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名家妙语说鄞州

发布日期:2011-02-23访问次数: 字号:[ ]

■ 文化思想 戴松岳


    鄞州像一只彩蝶起舞于中国东海岸的中端,自古以来引人注目。为此词客骚人各以美辞以歌,名臣志士每以妙语以喻。虽寥寥数言,往往显现鄞州魅力,故辑古今名家妙语,以飨同好。
    最早对鄞州风物发出赞赏的是西晋文学家陆云,他在《答车茂安书》中说:“县去郡治,不出三日,直东而出,水陆并通。西有大湖,广纵千顷;北有名山;南有林泽;东临巨海,往往无涯,泛船长驱,一举千里。北接青徐,东洞交广,海物惟错,不可称名。”更难得的是鄞州人民的纯朴淳厚,“恭谨笃慎,敬爱官长,鞭朴不施,声教风靡。”以陆云在全国文学界的知名度,其评语可谓一言九鼎,这也是鄞州最早的形象宣传。
    盛唐时期的诗人李频的《明州江亭夜别段秀才》是最早歌咏鄞县城的诗歌之一,这位诗人的赠友之作,却为我们留住了早期鄞县城市建设的身影。诗云:“离亭向水开,时候复蒸梅。霹雳灯烛灭,蒹葭风雨来。京关虽共语,海峤不同回。莫为莼鲈美,天涯滞尔才。”这首诗在佳作星聚的盛唐诗林中并不显目,但对于鄞县和宁波,却是弥足珍贵的精品。
    两宋之朝,鄞州的经济快速发展,城市地位也骤然提高,许多朝廷重臣开始关注鄞州,宋神宗时的两个影响最大的名臣司马光、王安石都有诗赞咏鄞州。司马光的诗是寄给当时的明州知州钱公辅的,诗云:“横桥通废岛,华宇出荒榛。风月逢知己,湖山得主人。使君如独乐,众庶必深颦。何以知家给,笙歌满水滨。”政治家关注的毕竟是民生,所以他把吏治良否的标准定为是否有“笙歌满水滨”。与司马光为未来鄞州而赋诗不同,改革家王安石的改革大业是从鄞州起步的,因而对鄞州的感情特别深厚,留下的诗文也多。今举两例,以见其情。一为绝句“供厨煮浴方成沼,转磨鸣舂始到田。还了山中清净债,却来人间作丰年。”一为律诗《忆鄞县东吴太白山水》“孤城回首距几何,忆得好处长经过。最思东山春树霭,更忆南湖秋水波。三年飘忽如梦寐,万事感激徒悲歌。应须饮酒不复道,今夜江头明月多。”他为鄞州人民做了许多好事,但却说他对鄞州人民的愧疚,“万事感激徒悲歌”。其高情厚谊,千年之后仍感人肺腑。与此同时的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官为明州知州,对鄞州自然知之甚详,他应鄞县知县张峋之请而写的《广德湖记》是宋代鄞州西乡的风情记,文中对当时鄞西的风貌大加描绘:“既成,而田不病旱,舟不病涸,鱼、雁、茭、苇、果、蔬、水产之良,皆复其旧,而其余及于比县旁州。”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南宋大诗人陆游的鄞州之行和咏鄞之作。陆游于1186年应丞相史浩之请畅游鄞州,写了许多诗,其中《游鄞》和《明州》两诗最显鄞州风情。前诗为:“晚雨初收旋作晴,买舟访旧海边城。高帆斜挂夕阳色,急橹不闻人语声。掠水翻翻沙鹭过,供厨片片雪鳞明。山川不与人俱老,更几东来了此生?”后诗则云:“丰年满路笑歌声,蚕麦俱收谷价平。村步有船衔尾泊,江桥无柱架空横。海东估客初登岸,云北山僧远入城。风物可人吾欲住,担头莼菜正堪烹。”自古以来明州鄞县同城而治,所以两诗题虽不同,而所咏风貌均为鄞州。千年前的鄞州就在大诗人的笔下如同画卷徐徐展开。两宋的名家之咏当以硕儒王应麟的《四明七观》为收官之作。作为学富五车的学者,王应麟用如椽巨笔展示了家乡的万千气象:“其下桑土,蚕跱茧纯;红女织蓒,交梭吴绫。”此言物产之丰;“亥市攸聚,水族有簿,兼韩子之南,烹蔼鲞砐与章柱,虽石华海月之诗,绮贝绣螺之赋,弗能殚举。”此言海物之富;“明,士乡也。有越大夫种之英风,其人通达而多能。有大里黄公之高标,其人恬静而自珍。”此言人文之盛。此文可为古代咏鄞的扛鼎之作。
