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鄞”如是说

发布日期:2010-09-06访问次数: 字号:[ ]

  郑传杰

  “鄞”字在权威的《辞源》、《康熙字典》中被注释为鄞县地名。长期以来,人们受其影响,深信不疑。然而事实并非这样,“鄞”字不仅用作地名,也用作姓氏;不仅用作鄞县地名,也用作中原地区及南方许多省的地方名。

  那么“鄞”究竟产生在何时何地呢?史书是这样记载的:清人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中说:“夏时有堇子国,以赤堇山为名,加邑为鄞。”可见“鄞”大约产生于夏朝。不过顾祖禹没有指出具体地名。《国语·越语》称:“越王勾践之地,东至于鄞。”一般认为《国语》成书于战国,这就是说“鄞”作地名在战国时期出现了。秦朝推行郡县制,在会稽郡下设鄞县。对此《汉书·地理志》称:“会稽郡,秦制。县三十六:句章、余杭、鄞、钱塘、鄮……”也就是说“鄞”地正式建置,“鄞”正式成为鄞(州)地的专门用词是从秦朝开始的。但上述记载都局限于在鄞州(县)地区,而事实上,秦朝之前,在中原地区,“鄞”字就已经被用作地名了;唐以后“鄞”又在南方许多省中被用作地方名,而且在福建、广东还发现了“鄞”姓人。那么这些存在于鄞(州)地外的“鄞”与鄞(州)地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答案应该从鄞人两轮迁徙的历史“档案”中去寻找。

  一、鄞人第二轮迁徙

  鄞人第二轮迁徙应该是从唐末开始的,迁徙的原因主要是战争。自唐末到两宋的数百年间曾经历过三次战乱,即五代十国混乱、北宋末金人入侵、南宋末元人入侵。这些战乱都来自北方,因此每一次战乱来到,都会导致一大批鄞人离开家乡。闽西地区是鄞人这一轮迁徙的集散地。2007年1月16日本人在《宁波晚报》上发过一篇题为《漫说鄞外鄞》的文章,阐述了闽西地区鄞江(即长汀江)、鄞山寺、鄞仙姑及福建、广东、台湾鄞氏与鄞州(县)的关系。福建、广东、台湾等地有关“鄞”的用名,根源大都在鄞江(即长汀江)。建于明代的建宁会馆,有联:“湄岛慈云瞻日下,鄞江福耀丽天中。”坐落在武夷山星村的妈祖天上宫与鄞山寺一样原是汀州会馆。天上宫门额上正中题刻“鄞江(即长汀江)聚秀”四个大字,两边题刻“宁波”、“利济”字样,传达着祈求风平水静、惠利济船的求安、求财愿望。这些都是例证。探究历史,福建鄞江(即长汀江)之用名得于鄞州(县)鄞江,可见这是鄞县人到达长汀江后落下的用名。如今安徽、湖南、福建、广西、海南等地有不少“鄞村”存在,这些“鄞村”大凡都是鄞县一个家族迁徙到一个新居住地形成的村落。如安徽淮南市王鄞村、河南信阳市固始县马鄞村、广西梧州市夏鄞镇夏鄞村、福建泉州鄞村、安徽合肥市庐阳区吴鄞村、海南万宁市老鄞村、安徽六安市固镇镇后鄞村等。看来鄞县人离开家乡后都特别眷恋“鄞”字,于是他们以“鄞”加“姓”冠以新居住地的村名。这种眷恋是数千年凝固而成的情结,其中折射“鄞”在鄞人心目中不只是一个字,而是一种崇拜,一种精神的象征。今福建、广东还有鄞氏,居住地相对集中,从其家谱、家祠记载看,广东鄞氏是从福建迁过去的。而福建鄞氏起源在何处?说法就颇有不同了。《安溪志》称“鄞姓来源于鄞县的逃难者……鄞县屡受日本倭寇骚扰,金瓯破碎,士民流离失所,外迁逃难。这些逃难者为了相互认识,相互关照,不论宗族,都在姓名前冠上地名鄞字,约定俗成而成独特的一派地缘宗族,鄞氏是民族仇恨的纪录,也是民族团结的象征。因为鄞县古属会稽郡,所以鄞姓以会稽为郡号。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倭寇侵掠,鄞远达为避难自浙江鄞县入闽,定居南安八尺岭脚(今南安市丰州镇山美村后井自然村)。”《安溪志》这种说法颇能自圆其说。然而自南安迁到台湾的鄞姓人却持另一种说法。他们的依据是保存相对完好的家谱,其家谱中明确写道:“吾祖起源于西凉关西国外离城二十里鄞家庄……”“鄞家庄”存在吗?查一查地图,“鄞家庄”现在确实还存在,今陕西临潼有鄞家庄,其地历史悠久,出土的“庙底沟类型陶塑人像”,距今大约5000年。类似鄞家庄的还有鄞家沟,在今四川嵋山。但“鄞家”虽在,“家”中无“鄞”人,鄞家庄、鄞家沟都没有鄞氏,也没有关于鄞氏的历史记载。虽然说鄞氏源于何时何地无法一锤定音,但从临潼鄞家庄中窥知鄞氏可能与邽氏有关。邽氏本是殷民七族之一,周公旦平武庚叛乱,将殷民七族赐封给康叔(周文王姬昌小儿子)。沿着“鄞家庄”,我们可以觅到“邽”与鄞的关系,觅到鄞人第一轮迁徙的踪迹。

