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喜迎建党90周年—鄞州党史之革命先烈

发布日期:2011-04-19访问次数: 字号:[ ]

沙文求 血染红花岗,英名留人间

本报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通讯员 王文达

  沙文求(1904年~1928年),鄞县大咸乡(今塘溪乡)沙村人。沙文求是早期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广州起义后牺牲的著名烈士。曾任中共宁波地委鄞县沙村支部书记、共青团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支部书记、共青团广州市委委员兼少年先锋队总队长、共青团广州市委宣传部长、秘书长等职。1928年8月在广州光荣牺牲。时年24岁。
    1925年春,沙文求在上海国语师范补习学校学习一段时期后,考入由我党直接领导的上海大学社会系。当年冬天,他回到宁波,并光荣入党。
    1926年初,沙文求奉命回到故乡从事农运。到了沙村,他先在贫雇农中间秘密串联,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政治宣传。4月,沙村农民协会正式成立。
    农会成立后,沙文求在村里办起业余夜校,帮助农民提高政治、文化水平,还亲自同农会会员一起修水利铺道路,为民造福。此时正值青黄不接,乡间发生饥荒。集镇米商不顾贫苦农民的死活,强行规定一斗以下不零售。农会立即在沙村祠堂召开大会,商量对策。会议决定由沙文求率领,农会会员有计划地插入籴米的群众中去,迫使米商撤销唯利是图的规定,实行零售。
    根据中共宁波地委发展农民运动的方针,沙文求积极慎重地发展了五六名农会骨干入党。1926年5月,中共宁波地委鄞县沙村支部建立。沙文求亲任支部书记。同年7月,沙文求调离,沙村的支部、农会工作移交给其三弟沙文汉继续领导。
    1927年11月,党准备在广州举行起义。为此,沙文求根据党的指示,抽调三四百名党团员等,事先组织好30支宣传队,并发动女团员、女青工缝制旗帜。12月11日,广州武装起义爆发。当时担任共青团广州市委委员兼少年先锋队总队长的沙文求,积极带领宣传队到各区宣传鼓动,并组织团员、青年支援运输,看护伤病员。
    起义失败后,沙文求仍留在广州,协助市委书记季步高,来往于越秀路、惠爱路、大新街等秘密据点,积极在广州市东、南、西区恢复建立党团基层组织,发动工人反对减工资延工时的斗争,发动郊区农民反对苛捐杂税和抗交田租的斗争;出版地下刊物,继续动员民众起来战斗。
    1928年8月,沙文求不幸被敌逮捕。在审讯中,他视死如归,坚贞不屈,对党的机密守口如瓶,最后被杀害于广州市红花岗。
    解放后,党和人民在沙文求等烈士牺牲的红花岗建造了广州起义烈士陵园,里面陈列着沙文求烈士的遗像和生平简介。故乡人民为怀念这位不朽的共产主义战士,将鄞县沙村小学改为鄞县文求小学,鄞县人民政府还批准沙文求烈士故居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沙文求烈士的光辉事迹和他英勇顽强的奋斗精神,将伴随着他的英名永留人间!

(《鄞州日报》4月19日要闻综合版)

