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鄞西抗日根据地教育记略(1940年—1945年)

发布日期:2011-11-21访问次数: 字号:[ ]

邬烈辉

 

  鄞西地区南濒奉化江,毗连奉化县;北临姚江,与原慈溪县相邻;西靠四明山区,与原余姚县接壤。鄞西是浙东抗日根据地的一部分。鄞西抗日根据地的建立是由隐蔽逐步趋向公开,由宣传教育逐渐转变为武装斗争,由学校为据点逐步转向广大农村,由建立区、乡抗日政权逐步发展为县级抗日民主政权。

  19406月,中共鄞县县委通过进步人士梅园乡乡长边春甫(大革命时期中共党员、小学教员),委派共产党员周思义去该乡梅溪小学任教。7月,日本侵略军第一次侵陷镇海,数日后撤退。鉴于日军有再次侵犯的可能性,为了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县委负责人周飞、秦加林、金如山等前往鄞西梅园等地调查,认为一旦县城沦陷,日本侵略者是无法控制广大鄞西山区和农村的,鄞西沿山地区有利于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革命根据地。决定将原来宁波城区的县委转移到农村,以鄞西为重点,梅园为立足点,开辟沿山地区工作。此后,陆续调来一批共产党员,分别安排在梅园乡公所和乡内各小学任教。19411月,县委书记秦加林和委员金如山分别到梅园乡的林家土耷(土耷合为一字)小学和宝岩寺孤儿院任教。2月,共产党员林一新、葛维裘(陈洛宁,女)去建岙小学任教。这一时期先后发展了陈庆章、严培远、江圣泗(后任建岙小学校长)和沿山小学教员陈晓云等加入中国共产党。各校教员以学校为阵地,把梅园乡的知识青年组织起来,进行时事座谈,举办农民夜校,演出抗日爱国戏剧,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同年,共产党员赵舟、沈协华去蜜岩乡启明小学任教,开展抗日救亡工作。4月,县城沦陷时,全县60多位共产党员中,鄞西有42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小学教员。19422月,鄞西与奉西合并,建立鄞奉县,党组织实行特派员制,寿文魁化名陈志刚任特派员,去建岙小学任教导主任。严式轮从慈东来民政乡(现古林镇蜃蛟村)丰文小学任教。下半年,姚筠(李华,女)、虞安定(吴春帆,女)、邬继清(后被清除出党)在古林小学任教,均为中共古林区工委成员,古林小学成为区工委机关所在地。

  194112月,县委报请中共浙东区党委领导批准,委派林一新、周思义帮助(民国政府)鄞县七区区长郭青白筹建“三青团鄞西区队”(以下简称“鄞西区队”,领导权为共产党组织所掌握,对鄞西教育界影响很大),其工作人员先后有周思义(县委宣传部长)、王甸、徐婴、张侗、陈洛宁、冯禾青、李敏等,都是共产党员。他们利用这块合法招牌,从事公开活动。分别联系一批学校,以教职员较多的乡(镇)中心小学为重点,以鄞西地区的小学教员和失学青年为主要工作对象,在学校中组织读书会,进行时事座谈,演唱革命歌曲。通过考察,个别吸收一批思想进步的小学教员加入共产党。当时,工作开展得比较好的有以江圣泗为校长的建岙小学,以严式轮为校长的丰文小学,以毛崇芳为校长的石碶小学。“鄞西区队”还与凤岙小学、古林小学、集仕港小学等校保持经常联系,并通过出版《鄞西三日刊》、《鄞西青年》向广大小学教师、知识青年及乡镇公所工作人员宣传抗战形势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

