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鄞州史志网站!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首页
>方志天地>历史文化
抗战胜利后鄞县慈善团体的恢复与发展

发布日期:2013-10-29访问次数: 字号:[ ]

雷咸林   孙善根

 

19458月抗战胜利,经过多年战乱,鄞县经济社会遭受巨大破坏, 需要救济的人数很多:1.老人:本县境内受战事影响急需待救济难民老年类本地人数男8962人,女226人,外来难民外县籍(本省)难民,男4516人,女2900人,外省籍难民男963人,女831人;2.儿童:儿童类本地难民,男20530人,女18000人,外来难民外县籍(本省)难民,男420人,女360人,外省籍难民,男195人,女145人。3.残废:残废类本县难民男2494人,女2693人,外来难民外县(本省)难民,男864人,女520人,外省籍难民,男864人,女737人;4.成人:成人类本地难民,男12304人,女10300人,外来难民外县籍(本省)难民,男508,女490人,外省籍难民,男860人,女400人。

抗战胜利后,随着地方社会的重建的开启,鄞县慈善事业一度得到恢复与发展,如原有的慈善公益团体与救济机构得以恢复,一批新的慈善救济机构如鄞县中华道德会、宁波社会福利事业促进会、宁波国际救济会等也纷纷设立,而以地方重建为宗旨的鄞西协会、鄞东协会、五乡复兴委员会等也先后成立。国际社会鉴于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斗争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和遭受重大的损失,在战后给予了中国很大帮助,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浙闽分署第一工作大队成为战后宁波慈善救济事业的一个重要力量。此外教会慈善组织和救济院等官方慈善组织也在战后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慈善救济活动。归纳起来,战后宁波的重建或新建的慈善组织可以分为:传统慈善团体、新兴慈善团体和国际援助型慈善团体。

一、传统慈善团体

传统慈善团体主要包括善堂、儿童福利救济组织和教会慈善组织。作为一地慈善救济事业的组织者与推动者,传统慈善团体的重建无疑是战后慈善事业重建的首要之举。在地方政府与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到1946年年底,鄞县战前设立的传统慈善团体基本上都已陆续恢复,并开展慈善救济活动。

1.善堂的重建与发展

从明清延至民国,善会善堂一直在宁波的慈善格局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传统慈善团体在鄞县相当活跃,从事诸如施粥、施衣、施药、施医、济贫、养老、育婴、恤孤、恤嫠、施材、掩埋等传统善举,当时传统慈善事业在鄞县城乡仍表现相当兴旺的局面。

     战后由于社会救济的需要,各类善堂陆续恢复组织,开展救济活动。其恢复并非简单地恢复旧观,而是根据战后慈善救济的形势需要加以调整。与此同时,一些新的善堂也在鄞县成立。这一时期的善堂大都为团体举办,由董事会管理。一些善堂如上海中教道义会道鄞县分会和宁波玉枢慈善会则是全国性慈善组织的分会。

战后鄞县主要善堂一览

机构名称

创立时间

创办者

地址

宁波中华道德会

19467

团体举办,理事长史炳衡。

开明街

上海中教道义会道鄞县分会

19382

团体举办,主任陈身耀。

药行街206

宁波玉枢慈善会

19349

团体举办,主管周祥麟。

东马巷

四明灵枢慈善会

19416

主管史祖安

宁波中正南路广济街口

鄞东灵济善院

19467

私人举办,主任应鸣和。

鄞东周保乡皇监桥

鄞县协仁义会

19475

团体举办,主管李荣光。

老龙湾

鄞县寿义善会

19211

私人举办,主管金善镛。

地址开明街49

鄞县同仁辅义会

19483

团体举办,理事长史丕扬

江东后塘路信大祥百货号

鄞县福长扶助会

19483

理事长徐高芳

 

