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抗战之前中国共产党鄞县党组织建设

发布日期:2011-07-29访问次数: 字号:[ ]

  崔丹娜

 

    处于沿海通商口岸的宁波(鄞县)开放而流通,充满各种政治经济元素,有着丰富的无产阶级数量和广泛的阶级基础,在全新思想的影响下,鄞县的中国共产党组织也因运而生。1923年下半年成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宁波特别支部,同年7月,成立了青年团宁波地方执行委员会,在各个中学内发展团组织。1925年,以青年团成员为力量的宁波社会科学研究会成立,以公开的方式宣传马克思主义。接着以铁路工人为主的宁波机器工人协会成立,这也是共产党影响下成立的宁波地区第一个工会组织。在青年团发展渐以成熟的条件下,1925年,中共上海地委在鄞县城区成立了中共宁波支部,党员5人。至此,鄞县党团组织正式领导和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鄞县的农民运动以蓬勃之势得以发展。

  然而一切政党力量发展的过程都并非一帆风顺的,尤其在成长之初,缺乏各种经济政治力量的支持,政治斗争经验的不足和主流政治势力的阻力过大。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工作及革命斗争陷入低潮。处于建立初期的中共鄞县党组织也同样遭到了国民党当局等多方势力的严重打击。虽然随后建立的宁波县委将工作重心转向农村,深入农村重建党组织,但由于当局的着重打击,党组织筹备的鄞南暴动、鄞奉暴动相继失败,至1930年底,中共宁波县委几度遭到破坏,鄞县农村党组织的活动受到严重影响。1932年,中共宁波县委的主要领导或叛变或被捕,鄞县党组织被破坏殆尽。直至抗战爆发,中共浙东临时特别委员会成立,鄞县和宁波地区的党的工作才得以重新有了领导核心,1938年,在中共宁绍特委领导下,中共鄞县县委才得以重新成立。因此,大革命时期中共鄞县党组织的活动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仅有少部分的党员坚持着无系统分散式的斗争。在经历了组织破坏、革命停滞的困境后,转变党组织的工作重心和革命的方式方法,重新积蓄力量,蓄势待发,已成为中共鄞县党组织迫在眉睫的任务。而事实证明,在夹缝中求生存求发展的数十年中,中国共产党鄞县党组织的尝试和探索是成功的。

  一、斗争方式转变,革命“合法化”

  (一)高举“抗日救亡”大旗,“民族利益高于一切”。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民族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以抗日救亡为号召的民族革命成为全民族的使命和责任。此时,中共鄞县党组织高举“抗日救亡”的大旗,以“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号召团结社会最广泛的力量,并以此争取公开合法的斗争方式,缓解当局的反革命镇压。

  1936年,在鄞西梅园的宁波佛教孤儿院宝岩寺农场工作的金如山(金适畅)、严培远、江圣泗等人组织读书会,举办民众夜校,启发和动员石工抗日,并研究新社会科学。宁中、商校、鄞县乡村示范学校分分组织读书会,进行学习和宣传。七八月间,从山海回县城度假的大学生姚常新(陆纲)等人,联络城区范雨峰、陆平等青年职员和中学生等50余人,成立“今日读书会”,举办暑期补习学校。阅读进步书刊,讨论时事形势,运用歌咏、演剧开展宣传,发动抗日救亡。并随后“江东读书会”在城区西郊秘密召开“宁波各界抗日救国会”成立大会,公开宣传抗日救国,秘密传阅中共《八一宣言》等油印小册子,了解红军北上抗日情况。[1] 1937年,抗日战争正式爆发后,鄞东鸣凤乡(今云龙镇)担任乡公所事务员的鲍浙潮[2]和小学教员周鼎、竺扬(竺良牧)、陈秋谷(均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共产党员)举办民众时事讲座,宣传抗日救国。并建立抗日救亡团体——生活团,一方面组织青年群众进行演出宣传,募捐抗战基金,一方面选送进步青年到延安、山西等地参加随军学校、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等中国共产党创办的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的学校学习。

