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宁波铁路的百年沧桑

发布日期:2012-05-07访问次数: 字号:[ ]

 1959年的宁波火车站

 

1930年的慈城火车站

 

 宁波老火车站建筑
   

   清宣统元年,也就是1909年,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革命的呼声传遍大江南北,科学技术蓬勃发展,有一种叫做“铁路”的新鲜事物,正在以一种风驰电掣的速度在中国古老的大地上延伸。就在这个时候,宁波北乡的农民,看到了一群奇怪的人,他们身着西装、扛着测绘仪器,说着诸如“铁路”、“火车”之类他们从未听说过的词语。最后他们明白了,宁波要修铁路了,火车要从上海开来。

   沪杭甬铁路开建的背景

  《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是中国最早用中文出版的近代期刊。在道光乙未年六月,也就是1835年6月的这一期上,有一篇名为《火蒸车》的文章。因为早期的火车用蒸汽推动,烟囱会喷出火焰,所以西方将它称为“火车”、“火蒸车”。这是火车这一词语最早在中国出现。而英国的史蒂芬森造出世界上第一辆火车,已经整整10年了。

  41年后的清光绪二年,也就是1876年,英商怡和洋行偷偷在上海修建了中国最早的一条铁路——吴淞铁路。在民众和地方官员汹涌的反对下,清政府决定赎买吴淞铁路,价格为白银285000两。买回吴淞铁路后,清政府下令将铁路全部拆除。

  12年后的1888年,中国人自己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唐胥铁路正式通车,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主持了通车仪式。当年,对铁路这一新鲜事物已有所认识的李鸿章曾对拆毁吴淞铁路不满地说:二十万白银空抛却。如今他站在了中国人自己的铁路上。

  吴淞铁路拆除了,英国人赚了一大笔。他们看到,在中国修建铁路利润巨大。1897年,英国又向清政府提出,要出资修建苏杭甬等五条铁路。1898年10月,英商怡和洋行和清政府铁路大臣盛宣怀签订了《苏杭甬铁路草约》。中国的路权交给外国人,浙江江苏两省的各界人士愤愤不平,要求废约。1905年7月,苏浙两省绅商在上海商议,决定创设商办浙江铁路公司和江苏铁路公司,筹款筑路。汤寿潜为浙江铁路公司总经理。清政府为民情所迫,同意收回自办。

  英商强烈反对,立即通过英驻华大使向清政府施加压力。清廷两难之下,提出所谓的“两全之策”——“借款”与“筑路”分开,由清廷向英方借款,再转借两省铁路公司自筑铁路。这实际上是将路权抵押给了英国。1907年,苏杭甬铁路改为沪杭甬铁路正式动工。与此同时,清廷和英商签订《沪杭甬铁路借款合同》,借款150万英镑,折合华币约1752万元。

  消息传出,浙江各界群众义愤填膺,掀起了声势更加浩大的拒款保路风潮。在《帝国主义与中国铁路》一书中说道:“浙省拒款会的爱国行动博得各阶层人民的支持,浙江铁路公司号召尽速认股,全省各府、州、县一呼而集2780余万元,超过了借款总数。” 

   宁波火车站的选址

  风云激荡中,沪杭甬铁路开工兴建。1909年9月,沪杭甬铁路上海至杭州铁路全线接轨,通车运行。杭甬段却为钱塘、曹娥两大江隔开,只好先修宁波至曹娥江段,1910年6月开工。

  宁波地处江南,水网密布,修筑铁路要造大大小小的许多桥洞。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宁波火车站的选址。

  当时,对于宁波站的设置,宁波商学界和宁波旅沪同乡各界产生了不同的看法,由此发生了争论。上海方意见,车站应设在江北。而宁波方则认为应设在江南建船厂地段,即今天的海曙区和义路战船街。上海方认为建江南有诸多不便,宁波方则针锋相对,认为建江南有利而在江北则隐患无穷。

  上海方在信函中还说,英商因沪杭甬铁路被浙江争回而正向中国政府抗议,宁波车站如不能速定地址,则可能会让洋人乘虚干预。浙江铁路公司经理汤寿潜、刘锦藻出面协调,沪、甬意见终于一致,定下宁波车站的地址在江北石板行跟附近。

  沪杭甬铁路宁波至曹娥江段的铁轨一米米铺向前方,1911年5月,清政府发布上谕,令各省集股商办的铁路干路由国家收回。清政府实行“铁路国有”,是为了接受外国银行贷款,将路权出卖给列强。这也极大地损害了广大民众的利益。湖南、湖北、四川等各省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群众纷纷抗议,集会游行、罢工、闭市、停课,与清政府发生了流血冲突。保路运动最终导致了武昌起义的爆发,铁路,成为辛亥革命的导火索。

  1914年,沪杭甬铁路宁波至曹娥江段竣工通车,长78公里,境内段西起马渚站,东至宁波站,沿途设余姚、蜀山、丈亭、叶家、慈溪(今慈城)、洪塘、庄桥7站。

  当年宁波火车站的建筑,没有一张被固定在历史的镜头中,只有一张上世纪20年代宁波火车站月台上搬运工人正在运送邮件的照片,让我们能够看见车站之一斑。倒是当年的慈溪(今慈城)火车站,留下了一张十分珍贵的旧照片。这是当年沪杭甬铁路甬曹段唯一的一张车站旧影。从当年慈溪站的规模和质量上,我们可以推测,当年的宁波站,一定是相当不错的。