  二、鄞人第一轮迁徙

  台湾鄞氏家谱中所说“西凉关西国”指的是古代西凉一带,历史上西凉所辖地有大有小,但都在今属甘肃境内。那么甘肃境内有没有以“鄞”为名的地方呢?甘肃历史上有邽县,这是史书明载的我国第一个县制,为公元前688年秦武公所置。据《史纪·秦纪》载:“(武公)十年伐邽、冀戎,初县之”。故址在今甘肃天水地区清水县城北,邽县在战国以后改称上邽县。而“邽”古代写作“鄞”,“上邽”也被称为“上鄞”,《三国演义》九十三回出现过“上鄞”这一地名(书中出现过人物鄞祥可能也与“上鄞”有关,但“上鄞”今无鄞氏,历史也不曾有鄞氏的记载)。有一个成语叫“得陇望蜀”,其古典是这样的:东汉建武六年(30),刘秀将隗嚣围住,公孙述派兵援救隗嚣,驻扎在上鄞(天水),刘秀布置好围城计划,移驾东归前写信给岑彭说:“如果攻下两城,就可以率兵南下攻蜀。”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又望蜀。后人将此概括为“平陇望蜀”或“得陇望蜀”,比喻人心不知足。关于“上鄞”不少史书都曾有记载。《后汉书》有“九月,汉阳人杜琦、王信叛逆,与先零诸种羌攻陷上鄞城。”南北朝《周书》有“太祖入上鄞,缴侯莫陈悦府库,物如山,以赏士卒。”南北朝《魏书》有:“六月,败(赫)连昌于城下,连昌弃上鄞(音gui)……”甘肃有上邽,陕西有下邽,下邽同样称下鄞(音gui),战国时秦置县,治在今陕西省渭南市东北。秦代渭南下鄞人程邈改篆籀圆笔为方,创造新体文字三千,即为隶书。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祖籍下鄞,出生于新鄞,其在一诗中称“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於潜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鄞弟妹 ”。宋代名相寇准、近代爱国人士屈武都是下鄞人。相传宋朝时下邽县(今渭南市下鄞镇)有特产水晶饼,在市场上声誉很高,堪与燕窝、银耳、金华火腿齐名。现在鄞州茅山有西林庙,该庙规模宏大,占地5亩左右,主供的就是唐朝赫赫有名大诗人白居易(《鄞县志》有明确记载)。应当说白居易生平与鄞县没有什么关系,是否与其故地下鄞、新鄞有关呢,这还需要作考证,本文不赘述。

  由陕西渭南又会牵出另一个与“鄞”相关的字——“郑”。周宣王二十二年,封友于郑,郑国产生,其地在西都畿内棫林(陕西华县西北)。周幽王之难,友寄帑于虢郐二国之间,其后裔一部分南下汉中称南郑(即渭南一带),一部分随郑武公东去河南称新郑。其旧地春秋时秦武公十一年(前687)设郑县。战国、秦、汉、三国曹魏、西晋、十六国时期、隋都设郑县,属京兆郡。唐时郑县与华阴(包括潼关)、下鄞县归华州。而“郑”,上古写作“鄞”,新郑也曾为新鄞。今陕西博物馆藏有秦朝新鄞虎符,其上铭有用符规定,是用以发兵的。1971年河南新郑鄞尊故城遗址发掘出韩国兵器二百余件。另外《史记·扁鹊列传》记载,扁鹊姓秦名越人,是勃海郡鄞(音mao)县(河北任丘县北)人。唐司马贞《史记索隐》也称:“勃海无郑县,当作鄞县。”南朝刘宋王朝裴驷《史记集解》引晋徐广语称:“郑当为‘鄞’,今属河间。” 南朝时,河北任丘称鄚县。鄚县出现应在秦统一后,三国时魏国名将张郃称河间郡鄚县(今河北任丘县)人。曹丕做魏文帝时,张郃、徐晃成了主要战将,张郃进爵都乡侯、鄞侯。可见当时“鄞”对鄚县仍有影响。