    明清之朝,鄞州的经济文化更见繁荣,名家歌咏不胜枚举。今举数例,以见其荣。名臣杨守陈为鄞县栎社人,他的《宁波杂咏》记录了明代鄞州的风情。“山巅带海涯,竹树映禾麻。雪挹猫儿笋,雷惊雀嘴茶。瑞香金作叶,茉莉玉为葩。六月杨梅熟,城西烂紫霞”。万历年间三大布衣诗人沈明臣则用竹枝词的形式歌咏鄞州城乡的风貌,其中《萧皋别业竹枝词》中的开篇之作最负盛名:“青黄梅气暖凉天,红白花开正种田。燕子巢边泥带水,鹁鸠声里雨如烟”。如梦如幻的江南水乡风景就这样定格。与沈明臣同为三大布衣诗人的江苏名士王稚登则用笔写下了他的客鄞观感:“出东门,渡江,过其家,楼名碧岑,仅可客数口,床下俯三江,荡胸决臶,有无穷只想,恨不能歌《野鹰耒》。”“湖名东钱,又曰万金。山昏木乱,浓丹浅碧,不知凡几十重,余心已默赏。”“舟行数曲,得参军墅,命僮子摘雨中杨梅,出酒饮客。读孟浩然诗,自谓风流不减。舟还,出梅梁堰,雨益作,客皆倦卧蓬底,顺流及郭,犹未暮。”而将歌咏鄞州的诗歌创作推向高潮的是李邺嗣,他以《?东竹枝词》全面展示鄞东风物,继之万斯同作《?西竹枝词》,倪象占作《?南杂句》,袁钧作《?北杂诗》。鄞州城乡的风情人物在这些诗人的笔下得以形象生动地展现。如鄞东风物“里风简朴更东方,婚娶家门尽有常。恰是古行田文礼,提壶辕侧系乌羊。”“大舶常传贡使来,嘉宾盛馆郡中开。闻名乞得先生句,喜带天香海上回。”“海船齐到大鸣锣,上水黄鱼网得多。先买肥牲供羊庙,弋阳子弟唱婆娑。”鄞西的风貌另是一番“鄞江西去接它山,百里长堤几曲弯。晴日放舟真乐事,远峰无数点苔斑。”“望春桥上望春波,绿草苹香凫鸭多。最是城西好风景,夕阳处处起田歌。”“独喜林村蚕事修,一村妇女几家休;织成广幅生丝绢,不数嘉禾濮院绸。”《?南杂句》展现的是稍后时期的鄞南风光:“路出新河棹橛头,沿缘两岸足良畴。扶筇直上横溪埠,不信乾坑水自流。”“翻石通江古渡头,城南舟宿亦当流;争如大道千年稳,东郭浮桥一字浮。”此时的鄞北风物也由袁氏名士袁钧写就:“江心寺外晚潮平,林际微闻钟磬声。忆得醉归冲暮色,星星欲火隔江明。”“暮秋胜事在中旬,奔走城乡各赛神。吾里赛神兼赛富,年年社火闹江滨。”鄞州明清两朝的风光景物、人文民俗在这些名家的笔下予以形象地展示,使百年后的人们能遐想当年淳朴的风俗而遥生羡意。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第一个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的学者戈鲲化,他出国前曾客居鄞州多年,对鄞州风物激赏不已,曾四写《甬上竹枝词》以记其胜。今选数首,以为余音。“气节刚逢立夏辰,厨开樱笋及时新。香炊糯米和豇豆,颗颗乌丸一色匀。”“天然图画有三溪,春水桃花夹柳堤。闲东武陵人晒网,鹭鸶飞过夕阳西。”“明州席草种西乡,明席流通遍四方。织席何如织帽易,满船装载出西洋。”“灵桥门近甬江腰,早把严城锁钥开。为贩鱼鲜趋晓市,子民辛苦五更来。”时代的变迁已在诗人的笔下初露端倪,鄞州也自此开始迈向现代化的历程,并延及至今,蔚成大观。(摘自《鄞州日报》2011年2月21日钱湖风雅)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