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罗贯中、高则诚曾在慈城拜师求学?

发布日期:2011-10-08访问次数: 字号:[ ]

    主讲人:徐建成,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与博物馆处副处长,从事地方文献和古籍整理多年,近期研究发表了《谈宁波文化线路遗产》、《甬台两地历史情结与文化亲缘》、《三江口的历史方位和文化视野》等学术文章。

    罗贯中可谓大名鼎鼎,他是《三国演义》作者、《水浒传》合作者;高则诚的知名度也很高,他是元代戏曲大家、《琵琶记》作者。而赵偕(即赵宝峰)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他是慈城宝峰书院的创始人,而且极有可能就是罗贯中的老师,也是高则诚的老师。

  于是,有人便联想罗贯中在创作《三国演义》时,把在宝峰书院学习期间了解到的阚泽(德润)的事迹,写入《三国演义》中,甚至有不少人说,《三国》和《水浒》中有许多宁波方言,在与施耐庵合力创作的《水浒》里,融进了江南宁波风俗图画,并直接将同窗好友——慈溪县尹陈麟(文昭)作为原型,塑造成正面人物形象,写入《水浒》二十七回书中。而高则诚《琵琶记》中所描述的赵五娘与蔡伯喈的爱情故事,其原型也就有慈城的份了,在赵五娘这一人物身上留有慈城贞烈女子的身影。

  那么,究竟是谁最先提出了罗贯中、高则诚拜师受业于慈城宝峰书院之说呢? 

 

  支持者:罗贯中、高则诚受业于赵宝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三国”研究者发现了《赵宝峰文集》。赵宝峰即赵偕(约1294—1366),字子永,宋宗室后裔,人称“宝峰先生”。他不仕元朝,隐于大宝山之麓,讲道山中。有人劝他当官,他说:“我故宋宗子也,非不欲仕,但不可仕,且今亦非行道之时也。”元末农民起义军首领方国珍占领浙东,请他出仕,他也婉拒了。

  后来赵宝峰在离城西一里的大宝山麓创办的宝峰书院,招徕了许多有识之士。众多弟子以《门人祭宝峰先生文》中提到的为著名,尤其是明代“江南三大儒”之一桂彦良、“江南大孝子”乌斯道等,竭力宣扬其师的观点。赵宝峰遗著有《宝云堂集》,后来逐渐散失,清嘉庆年间,其后人编辑残篇,集为三卷,有《赵宝峰先生文集》钞本传世。

  《赵宝峰文集》卷首有《门人祭宝峰先生文》,写道:“至正二十六年(1366),岁次丙午,十二月戊申朔,越十二月己未,门人:乌本良、郑原殷、冯文荣、罗拱、方原、向寿、李善、乌斯道、王真、顾宁、罗本、翁旭、王桓、洪璋、徐君道、方观、裘善缉、李恒、翁昉、岑仁、王慎、童惠、王权、高克柔、顾勋、王直、叶心、裘重、周士枢、郑慎、茅甫生等致祭于故宝峰先生赵公之柩曰……”《三国》研究者认为,这里提到的“罗本”,就是《三国》的作者罗贯中,而高克柔应为“高柔克”,便是高明(字则诚,有诗文集《柔克斋集》)。

  首次提出这一观点的是北京大学教授王利器。他先后在《文学评论》1982年第3期发表了《(水浒传)是怎样纂修的?》;在《社会科学研究》1983年第1-2期发表了《罗贯中与〈三国志通俗演义〉》;在《社会科学战线》1983年第1期发表了《罗贯中高则诚两位大文学家是同学》。