柴水香:头可断,不投降

本报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通讯员 冯明 王文达

    柴水香 (1903年~1930年),又名志福,化名陈文杰、方均,浙江宁波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宁波市手工业工会主席、中共宁波市委书记、浙南特委军事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政治部主任等职。1930年9月,因叛徒出卖,在温州壮烈牺牲。
    1903年4月,祖籍鄞县五乡镇石山弄村的柴水香出生于宁波一户贫苦劳动人民家里。“五卅”惨案后,他组织、发动过几次罢工。
    1929年夏,党中央为了加强对浙南农民武装斗争的领导,决定派柴水香到浙南去工作,他化名陈文杰,从上海启程直接前往温州。
    同年10月,柴水香根据中共永嘉(温州)县委的安排,到永嘉莲花心村工作。他以莲花心为中心,深入群众,把桐岭脚、上河乡一带的农民都发动起来了,并成立了农民赤卫队。
    1930年4月,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将浙南红军游击队改编为红十三军,任命胡公冕为军长,陈文杰 (即柴水香)担任政治部主任。
    红十三军的迅猛发展,引起了反动政府的极大恐惧。当时驻守温州的敌军虽已有一个团和两个营,仍惶惶不可终日,又增派“泰安”号军舰开进瓯江,以防红军进攻。
    1930年8月,红十三军准备攻打缙云县城。8月31日拂晓,部队在缙云城南同从碧湖开来的国民党浙保四团一个营的敌军遭遇,对方匆忙在桥上架起重机枪,妄图阻挡红军前进。在柴水香的果断指挥下,红军战士分两路出击,经过英勇冲杀,很快攻入了缙云县城,守敌“保卫第一团”机关枪连和步兵一个排全部缴械投降。
    1930年9月18日早晨,柴水香因叛徒出卖而被捕。敌人妄图从柴水香的口中得到整个红十三军的机密,但他们软硬兼施,威胁利诱,柴水香始终坚强不屈,没有半句口供。敌人恼羞成怒,最后下了毒手。
    残暴的敌人割下柴水香的头颅,用铁丝穿起来,悬挂在温州城头“示众”。入夜,革命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取下了他的头颅,和他的尸身分别埋葬起来。全国解放后,才将柴水香的遗体合拢,重新迁葬在翠微山公墓。他的英勇斗争事迹,陈列在温州市江心屿革命烈士纪念馆和鄞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内供后人瞻仰、学习。

(《鄞州日报》4月20日要闻综合版)

朱镜我:在惊涛骇浪中成为中流砥柱

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通讯员 冯 明 朱时雨

朱镜我(1901年~1941年),原名德安,乳名阿渺,又名得安、雪纯、镜吾、谷荫,浙江鄞县人。192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第一任中共党团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中共中央文化委员会书记、中共上海中央局宣传部长、新四军政治部宣传教育部长。1941年1月在“皖南事变”中牺牲。
    1901年,朱镜我出生于鄞县朱家峰村。他曾留学日本,并以优异的成绩从东京帝国大学毕业。1927年10月,朱镜我回到祖国,在上海加入了“创造社”。在这期间,朱镜我发表了大量文章,介绍、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历史、哲学、社会和文艺理论,批判资本主义的腐朽文化和思想。其中关于批判资产阶级社会学的文章,得到了当时党中央总书记瞿秋白的肯定和称赞。
    1928年5月,朱镜我经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4年,朱镜我被任命为上海中央局的宣传部长。第二年2月19日,上海中央局第三次遭到敌人的大破坏。当晚,朱镜我在上海法租界被捕。在狱中,患有严重的胃病和肺病的朱镜我时常吐血,但他还是忍着病痛,要被捕的同志们坚持斗争。他说:“我们要在惊涛骇浪中成为中流砥柱,何况现在出现的不过是一股逆流,革命的巨浪总有一天会高涨起来的。今天我们必须在最黑暗的年月、最黑暗的地方坚持战斗。”
    由于朱镜我在敌人的威胁利诱面前始终坚贞不屈,同年9月,他被判处12年徒刑,投入南京郊外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单人牢房。直到1937年6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经过党组织的营救,他才获得了自由。
    朱镜我出狱后,先到杭州休息了一段时间。由于在狱中遭受长期折磨,他的病情相当严重,吐血时要用脸盆来接,平时连米饭也不能吃,只能吃很少一点烤面包和稀饭。但是,为了党的工作,他没等病情稳定,就在浙江各地奔波不息,于同年9月建立了中共宁波临时特别支部(后发展为浙东临时特委),使宁波地区中止了多年的党组织重新得到恢复和发展。
    1938年春,朱镜我奉命调到江西南昌新四军办事处和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宣传部工作,负责编辑《剑报》副刊。同年秋,他到皖南新四军军部,任军政治部宣传教育部第一任部长,兼军部刊物《扰敌》杂志的主编。他对工作极其认真负责,刻苦努力,虽因疾病严重,身体瘦成皮包骨头,但仍日日夜夜伏案工作,撰写文章,审校稿件。
    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反共“磨擦”,顽军向皖南新四军军部四周迫近,形势日益恶化。朱镜我于6月间创作了《我们是战无不胜的铁军》这首歌的歌词,由何士德谱曲。这首革命歌曲,很快就在新四军全军和大江南北流传开来。
    “皖南事变”前夕,新四军军部决定先叫一些年老体弱者、伤病号和非战斗人员分批撤离皖南,但朱镜我却抱着牺牲的决心,绝不提前撤离。
    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撤离皖南泾县云岭,朱镜我抱病随军行动(后由担架抬送)。8日晚,他大量吐血,但仍坚持随队日夜赶路。后来,国民党顽军发起总攻,朱镜我和军政治部的队伍被围困在石井坑虎云垄山头。在激战中,朱镜我不幸壮烈牺牲。

