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大咸乡赡灾碑记》史话

发布日期:2010-07-29访问次数: 字号:[ ]

胡纪祥

  民国九年至十一年(19201922),鄞州曾经历一场大水灾,鄞东大咸乡(今大嵩地区)和鄞西的鄞江地区为害最为严重。

史载:“民国九年(1920)七月中,大风雨暴作,日夜不止。四明诸山,同时石崩岩裂,洪水数道并下,所过村落,庐舍道路触流立毁,渰溺人畜不可算数。背山诸乡皆及其灾,而大咸乡为尤甚。后二月暴洪又作,其患难虽不如前次之烈,然重灾之下,民生凋矣!”这一年二次洪灾。

“民国十年(1921)上年山洪所毁工程尚未规复,而灾又作。九月中暴风雨竟夕,洪水披山而下,较上年尤甚,近山各村无不被害。塘圯岸崩,田庐人畜随流而尽。鄞江樟村梅岙受灾最重,有一家八口同时淹没者。至津梁断绝,沙石壅障,处处皆是,诚是百余年未有之奇灾”。

“民国十一年(1922),是年水灾前后凡六次,以八月中为最烈,东乡玉泉岭一带灾情极重,西乡鄞江桥为最。皆暴洪所患,幸水退速,遭受较上年为浅,然大咸区哀鸿满野矣!”

三年间受大小洪灾九次,真可谓百年未有。

塘溪镇沙河塘岩嘴原有两座石镌碑刻,一块为《大咸乡赡灾碑记》,另一块为《大咸乡赡灾后记》,两座碑记详细记述了大咸乡受水灾的灾情,一方受难,八方支援,众人合谋,齐心协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抗灾赈灾的经过。

民国九年洪灾后,大咸乡人士齐集邹溪社庙,会商救灾善后办法。首先成立了赈灾组织,到会者一致推举童村童第德和邹溪张志义两位先生董其事,各村再设一人联络。童第德先生起草了报告,将灾情上陈县府和道尹,请予拨款赈灾 。当时鄞县属会稽道管辖,会稽道尹黄庆澜、鄞县知事姜若带头捐了自已俸禄。 童、张俩先生又赴上海,向在沪经商的钱汝雯先生筹集救灾款项,先生闻之说:这是我应尽职责,当即慷慨解囊,捐九千大洋。此后又由钱汝雯先生出面,劝募籍贯鄞县的在沪商贾,又募得叁千大洋,两笔合计共壹万贰千元银圆。

童第德、张志义俩先生一面根据受灾轻重,向灾民发放赈恤金,一面纠集匠工,平道涂、浚川泽,起原田积沙,增益陂塘、水门。可惜洪水连续三年暴发,刚修复的堤塘防治又被冲毁,一而再,再而三,有塘岸累圯累筑者四次。钱汝雯、童第德、张志义等先生周旋其间,绵历时日,不敢言劳,且奔走呼号,劝募益广,后又筹得三千元大洋。二年后抗灾、赈灾工程告一段落,乡亲们请沙孟海先生作文以记始末,并刻石竖碑以留后。

《大咸乡赡灾碑记》作于1923年,为沙孟海先生24岁时所撰,由任堇叔书丹,赵叔孺篆额,项崇圣刻于1925年。沙老在1986年撰写的《浙东三书家简介——任堇、钱罕和吴泽》一文中曾有提及此段经历:“我早年为鄞县大咸乡撰写一篇《赡灾碑记》。对主办人说,此是善举,我不受润笔,但要求请任堇叔书丹。主者同意。由我亲自登门携稿求书,堇老欣然命笔。今天流传堇老的金石文字,仅见此石。石在鄞县塘溪乡山崖路边,“文化革命”中碑字全被水泥填没,不能打。我尚保存原一份。”

任堇叔是绍兴大画家任伯年的长子,任伯年恨自己文学功底差,因而对儿子要求很严,任堇从小苦学,后来精通经史词章,以第一名考入山阴县学。任伯年又与吴昌硕交谊笃深,于是任堇的书法篆刻,常得吴氏指授。当时任堇担任上海书画会副会长,他的书法境界之高,独步上海,并世无二。赵叔孺,浙江宁波鄞县人,民国时隐居上海,善书画篆刻,为近代著名书法篆刻大家。沙老在《沙村印话》一文中有“安吉吴氏俊卿(即吴昌硕)之雄浑,则太阳也;吾乡赵氏时棡(即赵叔孺)之肃穆,则太阴也”的评语,足见其金石造诣之高深。至于镌刻者项崇圣,又名崇泉,是甬上勒碑名手,沙老在《全谢山辞家诗墨迹册跋》中提到:项崇圣为《大咸乡赡灾碑记》所镌之字,赵叔孺、任堇两先生看后极为赞赏,认为“甚得神”。镌刻史上常有大书法家写的字,遇上粗劣刻手、或错笔、或漏笔、镌刻得面目全非的憾事。书法家用柔软的毛笔在纸上写,镌刻家用刀凿在石上刻,点划直撇,不改书迹,保持神韵,实在得有一番真功夫。

