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老宁波讲老地方

发布日期:2011-04-18访问次数: 字号:[ ]

瞻岐合岙 
谢良宏

  以前,瞻岐合岙的“下饭”名气十分响亮,方圆几十公里无人不晓,以产蛏子、白虾、望潮出名,小海鲜更出名,吃的东西,数不胜数。而且人无我有,花样百出,风味独特,江河海味齐全,熟生鲜干俱全,其烹饪物源与食谱菜式,以及俗语和比喻,均有一番趣味横生、妙中称奇的文化意味。

  地处鄞东的瞻岐占尽地理优势,有山岭、溪河、江海、平原、海涂,其中江河海味资源最为丰富。

  瞻岐合岙的西边是环立的群山,东面是无垠的大海,山海之间是广漠的平原。平原膏腴之地中,有数万亩农田和犬牙交错的河道,数以百计的鱼河(池塘),又恰到好处地散落在田间或与河道相近。所有的“田、河、塘”仰仗雨量,山泉溪水之源,凭借碶门通海、平衡河床之宜,使池水河面始终保持着盈盈碧波。碶门以下还有大嵩江。如此人造地设的格局,为鄞东瞻岐合岙的“下饭”提供了优越的自然条件。

  悠悠的河道里,河鲫鱼游动如织,塘鱼成群,青鱼、草鱼结队追逐,河鳗、河虾、甲鱼、毛蟹自由野生,其他杂鱼、蛳螺、河蚌更是不计其数。

  数百年下来,当地诸如“乌鳢鱼扮河桩,鲈丞相捕食忙”等口头语不少,而“莫看虾呒血,烤起来也会红”之类的说法,则另有其寓意文化。

  垂柳依依,芦苇青青抑或红莲绿荷、水草柔媚的鱼塘,是瞻岐合岙田野的一道道风景与特色。鱼塘内,撑手河鲫、金翅鲤鱼、胖头鱼、老毛蟹以及草鱼、蛳螺青等,游来蹦去,真是池鱼满塘,浮沉自得。

  鄞东瞻岐合岙面向大海,大嵩江、象山港、泥涂,连贯东海,潮水涨落,互通往来,汪洋里有捕不尽的海货——虾、鱼、蟹、鲎、海蜇、鳗等,其中又有无数种类。有的吃上了还叫不出名堂。沿海的渔民惯于大船出大洋,轻舟捞近海。每每“空船扬帆打鱼去,满舱鱼货载歌归”。那象山港里,鲻鱼白虾蹦蹦跳,大嵩江口锃亮鲚鱼如龙刀。

  当地人听惯了大海螺的声音,只要嘟……嘟一响,知道鱼货到了……当潮水退去,一望无际的泥涂,推踢如飞,渔人交错,蛏子、蚶子、泥螺、香螺、蛤皮、望潮、虾鱼蟹鲎,跳干弹鲈,由你眼看脚踏,手腾网抲各显本事,大有所获!张网有时一日二潮,鲳鱼玉鳎、虾螅杂蟹应有尽有。勤快的村姑村妇会跋涉到黄牛礁外的岛塘上戳牡蛎。小顽特喜好戽潭,运气好,斤把重的大青蟹、黄鳗、大虾接二连三,小提篓塞满为止。

  合岙人工养蛏、养蚶,早在清朝中叶就开始了,至解放初期又办起国营鄞县合岙养蛏场。浅海养紫菜,泥涂养蛏子、蚶子等在鄞东瞻岐合岙由来已久,是合岙渔民的拿手好戏。

 
 花果园庙 
万 之

  花果园庙就静静地蛰伏于海曙的月湖景区中,整座庙由过街廊、台门、前殿、正殿组成。庙门槛板上书有对联“地接贺秘祠,祉邻忠定宅”。正殿四柱三开间,进深三柱,正殿屋脊有“双龙戏珠”的雕塑。据《民国鄞县通志》记载,“花果园庙”,宋淳祐间建,明万历四十六年重建,清乾隆四十六年毁于大风,后重建,民国七年又重修。可见如今的幸存建筑该是乾隆时代所建,正对花果园庙的古戏台也应是同时代所建。

  关于该庙的建造有两种说法。一说此地原为史浩的花果园,庙即为园中的土地神庙。史浩是宁波历史文化名人。宋孝宗登基,史浩被拜为右丞相、太师,封越王。史浩把他的家眷从东钱湖迁回明州城内月湖东岸的菊花洲,在现在月湖东边的宝奎巷建世禄坊,筑宝奎阁,藏宋孝宗赐赠的书画之宝,这是当时明州城内最显赫的太师府、越王第。史浩归隐月湖后,宋孝宗把月湖南面的松岛赐给他,史浩以“真隐”为号,建“真隐馆”,又改松岛为“竹洲”,“竹洲”于是成为甬上名士楼郁、沈焕、杨简、袁燮等的讲学之所。史氏家族在南宋一代,使月湖周边成为浙东学术、园林、佛教、教学、休闲中心,史家历代人才辈出,对于南宋的政局、人才、文史、宗教、民俗等都有重要影响。史浩则更为明州历史和文化作了很多建树。

  另一说法传自明清中叶,带有神话性质。说南宋建炎年间,将军杜恺护宋高宗赵构到明州,因患病而住在花果园内,还有两只出自安南(即今越南)的异兽陪伴于左右。异兽显灵能治瘟疫,且治好了许多人,人们于是将杜恺将军原来住过的花果园庙改成了供奉杜恺将军的神庙,并且在庙门口的左右两侧,安放了两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异兽。

