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白云悠悠贺公台

发布日期:2012-01-09访问次数: 字号:[ ]

■ 钱利娜


    鄞江,四明首镇,因江而得名。一千多年前的初唐,一位狂放与诗名享誉宇内的诗人曾来到鄞江岸边,端坐在响岩石上,望夕阳西下,一江水流,磅礴东去。投竿而钓之间,诗人俯仰乾坤,饮酒赋诗,浩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山眉水眼之间,这个身影似乎从未离去,以其旷达不羁的姿态闪烁了一千多年。因他来过,那诗人端坐的钓鱼台从此就叫作“贺公钓台”。
    传说他年轻游历和参加州试时就在四明种下了因果。他的家乡越州永兴,离四明很近。四明山水,苍茫悠远,在东晋时就引来了葛洪寻山问水的脚步声,点燃的道教香火,历经千年风雨,到唐朝时,道教成为国教,四明也已是道教的第九洞天,尽情地生长着奇崛、玄想的风度和仙风道骨。
    青衫磊落的书生贺知章从故乡会稽山出发,一路纵酒高歌,仙履御风,朝游剡曲,暮宿石梁,听孤雁长鸣、江水浅唱,看层林尽染、枫叶如霜。有一天,他在一户人家园子里坐下来,对主人说,我和你不认识,只是偶然发现林间有清泉,心下欢喜,才闯了进来。主人家,你不要发愁,买酒的钱,我有的是!这个场景出自 《题袁氏别业》,写于梁弄某处。白纸黑字,这留在纸上的足迹,成为他曾来过明州四明山的确证。这些诗句,突然让我们穿越到彼时,看到他手捧一壶好酒,敲开了主人家的大门,不管他是耕夫樵叟,还是鸿儒白丁。两个陌生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只需以明月清风为佳肴,一起持觞举箸,一饮而尽,一醉方休。难怪后人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衣上酒痕,诗里字,都是他的情深处。除此,还有他胸怀的“道”。公元744年,83岁高龄的贺知章再一次想起了四明山。宦海浮沉近半个世纪,年老时,功已成,名已就,满腹诗书,一身皇宠。一辈子,以道修身;接下去的日子,该是散发弄扁舟,以道忘世了。他挥一挥手,没有一般隐者灰头土脸不得志的忧郁表情,也没有一心等待慧眼相识出山进仕的焦灼,更没有壮志未酬遗世独立的愤怒。很多人在送别诗中写下 “归四明”,因为他们确知,如果绍兴是他族谱中的故乡,那么四明便是他灵魂里的精神家园。从他当初踏进那块神奇的土地时,他就胸怀彭祖八百岁修道成仙的教义,只等着有一天,识遍人间枯荣,回归此地,羽化而登仙。他自号“四明狂客”,又号“石窗”,取自 “四明山……山顶极平正,有方石如窗,中通日月星辰之光,故曰四明”,“石窗”仍是四明之意。于是,“紫阳真人”贺知章,在耄耋之年,以老朽之体,负皇命,踏上了寻仙访道的回归之路……
    四明山水一定记下了那个唱着“落花真好些,一醉一回颠”的背影,所以它把贺公留给宁波的传说代代相传。据说他曾隐居在鄞江,别墅名高尚宅,后毁于采石,现残存高尚宅遗址及民国廿二年“高尚宅钓台记”石碑。镇上有凉亭,名为贺公亭,亭内书有一副对联:邬云岭横高尚宅,响岩潮湍贺公台。江东兴宁桥附近有条贺丞路,宁波七中所在地有贺丞庙。贺公的足迹无所不在。甚至从清朝起,宁波的史志开始将其错误地当作乡人。全祖望在其《高尚宅钓台记》中言之凿凿:“唐贺秘监之故居,在吾鄞城南马湖,故其地贺家湾……去马湖不数里为响岩,秘书之别墅,其泽曰高尚,盖取明皇御赐诗句。泽之上有秘书钓台焉……”但这终究只是缘于“引名流以光乡里”的故乡情结罢了。
    诗香了白云,酒醉了光阴。白云悠悠千余年,鄞江的水一如既往地奔腾不息。但它因为读懂了贺公台上那个远道而来的临流垂钓的身影,也因此读懂了老子“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达观。这让四明山水,明白了一座精神家园对于一个在红尘中翻滚的灵魂的意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