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方志编修
“太子洗马”与修房子

发布日期:2011-11-21访问次数: 字号:[ ]

周永孚

 

  每当闲暇之时,我喜欢从书架上抽出由清·徐兆昺所著的《四明谈助》书,随便翻翻,对书中记载的鄞县(现为鄞州)的人文、山水尤感兴趣。我虽为鄞籍人士,因长期在外地工作,对鄞县的地情知之甚少。阅读《四明谈助》后,使我深知鄞地钟灵毓秀,历代重臣名

  贤辈出,鸿儒彦士荟萃,如鄞县东乡的下水村史家(现为鄞州区东钱湖镇),在南宋时,曾是名门望族,有过“一门三宰相”之称,三位宰相即是史浩(11061194),史弥远(11641233),史嵩之(?1257)。而西乡的西杨村(现为鄞州区石碶街道),为明代“宁波四大望族之一”,称为城南镜川杨氏,有过“一门三尚书”之称。三尚书即为礼部尚书杨守陈(1425-1489),工部尚书杨守随(1434-1518),史部尚书杨守祉(1436-1512)

  据《四明谈助》记载,礼部尚书杨守陈,是明代景泰辛末(451)进士,英宗天顺二年( 1458)授编修,预修《大明一统志》,曾为太子讲官,后专职史馆。卒后,赠礼部尚书,谥“文懿”。生平孝友方直,著作甚丰,有<杨文懿公全集》三十卷。《四明谈助》在记述杨守陈时讲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杨守陈在担任“太子洗马”时,一次回家探视,到了一个驿站。驿丞不知道“洗马”是什么官职,接待时与他对面坐下来,问杨守陈:“你的官职是洗马,一天能洗几匹马?”杨守陈随口诙谐而答道:“勤则多洗,懒则少洗。”过了一会儿,有人报告有一个御史马上要到了。驿丞毫不客气催促杨守陈让出上等房间给御史住。杨守陈说:“等他来了以后,我再让也不迟”。等到御史来了以后,因为御史是杨的门生,见了恩师就长跪问安。驿丞吓了一大跳,于是就匍匐在地,百般乞怜。杨守陈则笑着挥手,请驿丞离去,其雅量是如此之大。

  驿丞在这件事上,其实也是无知。太子洗马,实是一个官职,自古有之,自春秋、秦、汉以来,历代因之,至清末始废。李密(224287)在晋武帝时任太子洗马,他以父早亡,母再嫁,与祖母刘氏相依为命,在《陈情表》一文中曾说:“寻蒙国恩,除臣洗马”(不久又蒙受国恩,授给我“洗马”的官(见古文观止)。明清之问,著名思想家、学者顾炎武(1613682)在《日知錄》云:“洗马者马前引导之人也。”“汉书百官表太子太傅,少傅属官有洗马”其官品也蛮高,属从五品官。精明干练,善于迎来送往的驿丞足十分注重官员的品位的,惯于对高官一味的奉承拍马。由于无知,对这位未来的皇上属下的重要京官杨守陈也实在太小看了。

  世上势利无知的人,古今皆有。鄙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新中国建立后各地第一轮编纂新地方志时,不知是上级领导对我的器重,抑或其不通文史,用人失当,强人所难,竟然抽调我到市地方志办公室任职专司修方志之事,这一工作上的稍微变动,却引出了不少

  笑话:有人问我,怎么叫你去机关事务管理局房产科云管修理房子的事!你以后不再分管秘书科的工作啦!连一向言听计纳的下属一反常态地说:“以后他没有什么“花头”了。(意为没有晋升职务的机会了)连修方志是怎么回事都不知晓,竟把修方志说成修房子了。

  其实,方志即为地方志。《唐·张铣·注》:“方志,谓四方物土所记錄者。”后来凡记述一地的地理、风俗、教育、物产、人物、名胜古迹等特征及沿革之书,如省志,府志,县志等,皆称方志。地方志有“一方之全史”之称。修方志的“修”字是著作,撰写的意思。

  编修方志是我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可谓是经国大业,不朽盛事。而历史上方志的编纂者往往都是一方之鸿儒硕彦。“地志之难成,几无让于国史。”更何况我是临难受命,因前任已搞了几年,对市属各部门发而不动,工作停滞。而自己则官职卑微,才疏学浅。为了编撰市志

  这一浩繁复杂的系统工程,我是吃尽了苦头的,却得不到当时某些人的理解和支持。

  从对待太子洗马和修方志的两件事中告诉人们:知识是一个人在任何时候,搞任何工作不可或缺的。无知往往会使人愚昧,而一个愚昧的人在待人处世时,就成为势利小人。古人云:“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这句话一点不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