  1999年在对月湖景区改造、开发时对这座千年古庙重新作了修葺保护。隔河相望的古戏台也进行了重建。为月湖深厚的文化、人文底蕴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宁波的“天然舞台” 
   万 宜

  “天然舞台”,曾是一座宁波戏院的名字,是一座丰富了几代宁波人文化生活的老戏院。

  据资料记载,宁波最早的戏院是幻仙戏园。辛亥革命以后,宁波市区先后建起了天胜舞台、鼓舞台、华商新民鼓舞台和华商笑舞台等四家戏院。后来,又依次盖起了新新舞台、甬江戏院……不过,这些戏院,都以演京剧为主。

  随着时势的推移,戏院的“命运”也会大起大伏,“天胜”、“华商笑”和“鼓舞台”分别于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歇业了;华商新民鼓舞台、新新舞台也同时在上世纪30年代初期关闭了……唯有“天然舞台”这座老戏院“存活”下来了。

  年纪轻的宁波人恐怕只知道“天然舞台”在右营巷那里,其实,“天然舞台”的原址在老底子的东门口一带。

  “天然舞台”是由原“鼓舞台”的一位祖籍鄞县姜山、名叫何志庚的老板集资建造的。当时,它就坐落在宁波最热闹的东门口和义路上(即状元楼对面)。当时的“天然舞台”规模比较小,设备也十分简陋,剧场完全是木结构,连墙壁也是用木板钉的,舞台面积也是镜框式的。从前面看像是戏院,但从后面瞧,还能瞧见部分高耸的尚未拆完的城墙。

  刚开始,“天然舞台”也是以演京剧为主。老板何志庚特意大胆聘请了不少诸如文武老生刘汉臣、青衣花旦姜云霞等“海派”演员来演出,以调动老宁波的欣赏口味。1932年春,一场情节离奇、有文有武、排场热闹的《彭公案》戏在“天然舞台”开演,由于采用了在宁波还是首次的新式“机关布景”,加之海报的宣传,着实迷惑了一批批观众,从而轰动了整个甬城。“天然舞台”就靠演《彭公案》开始发迹了。

  由于生意越来越好,人流如潮的“天然舞台”严重影响了东门口的交通。当时的宁波当局为了扩建东门口的马路,勒令拆除了“天然舞台”。“天然舞台”就移建至开明街附近的“右营教场”空地(即右营巷)上。新的天然舞台,楼上加楼下共有1320个舒适的座位,在甬城可谓首屈一指。

  从1935年起,“天然舞台”的戏票价格就逐步看涨,且夜戏票价远远高于日戏票价。当时的夜戏票价分别为:正厅八角,花楼六角,优等五角,头等四角,二等三角;后来又慢慢涨到:正厅一元两角,花楼一元,优等八角,头等六角,二等四角。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众多老宁波(戏友)的欣赏口味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不爱看京剧,转而迷上了看通俗易懂的杭剧和越剧。

  杭剧在上世纪30年代时称武林歌剧,在“天然舞台”曾演出过《翡翠园》、《丁郎寻父》等反响不错的剧目,而越剧之所以能于1938年在宁波盛行,靠的就是那些轮番来“天然舞台”登台、被宁波戏友誉为“三花不如一娟、一娟不如一桂”的女越剧名角们,譬如筱丹桂、小丑贾灵凤、小生张湘卿、花旦梅琴芳、老旦钱妙香等。

  如今,已消逝的“天然舞台”依旧活跃在宁波市民中,只是它早已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戏院”了,而是作为一种“虚拟”文化、“公益演出”和家喻户晓的文化符号,成为新老宁波人热衷的文化情结。

白鹤巷 
方颖谊

  白鹤巷,是旧时宁波的一条小巷子。

  当时的白鹤巷,紧邻热闹的县学街,挨着念书巷,连着陶家巷,具体地说,即位于陶家巷与念书巷之间,长一百来米,白鹤巷侧原多为老式的民宅。县学街东起开明街,西至镇明路,旧时称其郡庙前、新市大街,后以县学宫为定名;县学街的南侧,便是深邃的念书巷,念书巷的东首中段,便是白鹤巷。

  白鹤巷的“白鹤”,其实与动物白鹤无关,而是同当时白鹤巷旁边的那座香火较旺的“白鹤庙”有关。据记载:白鹤庙,县治南一里许,庙内祠文昌之神。白鹤巷,最早叫白鹤弄,其得名就取之“白鹤庙”中的“白鹤”两字。另相传,白鹤庙的前身,实为王应麟的私人藏书楼,书楼的名号叫“汲古堂”,因为其间遭到了一系列的损毁,而终将其改建成“白鹤庙”了。

  念书巷、白鹤巷一带,老底子老宁波称之为“王府前”,也就是王应麟的诞生地。1927年,“街巷整理委员会”才将“王府前”改名为“念书巷”……早先的念书巷和白鹤巷一样都较窄,巷子的路面都是由青石板铺成。当时,在这一带有座叫“鄮山书院”的学府,即是现在的镇明中心小学,就“藏”于白鹤巷的一隅。鄮山书院是当时宁波富家子弟读书的学堂。

  “白鹤庙”的主人王应麟是著名的学者、教育家、政治家,以博学多才名震朝野,其一生著作甚丰,最有名的当数《三字经》。

  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旧城改造之时,白鹤巷、白鹤庙连同巷子边沧桑幽幽的老宅都被拆除,建造起高高的充满现代化气息的住宅楼。现在,只有仍住于念书巷一带的老宁波,才可能辨认出原先白鹤巷的所在之处——因为白鹤巷早已消失,已作为陶家巷的延伸段了。

   (摘自《宁波晚报》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第A18版:老宁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