  中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的呼声不仅得到了宁波民众的积极响应,在国民党当局部分有抗日愿望的官员中也得到了支持,进而使曾经被一味抵制和镇压的中国共产党鄞县党组织也以半公开的身份得到了承认。1935年11月,鲍浙潮与有抗日愿望的国民党鄞县县长陈宝麟商谈组建抗日团体。经陈宝麟同意,于11月在鄞西洞桥天王寺举办 “飞鹰团有机干部训练班”,陈宝麟任团长,鲍浙潮为副团长,竺扬任联络股长,朱镜我、庄禹梅任政治教官。训练班有学员80余名,除学习军事外,还学习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社会科学知识。训练期间恢复了邬仁扬、竺一平等人党籍,发展了秦加林等一批共产党员。并相继恢复了庄禹梅、卓子瑛等人的党籍,受训人员分组到各乡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3]虽然最终国民党鄞县党部以“飞鹰团为共党分子操纵”为由,强令解散,但是对于当时已被彻底破坏的鄞县党组织重振旗鼓,再次组织力量,恢复党组织奠定了基础。

  (二)反违法反低效的合法化斗争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后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是有巨大区别的,区别的缘由在于国民党当局的立场和态度。工运和农运兴起之初,在中国共产党指导下,各个行业都相继组织了工会,并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多次组织全城范围的罢工、罢市、罢课。仅五卅运动后,5月至7月上旬,城区在纺织工人的带动下,药业、建筑、花炮、理发等行业先后发生了十余次的罢工斗争。[4]同时,在中共宁波支部的指导下,在广大农村地区各地的农会也相继建立,并多次组织了农民武装暴动等,形成了城市与农村配合,工运与农运并进的蓬勃革命态势。然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当局以全城戒严、全面取缔的方式进行镇压,解散取缔工会,大肆逮捕开除中共党员和国民党亲共分子,迫使革命陷于低潮。高压政策下,如何公开化地继续开展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积蓄力量、重建组织对于夹缝中求生存的鄞县党组织是很大的考验。

  1927年,党组织被破坏后,中共浙江省委先后派沙文汉、卓恺泽回宁波,加强宁波党团组织的恢复工作和整顿鄞奉地区农民协会。中共宁波县委根据鄞县农民协会尚未被国民党当局控制的情况,秘密派员担任农民协会各职务,坚守革命阵地。以农民协会的身份组织各种农运活动,以“合理的要求”作为斗争的诉求。1927年,在中共宁波县委的领导下,当地农运干部利用国民党曾许诺的“二五”减租口号,发动群众督促政府兑现承诺。各党支部配合,动员群众,以劣绅不实现“二五”减租为事由,连续两天经蔡郎桥、石桥、徐东埭、甲村等村庄,组织农民进行游行示威。最终实现“二五”减租和鄞南一带雇农增加工资的斗争以胜利告终。192911月,鄞县警察教练所党支部发动了100多名学警,为抗议警察局长亲戚打人和队长污蔑共产党事件进行怠考,最终斗争也获得胜利。

  二、培育进步力量,奠定革命基础

(一)民先队的党组织先锋队作用

1938年,中共浙江省委指示全省各级党组织“加紧青年运动”。

鄞县县委根据这一精神,为了进一步发挥爱国青年的积极作用,把他们组织起来,特从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和山西临汾八路军学兵队学习返回原地的先进青年中,抽取党员路平负责筹建民先队鄞县临时队部。民先队即是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民族解放为号召,通过广泛交友的形式,在爱国进步青年中考察先进青年加入民先队。至1939年春,共有民先队员120余人。[5]徐朗[6]也是当时被发展加入民先队,随后成立了民先队鄞东区队,由徐朗任区队长。民先队员分批到皖南新四军军部教导队培训学习,并被有计划的吸收入党,再分配到公开合法的抗日救亡团体中。

  通过民先队的渠道直接帮助中共鄞县党组织吸收培养了新党员,壮大了原有的组织力量。而同时,由于民先队发展渠道的丰富,有工人、店员、学生、知识分子等,分散在社会各个阶层和岗位,可以利用国民党当局建立的各种抗日团体,甚至军政系统宣传队等合法阵地发展力量,使新生的党组织力量不至于在发展之初就被当局扼杀取缔,也达到了保护组织力量的目的。

