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永恒的大嵩盐

发布日期:2012-10-23访问次数: 字号:[ ]

  科学家说世界大洋的平均盐度为3.5%。据全祖望考证,鄞州区产盐始于唐代,大嵩产的散盐尤为珍美,其色如雪,其味清醇。制盐有煎熬、板晒、滩晒三法。大嵩地区旧时制盐用煎熬法,大嵩地区最繁华的村落咸祥,自宋以来村民多以煮盐为业,故名盐场,清嘉庆年间,雅化为咸祥;19301月起用板晒法;1963年起用滩晒法。总之,借助火焰和阳光威力,挥撒好些汗水一些鲜血,一担混浊的海水才能凝结为一捧雪白的盐。

  大嵩地区年产盐量,旧时徘徊在千吨左右。1967年大嵩地区36个大队投工111万工,建成红卫盐场,塘长5040米,围垦海涂4670亩。1974年瞻歧公社为主联合13个大队投工120万工,建成联胜盐场,塘长3447米,围垦海涂3500亩。1982年合一大队建成合兴盐场,塘长1381米,围垦海涂580亩。因此,大嵩地区产盐进入巅峰期,1990年,产盐23870吨。大嵩盐不但量多,而且质好,是年在全国南方滩晒细盐评比中,荣获第四名。

  大嵩滨海平原是一片令人惊叹的土地。唐宋时,还是一片浅海,“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元明才渐露滩地,“涨潮是海,海退为涂”,自西向东曲折流淌的大嵩江初露端倪,人们开始围海造田。围海造田并不是一味建个大坝把海水挡在外面,有时候发现海中有块凸起的高地,可以先用塘团团把它围起来,这是真正的打塘。曾有这样一个故事。瞻岐一对夫妻迫于生计,外出谋生,爬上瞻岐岭墩,止步歇气,最重要的是再回望一眼家乡热土,不经意间发现平潮的海中露出块涂滩,夫妻两人打消外出念头,返身回家围起那片涂滩。大规模的围垦始于明初,至2008年,大嵩滨海平原面积140.36平方千米。而今置身在这平原上,弥望广袤的良田、星罗棋布的村庄、熙来攘往的红男绿女方,知道几百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浅海涂滩的人,谁不欷嘘?屈指之间,沧海桑田,此之谓也!

  在这沧海变桑田过程中,我们敬佩那些起头的乡贤和地方官。乡贤有朱国选、周履祥、谢有涛、谢梅生、陈兆泰、谢融堂、周殿祥等。杨懿,陕西蒲城人,雍正五年(1727)任鄞县知县,“亲临滨海,率众筑塘围海”,得田2万亩,“为滨海地区土地与海岸线的确立起到了奠基作用。雍正七年五月,在长春塘抗台中积劳过度,以身殉职”.他们的英名永垂青史。我们同样敬佩千千万万默默无闻的参与者,他们用汗水、鲜血、甚至生命与大海争地。19667月动工围筑红卫塘,次年4月竣工,其间牺牲了10个人:象山麻岙工程队采石工-周师傅,象山麻岙工程队采石工-小王师傅(19岁),大嵩岐化村运石民工-周大元,球山、咸祥民工7人(其中4名妇女)。他们中只一个人有名有姓,三个人有姓,另七个无名无姓;只一个人有生卒年份;然而站在这样的纪念牌前,更震撼人心。

  围垦来的土地,小部分制盐,大部分用来种植。一般先期种耐卤的棉花,1937年种植1300多公顷,为历史最高年份。随后种水稻。1984年,全县建立万亩柑桔基地,滨海地区大批低产棉地改种柑桔。1985年,种植柑桔130公顷以上的有瞻岐、咸祥、球山等4个镇乡,一年四季碧绿一片,深秋时节,金黄色果实点缀其间,蔚为大观。

