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有关宝幢的历史与传说

发布日期:2011-07-25访问次数: 字号:[ ]

    主讲人:徐雪英,1971年生,1993年毕业于宁波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现为宁波广播电视大学鄞州学院教师,从事教科研究。


    “宝幢”一词源于佛教,本义为“装饰着宝物的旗帜”。在鄞州东部,有一个地方以此命名,这就是阿育王寺旁的“宝幢”。

  宝幢人为什么要以此来命名自己居住地呢?清代徐兆昺的《四明谈助》解释说,宝幢是古代舟行登陆,进阿育王寺的必由之路,故称宝幢。这个解释虽然有些模糊,却交代清楚了宝幢和阿育王寺的深厚渊源。阿育王寺造于晋代,寺额为梁武帝所赐,由于寺内珍藏着名闻天下的佛祖舍利宝塔而享誉中外佛教界,是我国禅宗名刹“中华五山”之一,也是国内现存的惟一以印度阿育王命名的千年古刹。相传寺成之日,东边璎珞连绵、西面宝幡幢幢,因此时人就把阿育王寺东西两地分别命名为“璎珞”、“宝幢”,这两个美丽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繁华凋零话宝幢

  其实在“宝幢”这个佛教意味深浓的名字出现之前,这里已经创造过辉煌的历史。在洪荒年代,鄞州东部平原一片沧海,古鄞州人逐溪水而居。因为宝幢这个地方有天童、画龙、东吴三条溪水汇流,又有大山可作依靠,所以成了古鄞州人群居之地,他们在宝幢一带耕种和浅海捕捞。与居住在海岛的“外越人”进行物资交换,山麓商贸十分繁荣,人们就把此地称“鄮地”,把这个部落称为“鄮国”。据说“鄮国”中心在现在宝幢一个叫“同谷”的地方。“同谷”亦称“同岙”,《四明谈助》记载:“同谷山,县东四十里。以东、西两岙同一谷口,故名。”

  同岙村东、西、北三面环山,青山绿水,景色秀丽,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做了鄮县县治所在地。相传,秦始皇东南巡游的时候还曾在鄮县住了多日。古鄮城还有个称呼,叫“官奴城”,这和另一位帝王——宋武帝有关。传说宋武帝刘裕还在宁波戍守平乱时,为孙恩所败,狼狈逃跑,快被追上时,一个正在种田的奴隶救了他。奴隶冷静地用土盖住刘裕全身帮助他躲过敌人的追杀。刘裕平定天下后,知恩图报,不但解脱了这个“桂”姓奴隶“世代官奴”的身份,还把整个鄮城赏赐给了他,因此古鄮城又多了“官奴城”一称。

  因为宝幢处于宁波和镇海之间交通要冲,又占有水利之便,所以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宝幢经济甚为繁荣。宁波去镇海的货物,由船运到宝幢上岸后,由挑夫翻育王岭下至璎珞河头,再经船运到大碶或柴桥等地;镇海的鱼货和其他农副产品运到宁波城,走的也是这条路线。所以古代的宝幢贸易繁荣,甚至直到民国,宝幢河畔还延续着繁华,两岸林立的木门商铺、应有尽有的南北货物、十日四市的热闹集市、熙熙攘攘的攒动人头都成为现今宝幢老人们心头难忘的记忆。

  王应麟的墓葬地

  随着交通运输的发展,宝幢的地理优势逐渐减退,昔日的繁华也随风而逝,宝幢在甬地渐渐沉寂。在上世纪最后十年里,宝幢终于被并入五乡镇,撤销了乡的建制,宝幢的概念被明伦、永乐等几个村子瓜分,宝幢成了有名无实的一个老地名。本以为这个充满浓浓佛教意味的地名会渐渐淡忘在人们的记忆里,没想到它却改头换面重新出现活跃在人们的视野,那就是宝幢公墓。如今的宝幢,每到清明时节,公交车辆要为此设专线,宝幢几座山上,上坟扫墓的人络绎不绝,堪称一道“酆都”风景线。

  为什么宝幢公墓会如此受欢迎呢?这与中国的墓葬文化有关。中国墓葬讲究风水,还专为此开创“风水术”。风水术认为理想的风水宝地应是“藏风得水”。三面环山、一面流水的墓葬环境被称为“四神地”,是风水极佳之地,宝幢的同岙、省岙皆属此类墓地。同岙村东、西、北三面环山,前有天童、画龙、东吴三条溪水在此汇流,因此有很多名人茔墓选造于此。其中最著名当属同岙东山坡上的南宋大儒、礼部尚书王应麟墓。

