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澥浦:昔日浙东的繁华渔港与商港

发布日期:2011-08-22访问次数: 字号:[ ]

    主讲人:洪余庆,文史研究与摄影爱好者,镇海收藏协会秘书长,北京郑和与海洋文化研究会特聘研究员,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文章数百篇,获奖多次。
    “三百号渔船回洋转,二哥还在崇明县”。数百年来澥浦的这一俗语一直流传至今,它充分反映了当年镇海澥浦渔业生产的兴旺,以及妻子等待丈夫回家的迫切心情。当渔民回家时,他们挑着满箩筐渔货,高兴地唱着小调:

  春季黄鱼咕咕叫,要叫哥哥踏海潮。

  夏季乌贼加海蜇,猛猛太阳晒脊背。

  秋季杂鱼随侬挑,网里滚滚舱里跳。

  北风吹来带鱼钓,风里雨里白雪飘。

  (选自朱纪法《乡土谚语》)

  澥浦镇历史悠久,早在唐宋时就已建成,也是浙东最早的渔港、商港之一。唐大和二年在澥浦街上就建有永年大桥,那里是古代外海与内河交接处,也是内河鱼贩最热闹的交易之地,特别是一年四季鱼汛季节,河道上等待鱼货的各种船只长达数里,远远望去犹如一条水上长龙,呈现一派热闹景象。据新《镇海县志》等史料记载:“清嘉庆年间,澥浦就有大流网船三百号”、“每到春汛、秋汛二个季节,船舶云集,桅樯林立”。数不清的渔船争先恐后抢泊在码头上,卸货的卸货,过秤的过秤,有的挑到永年桥旁卖给来自余姚、奉化、宁波、慈溪等地的航船贩子,有的挑到渔行经销,车水马龙,好一派繁华景象。


古镇保留着众多近代遗迹

  澥浦港口与镇上老街间,有一条长达数十里的海头路,每当大批渔船满载鱼货靠岸时,脚夫挑着一担一担的鲜鱼在这条路上川流不息,若遇天黑下雨,脚夫在光溜溜的石板路上走,一不留心,就会滑倒在地。渔民叫苦不迭。当时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宁波帮实业家蒉允芳,他出身渔民之家,发迹以后非常关心家乡的渔业生产。当他看到海头路狭窄、渔民行走困难的现状,就出资改石板路为水泥路,为方便夜间行走,又装上了数百盏路灯。

  澥浦老街北面有一座古老的“洞桥”,因形如“子城”气势恢宏,当地人称“月洞门”。经考证,古时候息云山与澥浦山中间为山峡,有溪流通海,为使两山间渔民往来方便,就在二山间建造了一座石砌洞桥,下通溪水,后因地形变迁,溪流断绝。至今渔民称它为“月洞”。

  在月洞北侧有一条100余米长的地老街,俗称为渔行街。有渔行40余家,是澥浦镇渔货交易地。目前已调查清楚渔行的名称就有24家,分别是:合成、元茂、恒昌、泰兴、合计、刘新记、新公泰、长兴、协茂、荣兴、鼎新、恒源、春记、福记、元记、永兴、葛新、程茂、合丰、百兴、大盈、陈元亨等。这些渔行名称多数来自碑记。目前这些渔行基本已被拆除,只有长兴渔行的房子还保留着。据住在那幢房子的老人说,该行的老板叫徐洪猷,连续三代经营渔货加工交易生意,渔行房子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共有前后二进,前进为店面,是销售用房,中间设大明堂,专门晒鱼虾,如螟脯鲞、黄鱼鲞、鳗鲞、虾干等,后进除生活用房外,还置有许多缸缸甏甏,专门用于腌制咸鱼、海蜇之用,如红膏蟹、三鲍鳓鱼、糟鱼等。

  

维丰北渔业公所和碑记

  由于澥浦渔业生产不断发展,澥浦渔民自发成立了两个“渔业公所”(俗称渔业公会)。据统计,从清至民国,宁波和定海两个地区相继成立渔业公所90余所,而61所为宁波旧属各县所建,镇海8所,为各县之首。而澥浦这个弹丸之地,于光绪十八年同时建有两个渔业公所,分别称为“维丰北渔业公所”、“维丰南渔业公所”。上述90余处渔业公所原址如今大都已难觅其遗迹,而澥浦维丰北公所仍基本完整地保留至今,还留有一块“勒石永禁碑”,记载了渔业公所对渔民海上作业的生产安全、生命保障、抚恤养老等一系列的章程,这是宁波、定海两地的90余处渔业公所留存下来的唯一一块完整的碑记,成为90余所渔业公所的重要历史见证。

