷纷赶来,不顾自己危险伸手抢救。终因水势太猛,小赵被冲走了,村民们悲痛不已。后来遗体找到了,就安葬在主将山上,村民时常有人来此凭吊,寄托哀思,怀念军民鱼水情。

部队领导机关为了改善施工期间的文化生活,每周派电影队来放电影。部队每次看电影都请村民来看,并给他们留下好位置。放映前还放映幻灯片,表扬村民为部队做的好事,深受村民好评。村支书说:“做点好事是应该的,解放军为我们做的更多,我们要向解放军同志学习。”

七连驻地处在山腰半坑村,全村没有一块平地,门口原来有一座小山包,挡住道路,来往不便。连队和村民协商后,共同开挖削去小山包,开辟出一块约2000多平方米的平地。此后,部队训练、放电影都用这块地,村民们也用来作晒场。大家高兴地说:“这是军民联合发扬 ‘愚公移山’精神的结果。”由于部队和村民关系十分友好,后来,当七连完成施工任务调离山村到外地执行生产任务时,村党支部还和几位村民到部队新的驻地,除了看望官兵,还特地把带来的南瓜、番薯优质种子送给部队,并介绍如何种好的经验,干部战士深受感动。

随着时间推移,当年的施工部队官兵转业到地方工作,但他们总是念念不忘当年的友情,常常有人回细岭看望老房东,共谈往昔军民鱼水情,共商今后乡村经济建设的良策。

军爱民、民拥军的动人事迹不尽详述,虽然时间过去近半个世纪,但仍感人肺腑。正是这种鱼水深情,教育部队干部战士忘我拼搏,奋发上进,推动了施工任务胜利完成。

当我们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时,已到了“四〇一洞天”隧道,一边参观,一边听介绍,我们对“四〇一洞天”产生了新的感触。

坑道的开发缘于一段军民情。景区开发者李亚萍女士是土生土长的鄞州人,九岁在细岭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听老师讲:“解放军叔叔为了国家安全,在这里打坑道,日日夜夜奋战,很辛苦。”此后,她就慢慢滋生了对解放军的敬仰之情,这种心情一直感染着她,激励着她。直到2009年初,鄞州文保工作专家经过走访了解,细岭军用坑道已可解密,并可以供民用。李亚萍女士知道后,便萌生了将其开发成旅游景地的念头。此举既可以怀念过去在这里打坑道的解放军英雄们,又可以使来旅游的人受到爱国主义教育、国防教育。在这种敬仰心情的驱使下,她下定决心开发坑道,建一个旅游景点。

“四〇一洞天”所在地四明山向为浙东名山,植被茂盛,降水丰沛;景色秀美,物产丰富,素有“四名八百里,物色甲东南”之美誉。清代思想家、史学家黄宗羲所著《四明山志》称四明山为道家第九洞天——“丹山赤水”洞天。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四明山更是敌后抗日根据地和解放战争游击区,无数先烈为抗击外侮、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将热血洒在了巍巍四明山的崇山峻岭。作为全国著名的革命红色根据地之一,四明山已载入中国革命的壮丽史册。

“四〇一洞天”地处四明山腹地,山清水秀,风光旖旎。坑道长逾数公里,有南北四个出口。南出口一个,位于主将山南麓、陈潭沙滩北侧的“蜜(岩)北(溪)公路”上方。北出口三个,位于主将山北麓“细(岭)夹(山)”公路与半坑溪南岸,由西向东排列,中间的第二个洞口为主要出入口。洞内空间分布复杂,曲径通幽,神秘莫测;冬暖夏凉,四季如春,与洞外迥然有别。洞外建有餐饮、住宿等配套设施。游客至此,不仅可以领略四明山的秀美,品尝当地特有的农家菜和野味烧烤,而且还可以看到当年解放军建筑坑道全过程的实物展览,聆听干部战士当年为之奋战的事迹介绍,接受国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

现在“洞天”布展虽然初具规模,但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今后,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心下,通过努力开发经营,我们相信,届时“四〇一洞天”以独特神秘的国防战备体验游为特点,同时推出青山绿水、民情风俗等自然、人文旅游景观,并可与位于樟村的鄞州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串成一线,将会成为四明山红色旅游的一个全新亮点。

(作者系原宁波军分区政治部秘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