(《鄞州日报》4月21日要闻综合版)

崔真吾:文学斗士,用笔抗日救亡

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崔真吾烈士是我国现代文学战线上一位坚强的斗士,是与中国共产党并肩战斗、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忠诚朋友,是鲁迅先生的学生、挚友,“朝花社”重要成员,他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9月被桂系军阀杀害,牺牲时年仅36岁。
    崔真吾,原名崔功河,乳名森仁,字禹成,笔名真吾、采石、沙刹、史东。1902年12月5日出生于鄞县樟村乡崔岙村。
    1923年夏,崔真吾毕业于宁波效实中学。同年秋,他应聘去黄岩县立中学任英文教员,在学生中宣传新文化,传播新思想。
    1924年秋,崔真吾考入厦门大学文科外国语言系。两年后,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先生来厦大任教。崔真吾等几个热爱新文学的青年,在鲁迅先生的指导下,创立“泱泱社”,出版《波艇》刊物。崔真吾被推为《波艇》主编。为扶植这株刚刚破土而出的文艺幼苗,鲁迅先生将自己所写的《厦门通讯》一文和文学青年的作品,一起刊登在《波艇》月刊创刊号上。创刊号上还刊登有崔真吾的《波艇》和《白采先生的片影》两篇诗作。
    1927年春,崔真吾插班入上海复旦大学文科四年级,半年后毕业。其间,崔真吾常去景云里鲁迅先生住所,聆听先生的教诲。是年夏,柔石来沪。鲁迅先生将住所让给他,自己搬迁景云里18号。崔真吾毕业后,即搬至景云里23号,与柔石同吃同住,朝夕相处,夜以继日,伏案译著。
    之后,崔真吾先后到广州、南宁等地任教。1935年12月9日,北平爱国学生掀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华北的爱国运动。次日,在地下党领导下,南宁全市学生在体育场集会,声援北平学生的正义行动,会后列队游行。崔真吾、谢冰莹等,满怀爱国热情,慷慨激昂地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
    1936年,广西发动抗日反蒋的“六一”运动。是年秋,中共南方工委特派员李守纯来南宁,住南国街15号。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彭懋桂与崔真吾友情甚笃,经常一起去南国街与李守纯商谈工作。12月9日,南高全体学生在地下党的组织、发动下,冲破反动校长蒋培英和军训主任郑昌淮的禁令,毅然举行隆重纪念“一二·九”学生运动一周年大会。
    1937年8月,崔真吾因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而被国民党桂系反动派逮捕,9月15日深夜,突然被敌人拉到看守所门口秘密杀害。
    崔真吾博学多才,生前著作甚多,有诗集《忘川之水》;译作有与鲁迅、柔石合译的《奇剑及其他》、(《近代世界短篇小说集(一)》)等。

(《鄞州日报》4月22日要闻综合版)