  海水养殖始于清乾隆年间,单一养蛏,数量极少。后来因海洋水产资源严重衰退,出现吃鱼难,渔业重心从捕捞转向养殖。滨海地区一些低产农田纷纷改海水养殖。1992年,大嵩滨海地区归并为瞻岐、咸祥、塘溪三个镇。海水养殖集中在瞻岐、咸祥两镇,以鱼虾蟹为主。1978年,养殖面积188公顷,产量587吨,20062008年面积最大,1282公顷,其中2007年产量最高,6315吨。世纪之交,滨海地区是华东地区最大的蟹苗生产基地,蟹苗产量2000年超一万公斤。

  鸦片战争以后,国门洞开,现代工业产品浪潮袭来,洋油、洋火、洋布等进入寻常人家。解放以后,机械、电力、水泥、塑料纷至沓来。改革开放以后,煤气、计算机、无线通讯普天盖地,作为开放口岸的宁波更是首当其冲。此长彼消,随着现代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普及,适应自然经济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随之冷落,遗弃,与之相应的习俗也随之失传,消失。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容许人们进城办厂开店,年轻人纷纷移居繁华的城镇,滨海地区许多村落渐渐成为“空巢村”,只剩下老人了。新世纪以来,“旧村改造,新村建设”,几乎一夜工夫,旧村落就能从地球上消失。鄞州区政府为缓解土地瓶颈制约、拓展经济发展空间,20058月成立鄞州滨海创业中心,位于大嵩滨海地区,总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为此,2006年,大嵩盐场万余亩盐田全面停产,长达1300余年的鄞州盐业生产史画上句号。昔日农田、盐田上崛起现代化厂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不抢救,旧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将一扫而尽。如果不抢救,随着老一代人逝去,旧的风土人情、奇闻轶事、人物传奇将随风飘散。

  海水涌上来,任它退下去,不再涌上来,这里将不再有海的痕迹。海水涌上来,将它熬晒为盐粒,海水退下去,不再涌上来,取一粒盐,我们就能重新尝到海的滋味;取一撮盐用淡水化了,那就是海水,将它盛在碟子里,轻轻吹口气,那水面上就会有涟漪,那是大海波涛的具体而微。

  新世纪伊始,滨海地区有识之士深感历史不能在他们手里折断。他们积极行动留住历史,用文字、音像、实物记录、保存、见证历史。令人欣慰的是终于有了三本珍贵的书籍。《瞻岐史略》2007年11月出版,徐祖良为总顾问,杨国财为编委会主任,谢振岳为主编。《鄞东重镇咸祥》20085月出版,朱国富为顾问,沃勇特为编委会主任,胡纪祥为主编。《堇山塘溪》20116月出版,童中陆、徐祖良、朱国富、周静书为顾问,谢赛定为编委会主任,杜建海为主编。这三本书,图文并茂,文字为主,尽可能保存滨海地区的文化遗产,使之“存史,资治,育人”。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又有了一座博物馆。20096月鄞州滨海博物馆开馆,这是宁波市第一家由工业园区投资兴建的史迹主题博物馆。博物馆可贵之处,除文字、模型、音像以外,馆藏了“自宋、明以来形成的珍贵陶器、瓷器、石雕、家具等1200余件史料实物”,“展示滨海大嵩地区在抵御外侮、开垦疆海、推兴盐业、赶海觅鲜、盐田开发等方面所发生的历史沿革”,“展现该区域独有的人文传统和风俗习惯”。匠心独具,“博物馆还按原样保留了一亩多的盐田,用于还原当时斯地的晒盐、制盐场景”。为筹建这一博物馆,徐祖良先生倾注了大量精力,滨海地区许多老人无偿献出的心爱之物。

  在我眼里,这三本书和鄞州滨海博物馆,是正在退去不复再来的滨海历史之海熬晒成的盐粒,弥足珍贵,且这盐粒是永恒的,不会因品味和稀释而减损。

  永恒的大嵩盐,将与滨海平原一样,青春无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