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党史研究>党史编研
方步舟在宁波起义的前前后后

发布日期:2013-10-29访问次数: 字号:[ ]

严伟祥

 

在中国革命史上,方步舟称得上是一个经历颇为丰富、命运比较曲折的人物。他出生于1900年,原名项升平,字充如,又名向光如,湖北省大冶市金湖街道项谷文村人。

方步舟1927加入中国共产党,上过黄埔军校,参加了南昌起义,担任过红军的师长、军政委,为湘鄂赣苏区的发展壮大和其后的三年游击战争中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但后来,在强敌压境指挥作战失败时,傅秋涛责怪方步舟错判形势以及指挥战斗失利,并决定撤销其红16师师长一职。方步舟不服,与傅秋涛展开争论,因而受到批判并被开除党籍。适值此时,方步舟身怀六甲的妻子在反清剿战斗中由于腿部受伤,被国民党军俘获。敌军送信给方步舟,威胁若不投降便中断治疗,在这种情况下,方步舟终于经受不住考验,于1937321只身携枪离队,投奔了国民党,后被委以高官。1943年,方步舟因保护其内部的中共地下党员,被国民党九战区长官薛岳纵匪殃民罪逮捕入狱。194510月,他被保释出狱后在汉口做煤炭生意。1948年初,在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长刘培初的多次劝说下,他又参加了国民党国防部绥靖中队,被刘培初委任为绥靖总队副总队长兼任第六大队队长。

1949年初,蒋介石被迫“下野”后,引退到浙江奉化溪口老家,方步舟奉令率部从武汉调防到宁波,为蒋介石父子“保驾护航”担任溪口外围警戒部队。随着人民解放百万雄兵挥师南下,他看到国民党败局已定,伺机率领1400余个官兵,在宁波西郊望春桥举行武装起义,投奔四明山解放区,差点捉拿了蒋介石父子。后来,他的起义部队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2264。三野司令员陈毅对方步舟过去的曲折是非曾作出将功折罪,既往不咎的评价。

委以重任

194510月初,方步舟被国民党释放出狱后,在修水三都医院治疗。同月底,他独自一人,回到了离别30年的大冶县金湖镇项谷文村老屋庄,虽然家园依旧,但家中财物一空,心中感到一片凄然。全村父老乡亲得知方步舟回家的消息,都拥向老屋庄,希望方步舟这次能留在乡里,为家乡做贡献。

方步舟半世戎马,已经厌恶了军政生涯,也想隐居田园,过起农耕生活,这比国民党内部处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要轻松愉快得多。由于当时局势不稳,农村土匪四出,到处骚扰百姓,人民生活贫困交加。方步舟作为大冶名人,一回到家乡已被各方所关注,他的行动受到被国民党地方政府的限制。

1946年春节后,方步舟迁居武汉。由于被国民党判刑坐牢后,他家里财产被国民党第三十集团军抄洗一空,为了生计,经朋友介绍,与李福中合伙在大冶煤矿公司赊得煤炭50吨,在汉口四成里开设煤球厂,以资生活。不久,又经人介绍,与汉口源华煤矿公司订立代销每月500吨煤炭的销售合同。当时煤炭价格飞涨,颇有赢利,生活因此安定下来。同年5月,方步舟的老乡——在黄埔军校一起读书的同学、时任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队长及河北省唐山行政专员的刘培初特地从南京赶到汉口,上门拜访了方步舟,劝他“出山”。此时的方步舟以经商为乐,婉言谢绝了刘培初的好意。在刘培初的心目中,方步舟是一个智勇双全、胆大心细、遇事不惊、沉着应战,能充分运用虚实结合的战略战术,善于调动战士的打仗积极性的一个难得的军事人才。