四明红卍会

19245

张天锡

鼎新街11

后塘乡同济施粥所

194612

陈宏声

后塘乡

资料来源: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2

在这些善堂中,宁波玉枢慈善会是规模比较大的,开展的救济活动也较多。宁波玉枢慈善会为长沙总会之分会,在上海设有办事处。该会为团体举办,成立于19349月,其章程规定以道德为怀,博施济众为宗旨,办理施粥、施米、施款、施衣、无利借贷暨收容婴儿等业务。

抗战爆发后,鄞县街头的难民逐渐增多,更令人痛惜的是不少儿童在战乱中与父母失散,流落街头,处境极为可怜。根据战时救济的需要,玉枢慈善会在193710月增设难童教养所及施粥处。难童教养所在抗战期间一直坚持收养难童,直至战后改名为贫儿教养所。

战后玉枢慈善会扩充组织,根据不同的救济业务,该会设置有:总务组、会计组、贫儿组、医务组、施粥组、施米组、施款组、施衣组和无利借贷组九个业务小组办理慈善活动。

这一时期玉枢慈善会有董事14人,职员10人,工人3人,保姆2人。1945年其总收入2400万,实际支出2600万,行政费600万,事业费合计2000万,用于院内16难童的养育费为200万,用于院外救济为1800万,施粥500人,施粮392人,施衣物1000人,施钱120人,贷款50人。其组织设施之完备,救济工作之突出在鄞县众多善堂中可谓首屈一指。

中华道德会宁波分会于19467月在城区开明街37号设立,主任庄彭龄,设有理事会,有理监事12人,职员16人,主要进行施茶施药施材施诊诸事并附设忠恕、德育两义校。1946年时每月施米8石,施棺10具,施医药1000余元,每天施诊20余人次,在校学生近400人。因办理善举工作突出,中华道德会宁波分会1948年被社会部授予金奖。

鄞县灵济善院于1926年应鸣和在同保镇皇鉴设立。该组织冬春放赈,日常施棺、施药。附设镜蛾初级小学1所。有大小业田32亩,计收谷3760斤,余有各董事自由认募。1946年施放冬春赈,统计救济男女老幼约1000人,施材施衣施药达3000人。1947年该会董事鉴于战后孤儿流落街头,比比皆是,于是筹划设立孤儿院一所。由该院董事应佐卿等发起,于该院附设孤儿院一所,定名为鄞东灵济善院孤儿教养院。

鄞县协仁义会于19475月由鄞县协仁局、南郊永安会馆和迈妇安养堂三单位合并组成,改称为鄞县协仁义会。

2.儿童福利救济组织

日本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极大的伤害,而儿童受害尤甚。战争造成大量无家可归的儿童,一时间出现了难童充斥街头的局面,于是收容救济难童便成了当务之急,许多难童福利救济机构便应运而生。根据战时的需要,玉枢慈善会在193710增设难童教养所及施粥处,在抗战期间一直坚持收养难童,直至战后难童教养所改名为贫儿教养所。鄞县救济院也设立了难童教养所,一度收养儿童400多名。在鄞县经商的绍兴人秋馨柏在1941年为救助难童而举办慈善难童教养所。上述几所难童所在战后继续收养难童,一些因战争中止业务或内迁的孤儿院,在战后也陆续开始恢复组织,开展儿童福利救济救济。   

战后宁波的儿童福利组织大部分在战前就一经存在,有的组织如宁波佛教孤儿院在宁波开展慈幼活动已逾30年。还一部分组织是战争期间至战后兴办的。

宁波佛教孤儿院于1917年冬由天童寺住持寄禅上人圆瑛与慈溪绅商陈训正等发起成立。1946年时收养孤儿70人,设两学级,聘请教师2人,按照一般小学课程分别教授之,地址在县西镇广仁街。

四明孤儿院(贫儿院)于1925年董惟扬募巨款建成院舍,镇海方积钰、鄞县严英、俞佐廷等踵其成。有西式楼房5幢、西式平房10间、中式平房16间,运动场、农场各一。只收7岁至11岁赤贫无废疾之孤儿50名。至1946年,有员工27人,收养孤儿125人,视孤儿智识程度及有无疾病,分编为四年级,聘请教员依照小学课程,分教授之。    

