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白云寺•永安桥•银杏树

发布日期:2010-07-29访问次数: 字号:[ ]

 

刘金星

由于工作的关系,驱车到了东钱湖的城杨古村。古村何来古?毕竟应该是有些缘由的。后来终于知道,那是因为她的白云寺、永安桥和银杏树……

    我们的车子经71省道,越韩岭,至俞塘入口,沿白云溪蜿蜒而上,一路阳光很柔软,空气也清新,满目青山清溪绿竹,小桥流水人家。车载收音机里放着不知名的情歌,慵懒而略带沙哑的甜美女声和着湿湿暖暖的春风,拂过脸颊,钻进耳朵,瞬间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绿绿的路边一排火热火热的红色突然跳进眼睛,是枫树。那真是一种令人震撼的红,也许正是因为点在万绿之中才让一抹红色愈加纯净。

    村中的宅子已无古之风貌,连仅存的几座老宅都装上了现代的玻璃,显得有点滑稽,也让我有点失望。经过了放龙桥,山坡越来越陡,然而环境也愈加清幽,见山,见水,见竹,却惟不见寺。下车徒步,拾阶而上,忽见一亭玉立,是望云亭,过了望云亭,盘旋而上,一座黄墙黛瓦的云中古刹飞来眼中,此即白云寺。真是:白云峰下梵王宫,斜照宫墙一抹红;眼底白云皆可爱,欲塞半角入囊中。据传,白云寺开创于西汉初始元年(公元8年),时江西南昌尉九江梅福因怨恨王莽篡权,辞官弃家至此,在山中结茅修道,是白云寺的开山第一祖,尊为“白云祖师”。至北宋乾德五年(967年),寺院规模占地12亩,房屋殿堂99间,曾有千僧过堂之辉煌。南宋景定四年(1262年),横溪籍名僧无学祖元受县令之邀住持白云,达七年之久。此后无学祖元又任天童寺首座,三年之后受日本幕府之邀,带领法徒弘法日本,被尊为佛光国师;他在日本镰仓住持建长寺,三年后又创建圆觉寺,成为日本古代禅宗廿四派之一。元代至元二年(1309年),白云寺又一位名僧东明慧日应邀东渡,在日本弘扬曹洞宗,成为日本圆觉寺第十世住持,他在寺内建有白云庵,一直保存至今。白云寺几经兴衰。1941年,白云寺遭侵华日军纵火,大殿、方丈殿、藏经楼及右侧厢房全被焚毁。文岳老和尚以钟为屋,坚守故土,后有方丈月慧,发心募缘重建。“文革”期间,大殿、金刚殿被拆。19891996年,集民间资金又重建天王殿、大雄宝殿。白云寺有不少古迹,在寺后不远的山崖峭壁上,有汉代真迹“梅仙岩”,为本山禅宗第一代开山祖师梅福的修道迁升处。寺西侧山坡上有“观音洞”,观音化身“妙英”,曾在此洞修道。寺下有“放龙坑”遗址,终年深山碧潭,溪水长流。白云寺的高僧弘法东瀛,其寺却毁于日军纵火,实为日本以怨报德之典型。失道者寡助,所以必败。当今的白云寺,或许是被地形地貌限制了规模,又或许是因地处险远而香客稀少,已无往日千僧过堂的辉煌,但在如此清幽的环境中学佛参禅,可以避开尘世中所有的扰攘与喧嚣,实在是个修行的好去处,就连只驻足一观的我们,也感心中空明,而顶礼向佛。