崔晓立:无私无畏的革命战士

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崔晓立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理论家和活动家,是我国较早从事马列主义经济理论的译著者之一,先后在宁波、上海、杭州、武汉、浙东、浙西、上饶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941年8月,他在宁波组织抗日武装中英勇牺牲。时年41岁。
    1919年秋起,崔晓立先后在家乡岩下小学和镇海蟹浦小学担任教职,还参加过宁波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并于1924年春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1925年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中,崔晓立站在斗争的前列,向广大民众宣传反帝爱国思想,他在南京路演讲时被巡捕“拘于老闸房”,因牢房有人满之患,经 “捕头略事询问五小时后被释出”。
    1925年11月19日,崔晓立等共产党人在上海大学发起成立了“上海中山主义研究会”。1926年初春,崔晓立由中共江浙区委派遣,前往苏联中山大学学习,专攻政治经济学。1928年春回国后,他先在上海从事工人运动,后被派往杭州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同年秋,化名邵林书,与沙孟海、江闻道、陈庆亨合资在杭州开设“我等书店”,以此为掩护,作为中共浙江省委联络机关,崔晓立为该机关负责人。
    同年12月中旬,因“我等书店”被国民党破获,崔晓立不幸被捕,投入杭州浙江陆军监狱。崔哓立为保守党的机密,掩护同志,忍受肉体上的摧残和精神上的折磨,宁死不屈。其妻周世菊拖着年幼的长子,在监狱附近租到一间破陋的棚户,靠替人缝补浆洗衣服和孩子在西湖边拾捞黄菜叶度日,并将辛苦积攒下来的一点钱接济丈夫和狱中其他难友。
    1936年春,崔晓立刑满获释不久,携带眷属去上海译作,后又去广西南宁省立第四高中任教的崔真吾处继续译作。是年冬,他又组织当地农民成立垦荒团,以茅洋山为中心,创建四明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翌年初,崔晓立又只身来到武汉,因精通俄文,被安排在武汉苏联空军志愿队任翻译,为增进中苏两国人民的友谊和共同抗日而积极工作。
    1940年秋,崔晓立又转移到江西上饶,任《前线日报》通联部主任,宣传抗日,从事革命活动。
    1941年“皖南事变”后,崔晓立回家乡组织队伍,担任了敌后抗日武装组织——“浙江战时工作推进委员会鄞县自卫总队”大队指导员,并把这支队伍变成了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后被敌杀害。
    崔晓立生前著有 《战时经济学》、《少年经济学讲话》、《自修经济学初步》、《币价与物价》等书;译作有:《苏联儿童教育理论》、《发明家的故事》、《军队论》、《帝国主义论》等书。

(《鄞州日报》4月25日要闻综合版)

朱洪山,革命的好后勤

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朱洪山(1917~1946),曾任中共慈溪县委委员、鄞慈县特派员、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后勤部副部长、新四军浙东留守处副主任等职。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鄞西潘岙壮烈牺牲。
  1935年后,朱洪山接触了一些进步老师和朋友,并向他们借阅了一些马列主义的小册子,开始接受革命思想教育。不久,他离开上海回到故乡鄞县农村教书。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朱洪山奔赴延安,路经武汉时,经八路军驻汉办事处介绍,到山西临汾八路军学兵队学习。同年十二月,他在学兵队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3月,八路军学兵队结业,朱洪山等八十余人回到浙江,在松阳古市“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特种工作团”从事抗日救亡的宣传工作。不久,朱洪山调到慈溪工作。
  1938年5月,中共慈溪县工委成立,朱洪山任县工委委员。他以在县民教馆、慈北战时服务大队、县政府兵役科等处工作的公开职务为掩护,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积极开展抗日活动。不久,朱洪山被调到慈溪县政府兵役科,这时他主要分管慈城党的组织工作。
  1940年5月,朱洪山来到奉(化)西壶潭,在壶潭小学教书。他以此作掩护,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他挨户访问,了解学生家庭境况,同情他们的疾苦,用自己微薄的薪水给贫穷的学生代缴学费,他曾把一件夹袍剪下一半,给衣不蔽体的穷孩子御寒,在轮流到学生家吃饭时,他坚持不肯吃米饭,而与学生家里的人一起吃玉米糊、糠菜。他还把村里的青年男女组织起来,成立夜校,一面教他们读书认字,一面教唱抗日歌曲,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深受当地广大青年的爱戴。
  1942年冬天,朱洪山奉命调回四明山,在鄞慈一带工作。1944年5月,我党为了加强慈南、古林、武陵等区抗日民主政权工作,成立了鄞慈县办事处。朱洪山任办事处主任。1945年春,朱洪山亲自到慈南山区动员群众,并带头在芝岭孔岙一带开荒种地。他赤着脚,同群众一起,荷锄垦荒,挑水担肥,受到当地群众一致赞誉。
  1945年6月,朱洪山被调去开辟嵊(县)新(昌)奉(化)地区的工作;七月,又调任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后勤部副部长兼政治处主任。同年8月,日本侵略者投降,他最关心的是后方医院里广大伤病员同志的健康和安全,不断帮助医院解决医药和物资上的困难。
  1945年11月,国民党反动派调集重兵,进剿四明山区,我后方医院被破坏,伤病员遭惨杀。在极其艰苦险恶的环境下,朱洪山始终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坚持顽强地同敌人斗争。
  1946年9月,鄞西和慈南合并,建立鄞慈县。朱洪山任中共鄞慈县特派员。12月29日,朱洪山等同志到鄞西罂湖乡潘岙村,住在当地居民家里。不料被特务吴金华告密。31日下午,敌人分三路包围潘岙。朱洪山首先发现敌人,立即鸣枪报警,把敌人引向自己,不幸腿部中弹负伤,但他仍不断射击敌人,最后壮烈牺牲。时年仅二十九岁。