  194112月,“鄞西区队”筹办黄古林补习中学,于翌年2月开学。它使不少在宁波读书的鄞西地区中学生,没有因县城沦陷学校内迁而失学。县委还通过边春甫等上层人士的活动,使区长郭青白同意由区署拨给经费,委托“鄞西区队”办理这所学校,党内由周思义直接领导此事。学校办在黄古林施家祠堂,教职员10人,学生100余人,3个班组。一部分离家较远的学生在校内寄宿,其余走读。教员中有共产党员周思义(教语文、史地)、陈庆章(教生物、理论),还有倾向进步的总务主任戴乐逸(兼教英语)。校长施慕官,是当地人。学生中有共产党员徐毕辉,后来陆续发展了袁春妍、孙尚鉴、童子贞等入党,建立了学生党支部。党支部组织学生阅读进步书刊,讲革命故事,开展抗日救国宣传,进行生活互助。一批要求进步的学生很快涌现,团结在党支部周围。1943年初,日伪第十师一部进驻黄古林,黄古林补习中学宣布停办。一部分思想进步的学生自动参加了林一新大队当战士。同年9月,林大队起义后,郭青白无处泄愤,竟将在石碶小学任教的原黄古林补习中学教员戴乐逸杀害(全国解放后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427月,鄞奉县委以“鄞西区队”的名义举办了小学记述暑期训练班。由宣传部长周思义负责,抽调了党员骨干参加训练工作。徐婴担任训练班班主任兼分队长,王甸、陈洛宁、姚筠都担任分队长。参加学习学员50余人,其中沈协华、虞安定、冯禾青、袁春妍等是共产党员。训练班开设哲学初步、政治常识、民运工作、游击战术等课程。学员们训练十分刻苦,吃的是酱油汤和糙米饭,睡的是篾簟或稻草,过的是经常背着背包行军的军事生活;但是,干部和学员打成一片,水乳交融,学员们精神饱满,没有一个中途离开的。在紧张的学习生活间隙,大家围坐在一起,举行娱乐晚会、故事晚会、回忆晚会或歌咏晚会;傍晚,他们三三两两亲切谈心,有的阅读进步报刊,有的引吭高歌,始终朝气蓬勃。原定为期一个月的训练班因郭青白的干扰提前10天结业,学员大多数被分配到鄞西各小学任教,被誉为“浙东刘胡兰”的李敏,就是在小教训练班结束后分配到蜜岩乡启明小学工作的。

  19438月,县委以区长郭青白的名义在鄞江区鹳顶寺创办鄞西初级农业职业学校(也叫鹳顶农校),聘请民主人士前武岭中学教师单菊初为校长,县委派共产党员刘泽(小教暑期训练班结业)协助工作。通过考试,招收来自鄞县、余姚、奉化、新昌等地的失学青年30余人。开学时,郭青白已被赶出鄞西,学校由新成立的抗日民主政权正式接管,学生实行半工半读和供给制,教学上贯彻“教育与实际联系”、“学与用一致”的原则,注重教育内容结合当时形势。正当师生满怀信心积极教学之际,是年11月中旬,反共战争爆发,鹳顶寺面临战场,学校解散。这所学校办学时间虽短,影响却较大。

  19437月,中共四明地委决定将鄞西的武陵区(乌岩等地)与慈溪的陆埠区合并为鄞慈县。9月初建立的抗日民主政府——鄞慈县办事处,从当时的战争形势出发,加强了对教育工作的领导,实行普及教育,进行教育改革,开展冬学运动,重视教师队伍的建设。

  在抗日武装斗争的紧张环境中,各级民主政府在历次行政(政务)会议上,都把教育工作列入议事日程,浙东临时行政委员会、“鄞慈县办”还分别召开文教(扩大)会议,专门研究教育工作。19441月,四明地区政务扩大会议上,曾专题研究“如何准备春季开学案”,就开学日期、学历制订、课本、经费等问题作出决定。7月,在第二届行政扩大会议上,提出在基本地区实行强迫入学或采取半日制办法使学龄儿童至少有十分之六七入学,每一乡()应创办13所民众夜校。规定“恢复设督学,建立辅导制度;区乡均须有一中心小学为各该地区的辅导机关;建立区教育会,作为小教对教育行政参议性质的团体,又为小教本身的斗争组织”。19441月,鄞慈县第一届文教扩大会议总结“县办”建立半年来的工作:恢复了13所学校,在民办公助的原则下,全县补助教育谷6万斤,基本上解决了学校的经费问题。会议决定:以每保1校为标准,至少三保设一联立保校;学生人数不足20人之学校,应和附近学校合并;各乡镇设中心小学。学校的经费原则上是民办公助,具体办法是:由区署规定数量征收学米(分高中低3级);调查迷信会产,呈区备案,充作校产;整理、夺取地方封建势力掌握的校产;在不妨碍政府财政政策的原则下,酌收地方性税捐(应由“县办”批准);已收之校田派谷仍归学校;中小学校应把全乡校田清册和本学期决算、下学期预算,急送区署,呈请政府补助。同年10月,第三届浙东文教扩大会议决定:“所有公私立学校,应向民办公助方向发展,尽量尊重地方上的意见,运用地方上的人力物力来办学。”