  综上所述,中原地区的甘肃、陕西、河南一带,“鄞”字用作地名早已出现了,相比鄞州(县)本土(出现在夏朝),要稍晚一些。不过当时中原地区“鄞”的读音不是yin,而为mao或gui(疑是“各”音读异),书写也不规范。秦统一文字(包括音、形的规范,义的规定等)后,勃海郡“鄞”书写为“鄚”,河南新“鄞”书写为郑、甘肃上“鄞”、陕西下“鄞”书写为邽。“鄚、郑、邽”,音、形自立,与“鄞”完全脱钩,所谓一“鄞”生数子,扎根他乡,而其自己呢?秦人则予以音yin,让它回归故里了。这是由行政命令强行推动的,此后中原地区以“鄞”为地名的基本消失,但仍有少量遗留,对于已载于历史的“鄞”自然就无法清除。

  甘肃、陕西、河南一带中原地区本是秦国的发祥之地。“鄞”既出现于“秦”地,而且在秦统一六国时,已被中原数个地方作地名用词,然而秦朝却未将“鄞县”之名定在中原的某一块土上,而将其定于东海边一个小地方,这说明在秦人眼里,“鄞”的本土不在“秦”地。而东海边那个小地方才是“鄞”的诞生地。

  甘肃、陕西、河南一带中原地区是鄞人第一轮迁徙的集散地。这一轮迁徙的主要原因是海浸,时间在远古。据专家考证,东南沿海远古有各冒国(所谓“国”就是部落),地处浙东句余山,语言中最为典型的是“这样”一词发“各冒”音(即鄞方言),说此话的应该都是各冒部落人的后裔。从“鄞”在“秦”地出现最初读作mao或gui(疑是“各”音读异)来看,各冒部落的后裔在周朝以前已经到达并定居在了甘肃、陕西、河南一带的中原地区,“鄞”是各冒部落的后裔带到中原地区的。浙江大学教授陈桥驿认为:“古代越人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部族,现在留下的古代越词越语,都是越音汉译。”当然这个汉译要加引号,古越人时,华夏民族尚无汉人之说,据此各冒部落的后裔将家乡“鄞”带到中原时,“鄞”还不是一个字。那么当时“鄞”是什么呢?很显然它就是各冒部落的图腾。周朝是汉字初步成型时期,各冒部落的图腾随之演变成了汉字,并被用作部落居住地名。但它一开始没有读音,于是人们各冒部落的“各”或“冒”来认读它。

  关于远古各冒部落曾到过甘肃、陕西一带,这一点已被语言学界所证实。二千年前在中原地区使用的语言,今天从鄞方言中可以找出千字以上话语。其中“昼过”、“昼饭”一词最典型。鄞方言中用它所表示的时间是中午与午饭,这在先秦汉语直到现代方言中都在使用。此语也广泛存在于今天的吴语、闽语、赣语、粤语、客家语以及侗台语中。鄞方言在周朝官方话中也流行。“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左传·僖公三十二年》)。此言带有诅咒意味,是一句典型的鄞方言,如将其译成现代鄞方言就是:“你怎么不知?正寿(介寿、真寿、寿头),你还莫知木各!”《左传》的作者鲁国人,撰写此文时不敢枉自篡改秦穆公的原话。但当时没有用切音,也没有拼音,所以只得用当时的汉字音来拼写鄞方言。同样,鄞方言在今天陕北方言中留存的痕迹也十分明显。语言专家研究表明:陕北余家沟方言中179个人称人身代词有12个同鄞方言相同;266个行为动词有47个相同;122个虚词有29相同。自古至今陕北话里有“做生活”一词,指的是“做工、干活”。“你看你这算是做生活咧,还是耍咧?”这一词无论用法还是意义,与鄞方言完全相同。陕北话里“杀革”一词,意思是彻底、一点不留。常用于将饭桌上的所剩饭菜吃掉,将最后剩下的东西打扫后拿走等。“就这些菜咧,你则给杀割了。”这一词用法与鄞方言基本相同,意义从面上看稍有不同,底子则是相同的。陕北话里有一字“趏”(音刮),形容人走得快。陕北说逃了,即“趏得奔了”。这个词在鄞方言中也常用,如“趏得一下,无踪影了。”将“跑”说成“奔”则完全等同鄞方言,如:“赶快奔迁”。

  远古鄞方言中“这样”发“各冒”音;“去”发“切”或“迁”音;“香脬”发“香泡”音等。语言学家认为现今发音似同远古鄞方言的地方都曾受过越地稻作文化的影响与传播。这样,从语言学角度看“夏华文明之源”在浙东(即鄞地一带)。

  三、黄帝是鄞人?

