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宁波东林庵的传说与遗迹

发布日期:2011-08-09访问次数: 字号:[ ]

    主讲人:赵晨沙,宁波文化研究会会员、海曙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者协会会员。有多篇文稿见诸于报端和刊物,内容集中于宁波古代遗存的实地考察,注重于地方文献资料收集和研究


    以前,宁波的街巷大多与水系相关。横河街其实就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河上有几座石桥,先人枕河而居,河上舟船往来,而填河拆桥就是成了今日的横河街。这一带以前寺院林立,据《宁波佛教志》统计,有寺、庙、庵不下十余座,而今仅存白衣寺和横河街头两人合抱的四棵枫杨树。这四棵树两两紧靠,盘根错节,历尽沧桑而存活至今。夏日至此,凉风习习,不禁使人联想,这些古树会不会与古代什么建筑有关?

  这一区域古属永丰镇,沿城墙矗立城门(永丰门),内河外江,附近有浮石渡——又称佛石渡,与江北(古慈溪辖区)相通。与此相对应的江北,至今有浮石巷,名浮石,不沉之意。浮、佛的谐音,以示吉祥。

发现东林庵明代经幢及供器

  2010年10月初至11月底,在对横河街毗邻的孝闻街一隅(即今包玉刚图书馆东侧)进行考古挖掘时,发现明代寺庙遗址一处,出土明代经幢一节及基座等建筑构件。当时发掘面积400余平方米,发掘地块濒临河床,并裸露了北岸石砌的河岸,经幢和基座就是在贴近石砌河岸底部被发现的,约在地下2米处。由此推断,经幢和基座是从河岸上推入河底,而后在填河时沉睡于地下的。

  无独有偶,2011年1月8日,在同一地不远处工地的弃土上,一个瓶状、上刻有铭文的石质寺院供器也被发现。

  该节经幢为六边形梅园石质,边长57厘米,高25—27厘米,其中四面分别刻有“多闻天王”、“广目天王”、“增长天王”、“持国天王”字样;一面刻有“峕 大明万历丁亥 岁五月吉旦 信官余廷□□(缺二字)比丘”字样,另一面刻有梵语的音译。

  经幢是中国古代宗教石刻的一种。创于初唐,盛行于唐宋时期,以后转衰,但到明清时期仍有雕造。它原是一种丝帛制成的伞盖状物,初唐时期,开始用石刻模拟丝帛的幢,现今浙东幸存的唐代经幢有两座,即造于唐代大中八年的鄞县永寿庵经幢(已断裂)和建于唐代开成四年的古慈溪普济寺经幢,如今都移至宁波保国寺大殿前。

  刻有捐造人的姓名、身份、捐造时间,以及关于赞语和四大天王文字的东林庵明代经幢,实不多见。

  供器的质地为梅园石,高约70厘米,底径约24厘米,刻有铭文:“信士 蒋宗使拾钱壹钱”。“信士”,即虔诚佛教徒的别称。

  据生活在横河街一带的老人回忆,民国至上世纪60年代,横河街靠近孝闻街口确有一座寺院(尼姑庵)旧址存在。1960年改造为一所学校,几年后该校迁址并被拆除,原寺院遗址就不复存在。上世纪80年代包玉刚图书馆建成,该寺院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据一些老者回忆,当年寺内大殿峻伟高耸,斗拱飞檐翘脊,殿前一侧贴墙有石碑数块。寺院紧挨河埠,附近有荷花池及石桥。

  显然,经幢及供器为东林庵建筑的遗物。

东林庵的身世

  据《四明谈助·北城诸迹》记载:东林庵在白衣寺后。元至顺三年,僧如日建;明景泰间,文王建 建方丈、法堂,新置池荡十余亩。(《闻志》)庵之西有随喜庵。

  光绪和民国年间的《鄞县志》也有相似记载。

  据此,可知东林庵坐落于永丰镇双池街(即横河街靠近孝闻街口),历史上几经重修,直至咸丰十一年毁于“兵”(指太平天国军队)。民国九年(1920年),东林庵重建山门。清嘉庆六年后该寺院为尼姑庵,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这也验证了横河街一带老人所述。将经幢上的文字和文献内容对比,也可以得出该寺嘉庆时期是尼姑庵,清早期上溯至元、明时期为僧人所主持寺院的结论。

