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三江六岸情 悠悠年糕香

发布日期:2012-03-15访问次数: 字号:[ ]

   陈性根

    做年糕的历史源远流长,据记载汉代扬雄《方言》一书中就已有“糕”的称谓,魏晋南北时已流行。公元六世纪的食谱《食次》就载有年糕“白茧糖”的制作方法。“熟炊秫稻米飯,及热于杵臼净者,舂之为米咨糍,须令极热……”早在辽代,据说北京的正月初一,家家就有吃年糕的习俗。到明朝、清朝的时候,年糕已发展成市面上一种常年供应的小吃,并有南北风味之别。

  上世纪70年代宁波发现了七千多年余姚河姆渡遗址、芦家桥﹙鄞州古林﹚出土了河姆渡遗产,保存完好水稻的种子,可见江南宁波稻米之乡,有得天独厚的做年糕乡土传统习俗文化,历史悠久。乡土的年糕谱音是“年高”,希望一年更比一年好,年糕做得好象征来年兆丰年,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年糕既可炒和煎;又可烹和炸。年糕既可当饭吃;又可当点心。而且年糕既香糯可口;又是耐饥的美食。年糕既上得了厅堂,谢年祭神中一祭盘是年糕;又下得了家常,农家常有的田头点心。年糕还可切片晒干,容易储藏。年糕干既可用沙子或粗盐暴炒,香味独特,又可爆米花车爆“年糕胖”,是孩子喜欢的零食。

  上世纪中叶,农民秋收后稻谷进仓,秋过冬来,家家户户忙里忙外开始做年糕。那时候做年糕,先把晒燥的粳谷上碾子,用畜力碾出粳米做年糕米。然后淘净年糕米,浸水一天后撩起沥燥,上碾子用牛力碾成米粉。年糕粉燥湿适中,一般一箩米粉掺和一“拗斗”左右的水,拌和均匀用“过堂筛”筛过。年糕粉既能一把能揑弄;也能一把散开为标准。接着年糕粉拗进蒸桶,不宜过满,上三眼或五眼地灶,烧旺火蒸熟,那时用砻糠﹙谷壳﹚作燃料,米粉蒸熟一桶,覆进石捣臼里,那是年壮力强的用武之地,举起捣子头对准石捣臼“搡﹙舂的意思﹚年糕”。另一个人坐在石捣臼旁拨弄年糕,这一行当称“拨臼”,拨臼的要灵活机动,紧跟着搡年糕的节拍拨臼,一边手在小水桶一浸,如蜻蜓点水,使水成捣子头和年糕间的润滑剂。一拨一搡,当年糕搡得既韧又糯,拨臼的像唱歌的指挥家,就在臼里年糕啪啪两拍,一臼年糕搡韧了停止搡的暗号。接着把像顶毡帽似的一臼年糕捧到桌子上,有三四个人在桌面上搓年糕条子,搓好条子甩到下面桌板上,有人用“槽印”或“平板印”印年糕,有的喜欢在年糕上点红印,意愿来年红红火火。就这样年糕粉一蒸桶一蒸桶蒸熟,一蒸桶一蒸桶覆进石捣臼,一臼一臼搡韧,所以做年糕要几家人合作,你帮我,我帮你,而且做年糕是紧奏的重头戏,像杂技团队各就各位,尽职尽责,流水作业,环环相扣。虽然大人们做得口干舌燥,忙得精疲力竭,却不忘把热乎乎的年糕团分给邻里试试味,年糕团分来又分去,分出浓浓的邻里情。后来出现水磨年糕,几个人接力挨磨,真是“石岩高,石岩低,石岩缝里粉浆流。” 粉浆袋装上榨箱榨燥,水磨年糕既香又糯,口感滑溜。

  孩子们盼星星盼月亮等待做年糕。做年糕了!热乎乎香喷喷的年糕团、年糕饺捧在手里乐在心里,吃在口里韧嘀嘀,嚼来津津有味,只有乡间农家才能吃到乡土美食。而且大人不嫌孩子年糕吃得多,大人忙里偷闲还给孩子做“年糕利市头”﹙猪头﹚、元宝、鲤鱼……

  做年糕随着时代变迁而变迁,1953年粮食统购统销,年糕也做得少了。1958年大跃进年代里,吃的大食堂,有俚语说:“苏联老大哥面包大又多,下饭呒没听头货;中国小弟弟饭吃一点点,下饭呒没粥拌盐。”1961年大食堂解散,虽然那时有了机器轧米、万能粉碎机和小绞磨,可是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农业歉收口粮低标准,有民谚说:“一年三百六,一天三餐粥。” 农民一年口粮360斤谷,青菜萝卜补充不足,甚至是野菜,年糕只有纸上画糕了。

  1979年进入改革开放时代,农村实行了联产责任制,土地落实到戸,农民有了地田劲头更足,而且水库发挥了抗御旱涝自然灾害的应有作用,并且农民科学种田产量年年高,是年糕年糕年年高,“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做年糕传统习俗文化遍地开花,而且轧谷、轧粉都是机械化,不再用手工做年糕,机制年糕大小均勻,特别韧糯,储藏不变质。而且年糕进入城市市场、超市,四季有购,甚至漂洋过海销往国外。可是,物质匮乏年代的孩子已长大成人,而如今孩子们渴望做年糕的情趣已不值当年,虽然孩子不知当年的年糕香,做年糕只是闲趣兴赏吧了。但是农村传统习俗文化不断发扬广大,每年腊月未到像过“年糕节”,家家户户红红火火做年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