1947年冬,随着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在武汉引起人心浮动、物价飞涨。盘踞在武汉的特务机关密布暗探,制造是非,强行搜查民宅,企图抓捕中共地下党员。方步舟原系红军主要领导干部,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国民党第九战区挺进军第八挺进纵队司令,又因“纵匪殃民”的罪行曾被拘捕入狱,故其在汉口做生意时,是军统特务机关监视的目标,整天都有特务跟踪他的行动。

1948年初,刘培初回武汉过年,多次到方步舟家拜访。由于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缺乏军事干部,刘培初极力邀请方步舟帮助他开展工作。他对方步舟说:在汉口经商是行不通的,你是曾出任过中国工农红军的师长,国民党第五战区第二纵队游击司令、第九战区第八挺进队司令,系大冶名人,不出来工作,国民党就会怀疑你另有企图,甚至连生命也有危险。如果出来工作,帮助我加强绥靖总队的军事力量,有职权在身,可以避免一切怀疑和灾难。出于同乡和同学的面子,也考虑到当时的利害关系,方步舟答应了他的要求。

春节一过,刘培初立即赶赴南京,将方步舟的情况向蒋经国作了专题的汇报,经蒋经国同意,国民党国防部立即委任方步舟为绥靖总队副总队长兼第六大队大队长的职务。

弃暗投明

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是直属于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厅的一个武装情报部队,蒋介石为了安排蒋经国接班,培养蒋经国的势力班底,对抗势力强大的陈诚派系,将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的番号改称为“国民党国防部青年救国团”(以下简称:“青救团”),经国民党军委批准,由蒋经国亲自出任团长。从此,这支部队由蒋经国直接领导和指挥,所有干部任命、队伍扩编、枪械装备、部队移师等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被称为“蒋经国的贴身卫队”。原有五个大队,后经国民党国军委批准,又成立了第六大队、第七大队和一个突击支队及直属第一、第二中队,总共有4000余人官兵,所有枪械统一美式装备。“青救团”是一个专门侦察共产党武装部队行动的特务组织,其主要任务是以搜集情报为主,并有突击、反策、绥靖的政治工作等任务。方步舟委任为“青救团”副总队长兼任第六大队队长后,刘培初派他的弟弟刘裕绥和陈营世任副大队长,一切工作由他们两人主持,方步舟只不过是挂名而已。

“青救团”第六大队下设四个指挥室:第一指挥室指挥员由肖琪担任;第二指挥室指挥员由朱国宾担任;第三指挥室指挥员由刘少阳担任;第四指挥室指挥员由徐自然(徐昌运)担任。突击支队队长由郭晖日担任,第一直属中队队长由杨俊担任。这些干部,都是方步舟过去在国民党第八纵队时的老同事和老部下。

19485月,洛阳、开封等城市先后解放。方步舟意识到为国民党做这种工作,对共产党是极大的不利,同是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何必自己打自己呢?他想辞职不干了,但又想到辞职不是好办法,何不表面上做国民党国防部“青救团”的工作,但实质上为共产党做工作呢?因此,他千方百计想与共产党秘密取得联络,但苦于找不到机会,思想上非常苦闷。

有一天,方步舟到“青救团”第六大队第四指挥室指挥员徐自然家去,碰到了徐自然刚从沔阳解放区来的妹夫万家瑞在他家做客。方步舟问徐自然:“你妹夫在解放区,怎么能到汉口来呢?”徐自然直言告诉方步舟:“现在共产党政策改变了,对过去曾经脱离党组织的人员不杀了,我去年回去沔阳一次,中共天汉沔阳县委书记陈秀山同志热情接待了我,并劝我回沔阳工作。我因家里子女太多,又都在汉口,没有答应。我妹夫是到汉口来做棉花生意的,是解放区允许他来的。”徐自然说完后,方步舟问道:“现在共产党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我们的前途将来会怎么样?我想写封信给共产党,愿意回到共产党这个组织中去,红军是我参加革命起步的地方,共产党是我的老家,这里有我的领导,有我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有我生死与共的兄弟。你是否能写一封信给陈秀山同志,说明我的意图?”徐自然按照方步舟的意图,当即提笔写信给陈秀山。方步舟自己也写了一封信给陈秀山,表明他们要投靠共产党的态度,并再三叮嘱万家瑞要亲手交给陈书记。

