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社员

发布日期:2011-11-21访问次数: 字号:[ ]

李燕津

  天蒙蒙亮,往日鄞州农村,门口有线广播响了,主妇们便悄悄起床,来到“灶羹间”,举火煮汤饭,冷饭和水煮开就是。不久,要上学的孩子、要出工的丈夫陆续起床。洗漱完毕,一家人围着桌子吃汤饭,小菜通常是自家腌的雪里蕻咸菜,偶尔有腐乳、榨菜、什锦菜之类。吃完饭,孩子与左邻右舍的同龄人结伴上学去,夫妻双双携带随身农具,锄头、铁耙和镰头之类,到生产队队间听队长安排农活。

  千百年来,耕种农田的人称为“农民”,1958年,公社化,土地归生产队集体所有,农民又有新的身份和名称:社员。

  生产队生产起先以大队(相当于现在的行政村)为单位,20世纪60年代起,以生产小队(相当于现在的村民小组)为单位。一般生产队长在小队间面前晒场上安排生产,口头吩咐。邱隘汇头有位生产队长颇有特色,在小队间门面挂块黑板,右边空着,左边钉几排钉子,清晨,他在黑板右边写上几项要干的农活及几处地点,在黑板右边每排钉子挂上若干竹鉴,竹鉴上是社员名字,挂好,他回家吃早饭,随后社员们陆续过来,一瞧,便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干自己该干的活。

  土地归生产队经营,但是生产内容严格按照国家计划,那时,长期“以粮为纲”,能种粮食的农田统统种粮食,经济植物控制极其严格,例如鄞县西乡是传统席草产地,那时也规定种植面积不得超过农田10%。起初,种双季稻,后来提倡“两稻一麦”,白居易曾感叹“农家无闲月”,生产队集体生产的岁月可是“农家无闲日”。

  社员劳动报酬以工分形式体现,起先一种形式,即“工作日计分”,虽说提倡“男女同工同酬”,但实际上是有区别的。男壮年劳力定为10分,即“正劳力”,刚参加生产队的男劳力5分,即对折劳力。女性壮年劳力78分,即“七八折劳力”,刚参加生产队的女劳力4分,即“四折劳力”。后来出现“定额报酬”,在农忙时节或临时项目中采取按工作量记工制度,如插秧,早稻每亩40分,晚稻每亩45分等等。

  社员三五成群干活,每个人生产任务是不明确的,但是一群人的生产任务是明确的,队长是依据不成文规定推算的,正劳力一日工作量为一工,例如收割,旱地每亩3工,水田每亩3工之类,强弱男女搭配。工作量以一般素质的人计算。社员都心照不宣,不想升工分的,就“给多少工分出多少力”,想升“级头”的则卖力点,因此队长安排的生产任务都“八分印过”,都能如期完成。工分级头一年评一次,年底农闲时开会,自报公议。在这样体制下,特别聪明勤劳的社员如果缺乏舍身精神,积极性不会发挥,这是导致农业生产长期徘徊的重要原因。

  每天劳动的时间,平时八小时左右,出工收工没有钟声铃声之类,主要依据广播声。那时,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个有线广播,一尺见方,村落中心和田野上都装有高音喇叭,都是公社广播站无偿安装的。广播声,是当时农村生产生活的“作息表”,在农村,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广播响了,好做生活来”“广播息了,好困觉来”。

  日近中天,广播又响了,不久,社员们陆续回村庄用中餐。公社开始头两年,社员们吃公社(大队办)食堂,后来各自回家用餐。午饭后,广播息了,社员们又去田野继续干活。日薄西山,广播再次响起,社员们结束一天劳动,“打道回府”,路过河渠,洗手洗脚,顺带把沾了泥土的农具洗干净。

  遇到农忙,劳动时间自然延长,特别是夏末双抢时节,一面要将早稻收进晒干,一面要拖走早稻草、耕田耙田、把晚稻插好,还必须“关进立秋关”,否则会“有谷没米”,往往凌晨二三点钟就出门了,到田里,天还漆黑的,借助微弱的星光,开始劳作。双抢时,太阳毒,田水烫,人实在吃不消,一般过十点,广播刚响,社员便回村了,下午两点光景,太阳光有所收敛,社员们又走向田头,直到日头落山,直到星光满天,该是八点光景才回村。双抢,劳动时间之长,劳动强度之大,着实令人咋舌。人饿透了,也好,随便什么吃到嘴里,都是美味佳肴。人脏透了,但谁还有气力认真洗梳?人累透了,也好,谁不是刚一落枕,便呼呼大睡;有时,想先躺会再洗澡,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该出工的时候了。双抢持续半个月左右。

  晚上,公社化时,流行挑灯夜战。后来不再安排生产,农闲时节,年轻人到生产大队俱乐部开展各项活动,多数人天一黑,就上床睡了。文革时候,生产队则几乎夜夜开会,政治学习。

  生产队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头两年,以大队为核算单位,后来以生产小队为核算单位。生产队收入来源有两块,一是买余粮,余粮是交完公粮、分好社员的口粮后剩余部分,是生产队收入主流;二是出售农副产品,主要是春花经济作物,以及山林鱼塘猪场等出产,这部分收入高低,取决于队长当家好坏。社员实物分配,一年到头,陆陆续续,大的两次,称早稻晚稻口粮。社员分现金,年底一次,称为“分红”。核计下来,当时鄞县社员正劳力日报酬在一元左右,一般平原高于半山区,半山区高于山区。人口多劳力差人家,年底分红时会出现赤字,名“倒找户”,倒找户比比皆是。20世纪60年代末,有的生产队开办工厂,收入显著提高,例如横溪镇联胜大队,正劳力日报酬两元以上,万分令人羡慕。

  生产小队队长、副队长、妇女队长和记工员,小队长由大队任命,理论是小队中道德最好成绩、劳力最强、技术最高、脑筋最好的人,小队长要和社员一样出工且同工同酬,因此,实际上也是如此,没有什么争议。生产大队设大队书记、大队长(副大队长)、民兵连长、大队会计和大队妇女主任,称为“五大干部”,大队书记、大队长由公社任命,理论上是大队中最优秀的人,有时也从其他地方调入,大队干部也要和社员一样同工同酬,除此,有一定补贴,三时八节好燥脚燥手开会,更有升任国家脱产干部可能,因此竞争比较激烈。

  1982年秋,鄞县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队随之解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