  “勒石永禁碑”高2.7米、宽1米、厚0.15米,全文合计约700字,于光绪二十三年三月,以宁波府台名义而立,碑的右首镌刻“告示”两个大字。碑文楷书,清楚无缺,字迹清秀挺拔,笔力遒劲。碑中共有六条章程,对渔民抚恤及其解决渔民家属子女的生活困难所需经费由公所筹款和船主一起分担等都作了规定。公所从爱护渔民利益出发,解决了渔民的后顾之忧,这种组织是民间组织的一种创举,合乎民心,因此,几百年来这一民间组织盛久不衰。

  维丰北渔业公所旧址位于澥浦老街古“月洞桥”南侧,共有一幢两间楼屋和与之相连的一幢“文武殿”(渔民下海祀神保佑平安之用)也较为完整,公所进深

  五柱七檩,梁柱装饰讲究,“牛腿”、“花篮”、“东瓜梁”雕刻精细,是渔业公所日常办公和值班联络议事的场所。在公所不远处又有一块立于民国九年七月的“公禁碑”。碑文主要内容是出海渔民的财产保障。这些乡规民约是保障渔民安全生产的有力举措,至今仍有借鉴之处。

  澥浦渔民,世世代代长期在海上作业,为防范海盗骚扰也积累了一套很好的经验。据《镇海县志》载:“清雍正前后,渔民为防范海上渔船被劫掠,盗船与渔船混水摸鱼,澥浦渔民组织海上渔团,进行自卫。首先给出海渔船统一编号,统一设置标志,如船尾县挂黑布白字条形大旗,上书醒目“澥浦”两个大字,在篷帆还上书府县船户姓名,出海时有序行驶,以扬船多势众,捕鱼时互相呼应,时时观察海上动向,常使盗船望而生畏。有时查获被窃鱼货,失主难以辨认,聪明的澥浦渔民暗将鳓鱼尾鳍斩下一角作记,以作认领时的证据,如发现有海盗船只,以螺为号,集中围击,常使海盗逃之夭夭。

  

《奉宪勒石》碑记载当地航运管理

  从宋代至清代,澥浦渔业生产一直不衰,清代时两处渔业公所管辖的渔船多达400多艘,这大大增加了当地的税收。近年在镇海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在澥浦老街口永年桥遗址旁,发现一块“奉宪勒石碑”。这块碑高2.2米、宽1.2米、厚0.2米。碑额“奉宪勒石”四字(即意奉浙江省政府最高官员的命令)清光绪三十四年,“宁郡厘捐总局”立。立碑之处也是澥浦北门局查验分卡,是内河船与外海船进出口地之一。特别是渔汛季节,港口渔船、商船,内河航运船只云集,贩运鱼货、商品,极为繁忙。朝廷在那里设卡管理,可以及时收取税款,验查走私、逃税和非法运输。碑文中的管理章程,是经过严格核准才颁布的,验查卡共设二处,一处位于宁波江北大河始端即称为倪家堰卡,从江北大河连接镇海中大河到澥浦运河出口处,即澥浦北门卡。为照顾短途运输,离宁波镇海较近的船只免税。这一举措对宁郡各乡镇市场的供销繁荣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碑文又规定,外江船只已在北门卡纳过税的不准再拖进倪家堰,绕走内河,否则重罚;又规定,凡内河免捐船只,只准照章在江北岸内河李家后门老埠头卸货销售……若违反此条即拘留送局罚办;凡内河如有水涸之时,不能航行以及有他项事故,经改道外江者须经北门局核准确定,又如杭绍之船货及外江信客企图从招宝第一山浦进入内河企图偷税者,一经各卡查获,照章究办。目前《奉宪勒石碑》已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民国《镇海县志》载:“清末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刘崇照(镇海贵驷人)回故里后,任六邑地方自治会董事,他感到内河航运之商船,苛税过重,民怨载道,不利民生,特呈书府台:‘请免去倪家堰卡’,‘许之’,民皆欢迎,从此内河卡逐渐消失,部分管理章程也随之废弛”。

  澥浦镇繁华的渔业港口直到上世纪50年代还相当发达,波兰、新西兰、苏联和越南等国渔业考察团曾来此考察,但后来由于港口日渐淤塞,渔船落后,渔业生产逐渐衰微,昔日繁华的澥浦老街也不复存在了。

    (原载于《宁波晚报》2011年8月21日A17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