  由于县委长期工作的结果,鄞西小学教师不论在根据地或游击区,政治上多数有明显进步。他们初步提高了对抗日民主的认识,自觉响应政府抗日民主建设的号召,配合各种抗日民主的群众运动……积极拥护真理,拥护共产党提出的号召,始终不受敌顽及特工分子的利诱、威胁、欺骗、毁谤、中伤。但是,也有不少教师(特别是平原区)长期来受民国政府的欺骗宣传和正统观念的影响,在政治上麻木不仁,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认识不清,脱离实际,脱离群众,自处于超然地位,为教育而教育,为赚钱吃饭而教书。为此,“县办”加强了对教师学习的领导,要求以中小学校为主,组织学习小组;由县文教科规定学习中心,指定学习资料为《新浙东报》、团结小丛书与政治常识等。并制订学习计划,建立学习制度,进行检查、督促、汇报;出版综合性小册子指导学习。还选送进步教师去浙东鲁迅学院学习。“县办”要求教师传达政府法令,收集群众反映,使政府和人民进一步建立起友爱团结的关系,为同一政治目的而斗争;协助政府在农村实施法令,在开展各种群众运动中起好骨干作用、推动作用,并利用假期,组织教师集中学习(分区或联乡进行)。“鄞奉县办”主任严式轮经常去学习班向教师作报告,很受欢迎。19457月,浙东行署文教处下达的《关于暑期小教集训工作的指示》指出:为了加紧改造传统教育,贯彻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适应浙东抗日斗争新形势的要求,规定集训总方针是“政治上的启发,思想上的教育和工作上的实习”相结合,使他们获得新观点、新方法,激发为人民服务,和人民打成一片的精神,以达到初步改造与继续团结他们的目的。“指示”要求以县为单位动员一定数量的小学教师,用2040天的时间,以研究会、座谈会、服务团、工作队等组织形式进行政治思想上、业务上的教育。新成立的县政府组织了这次学习。

  抗日民主政府对教师的生活比较关心。19441月颁布的《浙东敌后临委会施政纲领》提出,“实行抗战与民主的普及教育,改善中小学教师待遇,提高其文化政治水平……”。同月,鄞慈县第一届文教扩大会议就如何保障教师生活作出6条决议:“(1)依照政府颁发的薪给标准,能保证按月发给。方法:政府加强督促。(2)如执行新教育任务而受伤害的,得由教育会呈请政府根据伤害者日常表现,酌量予以抚恤。(3)校董或校长不得无故撤换没有违反抗日民主事业的教职员。(4)女教师生产期间,应给以产前、产后两个月的休息,休息期间,仍支原职原薪。(5)因劳成疾的,政府应给以医药费补助。(6)在教育界任职10年以上的得加俸。”鄞奉县也采取相应措施,提高教师生活待遇。同年7月,四明山地区第二届行政扩大会议决议:“提高小学教师待遇,实行规定的标准”,并拨一部分经费作奖励学校教师之用。

  鄞西的教育存在三种教育观的斗争:为抗日民主而教育;为教育而教育;为奴化而教育。当然,为抗日民主而教育是人心所向,占优势。“县办”把改造旧的教育观点和方法作为改革学校教育的关键,根据“教育与群众结合”、“教育与实际联系”、“一切文化教育事业均应使之适合战争需要”等原则,要求学校做到:(1)打破学校的关门主义,与广大群众结合起来,充实学校教育的内容;(2)教育与实际生活联系起来,使学生熟悉现实社会;(3)学与用一致,教育与生产结合;(4)打破教条主义,经常运用周围环境的变动起伏作活的补充教材;(5)感性教育与理性教育有机的交织起来,多采用启发式;(6)学制要适合儿童的实际生活,尽量避免超农村社会的“校规”。19447月,浙东敌后临时行委文教处召开的“浙东敌后暑期教育研究会”,有各抗日根据地的教育代表参加,会议着重研究了在浙东敌后分散游击环境下,怎样有效地进行敌后教育的问题,提出了“教育要走一个新的方向,教育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口号。

