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皎口水库与皎口湿地

发布日期:2010-08-17访问次数: 字号:[ ]

赵淑萍

  皎口水库位于鄞州区境内,发源于四明山莲花村,其所在河流樟溪,是甬江水系奉化江上游的主要支流之一,距宁波市区约37km,坝址位于大小两皎会合处的蜜岩村附近。

  本流域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雨量丰沛,日照充足,因区域临近东海,海洋对陆地气候影响很大,影响水库的暴雨主要是梅雨暴雨、台风暴雨、雷阵雨暴雨。

  皎口水库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结合供水、发电、养鱼等综合利用的大(二)型水利工程,于1970年5月动工兴建,1973年5月封孔蓄水,1975年1月建成,1980年12月竣工验收。1984年10月开始保坝工程,1990年11月通过保坝工程验收。

  皎口水库集雨面积259km2,总库容1.2005亿m3,其枢纽工程由拦河大坝、坝体泄洪洞、坝顶溢洪道、发电输水洞和坝后式电站组成,城市供水能力为25万方/天,二期工程建设完成后供水最大能力可达50万方/天。

 

 皎口湿地——这是一个陌生的让人充满联想的名字。 

  湿地,总让人想起芦花明月、野塘渡鹤的景象。或者,是夕阳下金光波动的绵长的水域,水边一簇簇低矮的寂寞的水草,无声地倾诉着时光的悠远和天地的空旷。 

  可这皎口湿地,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车子,驶进了莽莽苍苍的四明山。多少次寻芳探幽,四明山,总是如初见时一样的清新、妩媚。那片想象中的湿地,莫非要穿过山林才能与之相会吗? 

  在一座古桥边,车子停将下来。这是一座陡拱式单孔石拱桥,高高的,陡陡的,雄踞溪上。苔迹斑驳的桥身显示着它的古老沧桑,圆月形的桥拱映照出一个别样的乾坤。“白水跨虹腰,云村留月影”,这是鹿亭的白云桥。这不是在余姚的地界吗?可皎口湿地,那是在鄞州啊。正疑惑间,陪同我们的鄞州皎口水库管理局的唐副局长,指着桥下的大溪告诉我们:这条晓鹿溪,流入鄞州境内就成了小皎溪,在章水镇的蜜岩村和大皎汇合,注入皎口水库。这水,是供应宁波城市居民的。原来我们饮用的水,就来自这大山的深处。日复一日,我们受它的滋养和惠泽,这清清的溪流顿让我们倍感亲切。唐副局长又告诉我们,皎口湿地正在建设当中,它是为了使小皎上流的水更加纯净、水库的水质更好而建设的复合生态湿地。“建设中的湿地”,难怪外界还没有它的名声。 

  在鄞州童皎村,我们又下了车。盛夏,小皎溪的流量不大,水清冽透明,水中的砾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溪边植被丰茂,芊芊莽莽,一眼望去,是浓得化不开的绿。近处的树木,种类繁多,梧桐树、苦楝树、槐树……都是我们儿时见过的。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青山像屏障,山脚下是大片的梯田。丝瓜开着硕大的娇艳黄花,向日葵垂着沉甸甸的头颅,玉米在抽穗,花生在地下悄悄孕果……一切都无拘无束地疯长着,果实丰满得有些夸张。一只只蜻蜓低低地回旋在我们身边,蝴蝶们对着朴素的南瓜花倾吐着爱意。白鹭从山那边缓缓飞来,万物是如此洒脱、安闲。当两位文友为是棉花还是木芙蓉争论时,扛着锄头迎面走过的农人,露出了微妙的笑容。这就是皎口湿地,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我脑海里的,一直是狭义的湿地,是陆地和水域之间的过渡地带。但是,广义的湿地包括“水深不超过6米的浅海区、河流、湖泊、水库、稻田等”,那么,被小皎溪润泽的丰茂地带,当之无愧可以叫做湿地。

  在湿地我们看到了几位施工人员。我们更详细地了解到,这是宁波第一个水环境生态湿地工程项目,以水资源保护为重点,侧重于生态治理、生态保护和生态修复三个方面。其中,生态保护包括沿库生态带建设、生物净化槽、生态浮床、食物链操纵、滨岸缓冲带、人工湿地等方面。 

  我相信,为保护生态而建设的湿地,不会失去天然的韵味,还会有更多的美丽。 

  皎口水库水势浩淼,深不可测,在群山的环抱中如一块翡翠,宁静、安谧,与湛蓝的天、黛色的山浑然一体,纤尘不染。水边是整齐的贝母地和秀美挺拔的水杉林。山和水,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去,都玲珑绰约,仪态万方。从大坝上走过,凉风习习,观山水之乐,陶然忘机。大坝,有20个坝段,总长四百多米,到大坝脚下再往上看,堪比雄伟的古城墙。如果泄洪时,飞花溅玉、水声轰鸣,那该有多么的壮观。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皎口水库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结合供水、发电、养鱼的大型水利工程。1975年1月建成。

  纯净的水资源需要珍惜、保护。水库管理局的毛副局长告诉我们,在国内地表水质量的划分理化指标里,最难治理的是氮和磷指标。水库上游城镇各方面的污染,如加工厂、养殖场的建造,使氮和磷指标上升。在管理上,既不能影响当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又要保证城市饮用水的质量,所以就启动了皎口复合生态湿地工程项目。这样,能够有效地利用湿生植物吸收水体的氮和磷。

  生活在宁波这个城市,我们很少陷入用水困境。记得,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系统会议,一位新疆的老师,晚上听到空调滴水的声音会醒来好几次,她说一听到滴水的声音,她的心会突突地跳。厦门的一位老师,说与他们结对的西部的孩子到厦门,当看到水龙头哗哗流出的水,眼睛都直了,那是一种说不明是羡慕还是心疼的复杂的心情。我们生活在水量充沛的南方,想想那些干旱地区的人们,应该自觉做到节约和环保。 

  第二天清晨,在蜜岩村散步,看妇女们在清澈的溪涧边里洗衣汲水,按捺不住的激动,这样的情景已经久久没有看到了。我赤脚下了水,水中的碎石、苔藓历历可见。这水,不用喝,也知道它的清凉和甘美。于是,掬一捧水,清洗颜面,与水相亲,内心也是一片清凉。村子里,古老的银杏树枝繁叶茂,一片片庄稼茁壮茂盛。处处有久远年代的房子,晒场上是老玉米、花生和贝母。路上,随处可碰到身体硬朗、健步行走的长寿老人。清凉的晨气中,同行的文友说这里的温度和宁波市区要相差3摄氏度,有村人耳尖,接过话茬说是5摄氏度。我想,这里的人长寿,是不是缘于一泓清水的福荫?

  于是,我想起这两年世界湿地日的主题,今年是“湿地、生物多样性与气候变化”,去年则是“从上游到下游,湿地连着你和我”。皎口湿地和皎口水库,上游和下游相连。那么,从四明山腹地到宁波城市,不也有一条无形的甘流,将我们相连吗? 

  湿地是“地球之肾”,这皎口湿地,也将是我们的“城市之肾”。(摘自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宁波晚报第C7版:副刊·连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