综上所述,《大咸乡赡灾碑记》的撰文、书法、镌刻均出自名家高手,是一块堪称“文、书、刻”三绝的珍贵碑刻,可惜此石刻已荡然无存,现在大家见到的《大咸乡赡灾碑记》拓本,是沙村沙志文老师提供的。

沙老在《大咸乡赡灾碑记》中还指出了当年洪水频发的原因:“余惟往昔,风气朴约,人安勤苦,户口率赡给。林木森蔚,斧斤以时入,虽甚雨,被于干,吸于叶,余沥下坠,滴滴渗土中,又其余乃行为潦。故溪谷受水稀而流,亦纡缓不激。晚世习于惰侈,物力绌,无以维生计,山木小大,悉翦伐支匮耗,木尽而土剥,雨少骤,水势即无所束。淫霖三日,而溪谷盈溢,激湍四溃矣。”用现在流行语说,水灾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滥伐树木,破坏了森林植被。

《大咸乡赡灾后记》也是沙老所撰,此碑镌刻于民国廿三年(1934年),主要记述当时大咸乡36个村64个主要捐款出力者的姓名。当时的大咸乡,包括当时称为“五山头”,现今属于横溪镇的一些村落。因《大咸乡赡灾碑记》《大咸乡赡灾后记》两碑均荡然无存,且《大咸乡赡灾后记》无拓本,特从沙老的原作里录64位人名以存史。

“韩岭金士显、金开琅;俞家塘岙俞宝裕、俞志清;华家岙华贤元;陈家岙陆孝美、杨正理;北岙屠芳仁、陈信宝;叶公山叶吉春、叶昌锵;钱家山钱汝雯、钱全釴、钱全杏、钱士兰、钱祖兴;吴家山吴祖赓;芝山徐三槐、徐才林;上陈黄鹿生;管江杜廷光、杜彭寿、杜恒烺、杜遇春;塘头街傅茂鍊;施家桥施相铭、施作霖;蛤山张阿荣;邹溪张志义、张睦九、张睦信、张睦琳;沙村沙镜清、沙松寿、沙云礽、沙贤珏;童家岙童书恩、童书宽、童庆和、童第锦、童第德、童中莲;上周岙周二南、周银民;童家夏家童书梅、童吉生、童吉羽;上水下水史柏龄、史悠祺;东陶岙西岙张良栋、王槐卿;大碧浦周仲慧;鹳山朱受程;犊山蒋舒堂;芦浦舒廷珊;周湖塘王槐庭;大嵩桑坚春、徐丕然、徐企勉;咸祥干旌德、王增寿;瞻岐则周睦震、谢伟翰、杨镜湖。

上述名单中的人,都是乐善好施、热心公益事业的贤达仁人,均已过世。由于年代久远,他们的身份、事迹及善行,在世的人已所知甚少。笔者略知一、二的有梅岭钱家山的钱汝雯,字雨岚,1895年出任上海上宝银行经理,由于成绩卓著,1904年清廷授予他“国学生蓝翎五品衔,侯选同知”,修桥、铺路、造凉亭、办学堂、建宗祠,善事不计其数。梅岭芝山的徐三槐,慷慨豪爽,热心公益,曾得到当时鄞县知事姜若题词的“嘉惠桑梓”匾额,这两位被横溪镇百姓推举为十位乡贤之内。沙村的沙松寿即大画家沙耆的父亲;而上周村的周银民则是昆虫学家、蝶类志专家、周尧教授的父亲;芦浦的舒廷珊(定三)后参加大革命,芦浦暴动后被捕牺牲,成为烈士。童家岙即今童村的童第锦、字葵荪,童第德、字藻荪,是“克隆”先驱童第周教授的大哥和二哥,童第锦作为长子,子承父业办私塾,又于1925年创办童村的冠山小学。童第德是“教授村”的第一位教授,解放前大嵩地区就有“鄞县童藻荪,奉化庄莪存”的俚语流传,精通文字训诂学,解放后任中华书局编辑,并出版《韩集诠解》。那时,童村“让房”这两兄弟及童庆和先生,名气大,威信高,乡有兴革,惟他们言是从,里有纠纷,族有矛盾,惟他们出面化解、平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