鄞县惠儿院于1925年安心头陀在五乡碶镇创办,收养7岁至12岁孤儿10人。至1946年时,收养孤儿11人,院长下设总务、卫生、教育三组,其中教学附隶于清河代用中心国民学校,卫生工作则由鄞东公立医院担任。

3.教会慈善组织

在近代,县城宁波作为中国最早的开放通商口岸之一,以传教士为代表的西方教会势力在鄞县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为了顺利开展传教活动,外国传教士在鄞县城乡举办了大量慈善活动。民国前期这些教会慈善组织的慈善活动主要集中在慈善教育和慈善医疗两个方面。日军入侵宁波后,这些教会组织利用自己独特的身份,继续开展收容难童的工作,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普济院、仁慈堂、高桥孤儿院和伯特利孤儿院在宁波沦陷期间开展了卓有成效的难童救济活动。

1937年抗战爆发后,宁波基督教鉴于教会中因受战事影响以至缺衣少食之人甚多,本基督博爱之精神,于19388月间组织鄞县基督教救济委员会。依教友捐助之多寡而分配给贫苦者,受救济者一度达1375人次。一般于每年年底施发粮食,少数自制粗衣裤及背心于严冬时施放,有时施发现款。经费均由教友自行捐助。因基督教团体众多,下设圣公会、循道会、真神堂浸礼会等分会。

战后不只鄞县基督教救济委员会继续开展慈善救济,普济院和仁慈堂等教会慈善团体也陆续恢复或扩大组织。 

 鄞县教会慈善团体一览表

名称

负责人

地址

救济或收养人数

高桥基督教恤孤院

包传贤

鄞县高桥

收养儿童30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周康龄

鄞县苍水街五十三号

救济老幼贫病残76

基督教救济委员会浸礼会真神堂

戚启运

鄞县

救济老幼贫病残143

宁波中华基督教青年会

倪德昭

鄞县江北岸桃渡路104

救济清寒学生儿童14

宁波伯特利孤儿院暨妇女爱养所

彭善彰

宁波草马路廿四号

收养老幼贫病残24

普济院

田玉亮

鄞县江北岸草马路一号

收养老幼贫病残387

仁慈堂孤女院

史满德

鄞县城区药行街

收养老幼贫病残419

鄞县基督教救济委员会圣公分会

李英绪

鄞县孝闻街112

救济老幼贫病残294

鄞县基督教救济委员会循道会分会

郑新民

鄞县白沙路69

救济老幼贫病残1375

宁波拯灵会总会

吴灵济

宁波草马路

收容妇女24

资料来源: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2

在众多教会慈善组织中,普济院与仁慈堂的救济工作最为突出。普济院1910年由赵保禄创建于江北岸草马路。院内分设安老院、残废院、疯人院、育婴院、孤儿院、工业场、施医院等7部,分别收容男性老残疯孤等。其中,育婴院长大的儿童入孤儿院,教以识字读书及手艺工业,俟习艺既成,能自谋生计,乃择男女年相若者为之婚配。历年成家自立,出外经、营者60余人。仁慈堂于1855年由法国天主教味增爵会所仁爱女修会教士到达宁波后在甬城南门外设立育婴堂,收养弃婴,又称怜婴堂。至年底,有114岁男孩56人、女孩52人。次年迁入药行街教堂内,改称仁慈堂。同治九年(1870)起,仁慈堂专收女性孤儿,而将男性孤儿移交江北岸普济院。1946年时,收养人数为449人,其中女婴42人。

二、新兴慈善团体

战后鄞县慈善事业的重建发展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新兴慈善团体大力发展。相比于传统慈善团体主要救助老弱病残,新兴慈善团体更多专注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为大众谋取福利。新兴慈善团体在战后社会重建中发挥了积极作用。重建家园不仅是政府的责任,鄞县的绅商对此也是不遗余力。这一时期修路架桥、兴修水利、捐资兴学、兴建医院和防疫等社会公益活动在鄞县蔚然成风。战后鄞县社会新兴慈善团体涌现和大量公益慈善活动的开展,即是政府和绅商努力的真实写照。