  两首描写东林庵的五言律诗

  光绪《鄞县志·卷六十六》中,还有两首描写东林庵的五言律诗。

东林庵 倪光

避暑东林下,好风桥外来。殿凉云气入,池午藕花开。注茗铺湘簟,敲诗坐石苔。老僧知此意,待月共徘徊。

  此诗吟于夏季,当时的东林庵规模宏大,周围有不少参天大树,池塘荷花盛开,而石阶苔迹斑斑,桥边凉风徐徐。不仅如此,寺中主持、诗僧也颇有禅味,能与诗人敲诗酌句,非一般僧人所能为。这是一段描述东林庵当时环境、规模及浓郁诗情画意和禅味的文字实证。

  诗人倪光,鄞县人,具体生卒年不详。《四明谈助》记载:倪光少有文名,自读《易》有得,辄能前知。从《四明谈助》及日本高僧雪舟的笔记中,可知倪光熟知易学、诗文并茂,是活跃于当时宁波文化主流群体的文人。他笔下的东林庵,见证了那段时期文化繁荣的盛况。

东林庵 蔡学用

胜以随缘觅,逍遥到古庵。通林晴雾卷,落日晚城含。草树连江北,人天近海南。尘清心自镜,荷叶水潭潭。

  这是一首描绘东林庵一带空旷幽静,少有喧嚣烦忧的人文气氛和自然环境的诗作。

  据《四明谈助》记载,蔡学用主要活动经历在明万历年间。与余有丁、李生寅、杨承鲲、闻龙诸等名流高士都有交往,但诗人一生绝意仕进、自甘淡泊,这也与诗人所描绘的东林庵“尘清心自镜,荷叶水潭潭”相契合,颇有陶渊明的意韵。

旧地图中的东林庵

  在一幅绘制于1914年民国时期的《最新宁波城厢图》中,东林庵位于白衣寺后,山门朝东南方向,北靠城墙,不远处即可眺望余姚江。地图中有两个清晰的池塘标注。据《鄞县通志》载:“横河街,旧名双池头、横河头。”说明双池很早就已存在。倪光和蔡学用的东林庵诗中,分别用“池午藕花开”、“荷叶水潭潭”点明了该寺池塘夏日荷花盛开的美景。

  而清光绪时期《宁郡城河丈尺图志》中的《府西河图》也可以见到东林庵的踪迹。府西河由北往南,再向西折向西水关河,在望京门附近的西塘河汇入大西坝、余姚江。河上有12座桥,其中最北面河道的尽头就是东林庵桥。可见,清光绪年间横河街就有东林庵桥。图志记载:“东林庵桥至庵前池,共长叁拾叁丈计。分叁段,内第壹段长拾丈,东阔壹丈捌尺,中阔壹丈捌尺,西阔壹丈捌尺;第贰段长陆丈,西阔伍尺,中阔肆尺伍寸,东阔叁尺伍寸;第叁段长拾柒丈,西阔陆丈捌尺,中阔肆丈伍尺,东阔叁丈。以上皆濬深柒尺。”由此可知,东林庵桥到东林庵前池之间河道的距离、宽度以及水深。

  东林庵前池说法的出现,说明还有后池,也验证了民国时期《最新宁波城厢图》中东林庵双池的描绘和《鄞县通志》中关于横河街的记载。东林庵的前、后双池,岂不就是横河街旧名——“双池头”、“横河头”的来历?图志除标出东林庵的地理位置外,与此有关的东林庵桥、东林庵池亦一一标出。据此说明,东林庵在当时是一处重要的标志性建筑群落,具有相当的规模和知名度。

  由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绘制于清道光以前的《宁郡地舆图》,用白描画法描绘宁波府城的街道建筑布局,显得更为直观,城内的大街小巷、河渠、湖塘、桥梁、官署、仓储、书院、寺庙、牌楼、寺塔等建筑均详细上图。图中东林庵有前后大殿各一进,后殿分两层,殿堂耸立,甚是雄伟。周围河道盘绕,绿树成荫。特别是地图中关于树的绘制,与现实生活中所观察的那一片枫杨树并排而立的景象极为相似。

  民间传说、文献、诗歌,描述了自元以来东林庵的历史,而六面体经幢、供器及寺院遗存的发现,则提供了实物上的佐证。将这些遗存串联起来,曾经是宁波城区一处胜景的东林古庵就“复活”了……

    (原载于《宁波晚报》2011年8月7日A17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