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白鹘桥:日军投降之地

发布日期:2010-09-03访问次数: 字号:[ ]

    1945年9月15日,侵华日军在白鹘(gǔ)桥畔的长春庵正式向中国军队投降。在被日寇的铁蹄蹂躏达4年零5个月之后,宁波人民终于迎来了胜利的那一天。

  白鹘桥的“洽降会谈”成了侵华日军在宁波投降的重大标志性事件,白鹘桥也成了宁波对侵华日军受降的重要历史见证地。

  在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人员和部分市民,再现了日寇带给宁波父老乡亲的灾难和屈辱的历史,以及日寇俯首投降、宁波人民扬眉吐气、欣喜若狂的情景。

  屈辱的历史无法忘记

  8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蓬莱小区。小区保安听说记者要到白鹘桥采访,非常热情,执意领着记者前往。

  眼前的白鹘桥看上去古朴简陋。桥栏石上正楷阴刻着“白鹘桥”三个大字,时间虽然久远,字迹依然清晰可见。桥旁边的小区栅栏上,悬挂着大幅记录日军投降事件的牌子。

  住在蓬莱小区的董林土老人,今年已是79岁高龄。他一直住在白鹘桥一带,原来住在现在的白鹤新村地块,后来拆迁重建,他住到了蓬莱小区。

  “我就住白鹘桥旁边,每天到公园去锻炼时,都要经过那里,勾起许多回忆。”老人告诉记者,白鹘桥是一座有900多年历史的古桥,老宁波几乎无人不晓。之所以叫白鹘桥,是因为这里原来经常栖息着一种鸟,嘴勾曲,很凶猛,叫白隼鹰,所以人们就取这座桥叫白鹘桥。

  白鹘桥是前塘河进城的交通要道,原在这里有一个村庄,叫白鹘桥村,村子里有200多户农家,当年这里是一片田地,农户以种田为生。据老人们说,桥旁边还有一座“长春庵”,后来做了警察分局。

  在董林土老人的记忆里,1941年,日本鬼子攻陷宁波城区,当时他只有9岁。那之后,他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当了牧童,给人放牛放羊。

  鬼子打进来后,人们不能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晚上经常有戒严,不能外出,接受鬼子的盘查。鬼子盘查时,都凶神恶煞的,稍不听使唤,鬼子就会拳打脚踢。更可恶的是,他们闯进来盘查时,只要发现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抢走,据为己有。

  那时他还小,没怎么被打过,年纪大的就不一样了。在灵桥等地,鬼子设了很多岗亭盘查。鬼子规定,过往行人必须向他们行鞠躬礼。他亲眼看到过,有的人经过岗亭时不行礼,鬼子二话没说,啪啪就是几个耳光。

  因为年纪小,他没能亲眼目睹在白鹘桥畔长春庵举行的受降过程,但同绝大多数老宁波一样,他也知道曾经发生在这里、令宁波人扬眉吐气的大事。

  “变化真的太大了,有时候想起来就像一场梦。”老人说,那时,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吃不饱,穿不暖。鬼子投降后,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他分到了田地。如今,当年的放牛娃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两个老人加起来有5000多元,丰衣足食,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啊!”

  宁波属“杭州厦门受降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抗日战争即将胜利结束。宁波人民沉浸在欢庆胜利的喜悦之中,期盼中国军队早日进城接收宁波。

  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民族解放战争获取完全胜利的首要条件。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自1941年5月由浦东渡海来浙东,一直是浙东地区抗日的重要力量,开辟了全国19个解放区之一的浙东抗日根据地。

  日本投降后,他们根据朱德总司令的命令,于1945年8月12日以何克希司令员的名义发布了《对敌伪军通牒》,命令浙东各城镇的日伪军向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缴械,听候处理。

  同时,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在各个地区向日伪军发起进攻,迫使日伪军缴械。在浙东游击纵队进攻下,日伪军仅据守宁波、慈溪、余姚等几座“孤岛”,广大沦陷区已经解放。

  然而,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当时控制着中国政权,并拥有一支500多万人的庞大军队。为通过发动内战消灭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人民军队的需要,国民党统治集团垄断了对日受降的权利,集中力量抢夺全民族抗战的胜利果实。

  为了全国的和平大局,避免内战,浙东区党委根据中央指示和宁波形势,决定取消解放和接收宁波的计划,命令浙东新四军与抗日民主政府退出浙东,向北转移。

  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第1号、第4号备忘录记载,第三战区受降的日军部队集中地点是杭州、厦门。“杭州厦门受降区”是中国战区为接受侵华日军投降而设置的16个受降地区之一。

  在宁波地区,投降的日军部队是第6军侵占慈溪的独立混成第91旅团,而宁波地区的对日受降代表则是中国军队第三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前进总指挥部总指挥、陆军中将陈沛,日军的投降代表即为第91独立混成旅团长、少将宇野节。

  白鹘桥“洽降会谈”

  据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的史料,1945年9月14日晚,第三十二集团军前进总指挥部总指挥陈沛、副总指挥王云沛率部进驻白鹘桥区域,临时指挥部就设在白鹘桥旁的长春庵(曾是宁波警察分局)。

  9月15日上午,侵华日军宇野节少将带着2名随员,从慈城乘小艇来到白鹘桥畔的临时指挥部晋谒陈沛。

  宇野节,这个侵略宁波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昔日是那么的不可一世,此时毕恭毕敬地向陈沛讲述了遵照备忘录办理投降事宜的经过。

  根据投降备忘录,陈沛原来的计划是9月15日12时正式接收宁波城区,在甬8000多日军则应于15日下午3时撤离。在白鹘桥的“洽降会谈”中,宇野节提出,日军因运输关系,一时撤退不及,请求给予放宽撤退时限。

  陈沛表示同意推迟一天,但15日必须先行接收江东区及日军战备仓库。

  据1945年9月16日《宁波日报》报道:“昨(十五)日晨,日军独立混成第九十一旅团长宇野节少将,率同随员二人,来总部晋谒陈沛总指挥。九时零五分,宇野节等一行,乘小艇到达总部辕门前二百米处上岸,由何如松少校引导,循乡间小道缓步进至总部二楼会客室。陈沛总指挥即予接见,陈氏戎装佩剑,神采奕奕,态度庄严而和蔼。延见时,参谋长唐名标及叶禹仁处长等均在座。宇野节少将态度诚谨,首即陈述遵照备忘录办理经过情形,继请示交接程序,陈沛总指挥均一一详予指示。”

  同日,《宁波日报》又讯:“日方来甬请洽接收事宜之宇野节少将,除于遵照我陈沛总指挥之指示,饬令日军循序奉行外,业任务完毕,已返慈溪(即现在的慈城)。”

  陈沛与宇野节在白鹘桥的“洽降会谈”之后,日军在宁波江东和江北的3个物资仓库当天即被中国军队接收,宁波城区的重要地段也由中国军队接防。至此,侵占宁波4年零5个月的日本军队正式宣告投降。白鹘桥的“洽降会谈”成了侵华日军在宁波投降的重大标志性事件,白鹘桥也成了宁波对侵华日军受降的重要历史见证地。

  记者 程鑫 通讯员 胡国忠/文 

  记者 江涛/摄 

(转载自《东南商报》2010年9月3日 星期第C2版:浴血四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