 鄞县新兴慈善团体一览表

名称

创始人

成立时间

主要业务

鄞县救济事业协会

鄞县县政府

1945

统筹管理鄞县慈善救济事业。

鄞县复兴事业协会

鄞县县政府

1945

为鄞县教育、医疗卫生、建设等公益事业提供经费。

鄞西协会

张申之等鄞西绅商

19478

兴办学校,救济失业青年,设立职业介绍所,筹设小型工厂。

鄞东协会

 

1947

谋求地方复兴事业

宁波整理东钱湖协赞会

魏柏桢

19466

由宁波旅沪同乡会发起,负责沪上募捐。

镇海三乡公邑堂

镇海东管、西管和前绪三乡绅商

1945

施材、收暴尸、施医、施药、营建公墓、修浚万弓塘、疏浚周林港大河、辟胜新闸、修复桥梁、测量县道。

宁波社会福利委员会

行总浙江分属第一工作大堆与鄞县绅商

194611

主要工作包括儿童福利,卫生事业及其他各种慈善救济事业之计划。

   资料来源:《宁波日报》,《时事公报》。

1.鄞县救济事业协会

抗日战争甫一结束,浙江省社会处便行文各县,要求各县迅速筹组社会救济事业协会,统筹规划社会救济事业,以便开展救济活动。社会救济事业协会是一个由官方主导的公益组织,组成人员既有政府官员又有社会名流绅商。社会救济事业协会在鄞县开展的最有效的工作就是调查各个慈善团体的情况,为政府和行政院善后总署分配救济物质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2.鄞西协会

19478月,鄞西各乡镇为联络乡谊促进地方事业,谋取福利起见,组织鄞县西乡地方协会。该会由地方官员和绅商共同组成,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慈善组织,它不以救济贫弱为目的。协会章程规定其任务为协助乡间自治推行、地方建设及教育、复兴农村增进生产、解除本乡人民痛苦及救济事项等。

鄞西协会主要从事兴办学校,救济失业青年,设立职业介绍所,筹设小型工厂,利用公有土地,组织垦殖团,兴修水利等活动该组织还积极配合政府工作。协助县府完成清查户口及清丈土地工作,加强各乡自卫力量,以确保地方安宁。值得一提的是鄞西协会组织的职业介绍所,成效显著。

三、国际援助型慈善团体

数年的战争严重摧残了鄞县慈善事业的经济基础,地方财力日渐拮据,而旅外宁波商人的经济实力也大受影响,这时国际社会的援助就显得弥足珍贵。战后宁波受国际资助而成立的慈善组织有:行总浙闽分属第一工作大队、难童福利事务所、失依儿童教养所、华东国际救济会、宁波国际救济委员会。

1.行总浙江分署第一工作大队

行总浙江分署第一工作大队是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浙江分署为了统筹宁波、绍兴和台州的善后救济而设立的临时组织。该组织主要业务是分配浙江分署下拨的救济物质,监督管理善后救济物质的使用,调查域内各慈善团体的救济活动和成绩以便发放救济物质。

2.宁波国际救济委员会

宁波国际救济委员会是一个负责分配由上海教会“援华委员会”拨给宁波的救济款物的组织。由于运甬的救济物质是美国教会(包括基督教和天主教)向美国人民群众捐募来的,与国民政府善后救济总署和联合国拨来的救济款物不同,所以这个救济机构委员由基督教、天主教、社会公正人士3个方面共同组成。宁波国际救济委员会成立后经办了由上海基督教教会援华委员会拨来救济物质:法币400万元,旧衣500袋,圣诞礼物90纸箱等。