  学制改革是改革学校教育的重要环节。“鄞慈县办”提出,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决定假期,根据学生的家庭情况来编级。第三届浙东文教会议决定:“为适应农村及市镇的实际需要,各校可视所在地具体环境,择用全日制、半日制、识字班、二部轮流制、旁听制、间日制、雨天读书、小先生夜校、晨校等。在学年(制)方面,决定平原区基本上仍采用初小四年、高小二年制;山区则可灵活改为一年制或二年制。星期放假制也可视实际需要,改变为‘市日放假制’。此种改革,均本着人民实际生活与生产情况的要求。”根据这个精神,鄞慈县武陵区1所乡中心小学,取消了传统的星期天放假制度,放假日期视农民的实际需要而定;学生因生产劳动需要而请假的,不作缺课处理,事后由老师进行个别补课;农忙放假时,教师制订学习计划,另外安排时间分组在校外学习。武陵区的红岭村有62个儿童,白天要帮助父母砍柴、放牛或进行家务劳动,就在村里办一所夜校,每晚进行识字教学,学生很少无故缺课,不仅学会识字,政治上也有很大提高。这种灵活多样的教育形式,适合当时的环境。

  课程和教材的改革是改革旧教育的重要环节。当时由于各方面条件的局限,抗日民主政府还不可能编印出统一的新教材,只能采取暂时的应急办法。四明山地区第二届行政扩大会议决议,采取3条措施:“(1)基本采取旧有课本,但须经过审查,删除不合用的教材;(2)组织补充教材编辑委员会,编印统一的补充教材;(3)不合儿童心理的封建教材绝对禁用。”鄞慈县办决定“要以适合群众实际斗争和实际生活的需要为原则编写各种教材。由县办社教队编辑委员会负责解决”。鄞奉县办通过各中心小学,删除内容反动部分,补充有关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和生产知识的教材,还鼓励小学教师自编教材。平原区和游击区的学校平时上课用民国政府编印的课本,日伪军来时则换上日伪编印的课本,油印的补充教材由教师掌握使用。在各种补充教材中。音乐课的特别多,都是抗日民主歌曲。有不少歌不仅学生会唱,群众也会唱。有一次,民国政府的军队闯进章蜜乡,聚集小学生,要学生唱歌。孩子们唱了《你是灯塔》、《河里的鱼儿要用水来养,抗日的军队要老百姓来帮》等抗日革命歌曲,他们似懂非懂地拍了手,点头称许。

  194410月,第三届浙东文教会议对全区学校课程和教材改革作了统一的规定,指出:“总的原则是着重抗日战争知识和生产知识的增加,启发民主的精神、培养劳动观念、集体观念等”。

  国语课增加抗日故事讲读的内容,作文着重于农村普通应用文、写信、写帖,练习听写、速写等;说话教学着重于辩论讲话、读报及口头宣传等;常识社会教学,高、中级增加时事讨论、时事报告;地理课,由近及远,先着重研究本村、本乡,再到本县、浙东、全国敌后各抗日民主根据地,以及大后方与国际间重要国家;历史教学以中国抗战史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为重心;公民教学则着重于民主建设常识;自然课则注重本地实用农事及生产常识、普通生产知识,与本地流行疾病的预防治疗、破除迷信观念等常识;算术课增加心算、珠算、速算、簿记、记账等;劳作课以种植常见农作物或制作简单日用品为主,并督促学生勤作家务劳动及在校劳动,培养其集体劳动观念。武陵区1所乡中心学校,适应战时农村实际需要,精减了一些不必要的科目,把课程归纳为“识字”、“应用文”、“珠算”、“文娱”、“生产”五门。因为所教的都是学生平时劳动、生活迫切需要的知识,很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提高了学校在群众中的威信。