同年6月,“青救团”第六大队第一指挥室参谋彭则青在蕲春县境内截获了一个中共地下党员的包袱,内有《整风文献》、《目前政治形势与任务》、《马列主义思想方法论》、《挽救失足者》等,彭则青将这些文件送到武昌大队部后,方步舟秘密地进行了阅读。他毕竟受过共产党10多年的培养教育,这些文件让他受到了新的启发,在思想上发生极大的变化,想投靠共产党的信心更加坚定。7月间,沔阳解放区陈秀山书记回复了方步舟的信,并作出以下指示:继续在武汉原地工作;请将武汉敌情及建筑的军事工事调查清楚,告诉解放区;请送武汉军用地图一份。方步舟接到指示后,立即将国民党在武汉的工事情况和军用地图准备好,亲手交给徐自然的妹夫,火速送到了解放区。

沔阳解放区江汉三地委城工部根据方步舟的表现,同意他重新回到共产党的队伍中来。但是,方步舟想到投共起义是一件惊动蒋介石父子的大事,如果起义不成功,不但自己要掉脑袋,还会害了自己的亲人和部下,再说武装起义也必须统一第六大队所有指挥员的思想,决不能孤军作战,要慎之又慎。因此,他决定试探第六大队所属的四个指挥室的指挥员和直属支队队长的思想,第一指挥室指挥员肖琪和第四指挥室指挥员徐自然早已知道他的想法,主要是摸清突击支队队长郭晖日和第一直属中队队长杨俊的思想。杨俊每天要到方步舟家里来,一次,他故意询问杨俊:“现在共产党革命形势发展迅速,解放军接连胜利,将来的前途怎么样?我们怎么打算呢?”杨俊直言不讳地回答:“国民党是斗不赢共产党的,就看美国的援助如何,如果有美国的军事帮助,或者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国民党或许还可以挽救危机,否则只有灭亡,我们也只能随着国民党的存亡而存亡。”方步舟回说:“美国不可能再在军事上有较大的援助,第三次世界大战更是不可能爆发。我们不是国民党的重要人物,又不是战犯,我们为什么要随国民党的存亡而存亡呢?我们只有自己找出路。现在共产党只是夺取国民党的政权,共产党能不要全国人民吗?我认为与共产党取得联络是可以生存的。”杨俊问:“那有机会与共产党取得联络吗?”于是,方步舟将写信给陈秀山和解放区已来指示信等情况都告诉了杨俊。他立即按照方步舟的意图,秘密召集班以上干部进行策反准备。

19488月,郭晖日的突击支队奉命到湖南岳州设防。在离开武汉前,他到方步舟家里道别,方步舟就趁机做他的思想工作。郭晖日原系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八师的参谋长,在长征中脱离党组织,1939年任国民党挺进纵队参谋长,所以他们两人可谓知根知底。方步舟直截了当地说:“现在革命形势发展迅猛,国民党政权危在旦夕,我们的前途非常危险,你打算怎么办?”郭晖日回答:“方队,听天由命吧!”方步舟说:“事在人为,不可听天由命。我想回老家去,你看怎么样?”郭晖日说:“你的老家在什么地方?”方步舟说:“我的老家就是共产党,我想回到共产党那里去。”郭晖日回答说:“共产党能容得下你吗?”方步舟就将已经与共产党取得联系的事告诉了郭晖日。郭晖日抬头一笑,满口答应:“方队,我绝对遵从你的命令,你叫我怎样干,我就怎样干。”这样,方步舟通过逐一工作,第六大队下属的四大指挥员和直属突击支队队长的思想已经统一,方步舟开始率领“青救团”第六大队全体官兵在武汉举行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同年10月间,中国人民解放江汉军分区来信请方步舟亲自到解放区去,有急事商量。这时,方步舟正在忙于起义准备,另外刘裕初、陈世营基本上每天要到他家里来。如果方步舟离开汉口到沔阳解放区去,时间一长,他们一定会追问方步舟的去向,这样就会暴露目标,对起义极其不利。因此,方步舟与肖琪商量,由他到解放区去,代表方步舟和解放区的干部进行面谈。肖琪到达解放区后,向江汉军分区负责人汇报了准备在武汉举行起义的情况。解放区对他们的起义举动表示赞赏,决定到时候进行里应外合。