  另一位“权威”专家、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大师周楞伽也赞同这一说法。他在《文学遗产》1981年第4期发表了《小说札记·罗贯中的生卒年新证》;1986年发表了《关于罗贯中生平的新史料》,后收录在《〈三国演义〉与中国文化》(巴蜀书社1992年版)。周老在文中考据证明指出:罗贯中原籍东原,后移家浙江慈溪。罗本并不字贯中,而字彦直,贯中乃是他作杂剧和小说时所用的别号,相当于今人的笔名。他还有一个哥哥罗拱字彦威,早已拜赵宝峰为师,研究理学。所以,“罗本有志图王失败后,由原籍东原到慈溪来投奔他的哥哥,赵宝峰推屋乌之爱,也收罗本为门人,从此他们兄弟俩同住于慈溪的杜湖。一般说是罗贯中越人、浙人,失之笼统,就是说钱塘人、杭州人,也不完全正确,他兄弟是因师父赵宝峰隐居慈溪大宝山之麓,所以也寄籍慈溪,以便时相亲近的。”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灵年在《三国演义学刊》第2辑(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6年版)发表了《罗贯中为赵偕门人辨略》。针对“赵宝峰的学生罗本是否即罗贯中”的问题,提出“关键在于作为小说家的罗贯中,他与理学家赵宝峰是否会有相同的旨趣”。文章考察了赵宝峰的思想,指出:“作为理学家的赵宝峰,在政治上有他落后反动一面,这主要表现在他始终忠于元帝的立场上;同时,他在认识问题和处世态度上又有开明随时的一面,不愧为地主阶级的有识之士。赵宝峰这种复杂的思路性格,对罗贯中的思想和创作产生了微妙的影响。”李灵年还指出:“综观赵、罗二氏作品之间的血缘关系,最为鲜明的是民本思想和贤人政治思想。”“赵、罗二人都立足于元末动乱的现实……用不同的文字形式总结政治斗争的经验教训,其政治目的完全相同。”因此,“他们之间的师生之谊似无容怀疑”。李灵年还在后来的《罗贯中研究七十年》关于罗贯中与赵宝峰的关系、关于罗贯中的政治思想有完整的观点阐述。

 

  反对者:此罗本、高克柔非彼罗贯中、高则诚

  但是,也有学者对此提出了质疑。他们是复旦大学教授章培恒、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金宁芬、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健等。

  章培恒在《关于罗贯中的生卒年——答周楞伽同志》(载《文学遗产》1982年第3期)一文中则对“罗贯中为赵宝峰门人”的观点提出怀疑,他认为:“这篇祭文虽列有罗本之名,但既无字号,又无籍贯,安知这个罗本不是跟罗贯中同姓名的另一个人?这位赵宝峰先生是个理学家,并非一般的塾师。罗本若非服膺理学,是不会师事赵宝峰的。而罗贯中则大写通俗小说和杂剧,‘乐府隐语极为清新’,在《三国志通俗演义》中又对曹操有所肯定,这都是跟理学家异趣的。因此,赵宝峰的学生罗本是否即罗贯中,还是一个问题。”

  金宁芬在1983年4月19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罗贯中和高则诚不是同学》一文,行文细密谨严,考证笃实有据。从版本及全祖望、王梓材《宋元学案》的记载体例出发对此作了详细考证。她首先查阅了四种版本的《赵宝峰先生文集》,发现其中所收《门人祭宝峰先生文》中“高柔克”均作“高克柔”。再查《四部备要》本、光绪五年长沙重刊本、上海文瑞楼石印本《宋元学案》,其中卷九十三“静明宝峰学案表”及正文,也一律是“高克柔”、“高先生克柔”。这说明赵宝峰的门人是“高克柔”,而不是“高柔克”。另外,同一部《宋元学案》卷六十九—七十“沧州诸儒学案”黄溍门下,录有“高明”其人并小传一篇。《宋元学案》中所录人物凡二见者,均注“别见”、“别为”、“并见”等。而“高克柔”和“高明”名下,均无此等字样,由此可见,“高克柔”和“高明”确系二人。

  欧阳健则在《试论〈三国志通俗演义〉的成书年代》(载《三国演义研究集》,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3年12月版)一文中,从古人尊师通例的角度提出异议:“按照尊师的通例,门人对师长应一律称名,如乌本良字性善,乌斯道字继善,向寿字乐中,王桓字彦贞,罗本字贯中,但祭文中一律署名。高明,字则诚,著有《柔克斋集》。如果他也是门人,在祭文中居然不署名,甚至不署字,却用一个别号,就实在太出格了。所以高克柔为高明之说,可以基本排除。”

  那么,罗贯中、高则诚到底是不是宁波学者赵宝峰的学生呢?但愿慈城文化中的这个千古之谜能够早日“水落石出”。

    (原载于《宁波晚报》2011年10月2日A09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