(二)动员学生运动,扩大党的宣传

  在建党初期,中共鄞县党组织就从未放弃先进学生这条发展力量的渠道。青年学生是最接近新科学和新思想的群体,尤其是五四运动后学生团体已经成为“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先锋力量。

  1938年,中共鄞县县委成立,鄞县的党组织恢复后,就下设了组织部、宣传部、职工部和青年工作委员会,并先后在学校里建立发展党支部,如浙东中学支部、甬江女中支部等。1938年,中共鄞县县委在宁波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简称宁高工)发展力量,组建“学周社”,发展学生加入,以公开合法的形式研究新三民主义,讨论时事,学习哲学,学唱抗日歌曲,阅读进步书刊。随着条件逐渐成熟,不久后中共宁高工支部成立。

  193811月,在中共鄞县县委青年工作委员会的领导下,城区青年学生举行了学生周刊社成立大会。宁波中学、宁高工、鄞县中学、浙东中学、三一中学、甬江女中等学校派学生代表共20余人参加会议。会议确定了在党的领导下,团结教育青年学生,组织党的抗日救国活动,交流学习、工作经验,加强联系、统一的宗旨。并研究决定出版《学生周刊》(简称《学周》),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方针政策,登载各校通讯,转载毛泽东论《反对自由主义》和中共中央有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部分论述等。除了学生团体内的宣传和动员外,学周社还专门组织宣传队到樟村、梁弄、慈溪、芝林、压赛堰、奉化西坞等地进行抗日宣传、募捐活动,动员了效实中学、鄞县女中、茅山师范、三一中学、正始中学等学校的学生参与抗日活动。学生运动的发动在全社会的影响巨大,一方面使整个社会拯救民族危亡的运动高潮迭起,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的主张得到了很好宣传,自然驳斥了国民党当局分裂、反共的政治主张,对中共党组织凝聚力量重建党组织,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都意义重大。

  中共共产党是一个久经考验的政党,经历了漫长的建党、壮大、执政的过程,他在新形态和新力量的支持下诞生,在困境阻力和曲折探索中前进。作为在阶级斗争中形成的政治组织,他的产生是成熟的,有坚实的阶级基础,有扎实的理论依据,有明确的政治主张。他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在必然下诞生,由点及面的发育扩展。因而可以这样判断,作为最新社会形态的政治代表,中国共产党的阶级基础是最广泛而扎实的,他年轻而具生命力,代表无产阶级却最具阶级力量。所以即便是在建党之初遭遇了反对势力的不断打压和排挤,但是作为历史发展的全新选择,代表着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共产党依旧能在夹缝中生存,在困境中发展。中共鄞县党组织在大革命时期几乎被破坏殆尽的情况下重新蓄势待发,以留存的点点星火最终形成燎原之势就很好的说明这一问题。至201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迎来了发展和成长的又一全新阶段。在发展的宏图大志下回顾一下历史,总结一下经验也将对这一政党继续保持先进性的内涵和动力有益。



[1]《中国共产党鄞县简史(第一卷)》,中共鄞县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6月第一版,第21-22页。

[2]鲍浙潮:宁波市人, 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参加宁波县委工作,任中共宁波县委书记。19283月,在宁波被捕,入狱7年,出狱后,回宁波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为开展群众运动打下了基础。 1937年他跟朱镜我同志等一起恢复宁波党的组织,建立中共浙东临时特委,是特委的主要领导成员。

[3]《中国共产党鄞县简史(第一卷)》,中共鄞县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6月第一版,第26页。

[4]《中国共产党鄞县简史(第一卷)》,中共鄞县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6月第一版,第9页。

[5]《中国共产党鄞县简史(第一卷)》,中共鄞县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6月第一版,第29页。

[6]徐朗:19218月—2010年,浙江鄞县人,1939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鄞东民族解放先锋队区队长,皖南新四军教导队班长,中共鄞县县委宣传部长、县委书记兼中共三东工委委员等职。解放后先后担任台州专署文卫室主任,省干部速成中学副校长、党委委员,省农科院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省科协党组成员、副主席、秘书长等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