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追寻远去的大嵩城背影

发布日期:2012-07-12访问次数: 字号:[ ]

童均国

   在鄞州区咸祥镇球山的东面山脚下,出产一种印石,微透明至半透明,石质细腻、温润,稍坚,略结,适宜篆刻和收藏。现在因为其储量少而不再开采,一般人很难搞到此印石。此印石出产在球山,名字却叫大嵩石。

  在撤区扩镇之前,我们所在的区有六乡一镇,名字就叫大嵩区。大嵩之名,为什么这么响亮,这么重要呢?原因就在于大嵩曾有座古城。

  我在鄞州滨海博物馆里见过大嵩古城的模型。今天,我特意来寻访大嵩古城的遗址。

  大嵩古城依山而建,这山叫凤凰山。古城四周筑城墙,周长五华里。现在,这古城墙只剩山上的一小部分了,山脚处的北门还有一段保存完好的,一些或缺或残的城墙蜿蜒在山上。尤其是山顶部分,多处坍塌。

  我站在残垣断壁上,想象七百多年之前,古城是何等的坚固。城墙高1.7丈,宽2.2丈,由坚石筑成,城墙上有城堞数座,设东、西、北三处城门,每座城门有内门外门二道,由正规石板砌造。南门以山为堡,设烽堠,外架吊桥,开水门一道。城墙之外筑护城河。如此设施,使大嵩城如铁桶箍一般。

  我漫步在古城的土地上,寻找古城的遗迹。这三处城门、一处烽堠、一架吊桥哪里去了呢?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我在一位老人的陪从下,找到一处少得可怜的古城遗迹

  ——在现在古城街的东段,据老人讲这是东城门的城墙,比我身体高一点,大约有几个平方,现在成了民房的墙脚。这是地面上硕果仅存的城墙,城墙里嵌着一根二米高的石柱,中间有槽。老人说,这是内城门的石槽;外城门是由里向外“关”的,内城门则是从上往下“闸”的。

  古城内有“三庵十庙”,如城隍庙、天妃宫、关圣殿、裴将军庙、真武宫、汤和祠等,小小的古城内竟有如此多的庙庵,文化气氛之浓厚,令人惊异。可是,现在只有城隍庙和真武宫还在。

  城隍庙由原来的中心位置,拆建到现在的凤凰山脚下。老人说,现在的城隍庙里加塑了抗倭时候的十八指挥使,在厢房里。老人还告诉我说,大嵩的城隍老爷跟别处不一样,咸祥庙、邹溪庙的城隍老爷是红脸,大嵩的城隍老爷是白脸。我问为什么。他说,红脸是武的,白脸是文的,文的管武的。后来我特意再去看看,果然城隍老爷是白脸,大嵩的城隍老爷比周围的城隍老爷高一等呢。

  真武宫还在原来的地址上,并且现在还在扩展之中,可是名字改为“宝光禅寺”了,在古城的北门、在山上。

  古城内有“千户治所、军械局、校场、环城溜马道、四道旱门一道水门、九河七十二井以及两条大街、三十六条巷等”,其布局按照古代军事城堡的建造模式兴建。这是设施和功能多么齐全的军事城堡。现在,这些设施都不复存在了。一个姓方的老伯告诉我,只有一条东门街还在,就是我们脚下的这条街。我仔细打量着这明朝时候的老街,感觉不到古老的气味了——两边是现代化的民居,水泥把明朝的石板路覆盖得严严实实,我只是感慨明朝的街道竟有如此的宽阔——宽处八九米,窄处也有四五米。

  一位姓徐的老爷爷说:“七十二井倒是有几口还在。”比如油车井,但在幼儿园内。他陪我找到了一口叫“第四井”的,圆形井壁,乱石堆砌,相传该井为大嵩城所称七十二井中的第四井。 我用铅皮桶打了一桶,水非常清澈,没有杂质,作为洗刷之用绝对没问题。现在居民都用上了自来水,所以大多的井都填没了。可古时候,大嵩城地处海边,淡水资源匮乏,井水是主要的饮水之源。

  我在古城内搜寻了一遍,又去山上感觉了一遍。站在凤凰山上俯视,古城变新城,高楼林立,错落有致;往前看,大嵩城外(护城河还在),斑斑驳驳,嵩江平原已不是单纯的粮田,各种经营自由发展,眼前之景,仿佛是一块画家的调色板,看起来有些杂乱,其实蕴含着新生机、新发展;再往前看,东边是鄞州区新规划的滨海工业区,崭新的厂房鳞次栉比,前边就是“取”大嵩地位而代之的咸祥镇了;再往更远的地方看,西南边的山峰和东南边的象山江,在冬日的混沌的日光下,茫茫苍苍。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它可曾是古城墙上的其中一员),遥想大嵩的历史。秦朝的时候,大嵩之地还是一片汪洋,后渐变为海涂。到了晋朝,此地有居民从事农,牧,渔,猎,休养生息。唐朝的时候,居民以灶煮盐,至宋朝,大嵩户多人众,各业兴旺,盐业发展到嵩江两岸,大嵩于是兴市,成为区域中心。从宋朝以后,“历来官府衙署,守防军营,盐场税司,及巡检司亦设置于此”。到了明朝,倭寇猖獗东南沿海,朱元璋遣信国公汤和经略海防,浙东设四卫十所,大嵩筑城,大嵩所是十所之一。确立了大嵩是该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的位置。

  大嵩军民在长达二百余年的抗倭斗争中,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勇故事,十八指挥使就是其中之一。

  如此辉煌的一座古城,没有保存下来,衰落得如此之快,真是令人痛惜。方姓老伯用二句话归纳了衰落快的原因:“前三十年是‘拆’,后三十年是‘卖’。”言之,一脸的痛惜与无奈。

  大致如是,文革的时候“扫四旧”,拆了一大批;随着咸祥镇的兴起,区公所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迁到咸祥;1992年撤区扩镇,大嵩合并给瞻岐,随着政治中心的撤走,经济、教育、卫生等机构也撤走,相应的房屋也变卖了。

  大浪淘沙。一个地方的兴起或衰落,必定有它的政治、地理等方面的原因,也是不能以个人的意愿为转移的。

  冬日的太阳很早想休息了,中午一过,照在凤凰山上的阳光是淡淡的,像我心中淡淡的大嵩古城的影子。我是怀着热切的心情来寻找大嵩古城,而现在的心情却是淡淡的,如这淡淡的阳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