12月底,“青救团”总队队长刘培初奉蒋经国之命,下绝密令调防方步舟的第六大队、直属第一中队和突击支队到宁波集中待命。这时,举行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还在进行之中,这事除了四大指挥员和突击支队队长知道外,其他干部一概不知,消息绝对保密。此时,如果在武汉举行起义,完全有失败的危险,因此,只能服从刘培初的命令,将所属部队开往宁波,武装起义只得暂停。方步舟心想只要能掌握部队,任何地方都可以起义,何必一定要在武汉起义呢?

移师宁波

1949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取得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伟大胜利之后,国民党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已经被摧毁,蒋家王朝已濒临灭顶之灾,蒋介石被迫“下野”,引退到浙江奉化溪口的老家,并继续在幕后指挥内战。可由谁来担任溪口“保驾”的内卫和外围警戒部队呢?

蒋经国深知溪口周边共产党武工队出没无常,宁波城区蛇龙混杂,故为其父亲这次引退奉化溪口的安全感到十分担忧。为了选择“勤王之师”,他颇费了几番周折,多次与时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的陈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和国民党总统府第三局局长俞济时商量,要求选派调防最信任、最有战斗力的精锐之师驻防宁波城区,担任外围警戒任务,绝对保证总裁的安全,千万不能出任何偏差。在选调中,凡蒋介石本人认为有可疑之处的部队一概不要。最后,在蒋经国和俞济时的保荐下,经过蒋蒋介石的首肯,选定由 “青救团”担任溪口外围警卫任务。

1949年春节后,刘培初和方步舟奉蒋经国之命,率领第六大队、直属第一中队和突击支队从武汉到达宁波,担任溪口外围警戒部队。部队带到宁波后,刘培初对方步舟更加信任。蒋经国于次日抵达宁波,当天晚上,在团部单独召见方步舟、杨俊两人,深有感触地对他们说:“家贫出孝子,国难出忠良。当我们走上坡路时,别人跟我们走,这不稀奇;当我们走下坡路时,你们能从遥远的湖北来到我们身边,这是最难的。”方步舟遂获得了“青救团”一切工作的调遣权。

 “青救团”第六大队、直属第一中队和突击支队移师到宁波后,指挥中心设在宁波城区的东亚旅社。方步舟迅速命令各指挥员带部队驻守宁波城区、火车南站以及轮船码头等交通要道,进行严密布防,溪口周边和鄞奉公路到处是岗哨林立。此时,国民党又增调驻守在浙江的大批部队,布防浙东,对鄞县、奉化和宁海地区实行重兵把守,并对四明山区发动“清剿”。

望春起义

方步舟带领 “青救团”第六大队、直属第一中队和突击支队1400多名官兵重点驻守在栎社、高桥、古林、望春桥和宁波城区的东门、南门、西门以及火车南站、轮船码头。他经常带领郭晖日、杨俊、肖琪等对这一带的地形地貌、港口码头进行仔细察看,加上刘培初对自己的信任,方步舟已经看到了这次举行武装起义的希望。表面上他竭力做好蒋介石的护卫工作,对可疑分子和过往车辆、船只进行严格搜查和盘问,避免引起刘培初不必要的怀疑,但是,准备举行武装起义的行动更加加快。