     从白云寺出发,沿白云溪蜿蜒而下约五里,到了一座钢筋水泥的拱桥,叫做永安桥。永安桥像彩虹般横跨溪水,斑斑驳驳的水泥栏杆似乎在诉说她的岁月沧桑。桥边有一亭,亭中有龛,供奉着不知道哪位神仙。亭旁有石碑,以纪桥之修建。碑文大意是先述修桥之必要,再记修桥之资费,又表资助人之功德。其碑居然未毁于日军战火及文革,实乃意料之外。当然,如果就这么简单,那么永安桥亦不值得提及,关键是碑文所刻的资助人,其中之一就是大名鼎鼎的杜月笙!杜月笙其人,出生于江苏川沙(今属上海市浦东新区)高桥南杜家宅,十四岁到上海十六铺鸿元盛水果行当学徒,日夕与流氓、歹徒为伍,又嗜赌成性,后拜青帮陈世昌为老头子,按序排在“悟”字辈。他机灵诡诈,善解人意,很快获得当时法租界华探头目、黑社会头面人物黄金荣的赏识,成为其亲信。杜月笙随后垄断法租界鸦片提运,势力日大,成为与黄金荣、张啸林并称的“上海三大亨”之一。他附庸风雅,广结名流,大学者章太炎、名士杨度、名律师秦联奎都是他的座上客。19274月,杜月笙为蒋介石镇压革命运动充当打手,设计骗杀了上海工人运动领袖汪焘华,随后又指使流氓镇压工人纠察队。1932年,杜月笙开始组织恒社,借此广收门徒,向社会各方面伸展势力。19377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卢沟桥事变,杜月笙参加了上海各界抗敌后援会,任主席团成员,兼筹募委员会主任。上海沦陷后,杜月笙拒绝日本人的拉拢,于193711月迁居香港。在香港,他利用帮会的关系,继续活动。他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赈济委员会常务委员和上海党政统一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从事情报、策划暗杀汉奸等活动。其中最著名的是,他在上海的门徒协助军统特务刀劈了大汉奸、伪上海市长傅筷庵。1940年他组织人民行动委员会,由此实际上成为中国帮会之总龙头。杜月笙于19459月初返回上海。19494月,上海解放指日可待,51,杜月笙携家仓惶逃往香港。1951816在香港病逝,终年63岁。其余陈世昌、金廷荪、马祥生等辈,亦是青帮著名人物,其中陈世昌为杜月笙之师,他们为这座永安桥注入了些许传奇色彩。耗四千六百银元所筑的永安桥,建于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正是杜月笙事业如日中天之时,至今已近八十年。其水泥栏杆、桥面虽已陈旧,然而桥墩、拱梁仍光亮如新,毫无疲敝之象,足见筑者用功之深刻、桥梁质量之上乘,令当今我辈鲁班后人为之汗颜!桥上春风习习,桥下流水淙淙,而桥本身则记录着传奇,承载着不朽。

     从永安桥折返而上,行一里,遇岔路但往左上方民宅密集处直走,见古树亭亭如盖。古树四人方可环抱,今已不知其春秋几岁,听当地人讲,村里八、九十岁的高寿之人亦不知其来历。这是一株起码几百岁的银杏树,正值春日,元宝型的树叶从枝头焕发,嫩绿嫩绿的,一片生机盎然。接近根部的树干上有一条长长的口子,据传说,有人曾因为银杏之落叶难以清扫为由,想用斧头砍伐这棵古树,真的付诸了实施,第一天,就砍了这么一道口子,第二天,他就生了大病,过了没多少时日,其人竟然归天了。现在,树干上的这个伤痕仍然清晰可见。好端端的一棵古银杏,养护仍犹不及,何苦要作孽砍伐?墨子曰:兼爱,非攻;孔子曰:仁;佛曰:众生平等。人要生存,树也要生存,人与树,人与自然万物,毕竟是要和平共处的。何况古树已几百岁,必然有他存在的道理与精神,人须尊崇敬爱,如敬家之长者,加以保护,并代代相传。正因如此,如今那一片树荫,才可以送人清凉,更成为了古村的象征。

     多亏白云寺、永安桥和银杏树的古韵,城杨才不负古村之名。归来的途中,大雄却颇有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之感慨。那建寺修行的人、东渡弘法的人、手植银杏的人、筑桥行善的人,今皆鸿飞冥冥,未知归处。然而其精神,却通过这寺、这桥、这树的承载,得以存在于天地之间,传承于百年之外。一个人,能让其他人记住的,不就是那点精神吗?

城杨之行不虚也!

 (作者单位:宁波海事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