  民主管理是抗日根据地教育的特色。学校都有儿童团组织。儿童团的作用,一方面是组织同学认真学习,保证学校教育计划的完成;另一方面是锻炼学生的独立工作能力,培养集体主义精神,学习运用民主方式,过民主生活。鄞慈县建立不久,各校就成立了儿童团、儿童团社教队。武陵区红岭儿童团的先进事迹,曾在《新浙东报》上作过介绍。第三届浙东文教会在改造学校教育,对儿童组织与训导方面,规定了训育须采取集体检讨、竞赛、奖励、个别谈话、耐心说服等方式,提倡为民族为大众的新英雄主义。教师须与儿童订立公约,关于每周中心训练事项,亦应依据实际需要与儿童身心状况,规定其范围,如纪律、整洁、勤学、劳动、集体观念、民族气节等。武陵区一所乡中心学校,着重加强儿童的组织活动能力。学校成立了儿童团,由儿童团产生俱乐部,下设几个委员,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墙报委员,定期出墙报、快报,写挑战书,以掀起学习热潮,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文娱委员,经常组织娱乐晚会、问答会等,以娱乐形式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学习委员,领导全校学习组长开展活动,下设读报组,还随时征求学生对每一教师教学上的批评与建议;生活委员,主要负责生活制度的执行,整洁工作的检查;生产委员,将年龄较大,对生产有兴趣的儿童组成生产小组,以培养学生的劳动生产观念。同时还建立儿童社教队与小先生队,开展社会教育工作,教育成人(文盲)和失学儿童,组织民众识字班、读报组,指导当地俱乐部活动,使教育真正为人民群众服务。

  抗日民主政府十分重视成人教育(社会教育)。1943年“县办”建立后的第一个冬天,就布置了冬学工作,把冬学运动与生产运动、民主建设交织起来,作为冬季的三大工作任务。1944年,鄞慈县、鄞奉县分别部署办冬学40所、25所,并划出区、乡各级中心冬学区,建立县、区、乡三级中心冬学,作为各级冬学区的领导核心。还规定乡中心冬学在冬学结束时一律转变为农村俱乐部,要求每所冬学,创办1块黑板报,建立2个读报组,普遍插识字牌。为了做好冬学的发动工作,“县办”提出集中地方知识青年(半知识青年)与民间艺人的力量做好动员入学工作。武陵区的知识青年和民间艺人比较活跃,通过俱乐部来布置和推动冬学工作。冬学入学的对象主要是群众干部和农村青年积极分子。课程内容包括多方面的知识,有识字、时事政治、歌咏小调、实际问题研究等。教学方法要求绝对避免注入式,防止死读书,应多想办法通过文化娱乐的形式,讨论会、问答会等方式来进行教学。经常举行通俗化的专题报告和实际问题的研究会来提高群众的政治觉悟。在游击区,还将冬学与传统的冬防结合起来,以减少敌伪的注意。

  第三届浙东文教会议决定的教育新方针是“社会教育重于学校教育”,“成人教育重于儿童教育”,“干部教育重于群众教育”。提出“社会教育的主要对象是广大农民群众,一切教育内容与方式方法都要以切合农民要求为第一”。1945年初,“鄞慈县办”社教队为贯彻教育新方针,实施成人教育,在红岭、王仙岗、东岗头3个村创办巡回学校。以各村的青年男女为主要对象,报名上学的农民有101人(其中妇女12人)。教师在3个村子进行巡回教学,以识字组为基础,随到随教,无一定的形式和时间。学生编组根据家庭经济情况和实际文化程度来决定,教师替每组订好学习计划,由识字最多的小组长负责,每天集中学习一次。学校定期举行测验,并规定达到初小程度的准予休业,达到高小程度的作为正式毕业,休业和毕业的都发给证书。鄞西抗日根据地的社会教育,除冬学、常年性夜校、巡回学校外,还有读报会(组)、农村俱乐部等,都收到了较为令人满意的教育效果;也为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