方步舟到宁波以后,居住在尚书巷20号。一次,他在《宁波晨报》上看到了一则关于“四明山共匪谭启龙……”的消息,眼睛一亮,自己曾经与谭启龙在参加红军时期一起共事过,都是湘鄂赣苏区干部,他为发现附近有共产党的军队而高兴。于是,方步舟当晚在宁波东亚旅社秘密召集杨俊、郭晖日、肖琪、曹树青等干部召开会议,决定在宁波举行武装起义,各自按照原定的计划行动,坚守岗位,原地待命。

为了寻找四明山共产党的队伍,方步舟给谭启龙写了一封信,派参谋黄龙胜持信到四明山区联系,但没有成功。一次,方步舟偕妻去鄞西高桥镇的梁山伯庙进香,恰巧被鄞慈县武工队队长包纯和发现,因情况不明,方步舟和勤务兵逃脱,他的一支手枪被缴获。他妻子来不及逃跑,被包纯和扣留。包纯和放她回来时,对她进行了教育,给了方步舟妻子一包宣传品。此次经历,使方步舟等确信四明山一带真有共产党领导的武装。

由于部队和各军官家属都在宁波城内,如果在城里起义,一旦发生枪战,肯定要伤及无故市民,只有想办法把部队拉到城外去举行起义。方步舟以集中部队进行训练为由,向刘培初建议将部队调到宁波西郊城外驻防。刘培初批准了这一建议,并委任方步舟为训练指挥官。于是方步舟立即将第六大队、第一直属中队和突击支队调防到宁波城外望春桥一带进行集中整训,军官家属也借此机会随部队到望春桥。这样,就为顺利举行起义做好了各项准备,并决定423黄昏举行武装起义,投向四明山解放区。

方步舟等原先还打算策动刘培初,在宁波举行较大的革命动作,伺机将蒋介石拘捕起来。因形势紧迫、工作难做,只好放弃。

为了争取突击支队第二大队一块起义,422日晚上,方步舟、杨俊找该大队大队长葛国华谈话,表明了起义的意向,他当时表示愿意跟随方步舟走,可是葛国华一回大队就向刘培初告密了起义计划。23日中午时分,刘培初带领第一大队、第四大队、第五大队到突击支队、第二大队的驻地,准备以叫方步舟等人打牌、谈话为由进行分散逮捕,企图镇压方步舟等起义。恰在此时,郭晖日到突击支队第二大队驻地,碰上了刘培初,他见状不妙,便机警地将军帽摘下放在桌上,借口上厕所小便,趁机跑到方步舟的住处,报告了上述情况。

情况已经万分危急!方步舟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起义:命令特务队长柯有连砍断电线,设置路障,将刘培初的弟弟第六大队副大队长刘裕绥捆绑起来;又命令郭晖日带一个大队在望春桥头抵抗,并通知杨俊、肖琪立即率部队在通向四明山的大路上集合待命。这时,天空下起了毛毛小雨,方步舟率领特务连为前导,后面紧跟着第六大队、第一直属中队、突击支队,由黄龙胜引路,穿过田间、跨过河流,冒雨行军到横街境内,随后,部队一鼓足气,继续在泥泞的山路上急速行军,火速开向浙东四明山解放区。除重机枪连由于枪械太重行动不便遭刘培初截击溃散外,其余部队共有1400余人,随带枪支连夜到达四明山麓水井底一带。

刘培初截击重机枪连以后,立即用电话将方步舟已经武装起义并投奔四明山解放区的消息告诉了溪口的蒋介石侍从室警卫组主任石祖德。他把这一消息立即报告了蒋介石:“总裁,溪口有急电。”蒋介石问:“什么事?”石祖德说:“在溪口附近的绥靖总队一部分人被副总队长方步舟带走,投向四明山匪共。”蒋介石怒吼:“有这等事?!叫蒋经国来见我。”