3.宁波难童福利事业委员会与难童福利事务所

行总第一工作大队的福利专员荻德西女士来宁波后,从多方面了解到宁波贫困失学儿童众多,这些儿童的家庭,支付不起儿童的学费,而只能让自己的孩子失学,还有许多儿童流落街头,缺衣少食,极为凄惨,令人凄然。于是荻女士便于青年会的倪德昭先生商量,决定组织机构以救济失学儿童。在行总第一工作大队、宁波青年会和美国教会援华会共同努力各方的努力下宁波难童福利事业委员会于19469月成立,专司救济贫困儿童。该会成立后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开设难童福利事务所。经过精心的准备,难童福利所在城区开办六所。难童福利事务所每所招收40名七到十二岁的难童,共计240名。这些儿童在难童福利所里,每星期一到星期六上午八点半到十一点半,接收教育,星期日举行周会。课程安排有国语、算术、常识、公训和游唱,还有免费的一餐。最初计划五个月为一期,但最后由于办理成绩良好,于是决定长期开办下去,并决定三个月为一期,各所均开办了六期,于19472月结束。

 

参考文献:

[1] 县府关于办理战后救济工作及调查情况报告。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46

[2] 夫马进:《中国善会善堂史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第1页。

[3] 宁波玉枢慈善会简章及鄞县中教道义会呈县府关于虔诚求雨的报告。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324

[4] 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2

[5] 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2

[6] 《中华道德会获社会部奖章》,《时事公报》,1948315

[7] 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2

[8]《鄞东灵济善院创办孤儿院》,《宁波日报》,1947112

[9] 《地方零讯》,《宁波日报》,194799

[10] 周秋光、曾桂林:《中国慈善简史》,第289页。

[11] 浙江省鄞县救济事业协会成立报告表。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4

[12] 《四明孤儿院访问记》,《宁波日报》,194823

[13] 《专访:坚苦支撑下的四明孤儿院》,《宁波日报》,194823

[16] 《秋馨柏为确立慈善难童教养所基础敬向四明电话公司进言》,《宁波日报》,19461220

[17] 孙善根:《民国时期宁波慈善事业研究(19121936)》,第105页。

[18] 傅璇琮主编:《宁波通史(民国卷)》,第537页。

[19] 县府关于各慈善救济团体以及人民团体的调查和清册。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73

[20] 鄞县、省社会处关于救济事业协会组织规则和县救济事业协会组织规职能名册、社会救济法等文件。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4

[21] 鄞县西乡地方协会组织章程。宁波市档案馆馆藏:旧4-1-298

[22] 《鄞西地方协会决议筹设私立鄞西初中》,《宁波日报》,1947812

[23] 鄞西地方协会举办失业青年职业介绍》,《时事公报》,19471024

[24] 《本埠时疫医院定期结束,改组为传染病医院》,《时事公报》,1946102

[25] 周时奋主编:《鄞县志》,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第1698页。

[26] 肖水源、刘爱忠:《瘟疫的历史》,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年,第71页。

[27] 周时奋主编:《鄞县志》,第1712页。

[28] 《宁波防痨委员会改称防痨协会》,《宁波日报》,194854

[29] 《谈宁波火警问题》,上海《宁波日报》,19451128

[30] 《本市各救火会消防器具统计》,《时事公报》,1946810

[31] 《靖安救火会新龙昨运到,今在湖西试龙》,《时事公报》,1947118

[32] 《同安救火会购到新式帮浦救火车》,《宁波日报》,19461220

[33] 《卓庆安热心公益助桑梓消防工具》,《宁波日报》,1947812

[34] 吴仁源、叶炳南主编:《浙江文史集粹(第七卷)》,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158页。

[35] 吴仁源、叶炳南主编:《浙江文史集粹(第七卷)》,第159页。

[36] 《宁波难童福利委员会概略》,《时事公报》,1946921

[37] 《贫寒难童的福音》,《时事公报》,194691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东路568号 邮编:315100 联系电话:0574-87525323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党史办公室 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 总访问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