  “鄞”作为各冒部落的图腾,随迁徙的先民落户在中原地区,当然它也在本地仍然保留着。春秋战国时期同样演变为汉字,而其读音、书写的形成则受到“堇”的影响。段玉裁注:“鄞,其字初作堇,后乃加邑。”这说明形声的“鄞”字是由会意的“堇”字演变过来,后来用以命名鄞地的这个“鄞”字,就是从“堇”字发展而成的。“堇”在甲骨文中有,许慎《说文解字》土部曰:“堇,粘土也,从土,从黄省”。段玉裁注:“从黄者,黄土多黏也。会意。”所以黄土为堇,是其本义。“堇”字的本义可直译作“黄土地”。许慎、段玉裁大致都取秦朝对“堇”的规定。其实“堇”在远古中原地区也释为祭具、祭物。甲骨文记载用于祭祀的堇牛;1974年北京琉璃河253号墓出土有西周早期祭具——堇鼎。堇与奠或酉同为设置祭祀的意。“鄞”被写作“郑”,原因在此义,郑繁体“奠+邑”。“郑”字的出现是较晚的事情,早期的“郑”字都被写作“奠”或“酉”。汉代的文字学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就明确地解释“奠”字的含义是设置祭祀的意思,由此可知,郑字的原始字“奠”字的最早含义便是指用酒来祭奠祖先的行为。但是,在甲骨文中至今还没有发现“郑”字,早期的金文上也全都是用“奠”字表示“郑”字。只是到了西周末年时,亦即在郑桓公被分封于郑,建立郑国前后,金文中才开始有了“郑”字。到了秦汉时期,“郑”正式从“奠”字中分离出来,也不再写作“鄞”,在古文字中确立了应有的地位,“郑”字字形也被慢慢固定下来。

  同时“鄞”字形义在秦时也进一步确认。“鄞”字“堇+邑”,确定“堇”形义是确定“鄞”字形义的基础,秦统一后小篆将“堇”写成“黄+土”,在排斥其“祭具、祭物”意义同时确立其“黄土”意义,秦人之意何在?莫不在于“鄞”乎?从其将东海边一个小地方任命为“鄞县”来看,应该是这样。近代书法家沙孟海因此将“鄞”解释为“人群聚居的黄土地”。

  关于“鄞县”得名,自古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因赤堇山而得名”。这显然还是与“堇”有关系,不同的是“堇”得于“赤堇山、堇子国”,这就是说“赤堇山”比“鄞”早。而“鄞”得名于夏朝,则“赤堇山”得名应在夏朝之前的远古时期了。那么“赤堇山”又因何而得名?自古每一个地方得名,都不可能是无根之木,从字的形状上分析,“赤”古体字为“炎” +“土”,“堇”古体为字“黄”十“土”;炎帝也称赤帝,而“堇”则应当是指黄帝,因为黄帝崇尚土德,所以赤堇山就是炎黄山了。据此推断今鄞州赤堇山和奉化赤堇山可能都曾是炎黄部落的共同居住地。这个来头就大了,所以秦皇朝不用诸如四明山等名山来作为地方名,而是用不显眼的小土丘赤堇山来作为地方名。当然在赤堇山未出土与炎帝黄帝时期相关器物时,这只是望文生义而已。

  那么“鄞”与黄帝真的风马不相及吗?我以为不是。关于黄帝出生的地方,最流行的说法:一是古代上邽县(今为甘肃清水县)。据《水经注》记载:“黄帝生于天水,在上邽(今天水市)城东七十里轩辕谷(今清水山门镇白河村)”。另一个是河南新郑。战国《竹书纪年》中称:“黄帝轩辕氏,元年帝即位,居有熊”。“(东汉人)皇甫谧曰:‘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这两个地方与“鄞”字形成有密切关联。另外与两个黄帝直接有关系的地方也分别在陕西和甘肃。这两个地方是桥(乔)山和崆峒山。桥(乔)山是黄帝死后安葬的地方,司马迁《史记》记载:“黄帝崩,葬桥山”。崆峒山是黄帝得道的地方,一般认为在今甘肃平凉市。相传黄帝亲自登临崆峒山向智者“广成子”请教治国之道和养生之术,《庄子·在宥》和《史记》等典籍中均记载了这一千古盛事。