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以后,大为震怒,他万万没有料到,在自己的身边也会出这种事,在办公室里,他大骂蒋经国:“看你训练出来的人!什么青年军预备干部训练总队!前几天在嘉兴不是也被贾亦斌带走了一部分吗?今天居然轮到溪口的绥靖总队!好,好,这都是你的子弟兵哪!”蒋经国垂头丧气,不敢吭声。

谁能料想到,这“绝对可靠”的蒋经国的“子弟兵”,竟会倒戈起义。蒋介石惊恐万状,看到大势已去,败局已定,加快了离开大陆撤退到台湾的准备。

乌岩会师

方步舟起义后,由于一时没能联系上中共四明工委,大批官兵只得分散驻守在石岭、红岭、乌岩、上阵、芝岭等一带山村,以防刘培初和其他国民党部队的追击。

此时,鄞慈中队刚在樟村天打岩伏击国民党地方武装取得胜利,在芝岭村休整。当时,方步舟部队已从水井底上山占领了石岭村。国民党长江部队(即87军)从姚江方向追击方部,进犯芝岭村;刘培初从鄞西平原追进山区,形成北、南两路合围夹击之势。鄞慈中队奋勇出击,凭借有利地形,在芝岭外围英勇抵抗三个小时左右,击退了敌人。同时,鄞慈县工委获悉,占领石岭的国民党军队(即方步舟起义部队)在村里张贴起义标语,当兵的对群众时有抢劫、骚扰,为首的则焦急万状,到处打听共产党所在地,并且要保长来找四明工委接头。

鉴于敌强我弱的险恶处境,经过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而幸存下来的四明山革命武装,对占领石岭的这支国民党军队不能不保持警惕。当时任四明工委委员、城工部长兼鄞慈县委书记的钱铭歧与县工委同志一起分析了形势,认为形势虽然对我们有利,但也不能排除敌人以起义为幌子,对我们诱而歼之的危险。他们对方步舟部队研讨了两种对策:一是进行观察、了解,提供给养;二是坐待国民党派部队追剿或我军到来后彻底击溃。在这紧要时刻,鄞慈县工委的同志当机立断,毅然选择了前者,派人向四明工委书记陈布衣同志报告情况,并要求四明山主力部队尽快开赴鄞西山区作接收起义和应变不测的两手准备。接着派既熟悉地形的杨祥瑞、蔡同伧前去石岭,与方步舟部队接触,摸清虚实,并在后勤给养上给以方便,以缓和群众关系,稳定士兵情绪。

    接受任务后,杨祥瑞从红岭出发,在王家埭就上了方步舟部队的一个班哨,他向哨兵介绍了自己,让哨兵捆绑着,到了方步舟的指挥部。方步舟正苦于寻找无门,一听杨祥瑞的介绍,连忙为他松绑、备饭。至此,方步舟才与鄞慈县工委接上了头。

此后,钱铭歧代表四明工委、城工部、鄞慈县工委,正式接见了方步舟、郭晖日、杨俊三人,对他们的起义表示欢迎。

三天后,四明工委书记陈布衣,四明工委委员、宣传部长薛驹亲率四明主力部队来到乌岩村,与方步舟、郭晖日、肖琪、杨俊、曹树青等会师。同时,借该村一庙宇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发动当地群众送酒送肉,热情犒劳起义官兵。会上,四明工委授予方步舟起义部队光明部队番号。

430,中共浙江临委致电慰问,并对起义部队的行动作出了指示。此后,光明部队配合鄞慈县中队,打下了鄞西最后一个蒋军据点黄古林,并参加了解放樟村、梁弄、上虞等地的战斗。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解放杭州后,由谭启龙出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他邀请方步舟和郭晖日等到杭州见面,对他们的起义表示欢迎,要求方步舟把部队开到鄞东宝幢,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64191团。起义部队校级以上干部调华东受训,尉级以下干部集中由64师集训。71日,方步舟起义部队的全体干部奉命开往上海,转南京到达安徽滁县。方步舟、郭晖日、肖琪、杨俊、曹树青调南京华东军区政治部统战部受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5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