(《鄞州日报》5月10日要闻综合版)

陈爱中:英名长留四明山

记者 史芸飞 吴海霞 通讯员 王文达

    陈爱中(1920~1947),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曾在浙南、浙东地区从事革命工作,历任乐清县委组织部长、温岭县大荆区特派员、姚慈县沿江区特派员、区委书记、鄞慈县委组织部长、鄞县特派员、鄞慈镇地区特派员、四明工委委员兼鄞慈县特派员等职。因叛徒出卖,于1947年11月6日在宁波江北岸草马路,与吴家安、冯和兰一起,壮烈牺牲。时年27岁。
  1945年1月底,鄞慈县农会成立。县委书记朱光任会长,陈爱中任副会长。陈爱中带领工作队在大雷乡王仙岗和武陵乡红岭两个村搞生产工作典型,整顿党的组织,筹建消费合作社,发动群众救济春荒。
  1946年,陈爱中与坚持在四明地区工作的同志,在鄞奉交界的十八级岗上,搭起草棚,建成一直为后人所赞叹的 “永安公司”,以玉米、番薯及野菜为食,坚持与强敌作斗争。
  1947年3月11日,陈爱中率部分武工队员到三北,在赵士?、沈宏康等当地同志协助下,夜袭镇北国民党窖湖乡公所,缴获步枪14支,子弹300余发,枪毙了作恶多端、侵吞我公款的乡总干事沈大毛。
  由于叛徒叶良益的出卖,陈爱中在宁波公平柴行联络站工作时,遭国民党特务逮捕。1947年11月6日上午,陈爱中、吴家安、冯和兰被敌人押上囚车,绑至宁波江北岸草马路刑场,英勇就义。
  解放后,党和人民为纪念陈爱中烈士,将烈士生前工作过的鄞县狮山乡命名为爱中乡。

(《鄞州日报》5月23日要闻综合版)

王孝和:领导上电工人与反动势力作斗争

记者 吴海霞


    王孝和烈士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曾任美商上海杨树浦电厂工会常务理事,1948年9月30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壮烈牺牲。时年24岁。
    王孝和(1924~1948),原名王康智,祖籍浙江省鄞县福明乡松下漕村。1942年秋,王孝和进入上海杨树浦电厂工作,开始了积极领导工人运动的历程。
    1946年1月,上电地下党组织领导和发动了震动整个上海的九日八夜大罢工。上电三千职工全部集中在杨树浦电厂内,王孝和积极参加了斗争,并从中受到锻炼。当年春节的前一天,王孝和与工人们一起到国民党上海社会局请愿,使被捕工人代表全部获释。
    1948年1月,上电工会再次进行选举。工人们选举了肯为大家办事的王孝和为上电工会常务理事,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诡计,最终使民主力量占了优势。
    2月2日,上海申新第九纺织厂工人为改善生活待遇,要求厂方配给实物遭拒绝后进行了大罢工。王孝和代表上电工会积极参加后援会的活动。他在厂里发动工人募捐、戴黑纱,揭露“申九”惨案的真相。对此义举,国民党特务竭力反对,妄图压制,因此对王孝和进行百般恐吓和威胁。王孝和针锋相对,理直气壮地与之斗争。
    4月21日早晨,王孝和在骑自行车上班途中,遭敌人绑架,被押往威海路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大队。经几个月的严刑拷打后,于9月30日被敌人杀害。
    1949年11月5日,上海各界两万余群众在逸园 (现文化广场)隆重举行王孝和烈士追悼大会。上海市军管会及市人民政府等都送了挽联,人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向王孝和烈士致哀。
    如今,中共上海市委早已将王孝和列为上海地区著名烈士,他的事迹分别陈列在上海杨树浦电厂和龙华革命烈士陵园内,他的革命精神永远有力地激励着人们奋进。

(《鄞州日报》5月24日综合民生版)

李敏:浙东“刘胡兰”