  王应麟是南宋时的大儒,其著作《困学纪闻》堪称国学术史上的经典,他的另一部著作《三字经》更是家喻户晓。王应麟墓坐落在同岙东岙小山坳内,坐西朝东,《四明谈助》记载说,其先(祖)后(裔)坟墓都在此山,人称王府墓。离王应麟墓约一公里处有铁佛寺。寺院处于两岙间正脉之麓,光绪《鄞县志》有“铁佛寺,元至正间王氏舍基建”的记载,所以铁佛寺应该是王应麟的功德庙,是王应麟子孙祭祀王应麟的地方。铁佛寺因寺内佛像是铁铸的而得名。史载,寺内铁佛为坐着的释迦牟尼,高约3米,头部和手部均为铁铸,十分罕见,可惜毁于文革。

    内家拳师王征南传奇故事

  王应麟去世后,鄞县王氏维持数代繁荣后日趋衰微,后代散迁于越地。王征南不知是王应麟几世之后,弃文重武,习得内家拳。内家拳主张刚隐于内的武术风格,被认为起源于明代道士张三丰,代表拳术为太极拳。内家拳传到王征南时,更有进一步发展。因宝幢的居室狭窄,不够带徒施展拳脚,王征南就把习武之地迁到了他的家庙——铁佛寺。宝幢因此在继北方少林寺外家拳后又诞生了新拳种——南方铁佛寺内家拳。清初黄宗羲所撰《王征南墓志铭》中评述:“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少林为外家。”黄宗羲十分欣赏王征南,有段时间还让自己的儿子黄百家跟王征南在铁佛寺学拳。黄百家学拳认真,做笔记勤加练习。王征南看了他的笔记笑着说,怎么记得这么简单啊。身怀绝技的王征南后来参加了宁波钱肃乐的抗清队伍,屡立战功,任临山把总、副总兵官。兵败后一直闲居宝幢,锄地担粪,家境贫困,辞世后也葬于家乡宝幢“同岙之乡”。

  王征南在宁波甚为有名,流传故事也很广。坐在老屋的天井中,听大人讲拳师王瑞伯的传奇故事是许多宁波老人童年的记忆。流传故事中的这两个王姓拳师武艺高超,侠肝义胆,智勇双全,几乎被神化,充分显示了我们宁波百姓对这两个反清复明义士的爱戴。“王瑞伯”在宁波那么有名,可奇怪的是这个名字只传民间不传史料。“王征南”也那么有名,可这个名字只传史料却不传民间。王征南的墓志铭是由大名鼎鼎的黄宗羲所撰,可黄宗羲作墓志铭时,也只字未提“王瑞伯”,所以后人就认为史料上的“王征南”和民间流传的“王瑞伯”是两个人。但1996年中华书局版的《鄞县志》已明确指出王瑞伯是王征南的字,王瑞伯就是王征南。黄宗羲墓志铭不提“王瑞伯”可能另有隐情,也许是缘于对王征南安息地的保护,也许是源于王家后人的要求,毕竟“王瑞伯”反清名气太响,如果当时讲出去对家族成员的生活肯定会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当然这也只能是揣测。

  据传说,王瑞伯既是内家拳师,又是远近闻名的伤科医师。从河南随父迁居江东的陆士逵幼年伤臂,求医于王瑞伯,得愈后拜王瑞伯为师习武学医,他勤奋好学,成年后又广猎秘方,擅长对跌打损伤以手法、外敷、内服之救治,医名日隆,被誉为浙东第一伤科,晚年著有《伤科》一书传于后代。后代也皆衣食此业,名家辈出,历时逾350年之久。

  明代画家沈嘉则写过一首《过鄮城故墟》:“四顾苍茫感慨生,也曾栖借一枝轻。水光山色仍相待,物态风烟几度更。野老口传秦驻日,官奴名寄汉家城。废兴近古寻常事,无奈桃花系此情。”在夏日的午后,行走在宝幢,看着繁华零落的宝幢老街,想起这首诗,可谓别有一番感慨。

    (原载于《宁波晚报》2011年7月24日A16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