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回龙河静静地流

发布日期:2012-06-04访问次数: 字号:[ ]

    鄞东平原,阡陌纵横,河道交错,水不急,河不宽,桥也不长。一座座小村庄坐落在河边桥头,常常以河名、桥名命名村名,比如说邱隘镇的回龙。回龙河两侧有很多条短短的支流,当地人称之为漕,他们把主河道看作是龙身,若干条漕比作龙爪,登高俯瞰,清清的河流就像一条回头顾盼、灵动的龙,回龙这个名字因此而得。
  初夏时节,回龙河两岸的农田里,水稻刚刚下种,绿茵茵的一片,河道边长满郁郁葱葱的芦苇、菖蒲、野茭白之类的水草,颀长的叶子在微风里轻轻摇曳,划着水泥船的村民载着简单的工具到河里来捕捞螺蛳、龙虾……乡村五月天里这普通的场景,竟然让十多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激动感怀,唏嘘不已。
  去年某一天,我无意间在浙江博客网上看到一组介绍宁波农校(万里学院前身)的文章,作者从收到入学通知书写起,上课劳动、学制调整、肥料试验、泪别母校……按时间顺序洋洋洒洒写了二十多篇,文笔谈不上华丽,但内容详实。我粗略推算了一下,作者很可能跟我父亲是同学,至少是校友,于是给博主发了一份电子邮件过去,几天后得到回复,果真是父亲的同班同学,姓金,绍兴人,虽然年过七旬,但熟悉电脑网络,平日里爱写点回忆性文章。金先生告诉我说,这些年,他一直想方设法寻找老同学,还建有一个QQ群,已经联系上了不少同学,他建议我加到群里去,便于交流。这一加,架起了父亲与老同学之间的桥梁。
  父亲1962年毕业于宁波农校,因为特定的历史原因,这一届学生全部没有分配工作,回乡务农。几十年来,父亲几乎没有跟外地同学联系过。我加入到老人们的QQ群后,他们也很高兴,从断断续续的网聊中,得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回乡务农没几年,有的做了民办教师,后来抓住机会转了正;有的进厂做会计或出纳;也有的学以致用到农技部门工作,只有少数几个像我父亲那样一直在乡务农。
  老人们很关心地问我:父亲身体好吗?拿的是农保还是社保?兄弟姐妹几个?他们还问我要去了父亲家的电话号码,便于直接对话。
  去年冬天,有位老先生在QQ群里感叹:“到2012年6月20日,我们毕业整整五十年了,真想回母校去看一次啊。”
  我突然萌发了帮他们实现这个小愿望的念想,于是当即跟万里学院联系,初步约定: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组织一次跨越半个世纪的返校之旅。
  某日跟父亲说起这一计划,想不到他一口回绝,说:“我不去,人家都拿劳保了,我还要每天到地里干活。”我说,这又怎么样呢?听他们说,有几个老同学已经过世,也有几个虽然每个月能拿几千元劳保,可惜身体不好,你虽然做农民,但身体健康,还能下地劳动、提笔写作,这就是福气了。母亲也劝他去参加这场同学会,父亲终于勉强答应了。
  栀子花开的五月天,阳光明媚,我陪父亲前往邱隘回龙。作为一场同学会,规模其实是很小的,总共才来了十七个人。万里学院非常重视这次老校友回访,电子大屏幕上打出了热烈喜庆的欢迎词,两位校领导全程陪同参观,中午还安排老人们在食堂里体验丰盛的学生餐。
  现在的万里学院东校区面积比原宁波农校扩大了很多,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教学楼崭新气派。行走在熟悉又陌生的校园里,老人们不停地感慨:“大变样了,真是大变样了,我们读书的时候房子很低矮的。”
  学院领导开玩笑地说:“回龙河还在呀。”回龙河就在学校东面,像一条围巾温柔地贴着校园缓缓流动,阳光洒在水面上,泛着点点金光,大家沿河往前走,说着温暖的往事:那时候没什么娱乐活动,晚饭后,同学们常常到河边来看农民捉鱼。我们三个女生问农民买一只脆瓜分着吃。有一回,几个男女同学一起走,对岸农民笑着说我们是在谈恋爱,哈哈哈哈……
  栀子花开了,又到一年的毕业季。五十年前的毛头小伙现在都已是白发老翁,同窗共读的友谊像清清的回龙河,静静地流淌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载于《鄞州日报》2012年6月1日第A7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