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屠隆与沈明臣的恩怨

发布日期:2010-08-23访问次数: 字号:[ ]


                                     戴松岳
    在明代万历年间的宁波文坛,最重要的两个文人是沈明臣与屠隆,沈明臣是三大布衣诗人之一,屠隆则被称之为“末五子”之一。而这两个在全国文坛都负盛名的文学奇才,初则相互渴慕而不得相识,继之相知相钦,最终反目为仇势不戴天。其交往始末非常值得深思和回味。
    屠隆早知沈明臣之名,神交十年,无缘相识。直到嘉靖四十三年(1564)胡宗宪罢官后,沈明臣回乡闲居,经张时彻引荐,才得以相见。这次相见,两人都有深刻印象,并都给对方以极高评价。屠隆称之为“余览其风度议论,真非常人,读其文,令人神往,先生亦深见器识,呼余似太白。”(《东海高士歌》)“一日,唔先生于张司马公所,一见把臂,欢如平生。”(《〈嘉则先生诗选〉序》)沈明臣则对张时彻叹曰:“耳屠生十年余,乃今得之,当亦一快士,敢从公乞一见。”当相见后便“一见若平生。”将屠隆比之为李白。自此两人惺惺相惜,屠隆连日宿沈明臣斋中,读其诗文,至漏下五鼓不休。读后,“嗒然心折先生,愿北面称弟子云。”并多次向友人推荐沈明臣,如他给王世贞的信中就说:“吾乡沈嘉则先生,声律雄大,与龙伯争长。东海鄙,数千年无大雅,其他所尾者不足惜,赖嘉则出,一浣之耳。”(《由拳集·与王元美书》)
    自相识后,两人经常登山临水,饮酒赋诗,快意当年。万历七年(1579)七月,沈明臣与冯桢梦同访屠隆于青浦任上,共游泖湖,互相唱和,三人此次所作诗结为《清溪集》,屠隆还寄书给王世贞邀其唱和。万历八年四月,沈明臣、冯梦桢、沈懋学游览西湖,屠隆因忙于政事未能同游,惆怅之下力邀三人再游青浦,于是沈明臣等再游青浦。万历九年沈明臣又三游青浦。在青浦期间,两人诗歌唱和,心驰神往。这一时期也是沈明臣与屠隆关系最为密切、友谊最深的时期。沈明臣为屠隆的《由拳集》作序,屠隆则为沈明臣作传。序云:“谓曰:长卿严事先生,先生知长卿尽,合有言。予于是序。”传则云“时时从他处窃读先生诗若文,辄自失也,曰:‘今天下有沈郎者,天生屠隆何为?盖几下卫夫人之泪矣。’”(《由拳集》卷一九)这种“既生亮,何生瑜”的感叹已隐危机。但双方的来往还是异常密切。万历八年(1580)四月初四,屠隆长子出生,一月后的闰四月初四,沈明臣与沈君典、冯梦桢同到青浦,各出锦褓、金钏及洗儿钱。第二天,设汤饼会,吃满月酒。沈明臣为此作诗《洗儿曲》,并替屠隆长子取名为阿云。在生活上,他们也互相照顾,沈明臣家在宁波,常到屠家看望屠隆母亲,问寒问暖。屠隆则从官俸中拿出钱来为沈明臣购置各类物品。有一次,沈明臣就收到吴扇四把、松江布一匹、葛布一匹、白镪二两。对此沈明臣非常感激,在给屠隆信中言:“长卿为吏廉,安所从辩(办)诸种种,实割俸远供山人酒资,登拜殊感激。”(《国朝名公翰藻》卷五)万历十年(1582)十一月、屠隆进京上计,万历十一年秋赴京任礼部主事,沈明臣均有诗送行。当屠隆遭人陷害削职回乡时,沈明臣作《闻屠礼部免官东还,诗以迎之》,诗中有云:“长卿辞赋擅骚坛,怪汝风流绊一官。”万历十三年(1585)五月三十,沈明臣收到上年十一月十七屠隆信,就写诗表达迎候之情:“脱屣来归江上村,青山无限白云屯。杜陵男子宜初服,锦里先生具洒樽。梅雨歇时鱼己过,飓风生处海惊昏。他乡纵好难留滞,稚子朝朝遣侯门。”将屠隆比作杜甫,而他是锦里先生,正具备美酒欢迎屠隆归来。
    万历十三年(1585)九月初九,沈明臣要到苏州去,听说屠隆是日到家。于是留下来等待相会,但没有等到,只好发舟启程。九月十二夜过越王城,旦日至西陵,才知屠隆此夜渡钱塘江离开。多年知友,相待多时,最后还是失之交臂,沈明臣十分怅然,乃作诗表达自己茫然、失落而又无奈的心情:“越王城边秋可怜,芙蓉照水空相鲜。前来舟楫杳不见,后飞鸿雁何茫然。心中所期交臂失,天末谁将落梦边?踌躇手把黄菊嗅,青沙白鸟双翩翩。”此诗情真意切,感人心扉。然而,这首诗竟是关于两人友谊的最后记载,此后。两人渐行渐远,直至反目成仇,势不两立。
    在万历十四年(1586)屠隆给喻邦相使君的信中说:“前岁,某蒙仇家大诟而还……吾乡有老文人 (指沈明臣),仆向北面下之……当令吴中时,以一官奉此人……倾不佞归而萧然,渠计无赖于贫子,便欲从酒席上凌辱不佞,借以恐吓乡后进小生,而因以争利。自此眦睢相失,积怨日深,大肆谤渎于吴门白下,曾不复念畴昔周旋也。”(《栖真馆集·答喻邦相使君》卷十六)而他在答汪仲淹的信中对沈明臣更是大加诋毁。信中说:“吾乡沈嘉则,老而多欲,口如蛇矛,疽发其背,其巨如鰕,复如斗,终得不死。”(《栖真馆集·答江仲淹》卷十四)信中所言,对沈明臣可谓恨之入骨,直欲其死。但为什么会导致两人反目的结局呢?沈明臣没有文字说明,而在王世贞给沈明臣的信中可见些许信息:“甬中人来,驣屠长卿,至不可闻。闻足下以大义持之,因而抵牾,大厦拉罗,非一木所支,朋友中不可无此段事。”作为屠隆和沈明臣的共同朋友王世贞的这封信是值得注意的。从信中语意看,应是屠隆行事有缺,沈明臣以师身份规劝(以大义持之)而致矛盾益深。但屠隆在致各地朋友信中,多有沈明臣不义之行,而沈明臣终无辩言,所以具体原因难以查寻。沈明臣与屠隆的交恶也成为宁波文化史上的一个谜案了。
    尽管如此,屠隆对沈明臣的诗文成就和文学才能还是非常欣赏的。终其一生,尽管两人反目,不相往来,但当万历十七年(1589),宁波总兵侯继高和府丞龙伯贞议修《普陀山志》,由屠隆主持编纂,书成后屠隆编请巨公名士题盳,沈明臣自在应邀之列,但同在鄞县的屠隆却不直接找沈明臣约稿而致信给在北京为官的沈明臣之从侄大学士沈一贯。信中说:“道民以不德取讥栎社翁,文人之口,几满吴门,白下矣。以此不复敢见乃公。然名山神界,何可少此人笔札?乞先生转为寄之,何如?”明代历史上宁波最重要的两个文人的交往结局,竟以这种形式告终,是令人深为惋惜和为之深叹的。

 

(转载自2010年8月23日 星期一鄞州日报第A7版:钱湖 风雅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