  这几个地方后来被学术界的不同学者分别认定是黄帝的出生地、建国地、死亡地。而不同学者认定的最终依据则是司马迁《史记》的记载:“黄帝居于轩辕之丘。”那么司马迁本人又如何来看待这一记载的呢?《史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从这段文字中可知:1、《史记》之前关于黄帝的记载材料十分稀缺。“《尚书》独载尧以来”;百家之言不实,无法采用;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不传,因而“难言之”。2、《史记》有关黄帝的记载本性就是司马迁认定的“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3、黄帝所居轩辕之丘不一定在中原地区,还可能在长江流域,所以司马迁要“东渐于海,南浮江淮”去考察。看来《史记》关于黄帝的记载本性就是司马迁认定的,而后人又是根据《史记》的认定来认定的,且将座标定位在中原,搜索的范围也限于中原地区,然而中原地区到底不是中华大地的全部,其历史局限和地域局限不言而喻。

  黄帝是否会是长江流域的人呢?现代的考古发掘,让我们触摸到东南沿海先民遭遇海浸及由东向北向西移徙的踪迹。据专家考证,近一万五千年前的以后日子里,我国东南沿海有三次海浸,部分先民在他们首领带领下向西向北方向迁移……。由于对环境的不适应,出于想寻觅心目中的“家乡”,远古先民频繁移徙,甚至把生活中不常做的行为——迁,当作生活中常做的行动——去(鄞方言中“去”仍被念作“迁”)。因为恋乡情结,先民在向北向西行进过程中根据家乡地名复制出许多城池,诸如河南有熊、陕西桥山、山东曲阜等。而这支部落的当时首领可能就是黄帝,他带领先民移徙,把东南沿海的远古文明带到中原,中原各地接受了先进的耕作文化与冶炼技术,提高了生产水平与生活质量;基于对黄帝感恩和追念,许多地方修建了黄帝陵,传颂着黄帝的故事;同时,黄帝也“被出生”在了中原地区,直至今日。

    轩辕、有熊、崆峒山、乔山这些对黄帝生命、事业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慈城人杨国瑾经考证后认为:慈城西悬岭,古称轩辕之丘,因为与大宝山相连,远看像古代单辕双驾的轩辕而得名。(西悬岭山顶发现7万年前地皇氏发明用圭表测定冬至、夏至日出方位,分一年四季的太阳历。以其人站在南方作表,中午日影照在[圭]上,出现冬至日影最长,夏至最短的太极[工],加中间是春分秋分呈[王])。轩辕丘下面就是轩辕之国的故都城,把圭、工、国(古文[或])三字连起来就是繁体“壽”字,所以又名寿丘。《史记》记载舜生于诸冯山下姚墟(慈城龚冯村里夹岙)。舜耕历山,渔雷泽(今彭山),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即轩辕丘)。而慈城的汤山古代称“有熊”;慈城的赭山渡古代称“桥山”。鄞地确不是远古的文明沙漠,而是中华文明的发韧地。如今发现与发掘的远古时期遗迹与古人建造的庙宇都是佐证。遗迹如:余姚河姆渡文化,慈溪林湖龙口越窑,田螺山遗址,慈城汤山遗址,余姚三七市新石器遗物,鄞南钱岙遗址,鄞西蜃蛟遗址。庙宇有:轩辕宫——丝巷弄祀黄帝轩辕,三圣殿——礼书院巷祀炎帝、黄帝等,慈城体仁堂——黄帝故宫等。有关专家曾在更大范围上,对“鄞”周边各县地名作过研究,发现大量地名,如今大都能在中原各个省、市中找到。这明显是鄞地先民迁徙到中原各地遗留下来的痕迹。上古社会,信息不畅,远隔千里,远离本土的先民难以返乡,出于对故乡的怀念,便用故乡地名来命名新居住地了。

     黄帝是否是“鄞”人,需要更多的考古来证实。我以为黄帝出生地揭谜之日,当是赤堇山成为华人祭拜圣地之时。这是一件最不急的事,5000年都过去了,还怕差些时日吗?

  (作者系《鄞州区志》编辑部责任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