  今天美丽小巧的江北公园对面有个汽车北站,车站旁有条马路叫“车站路”。望文生义,人们十有八九以为那条路一定是根据汽车北站命名的,其实不然,时间几乎要差半个世纪呢。原来此路名的由来不在汽车北站,而在90多年前建造的火车站,也就是昔日沪杭甬铁路的终点站——宁波站。

  当年的宁波火车站,即在离江北公园一千米左右的距离,江北实验小学西墙外,原有一幢宁波老火车站建筑,这幢青灰色的小楼,几扇绛红色的花窗,砖砌技艺高超精致,明显带有西洋风格。显然,它不是火车站的月台,也不会是售票房和候车室,它可能是车站的办公楼。

   孙中山的见解与宁波铁路工人

  1912年,孙中山先生辞去临时大总统担任全国铁路督办,他说:“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铁路,这一近代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总结和最显著的指标,艰难地进入了急于改革的中国。

  1916年8月22日,孙中山先生从上海出发,经杭州乘小火轮到绍兴,然后乘船渡过曹娥江,乘上曹甬铁路火车抵达宁波。当天下午,孙中山先生在浙江省立第四中学(今宁波中学)宁波各界欢迎会上发表演说。他在演说中说:“宁波人之实业,非不发达,然其发达者,多在外埠,鄙见以发达实业,在内地应更为重要。试观外人,其商业发展于外者,无不先谋发展于母地。盖根本坚固而后枝叶自茂也。”

  在座的宁波各界人士十分佩服孙中山先生的见解。当时宁波人的实业在外地尤其是上海已经十分深厚,但在宁波本地却不见强大,交通不便是一大因素。宁波地处滨海,是交通末端。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条铁路,但这条铁路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沪杭甬三地贯通。这条沪杭甬铁路竟被两条大江分成三截,无法连成一体。

  铁路从上海出发到杭州闸口停止。从杭州至萧山被钱塘江阻隔,萧山至绍兴便无从修筑铁路。而再到宁波又被曹娥江再次隔断。只能先从曹娥修到宁波。

  尽管曹甬铁路只有短短的78公里,可这已经给宁波带来了新的气象。然而,宁波老火车站,目睹更多的,并不是宁波的繁荣发展,而是不断动荡的历史风云。剧烈变化的时代气息,最为敏感地触动了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宁波铁路工人。随着中国自己的第一条铁路通车,中国出现了第一批铁路工人。到了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中国铁路工人约为12万名。在上世纪20年代大革命的高潮中,宁波的铁路工人和全国铁路工人一样,走在时代的最前列。

   杭甬铁路建造中的一波三折

  今天曹娥江大桥的两座水泥桥台,是90多年前德国工程师建造的。1914年1月,沪杭甬铁路曹娥江东岸至宁波(甬)段完工后,铁路建设者们也急于想在本年内将曹娥江桥建成。他们聘请了德国工程师在江上造起了两座桥台,钢梁两孔已经从德国运到,正在架设。但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将两孔钢梁破坏。无奈之下,曹娥江铁路大桥工程只好停工。这一停就是20多年。

  而在曹娥江西岸,杭州到曹娥江西段的铁路同样被钱塘江隔断,也一直未能建造。1935年4月,由桥梁专家茅以升主持设计的钱塘江大桥正式开工。1937年9月26日,大桥建成通车。这是我国第一座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现代化大桥。钱塘江大桥横贯钱塘江南北,是连接沪杭甬铁路和浙赣铁路的交通要道。大桥建成了,火车开来了。1937年11月,沪杭甬铁路萧绍段修成通车,火车终于能够从上海一直开到曹娥江西岸,与开到宁波仅是一江之隔了。看来,曹娥江大桥也能马上建造通车了。

  然而此时,已经传来了日本飞机可怕的轰炸声。1937年8月13日,中日淞沪战役爆发,日军大举进攻上海,狂轰滥炸,铁路和车站成为他们轰炸的重点地区。8月28日下午2时许,4架日机轰炸上海南火车站,候车室难民死伤数百。上海北站也被炸毁。9月6日,日机轰炸松江满载难民的火车,炸死300余人,伤400余人。10月27日,日军占领上海北站。11月12日,上海全部失守。

  12月23日,浙江余杭县城失陷。中国军队撤出杭州,撤离时炸断钱塘江大桥,以阻止日军前进。同时,国民政府下令,全部破坏杭甬铁路。通车还不满一个月的沪杭甬铁路萧山至曹娥江西岸段全部拆除。而翘首盼望多年与上海杭州接通的甬曹铁路,也只能在战火中挥泪拆除。而宁波车站,也在1938年被日军飞机炸毁。火车终于未能从上海开往宁波。

  

  (1953年7月,萧甬铁路开始复建。1955年3月18日曹娥江大桥建成。1959年9月30日,宁波火车站南站剪彩落成。1959年10月1日,萧甬铁路全线通车。)(摘自《宁波晚报》2012年5月6日 星期第A8版:人文·讲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