   记者 吴海霞


    李敏烈士 (1924~1944)是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年轻的女区委书记。1944年2月,为了民族解放事业,她在残暴的国民党顽军的刺刀下,壮烈牺牲,年仅21岁。
    1943年春,李敏任中共章水区区委书记,转移到许家后,以毓英小学为掩护点进行工作。当时的章水区一直被国民党土顽郭青白盘踞,李敏奔走许家、岩下、崔岙、蜜岩、樟村、朱汤、梅岙各村,了解情况,挨家挨户动员群众参加革命。
    1943年9月,顽敌郭青白凭着他的反革命嗅觉,意识到他下属的第六大队(即林一新大队,是中共鄞奉县委领导下于1942年建立起来的一支抗日武装部队)是共产党直接领导的队伍,竟调动手下的七个大队,包围了“林大队”,妄图一网打尽。李敏临危不惧,亲自深夜递送情报。上级党组织根据多方面得到的情报,特别是来自部队内部的情报,及时、果断地作了正确部署。9月5日,“林大队”毅然从郭青白部队中突围出来,配合浙东游击纵队第三支队,一举将郭青白逐出鄞西,成立了民主政府,鄞西地区二十九个乡镇第一次获得了解放。
    1943年秋,李敏任鄞江区区委书记。初到时,她有时一夜翻几个山头,更换好几个宿营地,才甩掉敌人的追踪搜索;有时昼伏夜出下村宣传我党抗日政策,揭露国民党假抗战、真反共的阴谋,号召大家组织起来,实行减租减息,共同对敌。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艰苦工作,鄞江区不但组织了农协会、妇女会、儿童团、判山会,还以猎户队为骨干,拉起了一支十余人的区小队,捣毁了国民党设立的税卡和情报站。
    1944年2月,李敏不幸被捕,并被残酷杀害。1951年7月,党和政府在鄞西樟村,兴建了革命烈士纪念塔,修筑了烈士公墓,李敏的遗骨就安葬在那里。如今,她的塑像仍屹立在四明山革命烈士陵园的门口,“浙东刘胡兰”的英勇事迹仍然在四明大地上传诵。

(《鄞州日报》6月15日要闻综合版)

       徐婴:搏击长空的“山鹰”

    记者 吴海霞


  徐婴,笔名山鹰,浙江省鄞县甲村乡徐东埭 村 人 。1938年 10月,已经是党员的徐婴与同学石村一起休学离校,到浙西天目山参加了省政工队,被编入第三大队。在此期间,徐婴与石村等人白天各自随组活动,晚上聚在一个僻静的竹舍里,如饥似渴地学习《国家和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列宁主义基础》等马列著作。徐婴除了学习革命理论外,还见缝插针开始学习世界语。
  1942年7月,鄞奉县委为了开辟鄞西工作,着手培养干部,举办了“鄞西小学教师暑期训练班”,指派徐婴任训练班班主任,教哲学。徐婴讲课深入浅出,深受学员称赞。“鄞西小学教师暑期训练班”结束后,党组织开辟古林、风岙、梅园、樟密等地区,徐婴率陈洛宁、李敏等五人来到樟密工作。
  1943年9月,鄞西地区二十九个乡镇获得了解放,建立“鄞西六、七两区联合办事处”,下辖樟水、鄞江、武陵、古林四个区署,徐婴任樟水区区长。
  1944年2月,顽敌“浙保”二团窜到樟水区,李敏等五位同志在樟村英勇就义,全区处于白色恐怖之中。三月中旬,顽敌“浙保”自强部队又卷土重来,徐婴率其区中队与县大队一起,在县委书记周飞领导下一起活动。他们翻山越岭,过溪涉水,昼伏夜出,与顽敌周旋,抓住有利时机打击敌人。
  由于坏人告密,徐婴不幸被捕,1944年4月5日中午,敌人将徐婴押到樟村下街,灭绝人性的刽子手先用罪恶的子弹射进他的胸膛,然后用刺刀剖开胸腹,取出心肝,填入石头,暴尸野外。徐婴牺牲时年仅23岁。
  徐婴牺牲后,当地群众把他的遗体安葬在樟村长潭。1944年12月,四明特办和鄞奉县办事处,为了悼念李敏、徐婴等十二位烈士,召开了万余人参加的追悼大会,将灵柩葬在现樟村烈士陵园的南首,墓前立了一块“抗日阵亡将士、反顽殉难烈士纪念塔奠基石”大石碑。

(《鄞州日报》6月20日要闻综合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